泰沉船幸存者:我抓住衣角承諾帶她回家但我沒做到(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頭七祭,當地華裔誌願者在碼頭擺滿菊花。圖/北京時間李一凡

  7月11日,泰國普吉沉船事故遇難者的“頭七”。

  此前,“鳳凰號”遊船遭遇大風浪,船體傾覆側翻,目前已確認45人遇難。

  上午,在事故船隻“鳳凰號”出發的查龍碼頭,擺滿了華裔誌願者送來白色的菊花。家屬麵朝大海,呼喊著親人的名字。按照中國傳統說法,逝者的靈魂會在這天返家。

  新燕沒去祭奠現場,她是“鳳凰號”遊船上的幸存者,她的好友小美在這場事故中遇難。

  在等待救援的時候,她還發現一個浮在海麵上的女孩,已經“不會說話”,但就是這個女孩陪著她等到了希望。

  新燕曾經對承諾要帶女孩回家,但是,新燕很傷心自己無法兌現承諾。無論是小美,還是女孩,她們都永遠回不去了。

  

(image)

  家屬麵朝大海呼喊親人的名字。圖/北京時間李一凡

  一次策劃已久的旅行

  7月5日,新燕來到普吉的第2天。

  上午她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條短視頻,視頻裏盡管天氣有些陰沉,但海上風平浪靜,她配上文字,“海風習習”。

  25歲的新燕有雙漂亮的大眼睛,熱愛旅遊,這場泰國普吉之旅她策劃了很久。4月7日,她就在微信朋友圈裏發出“暑假誰要一起去泰國普吉”的消息。

  最後與她同行的是小美,兩人在同一個幼兒園當幼師,關係親密。出行之前,她在微博上看到“鳳凰號”的廣告,於是,特意安排了此次出海的行程。“鳳凰號”預計從查龍碼頭出發,然後登皇帝島,當日返回查龍碼頭。

  當天下午,新燕和小美登上“鳳凰號”前往皇帝島,沿途海浪不小,遊船在浪裏晃得厲害,不少遊客頭暈嘔吐。

  “大海在咆哮”,當時一位小男孩對身邊的媽媽說。

  回程時下起中雨,船體搖晃劇烈,烏雲密布。遊客為了躲雨,都進入船艙內。

  幸存的遊客回憶,在事發的前一分鍾,船員突然讓“鳳凰號”上的所有乘客穿上救生衣,新燕回憶,盡管船體搖晃厲害,但沒有人意識到事態真正的嚴重性。

  船上的乘客大多都是“慢悠悠”地穿上救生衣,包括新燕,她以為還有富餘的時間,索性先背上了雙肩包,再穿上救生衣。

  頃刻間,船體側翻,船上一側的玻璃被海浪衝破,海水猛灌填滿艙體,將艙內的乘客衝到了另一側。船艙隻有一個側拉門,在灌滿了海水的當下,沒有辦法輕易拉開,整個船艙儼然成了一個封閉式的大水箱。

  當下情況很混亂,新燕的位置在“鳳凰號”一層船艙的中部,她至今仍舊不知道自己是怎麽被水流衝離船艙。一位潛水教練和朋友小美位置很近,她想小美也一定能在教練的幫助下離開船艙。

  新燕完全不會遊泳,但幸運的是,她曾參加過深潛活動項目,教練教了一些水中呼吸的技巧。

  她保持仰麵朝天的狀態,在波浪中努力保持平衡。雙肩包還在身上,特別沉,她試圖脫下,但因為脫包的動作會產生晃動,不識水性的她為了保持平衡,便放棄了脫下雙肩包的想法。

  她也曾經試圖往旁邊肉眼可見的小島上遊,可剛劃兩下,又被海浪拍回原處。

  落水後,她聽到周圍的人還有大口喘氣的聲音,但慢慢的,這些喘氣的聲音一個接著一個地都聽不見了。

  

(image)

  新燕獲救後,被安置在VACHIRA醫院。圖/北京時間劉夢楠

  “不會說話”的女孩

  新燕很害怕,在海浪裏蕩來蕩去,她希望能抓住些什麽。

  這時她抓住了一個女孩的救生衣衣角,女孩和“鳳凰號”上很多落水的人一樣,沒有了呼吸聲。

  盡管新燕知道女孩不會有任何回應,但她持續和她聊天,這個女孩成了她海中唯一的依靠。

  新燕很渴,她知道海水是不能喝的,於是她試圖在這個“不會說話”的女孩的包裏翻找,最後她找到了一瓶水。

  新燕想可能還要堅持很長一段時間,於是她隻敢喝了一小口水,剩下的省著以後喝。

  但在她不知不覺中,這瓶水不見了,事後她後悔,“還不如多喝一點”。

  有時一個海浪打來,女孩的臉就會被海浪推到麵向她的一側,她害怕,便把女孩的臉又推回原本背著她的方向。

  “我不會拋棄你的。”新燕對女孩說,一定要帶女孩回到岸上。直到用盡了最後一點力氣,新燕不得不放開女孩的救生衣角。

  海浪將兩人衝散,她看著漂離自己遠去的女孩,連聲說“對不起”,“對不起”。

  臨近夜晚,搜救的船隻來了!

  新燕在大海中不能判斷自己與船隻之間的距離,隻能用盡力氣向搜救船的方向呼救。然而最終,第一次搜救的船隻沒有聽到新燕的叫聲,往回駛去。

  絕望,但新燕說自己在海上的那一夜一滴眼淚也沒流,她想著自己一定要活下去。她隻能繼續漂在海麵上,等待下一次救援。

  “上岸後,一定要和小美一起去曼穀吃一頓大餐。”在無望的等待中,她幻想著自己和小美如何慶祝重獲新生。

  終於在落水19小時後,她等來了第二次前來搜救的船隻。

  “薩瓦迪卡”!“薩瓦迪卡”!7月6日中午,救援船隻第二次出現時,新燕改變了呼喊的方式,她想“薩瓦迪卡”或許更能引起救援人員的注意。

  果然,幸運女神眷顧了新燕。

  浸泡了一夜海水後獲救,新燕淺棕色的頭發變成了灰白色,麵部曬傷脫皮,她被送到普吉的VACHIRA醫院接受治療。因為喝了不少海水,脫水的症狀仍在持續,上岸後新燕頻繁地要水喝。

  躺在醫院裏,她忐忑地等待著小美的消息。

  

(image)

  普吉領事辦公室在VACHIRA醫院二樓設置了死亡證辦理點。圖/北京時間劉夢楠

  一個人的歸程

  新燕一遍一遍地安慰自己,“小美和潛水教練的位置很近,教練一定能把小美帶出來”。

  7月7日,她被叫到VACHIRA醫院一樓大廳的接待處辦公室,確認小美是否已經遇難。

  警方工作人員把“鳳凰號”遇難者遺體的相冊讓新燕看了一遍,她確認其中一張照片上的就是小美。直到現在,新燕還能記得小美遺體照片的編號。

  整個過程,新燕把雙手放在兩腿中間,隻有喝水的時候才肯拿出來。

  她說,回想起來,自己和小美登上“鳳凰號”也是運氣不好。

  由於所供職的學校提前放假,她們把泰國普吉之旅提前了幾天。

  7月4日剛到普吉,小美便迷了路,她在朋友圈裏發了一條信息打趣小美是個小迷糊。這一次,小美真的和她走散了。

  去往皇帝島的時候,“鳳凰號”已經顛簸嚴重,新燕因為暈船並沒有登上皇帝島,而是在深潛之後留在船上睡覺。

  “要是登上島,我和小美迷失在島上就好了。”新燕想,這樣小美就不會離開她了。

  回病房的路上,新燕穿著拖鞋和綠色的病號服,走得特別慢,她不願再談論起小美。

  學校裏的同事打來電話,閑聊中問起小美的狀況,新燕的眼光立馬變得黯淡。

  7月8日,新燕的父母趕到醫院,媽媽一路著急跑,卻在病房的門口怎麽都邁不動步子,大哭起來。

  新燕躺在病床上,對站在門口的媽媽說,“人沒事,哭什麽嘛。”

  11日下午,新燕離開VACHIRA醫院。新燕買好了兩天後的機票回國。

  目前,事故調查還在進行中。大部分遇難者家屬已認領遺體,排號等待泰國寺廟焚化遺體,或陸續將遺體運送回國。

  新燕說,回國後她就辭掉工作,在學校的工作環境裏,肯定時時刻刻都有小美的影子。

  她不知道該怎麽麵對小美的父母,明明是一同登船,卻隻有自己一人活著回來。新燕不敢見他們,她怕自己會哭。

  新燕之前喜歡遊樂園裏最刺激的遊樂項目,但現在她隻希望能開一家小店,過平平安安地過以後的生活。

  (新燕、小美均為化名)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應該在驚濤駭浪中唱《易用菌盡興蛆》,海龍王爺也怕呀。
limitation 發表評論於
東南亞都這樣,一次我坐船台東到綠島,碰到台風,船分分秒秒都可能倒扣過來,船上抱著塑料袋狂吐的人一多半,但是好像都不害怕翻船。隻有我們幾個美國遊客嚇的連滾帶爬到後邊出口處希望倒扣時能有機會跳海逃生
dahaiyang 發表評論於
人需要學會的最重要求生技能就是遊泳
beijingchina 發表評論於
旅遊千萬不要窮遊。
要吃的好,住的好,休息好。
窮遊不但不安全,還不健康。人累了,疾病很容易上身。
我母親的一個同事,70多歲時,旅遊得病,在外地去世。得不償失。
沒事逛逛88 發表評論於
隻有小船才會要求隨時穿著救生衣。而且不知為什麽有人會覺得隻要會遊泳就能逃過一劫,你以為淹死的都是不會遊泳的?
aquestion 發表評論於
阿拉斯加,四十人的觀鯨船,不需要穿救生衣。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能乘坐上百人的船還能叫小船?在美國也不是坐什麽船都得穿救生衣吧。關鍵是這船為什麽翻沉。
不好吃懶做 發表評論於
在美國劃船,即使很小的湖也必須是個穿好救生衣。真不懂怎麽可以在船上/海上把救生衣收走或有情況不馬上穿好救生衣。平常的好習慣在關鍵時刻個就是救命之舉。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樓下,你的擔心是多餘的。據說所以成年男人都會遊泳。隻有遊得好壞遠近的區別。
kiki-wq 發表評論於
告訴所有人現在學習遊泳還不晚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可能就是5樓說的那樣: 都是報應。沒做過孽的人怎麽會被淹死?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五樓也非常狠毒
凡夫俗子零零壹 發表評論於
二樓,三樓這麽惡毒,最好祈禱報應不會降臨。
www12345 發表評論於
汲取經驗,在小船上,要穿救生衣,覺得不對頭時不要待在艙裏,待在甲板上。最主要的會遊泳。
zhichi 發表評論於
沒錯,少來這一套。
gameon 發表評論於
廉價的煽情體,看了讓人隻想罵人。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算了吧。自己就是泥菩薩過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