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苦女孩因一封信逆襲成美女白領 20年後找到恩人(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20年前,一封陌生女人的來信,改變了大山裏一對窮苦兄妹的命運。20年後,他們走出大山,哥哥如今是一家裝修公司的老板,而妹妹實現懸壺濟世的心願,成為一名醫護人員。20年來,他們心心念念,卻不敢去尋找這個素未謀麵的女人。直到如今,這個改變了他們的一生突然出現在眼前。(騰訊大楚網 劉婧 王淼)


圖為屈曉燕


20年前,屈家兄妹生活在湖北秭歸一個崇山峻嶺、交通閉塞的小村莊裏。在他們童年裏的一天,父親外出打工回來,帶來了一個饅頭作為給家人的禮物。放了一天舍不得吃的屈家兄妹倆,兩人一口一口分著吃完後,第一次感受到:“外麵的世界好神奇。”



坐在昏黃的燈光下,聽著父親講述外麵世界的車水馬龍,屈勇渴望知道外麵的新世界到底是什麽樣的。一次正和小夥伴在半山腰放牛,屈勇突然想爬到山頂去看看。在層巒疊嶂之中,山峰連綿,除了山,他什麽都沒有看到。伴隨著小夥伴的嘲笑,希望在山頂破滅,但夢想卻在心中燃起。


屈家兄妹二人合影


在這個極度貧困的小村莊裏,有許多孩子在簡陋的環境中堅持學習。一天,一封來自陌生女人的信,成為了屈家兄妹20年追夢路上最溫馨的一盞導航燈。這封信來自上海,起源是好心人為當地孩子們捐助了一所希望小學,並且組成了幫扶結對。



這位陌生的女人叫孫莉,是上海的一名普通職工。在信中,孫莉用身邊的各種故事,告訴屈家兄妹“知識改變命運”的力量。第一次和大山外的人聯係,受到鼓勵的兩兄妹,奮發圖強,成績一路名列前茅。隻是每每通信,屈家父親都會教誨他們:“少說困難,謝謝她關心我們。”

雖然屈勇聽父親的話,不主動向孫莉姐姐提要求,但是在他需要詞典卻借不到的時候,孫莉姐姐剛好寄來了一本全新的《新華詞典》,從上海到秭歸,跨越1200公裏的這本詞典,讓如獲至寶的屈勇更加努力學習。


圖中紅圈內為屈勇

讀初中的時候,屈勇家離學校特別遠,要走20多公裏的蜿蜒山路,上學往返一趟需要10小時。1999年12月17日那個周末,屈勇和同學們一起坐車回家。在陡峭懸崖邊的盤山公路上,發生了嚴重車禍,天翻地覆之間,幾位同學受了重傷甚至喪生,屈勇也渾身劇痛眼睛受傷。



上學的路太崎嶇,生活實在太清苦,很多小夥伴選擇了退學,去外麵的世界看看。一日複一日,當身邊的同齡人在外打工,開始給家裏寄錢後,屈勇也開始了猶疑。但就在此時,孫莉姐姐又寄來了第二本詞典,並在信中寫道“隻要堅持下去,就能有好結果,希望你們繼續努力。”人在分岔路口,有時隻是隻言片語就能改變抉擇。這番話點醒了屈勇,兄妹倆都更堅定了繼續求學的信念,心想絕對不能放棄。



2006年,兄妹倆雙雙考上大學,成為村裏第一對大學生兄妹。時至今日,屈勇已經成功創業有自己的裝修公司,屈曉燕也成為一名醫護人員,都是家庭美滿,生活幸福。20年來,他們一直想找孫莉姐姐。可是又擔心太多。讀書、畢業、找工作、結婚、生子,他們唯恐因為自己的生活還沒穩定,而讓給孫莉姐姐增添麻煩。

可是,影響了他們不止20年的恩人,怎能今生不相見?終於到了今年,當他們都事業有成,強大到不僅有能力照顧自己,還能回饋別人的時候,他們才下定決心,想找尋這位孫莉姐姐,當麵跟她說聲“謝謝”。

圖為孫莉和屈家父親及兄妹的合影


於是,兄妹倆向央視《等著我》節目求助,經曆重重困難,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孫莉。提及多年前的往事,孫莉感動之餘,更多的是有些驚訝。因為在她眼裏,“當初真的隻是一點點的付出”,沒想到卻讓兄妹二人銘記了20年。但在兄妹心裏,這聲“謝謝”卻遲到了20年。這是他們之間的善良,也開出了世界上最好看的花朵。


NJM 發表評論於
Great story. Hope there are more people like this kind lady.
sanpablo 發表評論於
Kastalia 發表評論於 2018-06-14 01:47:44
從信的落款看,寫信時的孫莉明明是上海石油廠技工學校的一名學生(雖然擔任著團支部的工作),怎麽到了記者(或小編)的筆下,就成了普通職工呢?
---------------------------------------------
技校畢業的會是領導嗎?
連黨員都不會從技校中選拔呀 !
這社會,階級固定了呀.
hotpinklady 發表評論於
都是好人,祝福他們。
anla 發表評論於
兩孩他們的媽媽在哪裏
Christine1023 發表評論於
看了央視(等著我)這一期
燭光不及LED 發表評論於

感動!謝謝.
東升公社 發表評論於
也向偉大的父親致敬
萬綠叢中 發表評論於
正能量!
sunnykids 發表評論於
感動!
Kastalia 發表評論於
從信的落款看,寫信時的孫莉明明是上海石油廠技工學校的一名學生(雖然擔任著團支部的工作),怎麽到了記者(或小編)的筆下,就成了普通職工呢?
Bodensee 發表評論於
最應該感謝的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沒有他的堅持, 孩子不可能完成學業,考上大學, 隻能出去打工, 變為新一代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