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了王岐山的神秘"九號院" 習近平新政延續毛澤東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2007年12月15日 , 北京市創業項目展上民間藝人 展示的王岐山(左一)、毛澤東葫蘆燙畫藝術作品 (圖源:VCG)

“九號院的靈魂是杜潤生,九號院的色彩是生龍活虎的年輕人”,這句話代表了八十年代中共改革的氛圍。“精簡機構是一場革命”,前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曾如此評價。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十八大上任以來至今,機構改革的腳步也一直未停,一些部委幾度沉浮,一些部委徹底“消失”。回顧那些“消失”的身影,它們曾走出一大批智囊精英,甚至是國家領導人,他們也為國家改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為社會付出了更多的努力。而前中共紀委書記王岐山便是其中的一位。

文革後智囊機構重獲新生

中國自1978年實行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政策以來,總共進行了至少六次大刀闊斧的政府機構改革。當然這些目標,都是圍繞著“精簡”進行的,但比精簡更重要的是部門本身對於國家、社會所起的作用,能否公平地提供優質服務,這就是一些智囊機構存在的價值所在。

智囊機構對於一個國家政策的正確製定、及時修正和靈活執行起著極為重要的作用,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越來越重視智囊機構的作用,然而目前中國智囊機構發展現狀遠遠不能滿足急劇變革的中國社會發展的需求。

其實,早在中共建政初期就有了中國政策研究機構的萌芽階段。1949年設立的參事室,由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甚是以個人身份提供意見的專家學者形成的個體政策研究者發揮了一定的作用。之後還出現了像中國科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等機構。但由於當時文化大革命造成的破壞,這一階段的政策研究機構作用不大。

直到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在文革中被打倒、遭受衝擊發展不前的政策研究機構重獲新生。包括當時的國務院研究室(不同於現在的國務院研究室),兩年後“中央書記處研究室”,是現有的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最早的前身之一,承擔重大理論和意識形態問題的研究,與現在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作用有相似之處,負責人是鄧力群。

在進入中央書記處之前,已是中央書記處研究室主任的鄧力群同時還在擔任社科院的副院長。1980年秋,社科院農村經濟研究所的王耕今、陳一諮等,發起籌設“中國農村發展問題研究組(農發組)”,得到鄧力群的支持。他不僅給農發組撥款,而且還允許發展組以書記處研究室的名義到全國各地調查。

當時,中共中央、國務院的直屬智囊機構和社科院等研究機構的人員多有交叉,職能也有重疊,已是中央書記處研究室主任的鄧力群同時還在擔任社科院的副院長。1980年秋,社科院農村經濟研究所的王耕今、陳一諮等,發起籌設“中國農村發展問題研究組(簡稱農發組)”,得到鄧力群的支持。作為一個自發民間組織,農發組因其得到的高層支持,可以“通天”。



王岐山(右)早前生活照(圖源:我愛著藍色的海洋微信公眾號)



1999年5月25日,時任廣東省政府常務副省長王岐山(圖源:AFP)

神秘“九號院”的出現與消失

就在這段與中國改革緊密相關的特殊曆史時期,同上述中央書記處研究室並行的另一個獨立的直屬中央的智囊機構——中共中央書記處農村政策研究室(簡稱農研室)成立。由杜潤生領導這個機構,由於辦公地點在西皇城根九號,一般被稱為“九號院”,王岐山和他的同事們在這裏所形成的開放、包容、平等的風格留下印記,在特定曆史關頭,為中國發展作出重大貢獻。

農研室最為人所知的成果就是5個中央一號文件。在1980年代,這裏的年輕一代引領了如火如荼的農村改革,年輕學者的思想和熱情能夠有效轉化為建設性的政策。“那時的青年有傷感的、哀歎的、悲憤的、抗爭的,也有批判的,杜老引導著一幫批判的年輕人走向建設,他破格培養,委以重任。”多年沉浮後,曾轟動一時的“最年輕副部長”翁永曦表示。

1980年在翁永曦的引見下,王岐山得到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的接見。此後翁永曦、王岐山、朱嘉明、黃江南常一起寫文章向中央建言,人稱“四君子”。杜潤生賞識王岐山,將他調到國家農委。

另一方麵,1980年陳一諮調研14個縣後,決定成立研究農村問題的組織。1981年,他們利用國家農委撥的經費,到安徽省滁縣調研,隨後起草了杜潤生主持的第一個中央一號文件。1982年1月1日,中央一號文件宣布:包產到戶和包幹到戶“都是社會主義集體經濟的生產責任製”,從而結束了持續30年的爭論。1982年中共領導層人事調整後,決定精簡機構,撤銷農委。由於農村發生大變動,許多問題需要解決調查,杜潤生因此請示中央領導成立一個精簡的農村政策研究室,得到批準。

此後,在杜潤生等人的主導下,1982年4月9日,中央決定撤銷國家農委撤銷後成立中共中央書記處農村政策研究室,1988年改稱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1982年5月7日成立中國農村發展研究中心,1985年4月改稱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兩塊牌子一套人馬。在此期間,王岐山曾任(戰略研究)暨聯絡室副主任、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發展研究所所長職務。

1989年,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與中央政治體製改革研究室合並為中央政策研究室,正式在中國的曆史舞台“消失”。農研室所在的這段曆史,能夠不拘一格用人才,給有思想有能力的年輕人創造了展示的舞台,通過實地調查和真實信息的反應,讓他們在政策形成中具有成就感。比如,王岐山曾經所在的辦公室就是年輕人的聚集地,他們對新資料、新情況、新觀點、新思維、新理念特別的敏感,“就怕自己跟不上”。

中共重塑“九號院”風格

時至今日,已發展成熟的中央政策研究室被公認為中共高層智囊機構之一,負責分析國家情況,製定政策,起草中共中央的主要文件、草案、報告及理論等。不久前,曾被三任中共領導人重用的“中南海首席智囊”王滬寧在十九大後晉升政治局常委,《多維新聞》曾分析指出,中央政研室漸受倚重,宏觀層麵上,或多或少反映中共執政思路的轉變。

當然,這些也取決於現任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與農研室的“情結”。資料顯示,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每年中央一號文件起草前,農村政策研究室都邀來習近平、劉源等在基層任職的高幹子弟講述基層情況,習、劉等人同時被聘為研究室的特約研究員。這段經曆也許加深中共核心對政策谘詢及理論研究重要性的思考。

其實,在中共現今的執政風格中已經出現了農研室的“影子”。十九大後,中共政治局首次全體會議就對全黨改進調查研究進行部署;2017年毛澤東誕辰124周年之際,中國各地在學習的一個習近平批示中也有印證。其中,習近平對福建的批示是,“大力弘揚才溪鄉調查精神,深入一線開展調查研究工作,”這也源於毛澤東1933年所做的調查。如今,習近平重提調查研究精神,意味深長。

此外,中共執政進入新時代,對理論體係建設的需要,已經前所未見地突顯出來。中共四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製度自信、文化自信的背後,是龐大的理論缺口。麵對這樣的問題,中共應繼續汲取曆史的經驗,培養官員閱讀、思考、實地考察收集最真實的細節,就像杜潤生總是重複毛澤東那句著名的“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重塑“九號院”風格。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這文章是黑色幽默?有了“理論自信”,背後竟然是龐大的理論缺口!!!

“道路自信、理論自信、製度自信、文化自信的背後,是龐大的理論缺口。”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葫蘆蒂
所想即所得 發表評論於
要是修憲恢複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不隨便網上刪貼),那我就信習近平是在延續毛澤東。但他敢嗎?
lio 發表評論於

以暴力起家的政權,不改革的話隻會以暴力終結。





nanxun_ 發表評論於
現在把73像燙葫蘆上,過幾天就要把這些葫蘆銷毀了,就像以往各種貪官題的字畫的畫,都要付之一炬,肅清遺毒。
Waterinn 發表評論於
新君即位與殺人立威

新君的前身未必是儲君,儲君的未來也未必能成功登基踐位為新君。

事實上,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中,儲君是最危險的角色,絕大多數儲君未能熬到登位,便在政敵們陰謀陽謀的圍追堵截下“中道崩殂”了。秦皇的長公子扶蘇,漢武的大太子劉據(衛皇後的兒子戾太子),就是兩個典型的悲劇角色。

那些天上掉下頂皇冠正好砸在頭上的新君,與他們所取代的儲君一樣,同樣是危機四伏的。漢文帝,漢宣帝,在他們即帝位之前,正是因為人命微賤,朝不慮夕的處境,才得以逃過政敵的注意,苟全性命。當皇冠自天而降砸在頭上之際,他們是何等的誠惶誠恐,戰戰憟慄。即位之後,帝位不穩的最初幾年間,身處位高權重,勢力龐大,關係盤根錯節的權臣們的夾縫之中,也是如芒在背,坐不安席。

“寡人不能以先王之臣為臣”,這幾乎代表了所有繼位新君的心聲。

因此,殺人立威,賞人立信,幾乎...  查看完整評論
Waterinn 發表評論於
新君即位與殺人立威
新君即位與殺人立威

新君的前身未必是儲君,儲君的未來也未必能成功登基踐位為新君。

事實上,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中,儲君是最危險的角色,絕大多數儲君未能熬到登位,便在政敵們陰謀陽謀的圍追堵截下“中道崩殂”了。秦皇的長公子扶蘇,漢武的大太子劉據(衛皇後的兒子戾太子),就是兩個典型的悲劇角色。

那些天上掉下頂皇冠正好砸在頭上的新君,與他們所取代的儲君一樣,同樣是危機四伏的。漢文帝,漢宣帝,在他們即帝位之前,正是因為人命微賤,朝不慮夕的處境,才得以逃過政敵的注意,苟全性命。當皇冠自天而降砸在頭上之際,他們是何等的誠惶誠恐,戰戰憟慄。即位之後,帝位不穩的最初幾年間,身處位高權重,勢力龐大,關係盤根錯節的權臣們的夾縫之中,也是如芒在背,坐不安席。

“寡人不能以先王之臣為臣”,這幾乎代表了所有繼位新君的心聲。

因此...  查看完整評論
Waterinn 發表評論於
新君即位與殺人立威
新君即位與殺人立威

新君的前身未必是儲君,儲君的未來也未必能成功登基踐位為新君。

事實上,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中,儲君是最危險的角色,絕大多數儲君未能熬到登位,便在政敵們陰謀陽謀的圍追堵截下“中道崩殂”了。秦皇的長公子扶蘇,漢武的大太子劉據(衛皇後的兒子戾太子),就是兩個典型的悲劇角色。

那些天上掉下頂皇冠正好砸在頭上的新君,與他們所取代的儲君一樣,同樣是危機四伏的。漢文帝,漢宣帝,在他們即帝位之前,正是因為人命微賤,朝不慮夕的處境,才得以逃過政敵的注意,苟全性命。當皇冠自天而降砸在頭上之際,他們是何等的誠惶誠恐,戰戰憟慄。即位之後,帝位不穩的最初幾年間,身處位高權重,勢力龐大,關係盤根錯節的權臣們的夾縫之中,也是如芒在背,坐不安席。

“寡人不能以先王之臣為臣”,這幾乎代表了所有繼位新君的心聲。

因此...  查看完整評論
華府采菊人 發表評論於
下一個該是恢複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了吧, 然後人民公社重新建立起來, 糧票布票油票(N+1)等會不會再次發放?
smart321 發表評論於
中國最重視的還是政權
弟兄 發表評論於
文化大革命是大勢所趨了
勞動旅 發表評論於
這葫蘆裏賣的是啥藥啊
manhan 發表評論於
73兄玩弄女名星,轉移貪汙國民資產到境外,手握官員生殺大權,想必內心不可一世吧。如果有公正的神,73兄可否想過上天難欺,死後必受審判下地獄?
jjj666 發表評論於
共產黨本來就沒救
jjj666 發表評論於
自欺欺人!還四個自信?連自己的人民都要嚴格控製的有啥資格談自信
西門橋 發表評論於
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早已經被掃進曆史的垃圾堆裏了,現在的共產黨是一具沒有靈魂的浮屍,是行屍走肉。習近平如何挽救這具日漸發臭的浮屍?現在的年輕人有幾個對文革有興趣的?他能讓自己萬壽無疆嗎?如果走朝鮮的道路,他有兒子嗎?紅色血統也不是他一個人,即使走文革的道路,最後隻要他一死必然發生奪權政變,沒有黨內普遍支持的新“四人幫”必然不堪一擊。如果再出現“四人幫”一幕,就不可能有鄧小平式的人物了,國際上也沒有美蘇相爭的冷戰了,唯一的結局就是徹底崩潰,也就是沙皇尼古拉二世或者齊奧在斯庫的結局。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見識過部委合並,說是簡政,其實官員一個不少,公務員也隻多不少。
習近平上任,組建那麽多新組織,自任組長。隊伍擴大了多少?或者每個人都像他是兼任多職?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改革開放,中國的私有經濟重生。在私企工作的工資高出國營企業很多。於是國企,事業單位,公務員的工資也跟上腳步。現在可算是同步增長。中國是社會主義,公家人是不會吃虧的。
按道理,國企的高級管理層,其工資最高不能超過平均工資的兩倍。公務員也一樣。事實卻高出幾十倍。所以,簡政在中國很難實行。要簡也隻能簡低端。官員犯事也隻是平級換個部門。肥缺是不能簡的。中國的官民比例世界第一,特色,很自豪。
williamsteng 發表評論於
習近平必須延續毛澤東,就是趙紫陽活著並且從新掌權,他也隻好延續毛澤東,如果再像胡錦濤那樣延續鄧小平,共產黨還有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