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賴欠1.7億背後:情夫行賄上千萬 官方沉默(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2017年歲末,綏德縣80後女子朱瑞因1.7億元巨額債務登上“老賴”榜而轟動一時,她與債主(同居男友)白世平的愛恨糾葛隨之走入公眾視野,白世平身後諸多實名股東以及無數隱名股東入股煤礦巨額資金血本無歸一事也浮出水麵。

隨著媒體的不斷曝光,能東煤礦(白世平為該煤礦大股東、監事)財務明細中“打給榆林某領導2110萬元”、“打給銀行某領導1500萬元”、“打給派出所所長張某200萬元”等信息不斷刺激公眾眼球。

與公眾的高度關注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地相關職能部門對此卻默不作聲。近日,華商報記者專程來到神木、府穀,采訪白世平身後的多名股東以及能東煤礦,當地公安、紀委等多個部門。

煤礦小股東:我們被套牢 錢卻“打給領導”

2008年前後,正值神木、府穀煤炭經濟的黃金期,當地一名政府官員形容稱,當時,煤炭價格一路上漲,人人都想把錢投到煤礦,但小額資金不能獨立入股,必須掛名在資金雄厚的大老板名下集體入股,因此,當地人都以認識大老板為榮,爭著搶著將錢投放在某個大老板名下入股煤礦,期待獲得高額收益。於是,若幹小額資金匯聚成一份大額資金,若幹大額資金又匯聚成一份更大額資金,依次類推,從而形成了一個“金字塔”形的股金鏈,位於金字塔頂端的便是煤礦大股東,白世平就是位於金字塔頂端的人。

在這樣的背景下,神木市(當年為神木縣)當地人趙子俊、李建衛、範和平、武買小等人直接或間接將約1.8億元巨額資金投入到白世平或王治明(府穀縣能東煤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名下,其中白世平名下約80%、王治明名下約20%,入股府穀縣能東煤礦,而在趙子俊等人的名下掛著上千個隱名小股東,都是他們的親朋好友。讓上千股民氣憤的是,錢投出去後,大部分人自2011年能東煤礦投產正式運營起便沒有收到煤礦分紅,被徹底“套牢”。隨後,他們找過煤礦,也向相關部門反映過,均無濟於事。朱瑞一事發酵之後,他們極為震驚,原來自己的權益被大股東白世平揮霍了。

隨後,武買小等人設法獲取了能東煤礦2010年6月至2015年4月前的賬目明細,其中能東煤礦銀行貸款、生產利潤等資金,打給王治明8.77億元、打給白世平2.24億元、打給榆林某領導211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60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760萬元、打給銀行某領導1500萬元、打給老高川派出所(屬於府穀縣公安局)所長張某200萬元……“能把錢打給上麵這些人,為啥就沒有下麵股東的份兒呢?”武買小等人表示不解。此外,能東煤礦私購爆炸火工品賬目顯示:2010年至2015年4月,總計花費2299.7萬元。

鑒於以上情況,武買小、趙子俊等人以涉嫌職務侵占、挪用資金為由,將王治明、白世平等人控告到公安、紀委、反貪局等部門,但舉報材料遲遲沒有回應。



府穀公安:涉嫌職務侵占、挪用資金案未達到立案標準

昨日上午,武買小等人收到了一份府穀縣公安局的《不予立案通知書》,稱王治明、白世平等人涉嫌職務侵占、挪用資金案,經審查認為未達到刑事立案標準,根據我國刑法第一百一十條之規定,決定不予立案,如不服該決定,可以在收到通知書之日起7日內向府穀縣公安局申請複議。

華商報記者從府穀縣公安局確認,他們確實向武買小等人下達了《不予立案通知書》,經偵部門具體的調查材料,不便向記者提供,不予立案的理由是,經查,府穀縣能東煤礦有限公司財務混亂、監管缺失,未及時向股民公開賬務,引發糾紛,經該局調查,未達成刑事立案標準,建議能東煤礦加強財務管理、加強財務審計,公開賬務,及時化解矛盾。

對於不予立案通知,武買小等人表示質疑,準備申請複議。



府穀反貪部門:打給派出所所長的200萬 屬於借款已還清 不存在犯罪

1月11日上午,府穀縣紀委辦公室工作人員稱,對於“朱瑞1.7億巨額債務”事件牽扯出的黨員幹部涉嫌違法亂紀的內容,府穀縣紀委分管領導已經關注,並將這一情況反映給了主要領導,府穀縣紀委“準備調查”。

1月11日下午,府穀縣人民檢察院反貪局一位任姓副局長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時明確表示,對於武買小等人反映的該縣公安局老高川派出所所長張某涉嫌收取能東煤礦200萬元賄賂一案,經查,張某是向能東煤礦借款,隨後以現金100萬元和抵車的形式還清了借款,借款及還款手續齊全,不存在犯罪行為。記者詢問“反貪局是否調查過張某借款200萬元的用途”,該局長稱,他們隻調查是否犯罪的內容,至於借款用途,不在他們的調查範圍內。

神木市紀委:白世平組織、工作關係不在神木 不屬我們的監察對象

那麽,能東煤礦賬務明細中涉及的“打給榆林某領導211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60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760萬元”、“打給銀行某領導1500萬元”等信息,到底打給了哪個單位的哪個領導,其目的用途是什麽?是否存在行賄?帶著這些問題,1月11日下午2時許,華商報記者來到能東煤礦,該煤礦行政辦公樓內空空蕩蕩,一名工作人員稱,老板王治明沒有來煤礦,當天上麵領導來檢查工作,大家都在外麵吃飯。等候了一個多小時,該煤礦綜合部(即辦公室)終於來了一名工作人員,記者表明來意,該工作人員稱自己隻是下麵辦事的,具體情況不了解,隨後給老板王治明打電話,但對方沒有接聽。該工作人員稱,他會將記者提出的問題反映給煤礦領導,隨後給記者回電話,但截至記者發稿,仍未接到對方的回應。


昨日上午,榆林市紀委相關人員表示,已接到能東煤礦“打給榆林某領導211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60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760萬元”、“打給銀行某領導1500萬元”等信息,並對此高度重視,目前已將該信息轉交神木市紀委。

隨後,華商報記者從神木市紀委獲悉,因白世平組織關係不在神木、工作關係也不在神木,他是否是黨員,神木市紀委也不清楚,因此白世平不屬於他們的監察對象。

諸多疑問和謎團仍待解

隨著事件的逐步發酵,朱瑞和閨蜜周某之間的矛盾、朱瑞委托刑滿釋放人員拘禁閨蜜討債等事件也被陸續曝光。在被限製人身自由的過程中,周某和多名陌生男子發生肢體衝突,兩名男子被劃傷,周某也因涉嫌故意傷害被判處有期徒刑。目前,她已向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朱瑞、周某是多年好友,為何會反目成仇?周某的丈夫李先生表示,兩人是同鄉,熟識多年關係要好,甚至形影不離。由於朱瑞經濟條件好,周某在2014年向朱瑞借款600萬,兩人的親密關係一直保持,2016年10月發生非法拘禁事件,導致閨蜜關係徹底破裂。

華商報記者網絡檢索注意到,2016年10月,也就是周某被非法拘禁後不久,她開始實名舉報“朱瑞夥同銀行行長合謀洗錢一億多”,稱2015年11月底,朱瑞與某銀行一領導聯係如何洗錢,將已被法院凍結的1.06億元非法洗入到周某的賬戶,並通過各種手段又將1.06億從周某的賬戶轉入多個虛假賬戶,然後提現。周某稱,她曾向銀監部門舉報,朱瑞為了報複,雇傭刑滿釋放人員以討要借款為名將她綁架。

“為何對舉報朱瑞洗錢一事,銀監部門不管不問?凍結的資金為何能夠轉出去?”李先生表示,朱瑞偷偷轉移的上億元資金,正是白世平起訴朱瑞後,由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凍結的資金。也正是拒不履行法院判決,朱瑞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單”。

究竟是因為債務糾紛,還是緣於舉報“洗錢”內幕?偷偷轉移法院凍結資金行為是否為真?白世平與朱瑞、朱瑞與周某之間的許多疑問和謎團仍然待解。

華商報記者在采訪中證實,在有關部門問詢過程中,朱瑞在筆錄中明確承認,她為了解決周某事件找“社會人”花費了2000多萬元,且按了手印。“明明債務隻有幾百萬元,為何朱瑞敢說自己花了2000多萬元,很明顯,就是用重金打通環節,想擺脫周某案件的法律風險……”知情人士說。

昨日下午4時許,記者電話聯係到朱瑞,她稱正在開車,不便接受采訪。下午5時50分許,華商報記者再次電話聯係她,其未接聽,截至昨晚11時發稿,仍未給記者回電。
蘸墨水 發表評論於
scbean 發表評論於 2018-01-13 10:20:41
中國所有的醜惡背後都有權力的影子!這個帶著血腥來到世上政權還不改邪歸正、還要造到幾時?
------------------

要這樣的政權改邪歸正豈不是與虎謀皮麽?
sanpablo 發表評論於
年收入低於百萬的縣委書記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縣委書記呀
smart321 發表評論於
貪汙受賄是中國最普遍的事情,中國現在是世界最大的貪汙受賄腐敗大國,這真讓中國人丟臉
scbean 發表評論於
中國所有的醜惡背後都有權力的影子!這個帶著血腥來到世上政權還不改邪歸正、還要造到幾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