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兒的四年“美國歲月”:在自己身上克服時代的困難(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文丨林世鈺

資深媒體人、旅美作家

本文摘自其所著的《美國歲月》一書

跌跌撞撞地開始了留美之旅

轉眼到美國四年了。

猶記初到美國那天的情景。2013年5月10日下午3點左右,我和女兒從北京飛到了紐約肯尼迪機場。坐了13個小時的飛機,我感覺自己整個人像被抽去水分的蔬菜,被卷起來扔到了前途不明的大洋彼岸。8歲的女兒一路都在看書和看電視,下了飛機依然兩眼炯炯。

先生早早在機場等候我們。見了女兒,把她抱起轉了幾圈,然後遞給她一個芭比娃娃。女兒把芭比娃娃緊緊摟在懷裏,一臉驚喜。從紐約到新澤西的路上堵車嚴重,但讓我驚奇的是,車輛都耐心地在自己的道上走著,幾乎沒有人並線,沒有人鳴喇叭,更沒有人走應急車道。

禮讓,有序,是美國給我的第一個印象。

一路昏睡,到了新澤西已是下午五點多,暮色四合。想到北京已經在萬裏之外了,心裏升起的,是去國萬裏的淡淡惆悵。

第三天,女兒時差還沒倒過來,我們就“狠心”把她送到了鎮上的公立小學。那時的她,英語隻會“banana” 、 “noodle” 、“How are you?”、 “Where are you from?”等簡單的單詞和對話,而且個子小小的,站在人高馬大的洋孩子當中,顯得那麽單薄。

看著她怯怯地跟在老師後麵,然後消失在走廊的拐彎處,我的眼淚“唰”一下就湧出來了——美國,這個早晨,我把一個可愛純良的中國孩子交到你手中了,你會給予她什麽呢?來之前,我雖然也看了許多關於美國學校的資料,也給女兒買了一些美國學校的教科書,但總會擔心現實與理想有差距。

傍晚三點左右,我和先生去接孩子。站在學校樓前那棵榆樹下,我們沒有說話,但知道彼此的心都是忐忑的。大門打開了,孩子們魚貫而出,女兒向我們奔跑過來。讓我驚奇的是,她竟然笑容燦爛,臉蛋通紅,似乎剛從海邊撿貝殼歸來。

“學校怎麽樣?老師好嗎?同學對你友善嗎?”我們迫不及待地拋出一連串問題。

女兒頻頻點頭。“教室很像一個遊樂園,挺好玩的。”

“你聽得懂老師在說什麽嗎?”

“當然聽不懂,老師叫班上一個中國女孩幫助我,她叫Sophia Lee。”

就這樣,不識幾個英文單詞的女兒,踉踉蹌蹌、跌跌撞撞地開始了她美國求學的日子。



(作者與女兒)

之前在北京時,看到國內公立學校的教育狀況,以及周圍虎媽虎爸的瘋狂狀態,我就有了將來送女兒出國留學、逃離國內教育體製的隱隱的想法,但我想著讀完高中再出去,壓根沒想到這麽早。

2013年,先生被所在的公司派到美國分公司工作,為期7年左右。我一向覺得家庭團聚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幾乎沒有什麽糾結,就辭了幹了十多年的媒體工作,帶著女兒遠涉重洋。

這是重生的開始,於女兒,於我,於我們一家,都是如此。身在異國他鄉,別人習以為常的一切,我們卻要點點滴滴從頭學起,談何容易!

從靦腆膽小到自信獨立

女兒小學畢業獲“傑出成就獎 ”

女兒上的是二年級,每天要學的課程有:數學、曆史(social study)、閱讀、科學,還有體育、畫畫、音樂,每天都有家庭作業。

第一天,我就被她的作業震住了。20個要書寫的單詞,我幾乎有一半不認識。再者,單詞要按ABC order寫,可是什麽是“ABC order”呢,我想了半天仍不確定,隻好怯怯地向先生同事的夫人請教。她的兒子早女兒一年多過來上學。她告訴我,“ABC order”就是單詞首個字母按照26個字母的順序寫。當時心裏好沮喪,這麽簡單的問題都搞不懂,以後怎麽充當閨女的“拐杖”呢?

接下來,女兒經常從學校帶回學習資料和需要簽字的東西。有時是一篇小短文,有時是一個活動通知。畢業十幾年幾乎沒有碰過英語的我,隻好硬著頭皮撿起來。讓我感興趣的是她的閱讀短文,涉及愛、勇敢、寬恕、善良、進取,總而言之,正能量滿滿。美國人對孩子品格塑造之重視,超乎我的想像。

印象最深的是一篇題為《你是鷹,屬於天空!》的短文:一隻鷹不小心掉到了雞窩,它一直覺得自己是隻鷹,應該飛翔,於是天天在屋頂上練習飛翔。但周圍的雞老譏笑它:你隻是一隻雞,死了這條心吧。練習飛翔很長時間後,終於有一天,主人帶著它到了山上,說:“你是鷹,屬於天空,飛吧!於是,它展翅向太陽飛去。”

不要苟且,不要為自己設限,相信自己是獨一無二的,即便在雞窩裏,也要相信自己可以飛翔。短短幾頁文字,讓我這個剛從中國體製出來的大人看了熱血沸騰,更何況孩子!每天浸淫在這樣的文字中,孩子的心靈該得到多好的滋養啊。

從女兒帶回的活動通知中,我發現要求捐款的占了大多數。有時要求給兒童癌症中心捐款,有時要求給動物庇護中心捐款,錢數要求不多,一元兩元的。捐錢不分多少,最重要的是從小培養愛心。女兒都早早地把錢準備好,然後才安心上床睡覺。

後來我發現,美國非常重視培養孩子的公益意識,可以說是從娃娃抓起,然後貫穿整個人生。當年肯尼迪就說過:“不要光想著國家為你做什麽,應該想想你能為國家做什麽。”為別人服務,為社會服務,始終是美國衡量一個人是否是好公民的標準。

正因為如此,美國人公益意識普遍很強,他們很願意去做義工,幫助他人。比如我最近在鎮上圖書館學英語,老師就是一個退休的美國老太太,64歲的她,每周抽出兩天在圖書館義務教英語。她笑容迷人,妝容精致,看上去特別年輕。如果光拘泥於自己的生活,沒有一顆服務他人的心,開闊的格局,怎能保持如此活力?



(作者女兒)

女兒從小就是一個善良的孩子。

在北京時,看到四川汶川地震死了好多人,把存錢罐裏的硬幣全部拿去捐款;一次在地鐵口看到一個乞討的小孩,乞求我把他領回家做哥哥;看到樓前台階的石頭搖動,要求我給物業公司打電話,讓他們來修……

當時我好擔心,在一個崇尚權錢和機巧的社會,善良對個人來說簡直意味著災難。

到了美國後,她的善良稟賦有了合適的土壤,於是就開枝散葉,亭亭如蓋。她的筆盒裏,總是備著好幾隻削好的鉛筆,因為“班上很多同學忘帶鉛筆”;她參加學校賣巧克力的活動,本來已經完成任務了,但看到好友任務未竟,下了課就幫著她挨家挨戶去推銷巧克力;每次學校活動需要家長當義工,她就吩咐我一定要去……

因為她的善良,班上同學都很喜歡她,每年的聖誕節,她都會收到一大堆卡片,有的寫著:“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人!”

每次開家長會,老師對她都讚不絕口,說她不但學習認真,而且品格很好,願意幫助同學。三年級結束時,女兒因為“責任感強,公平,尊重和幫助他人”,被學校選上參加“Buckle filler picnic”,不但可以到戶外野餐,還可以不做當天的家庭作業。全班22個孩子,被選上的隻有5個。她非常開心,我也很高興。在我看來,品格堅立才能走得更遠。

最讓我高興的是,女兒來美國後,笑容漸漸多了,性格也比以前開朗了。她敢在大眾麵前大聲說話、扮鬼臉,性格中活潑的那一麵被激發出來了。

以前在國內時,她的班主任是個年輕姑娘,對孩子挺嚴厲的。雖然女兒很乖,但目睹她激烈批評其他同學後,心懷憂懼,經常以肚子疼為由,拒絕上學,一度讓我頭疼不已。

到美國一年後,她終於告訴我實話:“那時我肚子疼是假的,因為我不想上學,老師太凶了!”她說有一次語文課上,她舉手回答問題,結果答錯了,被老師訓了一頓,從此再也不敢舉手了。

第二年暑假回國,周圍朋友驚詫於她的變化:她皮膚曬得黝黑發亮,上躥下跳,大呼小叫,出各種主意,招呼朋友玩這玩那。朋友們感慨:曉曉變了好多!

當然,她的英語也逐漸好起來了。半年後,她完全可以自己搞定家庭作業,我基本不用管。而且開始閱讀大部頭的英文書,一邊讀一邊說:“我以前怎麽會喜歡看喜羊羊和馬小跳呢,太幼稚了!英文書可比它們好看多了!”

我問她好在哪裏,她說:“想像力很豐富,而且教你如何尊重別人,如何幫助別人,如何變得勇敢。”

2016年夏天,11歲的女兒小學畢業了。在學校的畢業音樂會上,她一襲黑色長裙,優雅地吹著長笛,自信又美麗。間歇時,她還衝台下的我們扮鬼臉。讓我驚喜的是,她還獲得了由鎮長親自頒發的“傑出成就獎”,全班22個孩子僅有兩名,她是其中之一。

當校長念到她的名字時,她不緊不慢地走過去,臉上漾著淡淡的笑容。我在台下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眼眶熱熱的。

這個來自於我、而迥異於我的女孩,三年過去了,她長大了很多,也自信了很多,越來越呈現出自己的特質:善良正義,做事有條不紊,堅持自我,寵辱不驚。在流逝的歲月中,我欣喜地看到她在朝著美好的方向發展。

在中國反韓反日情緒無比強烈的今天,11歲的女兒,如此冷靜,客觀,開闊,不人雲亦雲,保持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使我頗感欣慰。

她這一代人,未來麵臨的世界比我們曾經經曆的複雜得多,很多問題無解,“答案在風中飄蕩”,如果沒有穩定的價值體係和獨立思考的能力,隻會像空虛的稗草一樣,隨風飄搖,毫無定見。

我很高興地看到,女兒遠比我想像的成熟得多,理性得多。這三年多來,她的進步不隻彰顯在英文,而且在思維上。她開闊了許多,會跳出國家的、民族的局限,從人類最樸素最基本的情感出發,思考周遭發生的事。

這才是她來美國的最大收獲。



移民和留學

未必能治好我們的育兒焦慮

因為女兒在美國上學,經常有國內的朋友問我:“你覺得美國好嗎?”說實話,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美國好不好?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自然,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美國。之前我對美國的了解僅停留在文學、藝術、器物的層麵上,對美國的看法非常理想化,但凡與美國有關的,總覺得是美的。

到了美國後,發現美國遠比我想像的複雜得多,它有很吸引我的一麵,比如公廁裏永遠都有衛生紙,地鐵很多空位留給有需要的人,殘疾人的車位設在最靠近入口的地方,大多數陌生人都很有善意……

看到這些顯而易見的“好”,會讓乍從人與人互相傾軋的國度出來的人覺得——美國簡直就是天堂。

但是呆的時間長些,你就會發現它許多不易為人所見的不好,比如種族歧視。

去年,紐約時報一名華裔編輯和朋友在曼哈頓第五大道上聊天,擋了一個白人女人的道,她公然大聲說:“滾回中國去!”

該編輯在美國呆了很長時間,也擁有一份很體麵的工作,尚有這樣的待遇,何況普通華人?他在紐約時報發表了一封信,引起華人社區的強烈共鳴。

一個在美國呆了十幾年的朋友說,美國人看起來對人很文明,但文明中總有一種冰冷的東西,把你阻擋在外。那種東西就像空氣一樣,你看不到,但能感覺得到。

美國黑人歌手在自己的歌中慫恿大家去搶劫華人,主流電視台主持人在唐人街采訪一個不懂英文的中國老太太,極盡嘲弄……這些事情的發生不全是偶然的,背後是積蓄已久的對華人或明或暗的歧視。

再比如槍擊案。這幾年,美國發生了許多校園槍擊案。讓我擔心的不是槍擊案本身,而是槍擊案背後隱藏的社會分裂的問題。這種分裂在這次總統競選中尤為明顯。在希拉裏和川普的背後,是裂痕很難彌合的兩個陣營,他們生活在各自的世界裏,忽視甚至仇視彼此。

川普時代的美國,移民政策收緊了。關於華人被遣返的消息滿天飛,很多人憂心忡忡,睜眼等待樓上另一隻靴子掉下來。我所在的一個華人微信群,已經歸化為美國公民的華人擁護川普,認為他的政策令可以確保美國不會陷入歐洲那樣的境地,而且可以為本國公民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

持綠卡的的華人呢,則擔憂川普哪天對華人下手,華人落到穆斯林的境地,所以有的考慮去考公民,有的繼續觀望,一旦川普出台對華人不利的政策,“道不行”,就持中國護照“乘桴浮於海”。

將來美國走向何方,雖然身處其中,我亦無法預判。作為滄海一粟,怎能知道大海的流向?隻能努力在橫流的滄海中,抱緊自己那小小的理想和自由,這樣,即便浪花把我拍在岸上,也可以在太陽下閃現微光。

目前,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熱衷移民,或者把孩子送到海外留學。國內一個知名媒體人辦的公眾號,天天忽悠大家:“賣掉北上廣的房子,移民!”

是的,我是小鎮姑娘,一步步走到北京,前後在中國的鄉村和城市生活了40年,深諳中國問題很多很多,多到讓人一想起來就食無味,寢難安,多到讓人無數次想抽身離去,再不回頭。

可是,移民以後就到了天堂嗎?非也!有人給你畫過移民的“餅”,可是有吃過“餅”的人告訴你“餅”的真實滋味嗎?

2015年,因為很想知道“餅”的滋味,我花了整整一年時間,采訪了15位移民美國多年的華人。他們用親身經曆告訴我,美國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獄,它和你此時此刻生活的此地一樣,光明與幽暗共生,玫瑰與槍炮並存。一樣的人間煙火,一樣的愛恨情仇,一樣的悲欣交集。

在自己的身上

克服時代的困難

於我而言,由於偶然的命運把我帶到了美國,我亦隻能隨遇而安,調整自己,以適應新的環境與生活。雖說女兒到美國後性格活潑了許多,也學到了很多東西,但是看著她與中文漸行漸遠,我總有失落之感。隻有她開始彈古箏、習書法時,我才覺得她與中國仍有連結,心裏感覺好受多了。

從今年開始,她迷上了中文歌,什麽馬天宇、薛之謙、鬱可唯 ,從歌手演唱的歌曲到星座喜好,如數家珍。一天,她唱到一句“風輕揚,夏未央”時,突然扭頭對我說:媽媽,我覺得這句好美啊!我心頭一熱:小樣,你總算知道中文之美了!咱們大中華的寶貝,可有趣多了!



(作者女兒練習書法)

什麽是祖國?那就是你哭鬧半天嫌棄半天跺腳離開後,回眸一望,依然矗立在村口的那棵老槐樹。它盡管被蟲子吃了好多洞,被雷劈了好幾個枝椏,但是,它用婆娑樹葉為你遮過蔭,用溫柔的目光注視過你。

不管你走得多遠,它依然是你心中最深的牽掛。你出國了,說上了英文,喝上了洋酒,穿上了洋裝,但口音無法改變,它顯明了你的來處。祖國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記,是永遠也磨滅不了的。

在這個彎曲悖逆、變化莫測的時代,我們能逃到哪裏去?移民和留學,也隻是從一塊土地換到另一塊土地,根本無法解決人類生存的困境。你躲過了自然界的霧霾,可是也許會遇到人性的“霧霾”。

如果你有能力和精力折騰,那就折騰吧,反正人活著就是正確或者不正確地折騰。如果你無力折騰,那就安在當下吧,盡一己之力,去影響你周遭的環境;發一點微光,去燭照你周圍的黑暗。

不要抱怨,不要空羨,海裏的魚哪裏知道天空鳥兒的累?我的一個師兄,在美國呆了十幾年,他曾經慨歎:留在國內,是得到了大地失去了天空;出國,是得到了天空失去了大地。

大地和天空,哪個更重要,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我真的無法給你答案,因為我和你一樣,也在命運的手掌中輾轉反側。

今年,由於要寫一本中國留學生訪談錄,我采訪了很多在美國留學的孩子。其中一個在紐約大學哲學係讀書的男孩告訴我,他學成後要回去報效祖國:

“中國問題確實很多,就像一個有很多毛病的手表,很多人扔了它,想換個新表。但我隻想做一個修表匠,因為我相信隻要大家都付出努力,表一定能修好!”

我想,未來的世界更需要這樣有國際視野、有萬丈豪情的“修表匠”。我希望我的女兒,將來也能做這樣的“修表匠”,回到中國,或者地球上的任何一個地方,去建造而不是拆毀,去彌合而不是分裂,去愛而不是去恨。

作者

作者林世鈺,畢業於中南民族大學、中國新聞學院和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獲文學學士和法律碩士學位。曾為北京資深媒體記者,2013年起旅居美國,為中國媒體撰寫專欄,微觀美國法律、教育、社會製度等,著有《美國歲月》一書。
mihu老汗 發表評論於
女編輯對美國社會了解有限,生活圈子有限,基本上是在華人圈子參加各種活動。對美國有了解,但不深入。假期也是在生活的城市做一日遊。給國內同胞寫點心情文章,娛樂一下。同時也是給編輯部交差,拿了人家的銀子,什麽都寫不出來,屬於文化“強盜”。怎麽的也要在文學城裏東抄,在華文報紙上西湊,不痛不癢,弄些鈔票,2018繼續蒙
不知道起啥名 發表評論於
大家那麽較真兒幹嘛。這本來就是女編輯忽悠給國內人看的。
apache2000 發表評論於
"更沒有人走應急車道", 知道嗎? 上應急車道是要被罰款的。這和自覺無關。
檀狼 發表評論於
什麽是祖國?那就是你哭鬧半天嫌棄半天跺腳離開後,回眸一望,依然矗立在村口的那棵老槐樹。它盡管用婆娑樹葉為你遮過蔭,用溫柔的目光注視過你,但是,它被蟲子吃了好多洞,被雷劈了好幾個枝椏。
KkQq 發表評論於
人家說了是 四年“美國歲月”, 有些人非往十年上扯
jingzhe 發表評論於
寫得不錯!要求在美國呆了四年的人寫出像呆了十四年的人的文章是不公平的,這就像讓一位體重隻有一百磅的人去和體重有兩百磅的人打拳。反正我在美國呆四年後是絕對寫不出這麽好的文章的。
AP33912 發表評論於
母女去了個較好的地區,UsNews 評的全美孩子教育含社區服務最好的是麻州第二是新澤西。
曲肱而枕 發表評論於
寫得不錯啊
AP33912 發表評論於
結尾很勉強,訪問了十幾位留學生而舉了個修表的例子,學哲學的也僅能回國“修表”發光了,要留下來隻能與墨西哥人爭飯碗了。
忒綠 發表評論於
一驚一乍的時候,最好別寫東西,因為這時候你隻能看到生活的泡沫,離生活本身還挺遠。
忒綠 發表評論於
待文字變得樸實無華,沒有了修飾和矯情做作的時候,你就是作家了。
忒綠 發表評論於
待十年,她就不寫了。
Forewoman6789 發表評論於
樓下觀察力很仔細啊。還有說到英文書可比中文書好看 “我問她好在哪裏,她說:“想像力很豐富,而且教你如何尊重別人,如何幫助別人,如何變得勇敢。”” 這些很抽像觀點聽起來不像小學三四年級的小孩說出的話?
seebaby 發表評論於
Apache2000 美國不是天堂,某國一點地獄。

-----------------------------------------
講得有水平。
Mich_Agent 發表評論於
作者2013年到美國女兒讀2年級,就是7歲。然而,作者說“在北京時,看到四川汶川地震死了好多人,把存錢罐裏的硬幣全部拿去捐款;
四川汶川地震是2008年,減去5年,2歲孩子知道四川汶川地震而且知道把存錢罐裏的硬幣全部拿去捐款。1歲孩子就知道存錢,還是存硬幣。
看到這裏,就不用往下看了。講美國好用不著作假,唉
碧空淨 發表評論於
祝好運,當有一天美國醜惡開始在眼前展現時候,也不要灰心,堅強地走下去
ZoyaWashington 發表評論於
問問低端人口,祖國在哪?中國是他們的祖國?
faye_2016 發表評論於
我也是來看評論的,往往比文章精彩多了
樂月 發表評論於
文不對題
Lordg 發表評論於
希望她在美國生活十年以後再寫。
-----------------------
非常同意
60MPH 發表評論於
小學生還傑出成就獎
就是一家賣經曆的,淺薄之至
沒勁透了
yijibang 發表評論於
時候到了,要小孩子自己做決定去留!大人沒有權力去決定小孩的未來!誰不願報效祖國,但是祖國是不是真的需要我們的報效!回去的人,又有多少不是為了自己的生存!合適的留下來,不合適的隻有回去!不要相信那些強調自己回去是為了報效祖國的人,那是嘴皮上的玩藝兒!
大千世界dqsj 發表評論於
什麽是愛國,不光光是情感,應當更加理性,中國及中國文化正被當下的新封建極權統治,蹂躪,破壞!我們真正愛國應當感到氣憤和傷心!最該做的就是反對這種對中國的真正破壞,還一個有真正現代文明的中國!
字母有大小寫之分 發表評論於
難道是家鄉的一句諺語:一碗米是恩人,一鬥米是仇人?回去吧,美國沒什麽好,就然我這等知足的人呆著吧。
河西海龜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在美國,隻要努力,大都不錯。
Giantfan 發表評論於
OMG
ggsd 發表評論於
這世界上有天堂嗎?地獄到是有的。
linw 發表評論於
文章還有局限性,有些雷區不敢跨越,如言論自由、民主意識、廉潔官員等
kittencats 發表評論於
這個家長的英文功底也太差了吧!知道自己要來,都沒想過要臨陣磨槍嗎?
學習旅 發表評論於
什麽土共洋共?中國自古以來沒有共,共自古以來就是洋人的,哪來什麽土共?中共極端反共反毛主席,早就紅色江山變白色,哪個中共還有共產主義信仰,相信共產主義理想?郭文貴的老領導習近平已經非常清廉,然而他的家族成員哪個不是大地主大資本家?更別說裏通外國崇洋媚外吃裏扒外前中共中紀委書記、大地主大資本家王岐山了!
學習旅 發表評論於
什麽是祖國?那就是你哭鬧半天嫌棄半天跺腳離開後,回眸一望,依然矗立在村口的那棵老槐樹。它盡管被蟲子吃了好多洞,被雷劈了好幾個枝椏,但是,它用婆娑樹葉為你遮過蔭,用溫柔的目光注視過你。
-------------

這根本就是顛倒黑白造謠惑眾。唯利是圖數典忘祖棄暗投明人往高處走自今以來是中國文化,哪個去了中國一線城市的中國城鎮人農村人,有絲毫報效祖村、祖鄉、祖鎮、祖地之心?連生他養他的土地都能義無反顧隨便離棄,怎麽可能真在祖國需要時候報效祖國?
Huiren 發表評論於
每個國家的教育都有自己的長處與缺點,這是毋庸置疑的。比如,美國的愛國教育就很成功,幾乎百分之百的美國人都愛國,都痛恨共產主義。相比之下,土共的教育在這方麵就很差,可以培養出很拔尖的技術人才,但也培養出大量的旱件,培養出一批“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的白眼狼。土共在這方麵還需要努力啊!

不過話說回來了,這也不是土共自己的專利,想當初大清國送出的留學生的結構與素質與當今的好像也沒有太多差別,民國時情況也差不多。一百多年過去了,這方麵改進不多。值得研究。
茵茵夢湖 發表評論於
瀟瀟說得對,這種觀感給國內的人看還新鮮,但海外的人看來有點太急切了。
thrawn 發表評論於
親生體會過才會真正懂。
無忌哥哥 發表評論於
2015年,因為很想知道“餅”的滋味,我花了整整一年時間,采訪了15位移民美國多年的華人。他們用親身經曆告訴我,美國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獄,它和你此時此刻生活的此地一樣,光明與幽暗共生,玫瑰與槍炮並存。一樣的人間煙火,一樣的愛恨情仇,一樣的悲欣交集。
——————————————————————

這玩意兒用得著采訪別人才知道嗎?人性善惡古今中外都沒有區別,任何人類社會都一樣,不是嗎?
x瀟瀟 發表評論於
希望她在美國生活十年以後再寫。
SoWhatAgain 發表評論於
教育小孩子最基本的是為了他們未來的在社會的生存能力。中國的教育,是為了孩子在中國的生存,不是為了他們在美國生存。 同樣美國教育出來的,是為了孩子在美國的生存,不是為了到中國生存。

所以,中國教育的孩子到美國生存必然受到挑戰。美國教育出的孩子到中國也同樣有生存問題。

二者是不能互換的,在生存方麵來看沒有可比性。
雲本無心 發表評論於
美國教育的孩子就是比中國的好,好在:成熟但不市儈,正義感較強,對當前社會爭端比較了解,獨立,心理比較強大
xml88 發表評論於

"什麽是祖國?那就是你哭鬧半天嫌棄半天跺腳離開後,回眸一望,依然矗立在村口的那棵老槐樹。它盡管被蟲子吃了好多洞,被雷劈了好幾個枝椏,但是,它用婆娑樹葉為你遮過蔭,用溫柔的目光注視過你。"
一目十行, 看到這段想吐。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我是來看評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