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哀悼!兩位大師同日辭世 送別兩位國防功臣(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原標題:關注 | 沉痛哀悼!兩位大師同日辭世,送別功臣!)

1月9日,兩則噩耗傳出:兩彈一星功臣袁承業、中國氣動彈性專業奠基人管德兩位大師去世。



袁承業、管德 圖片來源:文匯APP、中國工程院網站

袁承業

兩彈一星功臣、著名有機化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科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研究員袁承業,因病醫治無效,於1月9日晚在上海與世長辭,享年94歲。

作為中國萃取劑化學之父,袁承業窮畢生精力,為中國的核事業和工業發展,全心傾注了智慧和精力。直到九十高齡,依他然在為我國戰略資源鋰的提取、回收和利用,殫精竭慮。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責任!這是他一生的格言。

得不到滿分,他就要堅持重考

袁承業出生於浙江省上虞縣小越鎮。父親袁開基畢業於金陵大學,是一名有機化學家。為兒子起名承業,就是希望他能夠子承父業。

家裏都是化學書籍,培養起了袁承業對化學的興趣。戰亂中,他隨母親逃難輾轉川、桂、粵等省份,困難時隻能擺地攤賣衣物。盡管度日艱難,但父母依然堅持讓袁承業接受教育,他先後在七所中學、兩個補習班讀書。 袁承業在學習上特別爭強好勝,考試隻要沒有得到滿分,就要堅持重考。

1948年,從國立藥學專科學校(中國藥科大學前身)畢業後,袁承業在上海人民製藥一廠任技術員。1951年7月,他作為建國後首批公派留學生,赴莫斯科全蘇藥物化學研究所攻讀研究生。當時,他一點俄語都不懂,在去莫斯科的火車上剛開始學字母。靠著一位蘇聯老太太每天輔導幾個小時俄語,他開始了在蘇聯的學習和工作,並於1955年9月以優異的成績通過論文答辯,獲得蘇聯科學副博士學位。

當年10月,袁承業學成回國,在化工部醫藥工業管理局任副總工程師,1956年9月調入中科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從此踏上了有機化學的科研人生路。



86歲的袁承業院士在研討會上發言 文匯APP 圖

兩彈一星的功臣

袁承業先生是中國萃取劑化學研究的奠基人之一,他立足基礎、著眼應用,在國家需要和科學探索之間找到了最佳結合點。

1959年,為了兩彈一星等國防任務急切需要,他毅然從已取得良好進展的氨基酸與多肽合成藥物研究改行,組建並領導核燃料萃取劑研究組,成功研製P-204、N-235和P-350等萃取劑,為中國原子能工業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著名核物理專家錢三強在回顧這段曆史時說:提取鈾的萃取劑研究,在當時是對國防建設起關鍵作用的,沒有它,就提不出鈾。

袁承業因此獲得國防科工委頒發的獻身國防事業的獎章與獎狀,1997年當選為中科院院士。1999年,作為中國科學院40名代表之一,袁承業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對研製兩彈一星作出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的接見。

在完成國防科研任務後,袁承業又帶領團隊成功研製了一係列新型實用的萃取劑,並得到廣泛應用,其中11個品種的萃取劑實現了工業化生產。這些萃取劑幾乎涵蓋了當時中國萃取劑工業的全部。

很多萃取劑不是我們想出來的,也不是誰要求我們做的。而是生產實踐提出這樣的需求,我們才用自己的知識加以實現。數年前,他回顧自己的科研生涯時說,稀土元素萃取中,有一個課題是將铌鉭分離。由於這個過程不能碰玻璃,可實驗室所有瓶瓶罐罐都是玻璃的,他們不得不先把所有玻璃儀器都換成塑料的。後來,由此研製成功的N503,不但成功萃取了铌鉭,還為上海汙水治理的廢水脫酚作出了貢獻。

國家的尊嚴和需求至高無上

幼年飽經戰亂帶來的顛沛流離,在袁承業心中,祖國的尊嚴和國家的需求至高無上。

上世紀80年代,袁承業在出席國際學術會議時,曾兩次碰到會議主辦方掛錯國旗,他發現後,立刻向大會主席提出,要求更換成五星紅旗。這樣的原則問題,一定是不能含糊的!

生命不息,為國家發展奉獻的心意不竭。即使已到耄耋之年,他仍然傾心關注科技前沿。中科院上海有機所所長丁奎嶺院士表示,釷基核能鋰同位素分離、青海鹽湖鋰資源,這些關乎國家戰略需求的課題,一直受到袁先生的關注。十幾年前,他就提出,要注重鋰資源的回收利用,珍惜這一戰略資源,果然在今天成為科研和產業的熱點。

中科院有機氟化學重點實驗室主任胡金波說,自己在承擔鋰同位素分離項目時,經常請教袁先生,他把自己多年工作積累所形成的工作思路和具體做法,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了年輕的研究人員。

他常對青年科學家說:沒有興趣是做不好研究的,但個人興趣必須服從國家的需要。他以鋼鐵英雄保爾柯察金的名言激勵年輕人:作為科學家,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刻,也應該問問自己,我這一輩子為國家做了哪些有用的貢獻。

胡金波說,袁先生為這些國家重大項目付出了很多心血,卻連名字都堅持不出現在項目書中,如此不計名利、一心為國的精神,為科研後輩在麵對社會紛繁蕪雜的影響時,升起了一盞指路明燈,他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

管德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氣動彈性專業的奠基者和帶頭人管德,於1月9日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5歲。



1956年8月,112廠(今航空工業沈飛)成立飛機設計室,管德由二機部四局(航空工業局)關鍵部門調入設計室。完成殲教1飛機的外形確定工作後進入氣動組,專攻氣動彈性。當時,國內氣動彈性專業領域完全空白,管德與徐舜壽用手搖計算機、地麵共振試驗設備,經過兩年的努力,最終保證了殲教1飛機的顫振安全。

1958年後,管德轉向超聲速殲擊機氣動問題的研究,同時開始高低速風洞試驗研究。那時的技術資料很少,每次經過北京,管德都會去各單位查找資料,然後分門別類摘抄到筆記本上。80年代時,本子已經記錄了一寸多厚的資料。



高中時期的管德 圖片來源:中國工程院網站

1961年起,管德先後擔任航空工業沈陽所顫振組組長、空氣動力室副主任、總體和空氣動力室主任、副總設計師、副所長。管德為殲8飛機建立了檢查氣動伺服彈性穩定性的阻抗試驗設備,對殲8飛機的研製做出了重大貢獻。基於豐厚的知識和經驗的積澱,以及對氣動彈性專業的鍥而不舍、孜孜以求,才保證了殲8飛機優異的高空高速性能。

1985年,管德任航空工業部科學技術局局長、部總工程師、部科技委主任、中國航空研究院院長。1985年底調至中國民用航空總局任副局長(後兼任黨委副書記)。隨後兼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在此期間,即使工作再忙,每周一定會抽出一個晚上的時間,給氣動彈性專業的研究生講課。90年代,管德開始應用芯片傳感器研究顫振的主動抑製。

1994年,管德任中國工程院籌備委員會委員。同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2018年1月9日,他奉獻出了自己畢生的精力,永遠離開了我們!



殲8Ⅱ 圖片來源:中國工程院網站

我們都知道中國有核武器,卻不知道沒有核原料的萃取劑,原子彈就無從談起!

我們都知道中國有殲擊機,卻不知道事關飛行安全的氣動彈性,沒有它,中國的殲擊機無法運行!

我們更不了解,袁老、管老這兩位行業的奠基人和帶頭人,這一路走來都經曆了多少風雨!

 

裘千裏 發表評論於
共和國不會忘記,敬禮!
williamsteng 發表評論於
致敬!我們小字輩永遠都不要忘記他們!
側衛1 發表評論於
致敬!

飛來寺 發表評論於
兩彈一星元勳名單可查,隻有23人,其中沒有並沒有袁承業。
兩彈一星元勳中隻有孫家棟在2014年被人實名舉報,涉嫌學術欺詐,是23位中的唯一。單從孫的教育背景看,和其他22位相比,中學、大學、留學都顯得不過硬。
shamrock100 發表評論於
致敬!
方家胡同 發表評論於
科學研究是人類共同的財富,向兩位大師致敬!
babyboy1 發表評論於
致敬

光一個轉行, 就是那些說負麵詞的人所做不到的。

蚍蜉撼樹而已!
五次郎 發表評論於
他們的徒弟早己超過他們啦,他們是中國的國寶級頭腦,屬於國家維護供養的資產,中華民族的科技園丁。
蒼鬆翠柏 發表評論於
隻要是為法西斯獨裁政權服務的,都是人民的敵人。
蒼鬆翠柏 發表評論於
為虎作倀,死有餘辜!
小弟弟 發表評論於
看標題我還以為是張陽,房鋒輝二位上將呢。
danjuan 發表評論於
看簡曆這兩位都是標準的建國後成長起來的科學家,都是當官了學問也就大了。
needtime 發表評論於
這是社會科技進展的先鋒鬥士。
manhan 發表評論於
政權強大了,人民就沒有希望了
可憐無數山 發表評論於
向二老致敬!鄙視城裏的畜生們
老學 發表評論於
向為中國建設做出貢獻的專家致敬
遠方的湖 發表評論於
中國因為有不少這樣的人,才取得了一個長時間的和平環境。
vxmon 發表評論於
向二老致敬,鄙視那些連基本禮貌都不懂的畜生
jack-121 發表評論於
致敬!
MJ0324 發表評論於
這叫壽終正寢,不是噩耗,是喜訊。中國人民的大腦都給包子和老毛弄病了
小豬豬抱抱 發表評論於
致敬。
麻辣雞絲 發表評論於
R.I.P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在被查出是貪汙犯前死掉就是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