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貧困縣被冰雪改變:聞名亞洲房價漲3倍(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更多新聞請進入文學城“中國房地產會崩盤嗎?”專題頁麵

滑雪是吸引客流的一個手段

但真正要出售的不僅是雪票

而是一種升級的生活方式





攝影/張沫

崇禮:風口上的滑雪產業

本刊記者/符遙李明子

本文首發於總第837期《中國新聞周刊》

時至今日,即便對滑雪毫無興趣的人,也不會不知道“崇禮”的名字。

當2015年7月31日,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行的國際奧委會第128次全會上,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舉起“Beijing 2022”的標牌,崇禮,這個位於河北省張家口市的山區縣城在一夜之間得以與首都比肩。

從1996年第一個雪場建立,到如今擁有7家建成營業的雪場、300餘家酒店賓館,每年至少接待上百萬人次的滑雪者,20年間,崇禮完成了從貧困縣到“冰雪小鎮”的進化。這背後,是中國的滑雪運動,從競技體育到精英運動、再慢慢走向大眾的轉變,也代表了中國滑雪產業整體的起步過程。

被冰雪改變的貧困縣

20年前,崇禮人對“滑雪”毫無概念,但現在,每見到外地來客,他們說的第一句話都是:“來滑雪的嗎?”

崇禮與滑雪的淵源始於1996年。當時,為了在民間推廣滑雪運動,1949年後中國第一位全國滑雪冠軍、時任國家體委滑雪處處長單兆鑒,開始在北京周邊尋找一處適合大眾滑雪的場地,崇禮得天獨厚的氣候和地形條件引起了他的注意:位於內蒙古高原和華北平原的過渡地帶,境內有眾多坡度適中的山脈;在區域小氣候的影響下,這裏冬季降雪早、雪量大,平均氣溫零下12℃,存雪期超過150天。要建滑雪場,崇禮的先天條件與東北還有一定差距,但在華北地區已稱得上是一個神奇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崇禮距北京240多公裏,單程交通,隻需幾小時車程。

經過多次考察,單兆鑒和投資人郭敬在崇禮建起了第一家滑雪場:塞北滑雪場。雪場是在喜鵲梁北側開辟出的一條山道,雪不夠的地方,就以5毛錢一袋的價格請農民背雪上山,填平後用鐵鍬拍實,生生靠人工鋪出了一條300米的雪道——這就是崇禮滑雪場的開端。

以今天的標準看,塞北滑雪場的設施十分簡陋,也沒有纜車,從雪道上滑下來後,隻能靠一輛吉普車運上山。但這絲毫沒有影響人們的熱情。他們中的許多人後來都成了國內最早一批滑雪發燒友。

盡管一些曆史學家認為,新疆阿勒泰可能是人類滑雪運動的起源地,但中國顯然不是一個擁有滑雪文化的國度。1949年後,滑雪一直以競技體育的形式存在。國內為數不多的幾家滑雪場都在東北,但也主要作為國家滑雪隊的訓練基地。直到1996年,哈爾濱承辦了第三屆亞洲冬季運動會,中國第一個商業滑雪場亞布力風車山莊才建成,開啟了中國大眾滑雪的大門。

但那時,絕大多數民眾對“滑雪運動”的認識僅止步於“概念”:一方麵是雪資源的限製,另一方麵是消費能力的門檻。1999年後,隨著人工造雪技術的普及,越來越多的雪場出現在東北以外天然雪不足的地方,也是在這個時期,北京在短短兩年內先後建成了6家雪場。作為全國經濟發展水平最高的地區之一,北京代替東北,逐漸成為中國最大的滑雪消費市場。

崇禮也迎來了機遇。2003年,滑雪發燒友、好利來集團創始人羅力在崇禮投資建成了萬龍滑雪場。這是中國第一家全開放式雪場,雪道長、落差大,人工造雪質量好,很快就吸引了北京的眾多滑雪發燒友,隨後,長城嶺、多樂美地、雲頂等多家大型雪場陸續建成,崇禮逐漸成為華北地區滑雪一族的聚集地。

廖競生就是從萬龍走出來的發燒友之一。他曾是北京一家地產公司的副總,2008年接觸滑雪後,成了萬龍的常客:“北京的滑雪場和崇禮這邊比起來,就是小土坡。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但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崇禮還是貧困縣的樣子——廖競生記得,直到2010年前後,縣城裏還是破破爛爛的土坯房,路上到處是泥,“滿大街跑著大黑豬”。當時,全縣隻有一家很小的政府招待所,每逢雪季,房間供不應求,大家白天滑完雪,晚上隻能擠在農民家的大炕上,連洗澡的地方都沒有。

變化開始於2013年。這年11月,北京宣布與張家口聯合申辦2022年冬奧會。

2014年,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將河北送上了發展的快車道,在張家口市大力發展旅遊產業政策的推動下,崇禮摘掉了貧困縣的帽子。

2015年,冬奧申辦成功後的首個雪季,崇禮累計接待了205萬遊客,人均消費額700元,直接收入超過14億元。

2016年1月,張家口市部分行政區劃調整獲國務院批複,崇禮縣升級成為崇禮區。2017年3月,河北省第一批特色小鎮創建類和培育類名單正式公布,崇禮區“冰雪文化小鎮”赫然在列。截至2017年7月,共有35個旅遊景區建設和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正在進行,總投資額高達883.61億元。

如今,在崇禮商貿新區,各式各樣的酒店、賓館、雪具店一家挨著一家。“愛雪”“奧雪”“雪絨花”“雪鄉人家”……目光所及,都是與“雪”有關的店鋪招牌。傍晚,街上的霓虹燈亮了起來,火鍋、烤羊腿、小龍蝦、日韓料理、漢堡披薩、西班牙海鮮飯、精釀啤酒……各地的美食令人目不暇接。你還可以坐在咖啡店裏喝上一杯焦糖瑪奇朵—— 一杯38元。

就在2017年10月,這個隻有兩條主街的縣城第一次有了滴滴司機——最初是2位,逐漸發展到六七位。還沒進入滑雪旺季,每人一天已可以拉上二三十單。

土坯房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棟高檔住宅樓。冬奧申辦成功後,這些曾“發傳單也沒人買”的樓房被蜂擁搶購,“一夜之間房價漲了3倍”。

據崇禮區旅遊局提供的數據,2016年至2017年雪季,崇禮共接待遊客267.6萬人次,收入18.9億元,分別同比增長22.5%和22.7%。全縣現在常住人口12.6萬人,因滑雪產業帶動就業的有2.7萬人。

“這幾年,真的是刮目相看!”因為看中崇禮未來的發展,廖競生在2013年萌生了在崇禮創業的想法。經過兩年的市場調研和規劃,他投資的晴朗酒店於2015年在商貿新區中心地段開業。作為最早入駐的商人,在此後兩年裏,廖競生見證了越來越多的商家成為“左鄰右舍”——無論是酒店、餐飲還是雪具店,絕大多數店鋪的主人都像他一樣,來自北京。



2017年12月8日,河北省張家口市崇禮區內的京張高鐵崇禮支線鐵路太子城隧道,工人正在隧道南洞施工。未來的數年內,北京到崇禮的交通條件將得到較大的提升。攝影/本刊記者董潔旭

風口上的滑雪場

2013年,趙瓊剛被集團派到崇禮來時,有種“被發配”的感覺:天氣冷、地方窮,下午兩點到縣城,所有餐館都已經關門了。位於縣城20多公裏之外剛剛開業的密苑·雲頂樂園更是一座“孤島”:快遞送不到,沒有4G信號,寬帶速度慢,上網追個劇都磕磕絆絆。

作為馬來西亞雲頂集團與卓越集團重金打造的項目,雲頂樂園2008年開始施工,2013年正式開業,一期工程建築麵積15.5萬平方米,包括13萬平方米的五星級酒店、35條雪道和3條具備全程座椅加熱功能的頂級纜車索道。按照規劃,他們將共開發88條、總長度約為70公裏的雪道,並在10年內建成一個集冰雪運動、戶外運動、會議宴請、避暑療養等功能為一體的國際旅遊度假區,總投資達180億元。

雲頂樂園公共關係部總監趙瓊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初放棄東北而選擇崇禮,一是因為這裏的氣候、環境與歐洲的滑雪度假小鎮有些相像,二是看中了這裏與消費市場的距離——自籌建伊始,他們瞄準的客群目標就是北京。

但計劃最初並不順利。剛開業時,崇禮已有了幾家大型雪場,為了吸引客源,雲頂花大價錢打廣告、做活動,始終收效甚微。“當時我們真的有點兒絕望了,畢竟北京有2000萬人,我們要花多少錢才能讓大家了解一個新行業?”趙瓊說。

雲頂的困擾也是當時中國滑雪產業的困擾。在國外,滑雪通常是與高爾夫等精英運動並列的“中產標配”。雪票、雪具價格不菲,開車到遠離城市的山區,請教練培訓——這是有錢有閑一族才消費得起的愛好。而中國的大眾滑雪起步較晚,對於普通人而言,相比打球、跑步,滑雪還是太遙遠了。

曙光來得卻比預料得早。據《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2015年,全國共有568家滑雪場,較2014年新增108家,增長了23.48%;而在2010年,全國隻有270家。到了2016年,全國滑雪場數量達到646家,比上一年增加了78家,增幅13.73%。滑雪人數從2015年的1250萬人次增長到1510萬人次,增幅20.8%。

《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主編之一、卡賓滑雪集團總裁伍斌是資深的產業研究者,在他看來,滑雪近幾年在中國迎來了高速增長,究其原因,一是經濟發展到了足夠的水平;二是政策推動帶來的紅利。

“滑雪行業是不是發展了,其實就看經濟增長。當人均收入到達一定水平,人就會從物質需求轉向偏精神方麵的需求,旅遊度假的生活方式就會被更多人選擇。按照國際統計數據來看,人均GDP達到8000美元,旅遊度假市場就會進入一個高速發展的時期。”伍斌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一切都是這麽巧合:據統計數據,2015年,中國大陸的人均GDP突破了8000美元;也正是在這一年,北京張家口聯合申辦2022年冬奧會成功,“三億人上冰雪”成為了全民的目標。

雲頂隨後被正式確定將承辦2022年冬奧會的自由式滑雪和單板滑雪兩個大項比賽。不再需要打廣告,滑雪者便慕名而來,僅2015至2016年雪季,客流量比上年增長了60%。

如今,雲頂一個雪季的接待人數達20餘萬人次,比剛開業時差不多翻了一番。增速不算很快,但趙瓊覺得意義非凡:“因為滑雪並不便宜,滑雪人數翻了一番,與跑步人數翻了一番,意義完全不同。”

他計算過,一對情侶在雲頂度過一個周末,滑雪、食宿、娛樂等全套花費在8000元左右。這不是個小數目,但這兩年,雲頂大酒店的周末入住率都能達到75%,許多是辦了會員卡,一進入雪季,每周都會過來滑上兩天。

2017年11月11日,雲頂迎來了新雪季的“開板日”,當天,共有2500名滑雪者到場,比上個雪季增長了50%。

雲頂並非唯一的受益者。冬奧申辦成功後,萬龍的雪場麵積從原來的8800平方米擴大到17000平方米,2015至2016年雪季,萬龍接待的遊客達22萬人次,同比增長了2.5倍。

市場有需求,政策有支持,大量資本隨即跟進,滑雪行業站在了風口上。如今,崇禮已然成為了國內新的滑雪運動中心。從2015年到2016年,北京瑞意集團投資200億元建設的太舞四季文化旅遊度假區、富龍控股總投資260億元人民幣的四季小鎮旅遊度假區等大型新建項目,也相繼在崇禮落成。

按照雪場設計標準,富龍·四季小鎮所處的山地地形條件並不適合建雪場:沒有成片的山坡,坡麵又被三條山穀的溝壑切割成碎片。但在山上爬了兩天後,富龍滑雪場總經理張力濤覺得,他們可以通過設計和商業上的創新,打造出一個“好看、好玩、有文化內涵”的滑雪場。

張力濤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富龍的目標客戶主要是初學者、有一定水平的年輕人和親子家庭。因此,雪場設計也更講究趣味性和娛樂性:橘紅色的纜車庫,紅色的護網杆,五顏六色的休息椅……力圖呈現出時尚、活力感十足的視覺效果。“破碎的坡麵”,則被打造成一個占地7萬平米的地形公園:通過設置難度不同的道具,為想要玩花樣、練技巧的滑雪愛好者們提供更多的玩法;此外,還有專門針對親子家庭的戲雪樂園、兒童滑雪服務中心等。

因為距離縣城隻有5分鍾車程,富龍成為目前崇禮唯一開放夜場的雪場。張力濤說,這延長了人們在雪場的時間,也改變了到崇禮滑雪的方式:過去,北京雪友們要在周末早早起床趕到崇禮,有了夜場後,他們可以先睡個懶覺,中午再出發,晚上在夜場的燈光秀中馳騁一番。

崇禮的發展隻是“冰雪經濟”在中國的一個縮影。據《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目前,全國600餘家滑雪場雖然仍以東北地區為主,但華北和西北近年來都保持了快速增長,超過60%的新增雪場都位於這兩個地區。截至2016年,在34個省級行政區中,僅有上海、江西、西藏、海南及港澳台地區尚未建成滑雪場館設施,但在上海、江西、西藏三地,也已有項目在進行中。

2016年11月,國家體育總局等四部門聯合印發了《冰雪運動發展規劃(2016-2025年)》,提出:到2020年,我國冰雪產業總規模達到6000億元人民幣,到2025年,增至10000億元人民幣。



太過初級的市場

必須承認的是,在世界範圍內,幾乎所有的傳統滑雪市場都在緩慢下滑。以美國為例,1980年代初,全美有700多家滑雪場,如今正常運營的隻剩下460家左右——事實上,自1981年猶他州的蒙太奇鹿穀度假村(Deer Valley)和科羅拉多州的海狸溪滑雪場(Beaver Creek)開業以後,北美再沒有新建大型滑雪度假區。美國滑雪場協會(NSAA)的一項調查指出,缺少空閑時間、花費高和嬰兒潮一代的逐漸老去,是導致滑雪群體縮減的主要原因。

但在中國,一切才剛剛開始。

2017年9月,全球最大的旅遊度假集團Club Med與TripAdvisor(貓途鷹)聯手公布了《中國滑雪消費者市場深度調查報告》,指出隨著中國滑雪市場的快速發展和2022年冬季奧運會的申辦成功,中國人對滑雪的需求迅猛增長。在3000多位受訪者中,約三分之二有過滑雪經曆,其中60%表示會在三年內再度滑雪,還未嚐試過的受訪者中,有70%表示,因為冬奧會,他們對滑雪運動更好奇或更想嚐試了。

為了搶灘非雪季市場,室內滑雪場也在中國大量湧現。數據顯示,中國現在是世界上擁有室內滑雪場最多的國家——據不完全統計,目前運營和在建的超過30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萬達哈爾濱室內滑雪場。這個耗資40億元、占地8萬平方米的“龐然大物”於2017年6月開業,擁有4條雪道,最長的一條達500米,最高垂直落差80米,最多可同時容納3000人滑雪。

上下遊也被帶動起來。阿裏研究院和波士頓谘詢公司聯合發布的《中國消費新趨勢:三大動力塑造中國消費新客群》顯示,在2016年,僅在阿裏的零售平台上,就有超過1300萬人購買滑雪商品。

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創業者也開始在這原本小眾的領域發力,並很快獲得了資本的青睞。2016年7月,專注於B端滑雪服務開發的“滑雪族”完成了Pre-A輪1200萬元人民幣的融資;同月,一站式滑雪服務平台“GOSKI”也宣布獲得3300萬元人民幣A輪融資。

《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指出,中國滑雪場數量將每年新增近100家,預計到2022年達到1000家,2028年時達到1400家。

初露端倪的新風口的另一方麵,則是中國的大眾滑雪市場還停留在非常初級的階段

瑞士滑雪產業專家勞倫特·凡奈特每年都會撰寫《全球滑雪市場報告》。在他看來,全世界約有10%的滑雪人群來自中國,這無疑是未來最具潛力的市場之一。但他又寫道:“但絕大多數滑雪場的設施都很糟糕,隻有25家滑雪場能達到西方的行業標準。”他向《中國新聞周刊》解釋說,按照國際慣例,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滑雪場應該有架空式纜車,有住宿、餐飲和其他休閑娛樂、購物的場所。如果隻有傳送滑雪者上坡的“魔毯”,並不能稱之為“滑雪場”。但在中國,這恰恰是最普遍的情況。

數據能說明一切。根據《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2016年,全國滑雪場投入運營的架空索道數量從198條增長到了226條,增長了14.14%;魔毯從618條增加到850條,漲幅37.5%;造雪機從4000台左右增加到5180台,增量達到1180台,接近30%;壓雪車從330台增長到410台,增幅24.24%。

但在這些高速增長的數字背後,人們不難發現:已有的226條架空索道的數量遠遠小於滑雪場數量,這意味著2/3的滑雪場沒有架空索道。《白皮書》還指出,至少有50%以上的滑雪場沒有配備壓雪車——這意味著,這些雪場隻能靠人工維護雪道。

“不是滑雪場太多了,而是好的雪場太少了,有效供給不足。”伍斌對《中國新聞周刊》說。這幾年因為滑雪熱,各地一些小型雪場紛紛出現,這是在成熟市場中不會出現的情況。小雪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普及滑雪運動的作用,生意也很興隆,但因為場地太小,硬件條件、教練資源都很有限,體驗也會受到影響,其結果是:遊客們大多都是體驗一下,真正轉化為滑雪愛好者的人少之又少。

“中國人把滑雪視作與保齡球一樣的休閑娛樂活動。”凡奈特對《中國新聞周刊》分析說,“但在一個成熟的市場,滑雪通常被看作一項體育運動。它健康,需要人反複練習,而人們也願意投入時間。但是休閑娛樂就不一樣了。你不會在保齡球館或是KTV裏待上一天。”

魔法滑雪學院創始人張岩從事滑雪培訓多年,在他看來,這幾年雖然參與過滑雪的人數在上漲,但真正能稱為“滑雪者”的群體,增幅極為有限。衡量一個滑雪體驗者是否成長為長期愛好者,最基本的標誌是看他是否會購買一套自己的裝備,尤其是初、中級的雪板和雪鞋。中國滑雪產業萌生近20年,世界著名滑雪裝備品牌都已進入中國,但銷售數字並不樂觀。

“2011年,初、中、高級都算上,中國大概賣了2萬雙雪鞋;到2016年,這個數字是2.6萬雙,其中還有很多是像我這樣每年一出新品就要買上幾套的發燒友。基於中國這麽龐大的滑雪人數,這個增長、轉化率太低了。”張岩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作為對比,上個雪季,滑雪單板的世界第一品牌Burton在美國賣了30萬塊,在日本賣了十幾萬塊,但在中國,隻賣了3000塊。”



2017年10月31日,河北張家口的崇禮太舞滑雪小鎮初具規模。圖/視覺中國

下一站,度假

但眼下,在中國這個龐大、新興的滑雪消費市場中,入局的玩家們已經把目光放到了比雪道更遠的地方。

滑雪是季節性很強的行業,“一年閑三季”是雪場發展的普遍瓶頸。而且,滑雪場的投資很大,成本回收的周期往往在20年以上,因而如何在市場完全成熟之前存活下來,是擺在運營者麵前的難題。伴隨著消費升級,滑雪之外,引入滑雪度假的概念成為當前行業的大方向。

首先朝這個方向進軍的是大連萬達集團。2012 年,萬達總投資200 億元人民幣建造的萬達長白山國際度假區開業。這裏有43條總長達到40公裏的滑雪道,還有高爾夫球場、溫泉浴場,以及凱悅、喜來登和威斯汀等多家豪華酒店。這是業內公認的裏程碑事件。“從那時起,老雪場都在擴建,大資本帶著新雪場進來,可以說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伍斌說。

萬科也緊隨其後。2014年,占地20萬平方米的吉林萬科鬆花湖度假區開業。萬科集團高級副總裁、冰雪事業部首席執行官丁長峰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們在建設時參考了北美多家大型滑雪度假區的商業模型,進口了包括纜車、壓雪機等在內的頂級裝備,引入了日本的服務標準,目標是打造成世界級滑雪場。2016年雪季,鬆花湖的客流量達到34萬人次,僅次於萬達長白山和萬龍。

崇禮也在這條道路上邁進。無論是萬龍、雲頂,還是最新入局的太舞、富龍,在滑雪度假的潮流中,雖然市場定位各不相同,但在理念上頗有共識:打造大型、高標準、四季經營的滑雪度假區。滑雪是吸引客流的一個手段,但真正要出售的不僅是雪票,而是一種升級的生活方式。

為了吸引青年人,富龍在雪場裏設置了山頂咖啡屋和DJ廣場。2016年,他們聯合國際啤酒品牌科羅娜共同舉辦了雪地音樂文化節,邀請多位國際知名DJ、藝人到場演出,讓遊客們在滑雪之餘,一邊欣賞雪景,一邊品嚐現場調製的雞尾酒。他們還組織過創意集市,雪友們可以在這裏發現原創的配飾、手工藝術品,感受來自異國的文化風情。

雲頂也組織過冰雪主題的嘉年華。他們在雪場建起了冰屋,備好了熱紅酒,滑雪者們結束一天的運動後,背靠雪山喝上一杯,仿佛身處阿爾卑斯山。

趙瓊說,雲頂的遊客以出生於1983年到1992年的年輕人居多。他們的50後、60後父母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兒女多受過高等教育,經濟比較寬裕,視野更寬,消費習慣也從父輩的節儉轉向了“要對自己好一點”。對於這樣的客戶群體,雪場已不單純是個滑雪的地方,還要能提供更專業的服務,以及告訴他們“該怎麽玩”。

“就像蘋果(公司),它告訴你,不再需要按鍵了,因為有了觸屏;不再需要硬盤了,因為有了雲。現在的中國滑雪市場,消費者也需要引導,我們通過活動、舉辦國際賽事,告訴大家,滑雪可以是什麽樣的,什麽是滑雪文化,什麽是高級範兒。”趙瓊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雲頂已經引入了馬拉鬆、山地自行車、露營、徒步等夏季項目。眼下,他們正在緊鑼密鼓地準備4年後的冬奧會,也因此有了更宏大的目標:到2025年,雲頂將在原定開發88條雪道的基礎上,再開發88條雪道,屆時,雪道總長度將達200公裏。“我們想把崇禮打造成世界十大滑雪勝地,我們站的高度,麵對著的是世界。”

由萬科集團投資的汗海梁滑雪場將於2019年在崇禮開業。這將是崇禮的第9家、也是規劃中的最後一家滑雪場。據了解,萬科計劃投資約200億元人民幣,雪場建成後將擁有90條雪道,總長度130公裏,最高落差達810米,雪場麵積共計450公頃,可同時容納2.5萬人滑雪,還有80種不同活動場地,成為教育、培訓、生活和山地運動多主題的特色度假地。

正在施工的京張高鐵也將賦予崇禮更大的想象空間。2019年通車後,從北京到崇禮的時間將縮短至50分鍾。“以前,中國沒有度假的生活方式,旅遊就是拉到一個地方購物;現在,則是衣食住行遊購娛,但未來的度假消費市場,人們將更關注全家在一起和享受時間。未來的中國一定是全球最大的滑雪市場之一。”丁長峰說,“未來中國的第一個百萬人次的滑雪場,一定是出現在崇禮,而不是別的地方。”

xdada 發表評論於

丟人現眼,整個設計突出展現了當地政府的 沒文化!低素質!俗不可耐!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整個抄西方的,這怎麽行?中國特色何在?
bsmile 發表評論於

hachimada 發表評論於 2018-01-12 00:54:34
崇禮滑雪場還不錯,就是天氣太冷了!
================
造雪嘛,不是應該冷嗎?否則怎麽弄出雪來,我還在問北京那邊零度以下的天氣也沒幾天,怎麽弄雪啊。
閑人2000 發表評論於
鳳姐唯一喜好就是打工吧。您幸福的打工,俺們幸福的滑雪。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來的時候穿著棉襖,
走的時候打著石膏。
出京時候坐在車裏,
回京時候躺在擔架。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點讚!
tiiannayuama 發表評論於
這個滑雪運動就是“全盤西化”的一部分。
夢遊情傷 發表評論於
北京冬奧會應該辦成綠色奧運,所有運輸工具都用電動車。
燕超塵 發表評論於
看到這樣的新聞還是蠻開心的,希望中國有越來越多的貧困地區的生活水平能夠達到中國大中城市的水平,希望中央政府多幫助他們,多給他們創造機會,光靠當地政府的努力有時候還不夠,讓當地人都到大城市打工也不是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
hachimada 發表評論於
崇禮滑雪場還不錯,就是天氣太冷了!
KM2016 發表評論於
人工造雪很容易,溫度低,噴水霧就成。 任何滑雪RESORT 都這樣幹的。
bsmile 發表評論於
人工造雪是不是太耗能源和水資源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