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中國14億人,有兩個人的微博我不敢看(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null


即便是全民關注的熱點事件

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被漸漸淡忘

當人們追向一個又一個新熱點的時候

曾經的那些揪心的事件和人

卻並沒有隨之消失

中國有14億人,微博用戶好幾億,但有兩個人的微博,我不忍心去看,

江歌媽媽和林爸爸的微博

11月28日,杭州保姆放火案已經過去了156天。

這天是林生斌的妻子朱小貞和三個孩子遺體火化的日子,他坐在杭州殯儀館裏,看著前來吊唁的親友致哀。棺木裏躺著他最愛的妻子和三個可愛的孩子。他有禮貌的握住每雙安慰的手,克製又堅強。


null


直到看著親人的骨灰被下葬,他才終於撐不住了,“今天我真的沒辦法再堅強下去,我無法再欺騙我自己,你們真的離開我了。”

或許在親人下葬前,林爸爸都沒有相信他們已經離開的事實,真實的悲傷會導致雙重虛假,一是太真實了以至於看上去太虛假,二是太真實了以至於跟事實不像所以虛假。

但在親人入土的那一刻,這些假象被無情擊碎——他們走了,真的走了。


null

(圖片來自林爸爸微博)


6月22日,那場無妄之災讓林生斌失去了妻子和孩子,這一百多天裏,他一下子老了十幾歲。

就算依賴藥物或酒精,林生斌每天基本上也要兩三點或三四點才能入睡。“白天還好,有人陪你說話轉移注意力,當你一個人躺在床上的時候,腦袋就像放幻燈片一樣,真的覺得自己像死了一樣。”

他控製不住自己的思念,每天,每小時,也許每隔幾分鍾——往事種種像是印在視網膜上的一個圖像,無時無刻不在他的眼前。


null

null

(林爸爸經常在微博懷念過去種種)


即使活著再痛苦,林生斌還是一直對自己說“不能倒下,我不能倒下”,他也承認,這份堅強不過是硬撐,支撐著他不能倒下的,是那份要為老婆孩子討回公道的執念,以及對其他至親的責任感。

可事到如今,這個公道,被推遲了。

原定於11月21日前開庭審判縱火保姆莫煥晶,因案情複雜重大,經浙江省高院批準,該案被延期三個月。

開庭審判莫煥晶,最遲要等到2018年1月。

林生斌恨,曾經這份恨讓他想要當麵問問那個身上背了四條人命的凶手,這麽做到底為什麽,可現在,太恨了,恨到連這個人的名字都不願意聽到。


null

(幾個月的時間,林爸爸老了十幾歲 | 圖片來自封麵視頻截圖)


對於逃避責任的綠城物業,他不光是恨,還有絕望——“在上次答記者問後,綠城就再沒聯係過我。其實綠城不算是幫凶,它跟莫煥晶就沒什麽區別,不管是哪一點,我真的覺得他們都沒區別。”

我願意立刻去死

在朱小貞和三個孩子火化當天,保姆莫煥晶之前寫給林生斌的致歉信曝光,在信中,莫煥晶追悔莫及,“如果我死了能讓你好過一點,我真的願意立刻去死。”

林生斌知道這封信的存在,但他拒絕收下,因為“沒有意義。”


null

(莫煥晶的道歉信 | 圖片來自封麵視頻截圖)


是啊,如果一封道歉信和一句根本不可能付諸實踐的承諾就可以挽回一切的話,那還要死刑幹什麽?

更何況,這封本該真摯懺悔的道歉信,還不足200字——

“真的很對不起,你們對我這麽好,我卻做出這樣的事,我真的不想害他們母子幾個的,知道他們幾個去世以後,我真的後悔萬分,都是賭博害了我,都怪我一時鬼迷心竅,做出這樣事情,真是天理難容。

我在看守所裏每天都想念他們,每天度日於(如)年,想起了我們相處的那麽愉快,現在又陰陽兩隔,真是罪該萬死,如果我死了能讓你好過一點,我真的願意立刻去死,請望你多保重,人生的路還很長,一定要保重身體,真的很對不起。”


null

(莫煥晶的道歉信 | 圖片來自封麵視頻截圖)


也許吧,也許6月22日淩晨,就像莫煥晶說的,隻是想找到開口借錢的理由,才在林生斌家裏放了那把火,她想靠幫忙滅火贏得主人的感激。但慘禍已經釀成,不管是什麽初衷,都不值得原諒。

“她覺得一切都過得很漫長”,莫煥晶的代理律師說,在得知自己那場火奪走了四條人命時,她也意識到可能會被判處死刑——

“如果判了死刑,執行之前手腳都要被銬住,我不知道一天要怎麽過。”

很可笑,凶手說如果判了死刑,等待的日子不知道要怎麽過。那林爸爸呢?那個生生被奪走四位摯愛的丈夫、父親呢?他的一天怎麽過?他的漫漫長夜怎麽熬?


null

(圖片來林爸爸微博)


那些經曆過大悲的人

“林爸爸,再堅持一下,再堅持一下,堅持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完!我們會和最愛的人見麵的!再堅持一下!”


null


江歌媽媽曾在林爸爸的微博下這樣留言,兩個同樣以痛失去至親的人,兩個同樣在為逝去的親人討回公道而奔波的人,也許隻有他們能互相說一句“感同身受”吧。

林爸爸並非出生於背景雄厚的家庭裏,而是在一個普通的福建小漁村,最開始在杭州的時候,是一個理發師,靠著和妻子一步一步的努力才有了現在的公司房子,但一把火燒光了他的一輩子。


null

(圖片來自林爸爸微博)

而江歌媽媽在江歌1歲半的時候,就和丈夫離婚,獨自將女兒拉扯長大。生活窮困的時候,她擺過地攤,做過導購,開過滴滴,賣過布料........好不容易熬到送女兒出國,生活有了光亮,卻又天降橫禍。


null

(江歌媽媽微博)


他們都是苦過的人,他們都以為慢慢變好的一切都是努力過的饋贈,可命運反複無常,人生的劇情反轉太快,他們從曾經物質上的“一無所有”,變成了真的一無所有。

林爸爸在微博裏說:“我們無法抗拒命運,就像我們無法抗拒太陽的西落。人生就像一個輪回,等時空輪回結束了,我轉身,你回頭,依然還是最美的邂逅。 ”


null

既然命運不可抗,但還有公道在人心。不管是將於12月11日於東京開庭審判的江歌案還是被延後3個月開庭的杭州保姆縱火案,我們陪江歌媽媽和林爸爸一起,等待凶手得到應有的嚴懲。

最無力的是,對江歌媽媽和林爸爸,除了說一句加油,我們還能做什麽?

畢竟對於他們來說,死是最簡單的事,難的是好好活著。

即便是全民關注的熱點事件,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被漸漸淡忘。

當人們追向一個又一個新熱點的時候,曾經的那些揪心的事件和人,卻並沒有隨之消失。

他們依舊無助著,痛苦著,掙紮著,改變的,隻是社會民眾的關注度。

人間自有真情在,給他們多一份關心,也就讓我們都感受到,人間的溫暖。


null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活著真累,真的,還是一起走吧
悠悠南風 發表評論於
一個刑事案件,真麽煽情幹嘛,槍斃殺人犯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