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潑酸犯以為潑的是迷奸藥 受害者:判他無期(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觀察者網綜合報道(部分圖像可能引起不適)】今年4月在“潑酸之都”倫敦一家夜店發生惡性潑酸傷害事件,二十多人受到不同程度燒傷,嫌疑人亞瑟·柯林斯本月13日被判有罪,具體量刑有待進一步審理確定。但一些受害者接受媒體采訪時,強烈要求判處他終身監禁。

柯林斯在實施潑酸後直到上法庭的一係列行為也十分猥瑣,他起初一言不發,在得知自己的行為被監控視頻清楚錄下後,又“編故事”稱以為自己潑出的液體是“迷奸藥水”。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11月13日報道,英國伍德格林刑事法庭宣判柯林斯有罪,他今年4月17日在倫敦東區的曼格爾(Mangle)俱樂部因與人爭執,連續三次將強酸液體潑向人群,造成22人受傷,其中16人嚴重燒傷,一名男子半邊臉部三度化學燒傷需要植皮,兩人眼睛受傷視力受損。

另據英國《太陽報》11月13日報道,一些被燒傷毀容的女性受害者強烈要求判處柯林斯無期徒刑。她們認為柯林斯的襲擊給她們的身體和心理都帶來一輩子無法磨滅的創傷,因此應當付出對等的代價。

受害者菲比·喬治歐頸部 、胸部、手臂燒傷,她不願再麵對鏡頭

23歲的菲比·喬治歐(Phoebe Georgiou)是一名時尚設計學生,她的胸部和手臂受到大麵積燒傷。她說,“受害者不得不帶著疤痕度過一生,當他潑出這些強酸,他主觀上就是試圖為他人的餘生帶來巨大傷害。因此我認為他也應該用自己的餘生作為代價,被終身監禁。實施這種令人作嘔的攻擊,應該被判處更嚴厲的刑罰。”

案發當晚,菲比在這家夜店的舞池中,她回憶當晚的情形說,當時自己絕望地用水衝洗,試圖減輕劇痛,“我看向四周,看到粘稠的液體在空中飛散,有的地方冒出蒸汽,我當時想,怎麽回事?恐怖襲擊?”

她說,“那液體是有毒的,很快我就無法呼吸,呼吸道灼痛,我看到自己的胸衣冒煙,滋滋作響,灼燙我的皮膚。我感到有液體浸透整個胸部和手臂,開始燃燒,皮膚一點一點被吞噬。當時的疼痛無比真實,我不斷往胸部和手臂澆水,但是我的皮膚像是在吞噬自己。”

菲比至今還一直做噩夢,害怕離開自己的家人,特別害怕擁擠的地方。她說,自己在肉體和精神上都被判了無期徒刑。

受害者蘇菲·霍爾事發當晚出門前的照片

另一名受害者,22歲的蘇菲·霍爾(Sophie Hall)是一名房產經紀人,她因柯林斯而毀容。

她回憶在浴室鏡子裏看到自己的那一幕太可怕了,整個胸部像被撕開了,能直接看到裏麵的血肉,手臂也是。醫生不得不把破碎的皮膚和血肉刮掉,用消毒劑清洗,這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時刻。

她說,我現在每周必須治療兩次,正在承受巨大的焦慮和恐懼。當時酸液沾到了她的脖子、胸部、腿部和腳部,她回憶說,當時我用手抓脖子,發現皮膚直接被抓下來。

如今蘇菲臉部、肩部留下疤痕

勞倫·特倫特(Lauren Trent)當晚在這家夜店和朋友一起慶祝自己的22歲生日。

她回憶說,自己和朋友當時坐在舞池旁邊,突然聽到一種“嘶嘶”的聲音,就像打開一罐可樂那種,隨後就有液體飛濺過來,皮膚立刻開始氣泡,剝落。

她說:“我記得地板上的強烈氣味並冒出蒸汽。我的脖子刺痛了,所以我摸了一下,我的皮膚脫落了。我環顧四周,看到皮膚從別人的臉上落下來,所以我確定是那是強酸。”

勞倫·特倫特雖然坐在舞池邊,頸部仍然濺到酸液

勞倫也受到了心理創傷,起初幾周她不敢出門,後來她出去時必須保持視線在高處,能看清周圍環境,如果有人灑了一杯飲料她也會立刻緊張。

她說,自己很想當麵問一問柯林斯,為什麽要這麽做,她也非常肯定地希望柯林斯被判無期,“我希望他付出代價,沒什麽可說的,你能對這種向你潑酸的人說什麽?我不認為這種人算人類。”

伊莎貝拉回憶稱當時覺得裙子後麵濕了,背部被抓得劇痛

罪犯千方百計逃避,辯稱以為潑的是迷奸藥

25歲的柯林斯是一名建築商,他曾是英國脫口秀女星費恩·麥肯(Ferne McCann)的男友,所以也算是“娛樂圈”人物。案發時,他和麥肯剛剛訂婚,而不久前,麥肯生下了他們的女兒。

目前柯林斯麵臨五項蓄意傷害指控、9項實際傷害指控,法官諾埃爾·盧卡斯(Noel Lucas)表示,他可能會判處“非常嚴重(a very substantial)”的徒刑。

潑酸罪犯亞瑟·柯林斯

柯林斯在案發後的表現也可謂猥瑣。他在向人群潑酸後,立刻逃離了現場,後來被發現藏匿在距離自己家60英裏(約96公裏)的一所房子內。警察上門的時候,他隻穿內衣褲,試圖從盥洗室跳窗逃跑,結果被警察電擊兩次製服。

被捕後,他拒絕回答任何問題,直到得知自己當天的行為都被視頻監控拍下,才開始辯解,他主要想證明自己“不知道”那些液體是強酸。

檢方列舉的證據有,他曾經給他姐姐發短信稱,“告訴媽媽小心我車裏的洗手液瓶子,那裏麵是酸”,但他後來在法庭上辯解稱,他這條短信是指氨基酸洗發水,他隻是想提醒母親讓自己的小侄女小心……

他在自己的牢房裏研究了這段監控視頻好幾個月,然後在法庭辯解中把自己描述成“好人”,他說,這瓶液體自己當時是從邊上一名女性(也是他潑酸的受害者之一)手上奪過來的,他以為這是“迷奸藥物”,並潑掉。

好在他的這段故事並沒有騙過檢察官、陪審員和法官。

亞瑟·柯林斯是英國脫口秀明星費恩·麥肯(Ferne McCann)的未婚夫,並育有一女

皇家檢察署的莉莉·索爾(Lily Saw)表示,“我們調查發現,這是一起潑酸襲擊,而不是一次意外事故。柯林斯帶著一個他明知裝有強酸的容器去了一家夜總會,並蓄意使用了這些酸液。”

另有一名陪審員在聽到柯林斯關於“迷奸藥物”的辯解後當麵駁斥並嘲笑他。

目前警方還無法確認強酸的具體成分,化驗顯示酸液的pH值接近1,推測可能是用於強力管道疏通劑的鹽酸。

pcboy888 發表評論於
理論一:防不勝防於是不防。。。反正是小概率事件
理論二:防不勝防於是以牙還牙。。人人隨身背罐酸,出了事情對潑?
快速返回 發表評論於
動機就是有些人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你越痛苦,他越高興。
phantomoftheopera 發表評論於
完全同意。真不明白他的動機是什麽。

大家至今不知道賭城槍手的動機。

--------------------
humimm 發表評論於 2017-11-14 12:08:54

動機呢,這種大麵積,無目標地犯罪,動機不明,防不勝防
快速返回 發表評論於
讚同以牙還牙,讓他也嚐嚐精神和肉體折磨。
令胡衝 發表評論於


沒有死刑,妖魔鬼怪橫行。
humimm 發表評論於
把穆斯林,移民都擋外麵,並不能保證天下太平。人種,宗教,並不是犯罪的原因,成長中的心理陰影才是。
humimm 發表評論於
動機呢,這種大麵積,無目標地犯罪,動機不明,防不勝防
humimm 發表評論於
動機呢,這種大麵積,無目標地犯罪,動機不明,防不勝防
左右三十年 發表評論於
學學美國人吧,找機會崩了他!
難兄難弟不易 發表評論於
不用坐牢,讓每個受害人把這個“迷奸藥水”都往他身上潑一次就可以了。以牙還牙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