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裏花落知多少

四季輪回中,我們終將改變了模樣
博文
(2019-11-14 20:35:11)

引子
風信子貌不驚人,一串串的小花開在春寒料峭的初春,濃鬱的芳香沁人心脾。喚起人們對生氣盎然的春天的無限向往。而她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她二次開花的秘密:風信子第二次開花的秘密在於要將老死枯萎的花枝剪去,當春天再次來臨時,剪斷過往的風信子就會又一次悠然綻放。
剪斷過往,從死裏重生,要經過怎樣的磨練,又需要有多大的勇氣?!剪斷過往,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1-07 20:39:43)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悄然地照進來。輕輕地,輕輕地灑在我們身上。睜開朦朧的睡眼,身邊的他睡得仍然香甜。被子的一角搭在肚子上,他全身縮成一團,呼呼地睡在那裏像個小孩子。溫柔的笑意漫上嘴角,輕輕地拉過自己的被子給他蓋上。 緩緩地起身,悄無聲息地下床。披上睡袍,我輕輕地開門來到外麵的露台上。入秋了,空氣裏已有了明顯的涼意。我訝異地發現[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19-10-31 14:00:32)

看到一個妹妹說自己鞋控,一麵牆都是她的鞋。我真是驚喜萬分:終於找到知音了!同是鞋控,和LD對話常常是這畫風:LD:逛街買啥了?我:買了雙鞋。LD:又買鞋?我:這雙人家沒有麽。獻寶給LD觀瞻咱新得的寶貝。“怎麽樣?好看嘛?”兩眼放光地盯著LD,渴望著共鳴。LD:這個和其他的沒啥兩樣啊?真是,最會掃興的就是他。我:怎麽一樣?你看這雙顏色,款式,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0-21 20:17:04)
這時大家也注意到我受了傷,可這次出來我們連個創可貼都沒帶,更別說別的處理傷口的東西了。唯一可做的就是衝洗一下。剛才倉皇奔逃,大家一股腦都跑進了男生的那間宿舍。這下也好,人多壯膽兒。聽了聽外麵無異樣響動,我們眨著膽子開了門走出來。 我們住的這個四方小院東西南三麵都是宿舍平房,隻有北麵是水房和廁所。從我們這間宿舍到水房正好要橫穿整個院[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0-19 13:21:07)

可可,喜歡用一雙圓溜溜,亮晶晶的大眼睛天真地看著我;喜歡攀著我的腿要抱抱。她不要我跑出她的視線,一下下也不要:她會攀著它的playpen,踮起腳,眺望著我去的方向,期期艾艾地低泣;她不要惹我生氣,若不小心做了,她會愧疚地低眉順眼地偷瞄我的臉色,伸出小手要我握,亮出小肚皮要我摸。 她是敏感的小東西,我高興時歡快的語調讓她開心,撒歡兒得象隻小兔[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10-17 05:44:10)
大一暑假和班上的幾個同學騎車到鷲峰玩兒。因為有熟人,我們晚上可以住在一個林場宿舍,所以大家準備多玩兒幾天。林場宿舍在半山腰,晚上,打了幾盤敲三家後,男生們想起白天閑逛時看到的那座寺廟,提議去探探險。幾個人說笑著走出來,沒走多久就碰到條鐵路,沿著鐵路又走了一段,一座院落躍入我們的視野:月光下灰突突的院牆顯得有些陰沉沉的,幾顆枝葉繁茂[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19-10-07 14:19:44)
今天是九九重陽節,中國人的傳統節日。可諷刺的是我這個中國人卻從未慶祝過這個傳統節日,甚至對它知之不多。象我這樣的來自大陸的同齡人恐怕不少。因為,這些傳統節日在我們開始記事的時候,早已被紅色戰將們掃進了曆史的垃圾堆。 第一次聽說它是爸爸教我王維的《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 獨在異鄉為異客, 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 遍插茱[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2019-09-21 08:04:42)
對吃難說NO,身材豈能瘦?美食在眼前,口水實難收。忍顧移蓮步,饞蟲牽衣袖。人生何其短,何苦自難受!轉身流星步,直奔紅燒肉。[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09-17 20:04:43)

夜幕降臨,月光靜悄悄地傾瀉下來,似給大地籠上一層薄薄的輕紗。深邃的空中,稀稀疏疏的幾顆星星睡眼朦朧地一眨一眨。
湖水一漾一漾地輕撫著堤岸,長長的柳枝低垂著,低處的幾枝飄落在湖水裏,隨著水波的蕩漾輕輕擺動著。溫熱的空氣裏有清悠悠的蓮的香氣,蓮葉層層疊疊地鋪在水中,幾隻白蓮高高低低地散落其中,倒也錯落有致。忽而一陣微風拂動,蓮葉[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蔡天驕上班後,他們不能象原來一樣時時膩在一起。好在蔡天驕公司有宿舍。室友住北京郊區,周末回家,可以讓何倩倩周末來和蔡天驕小聚。那段在蔡天驕宿舍周末同居的日子對何倩倩來講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她覺得他們就象一對新婚小夫妻一樣,一起上街買菜,一起在樓道裏點個小爐子,一起洗菜做飯。晚上她總是縮在蔡天驕的懷裏聽他講嚇人的鬼故事。這種一周一[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6)
[1]
[2]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