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九月十四:天啦,全裸!

(2019-09-16 18:18:08) 下一個

爸媽:

你們要是隻看這個小標題,肯定會誤會,以為我今天要嘮叨什麽“少兒不宜”的事,對吧?其實呢,風馬牛不相及!我要說的是剪樹枝。

嗯,沒錯。就是剪樹枝:房前屋後有好些樹,住了這幾年也沒怎麽認真打理,隨它們自由發展,野長的結果就是整棵樹枝椏橫斜,亂七八糟,毫無樹形。這也罷了。最主要的是很多枝條往下長,長長地拖到地麵上。有的樹都兩層樓高了,可是看不到一點兒樹幹,全被罩在裏麵,像一個巨人頂著一頭拖到腳跟的亂發,看著就著急。我一直想清理一下拖到地麵上的那些枝條,總是被亂七八糟的事耽誤了。

今天早上,天清氣朗,不冷不熱,剪草坪的事交給老大去做了,我盯著眉目不清的樹看了半晌,上樓穿運動服,帶帽子的,然後戴好手套,拿著鋸子,舉起剪刀,捂得嚴嚴實實的去剪樹枝(有的樹枝帶刺)。老三阻攔不及,眼看著我鑽到樹下去,隻好在外麵指揮:剪這條,這條,還有這條!那條不能剪,會破壞樹形!

其實,幹起來也很快,不到一個上午,就清得差不多了。  把剪下來的樹枝一捆一捆綁好,堆到扔垃圾的地方,等著被回收。然後,耙一耙樹下堆積的陳年枯枝,掃掃樹葉,和割下來的草一起裝進大紙麻袋裏。再然後,就是走來走去,換著角度欣賞瘦身後的樹,怎麽都覺得剪完之後立馬眉清目秀、亭亭玉立。於是,特別得意。

正好老大剪完後院的草過來,我拉著她炫耀:“看,我剪了樹枝,好不好?”

老大一看,哈哈大笑,叫老二:“快來看,咱家的樹全裸了!”

老二還莫名其妙:“什麽全裸了?”

“樹啊!快看,被媽媽剪的!天啊,全裸!哈哈哈……”

老大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我聽得滿頭黑線,趕緊製止:“瞎嚷嚷什麽呢?讓鄰居聽見多不好!我哪裏全剪了?剩了很多好不好?”

話是這麽說,可是,被她這麽一打岔,連我都覺得沒曬過陽光的白花花的樹幹,真的像白生生的大腿……

搞笑吧?嘿嘿。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