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七月二十:再進急診

(2019-07-22 19:29:23) 下一個

爸媽:

這次進急診的,不是老三,是老大。而且,簡直像是一場烏龍。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昨天晚上從球場回來洗完澡,老大叫我:“媽,你來看我身上是不是起紅疹子了?”真的,脖子、腋窩、腰側有一小片紅疹子,不疼,癢。給她擦了國內帶來的止癢藥。今天早上起床,紅疹子不但沒消,反倒多了些,蔓延到肩膀、後背。翻出了美國產的消腫止癢藥,又擦了一遍。她這幾天太累,中午睡著了也沒打擾,讓她好好睡一覺。結果,下午一覺醒來,紅疹子遍布前胸後背,一直到胳膊、手、屁股、大腿,連成一片,又紅又腫,疙疙瘩瘩,極其恐怖。

老三說是遺傳的皮膚性過敏症,咱們那裏叫“風絲”(不知道名字對不對?反正就這個音)。他媽、二哥、他自己都起過。看著挺嚇人,實際上不嚴重,用清熱解毒的東西敷一下就好。咱那兒常用毛筆在背上塗滿墨,或者寫滿字,什麽“左青龍右白虎”之類,體溫降了,很快就會好。他這一說,我隱約記起好像有這回事。小時候是我哥還是哪個堂哥也發過,背上寫滿了毛筆字。

上網查了一下,和濕疹的症狀很像。看了小偏方,用土豆泥敷最有效。可惜老大不信中醫,盡管我搗了土豆泥,硬按著她趴在沙發上敷了一背,還是堅持要去看大夫。——眼底、嘴角和下巴上也起了,她擔心會破相。過了十分鍾,我把土豆泥擦幹淨,敷過的地方消腫了很多,可肚子上眼看著又起了新的。老大又癢又擔心,哭著喊著要去看急診。——周末,她的家庭醫生不上班,隻能去看急診。

等到了醫院急診室,量完身高、體重,向護士說明情況,又等了四十分鍾之後,大夫才來。然而,等大夫來的時候,全身的紅疹子已經消散得七七八八,隻留著零零星星的幾個紅點,後背的皮膚看起來發紅而已。給大夫複述病情的時候,老大自己都覺得難為情,因為導致她來急診的症狀已經基本不見了!看著大腿上僅有的幾個紅斑,有一種自己太大驚小怪,把蚊蟲叮咬當重症來看的感覺。

好在大夫見多識廣,聽完病情,簡單檢查過後說是過敏。但不能確定是什麽過敏,如果要確定過敏源,需要去看專治過敏的大夫,一一排查。然後給了建議:1,吃最普通的過敏藥,不需要處方,任何一個藥店都有賣。2,如果再發,去看自己的家庭大夫,不用再來急診了。

就這樣,我倆說說笑笑地出了急診室。我看著她把腕上的病人信息條撕下來,開玩笑:“你大概是急診大夫看過的最省力的病人了。”她還在追根溯源:“會是什麽過敏呢?最近沒吃過什麽新的啊?哦,對了,姑姑的祛濕減肥茶!這是唯一的新東西。”

她姑姑從國內帶來的祛濕減肥茶,她自己用來效果挺好,特意帶來給我們試的。老大昨天跟著喝了兩杯。據說,喝這種茶會有濕疹發出來。我心想:真這麽神奇這世上就沒胖人了,喝茶就好了呀!不過還是順著她的話說:“很簡單。你回家再喝一杯茶,就能知道茶是不是過敏源了。如果又發疹子就是,不發就不是。”她想了想說:“等我夏令營結束了再試吧。我可不想帶著一身疹子去畫畫。”

哈,這傻孩子,還當真了。

不過,這次的急診,真的就像一場烏龍,挺搞笑的。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