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說,有翻譯,有隨筆,想起什麽寫點兒什麽。
正文

大學那些事兒(七)

(2020-10-06 09:59:51) 下一個

寧是宿舍裏最小的,卻是最沉靜的一個,經常喜怒不形於色。她中等偏高的個子,臉龐有些寬,細長的眼睛,笑起來咪咪的。她和我都是比較內向的人,平時話並不多。兩個人要好起來是開學以後幾個月,口語老師要大家搭對兒練口語,我們倆為了方便就搭在了一起。

剛上大學的時候,班裏除了外語學校出來的小袁和班長小張以外,口語都沒有那麽好。我算是發音還不錯的,但詞匯不夠,又不怎麽張嘴,基本上屬於詞不達意那類。看著小袁和小張在口語課上侃侃而談,講他們的經曆,我心裏也起急啊,從來沒覺得自己嘴皮子這麽不利索過。於是,那段時間幾乎天天和寧在一起練習。

我們倆通常都是在晚上吃過飯,圖書館學習過一會兒以後一起出去聊。大部分時間我們會繞著學校走,走累了就在圖書館後麵找地方坐坐。那會兒圖書館外麵還有一片雜亂的樹林子。多少個夜晚,對著樹林和天上的晚霞,我們倆挖空心思磕磕絆絆地聊自己,也聊周圍的同學和發生的事情,一聊就聊到天黑透了。其實,有好多心裏話我並沒有和寧說起過,因為不知道怎麽表達,但有個朋友陪伴,知道她在那兒,心裏總是覺得溫暖的。

大二快結束的時候,我有一次突然發燒到39.7°C,和男友的關係也處在轉折期,心情不好,是寧那天晚上一直在宿舍陪著我。寧話不多,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念書。但我聽著床頭小鍾的滴答聲,感受著寧的安靜,雖然渾身酸疼,自己心裏竟然也平靜下來。

大三那年暑假靠著獻血的300塊錢營養費和200塊錢三等獎學金,我和寧一起去了江南。雖然沒什麽錢,但我們有人脈。南京、無錫、蘇州、杭州、定海、普陀,再到上海,每到一處我們都是找親戚朋友解決住宿問題。寧的叔叔在定海,親自帶我們一起去的普陀,把我們招待得舒舒服服的,吃了不少海鮮。一路上我們結伴而行,也有拌嘴吵架的時候,但更多的時候是互相照顧互相壯膽,回來關係更鐵了。

大四快畢業的時候,功課幾乎沒有什麽了。我們總是中午結伴一起去給宿舍同學買西瓜吃。倆人一起拎著西瓜,在大太陽下聊著對以後的打算和憧憬。到宿舍再把西瓜泡到冷水裏,下午一起床就可以享受西瓜的冰涼鮮甜了。

大學畢業寧以年級最好的成績考上了研究生,而我也在工作一年後來了美國。兩人的交點不多,卻讓在美國和北京的見麵更加溫暖親切。真的好朋友即使不天天見麵聊天,再見還是會覺得沒什麽距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