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莊大俠

博文主要是懷舊文章,以及時事評論。謝謝!
正文

第五章

(2018-12-27 18:25:47) 下一個
第五章:韜光養晦、決不當頭!
軍事是為政治服務的,1979年3月中越戰爭結束不到半個月,鄧小平便在廣東省的南部沿海劃了一個圈,他宣布撤銷廣東省的寶安縣設立深圳市。從此便有了〝春天的故事〞如今深圳已經建市40年了。事實上:如果沒有1979年的那場戰爭,如果沒有那數以萬計軍人的犧牲,如果沒有那麽多的陸軍士兵用鮮血染紅了戰旗,美國人是不可能對中國盡釋前嫌放下戒心的,更不可能有後來鄧小平在南海〝劃了一個圈〞也不可能有〝春天的故事〞所以說:深圳這座城市就是在越戰這個基礎上建立起來的。
 
筆者始終對軍人有種特殊的情感。所以下述都是一些很個人的觀點:筆者始終認為:劉少奇整過害過那麽多人,所以文革中他和他老婆一點也不冤,而戰功赫赫的林彪元帥太冤。80年代在特別法庭上:江青,張春橋不冤,但黃、吳、李、邱、這幾個老將軍太冤。至於在79年中越戰爭中命喪黃泉的年青軍人也是如此,在那場戰爭中參戰部隊的傷亡非常的大。戰場上的狀況甚至超出了中國領導人的預期,但他們忍受了這個傷亡結果。我曾與54軍127師的參戰老兵聊過那場戰爭,在聊到生死之交的戰友一個個相繼倒下再也起不來時,這哥兒們是淚流滿麵。寫到這裏:我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了電影《高山下的花環》中哭墳的場景,想起了電影《芳華》中那個傷殘軍人被警察打倒在地的場景,犧牲和傷殘了那麽多的士兵,這責任誰來承擔,腦海中又想起了拉橫幅抗議的老兵、、、
 
過去有句歌詞〝軍功章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想要表達的是,對於中國的改革開放而言,1979年那場戰爭的作用,明顯被大大的低估了。不可否認的是:失去了數千名軍人的生命才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創造了外部環境。後被稱之為是〝血染的風采〞如今:還有誰記得那些長眠在南疆土地上的士兵?今天:深圳已經與北京、上海、廣州、並駕齊驅成為國家的重要名片之一。在深圳的功勞簿上,或者說在深圳改革開放的紀念館裏,是不是理應有殉國陸軍士兵的一席之地。能否善待老兵,這也是衡量一個國家良心的標準。看一看西方國家是如何尊崇退伍軍人的吧!
 
正因為改革開放的機遇來之不易,它是鄧小平千辛萬苦的拜碼頭,是用傷亡了數萬名士兵的青春才換來的千載難逢的時機。所以鄧小平才對深圳早期的開拓者們說〝要抓緊時機,要抓住機遇〞。深圳這座新興的城市是老鄧一手扶植起來的。對此他傾注了大量的精力。當年他曾對深圳的建設者們說:你們要〝摸著石頭過河〞沒有路你們〝要殺出一條血路〞老鄧還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告訴晚輩:〝落後就要挨打〞為不挨打,就要大力發展特區經濟,還記得在80-90年代的時候,深圳特區那句〝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口號吧,當時它已成為中國企業發展的模式,被列為是國家經濟發展的最高優先等級。
 
據說早些年大陸有一部叫《編輯部的故事》的電視劇。劇中有句歌詞叫〝夢裏,夢裏,外星人來這裏做皇帝,貓和老鼠甜蜜蜜、、、〞為此:黨內的持不同政見者們開始影射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稱:貓和老鼠怎麽可能甜蜜蜜?它們是天敵嘛。攻擊深圳,這就等於動了老鄧的心肝。聞聽此言,鄧小平毫不客氣的回應道:〝貧窮決不是社會主義〞並重申〝不爭論,無論姓社、還是姓資、發展才是硬道理〞這意思就是說:別跟老子玩那套虛無縹緲的〝真理〞和〝主義〞。手段如何並不重要,關健是目的,什麽是目的?富國強兵才是目地。為了達到手段與目標的統一,鄧小平明確告訴全黨:不爭論,貓和老鼠甜蜜蜜又怎麽啦?在發展經濟這個問題上〝不管黑貓、白貓、捉住耗子就是好貓〞。
 
中國怎樣才能夠趕上先進的西方資本主義?這是老鄧最關心的問題。在那些年裏,鄧小平除了要求全國上下一心一意謀發展外,在國際上鄧小平采取的也是綏靖政策。在那些年裏中國除了向西方國家示好、擱置爭議外。還表現出一副不招災、不惹禍,忠厚老實的樣子。老鄧還告戒外交部那幫秀才〝謹言慎行,別給我惹事〞所以在那些年裏,中國在聯合國裏是不哼不哈的,但遇到得罪人的時候,中國就投棄權票。帶過兵指揮過大兵團的老鄧明白戰略機遇的重要性。所以他再三的對黨內強調:抓住機遇、冷靜觀察、沉著應付、決不當頭〞總而言之耍利用一切手段,為自己的戰略目標贏得時機。鄧小平清楚這來之不易的機遇有可能稍縱即失。〝韜光養晦〞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提出的。
 
什麽叫〝韜光養晦〞在《史記:匈奴列傳第五十》中記載,西漢皇帝死後,匈奴的單於來信說:我與漢高祖是兄弟,現在他死亡了,那麽就把高祖的媳婦送給我當媳婦吧。這在漢文化中叫什麽?叫做〝奪妻之恨〞。這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大仇〞。對於漢朝來說把〝皇後〞送給匈奴人為妻是〝國恥〞,於是舉國震怒。但當時漢朝弱匈奴強,敵我懸殊。高皇後含恨忍辱回信給匈奴的單於〝頭領的意思〞說自己的歲數太大了,已經是人老珠黃,不能再服侍大王了,這樣吧把我家公主給大王送過去代替我吧、、、這夠憋屈的吧。後來經過半個世紀的〝韜光養晦〞大漢王朝終於在漢武帝時代連本帶利的向匈奴索報了家仇國恨。這正是現在電影〝戰狼〞中那句人皆共知的〝雖遠必誅〞。
 
由此可見〝韜光養晦〞的目地,就是在惹不起對方的情況下以求喘息之機的陰謀詭計。上述春秋時代的〝臥薪償膽〞是如此,漢武帝的〝雖遠必誅〞是如此,到三國時代〝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也相似。再到共和國時代,鄧小平玩〝韜光養晦〞那就更是高手中的高手,這些都是在夾縫中求生存的毒招,中國人玩〝三十六計〞都已經玩了幾千年啦,這些高招哪裏是不懂中國曆史的西方人能搞懂的。西方人讀中國《三國演義》佩服的是由弱變強〝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的曹操。而中國人看《三國演義》佩服的是諸葛亮怎樣玩〝草船借箭〞怎樣玩〝空城計〞中國人玩的是陰謀詭計,這哪裏是玩契約精神的西方人能明白的。隨著時代的變遷,鄧小平就像是現代人給電腦升級一樣,他把這經過實踐檢驗的高招運用到了國際關係上,當年老鄧不得不詆毀和唾棄社會主義陣營時,美國人果真信以為真了,誰知老鄧在暴揍越南小兄弟過後沒幾年,他〝畫蛇添足〞又補充了句〝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就有那麽點〝掛羊頭、賣狗肉〞了。
 
過去大陸有部樣板戲叫《紅燈記》。在劇中有這樣一句台詞〝我們是兩股道上跑的車,走的不是一條路〞現在把這句台詞用於形容中共與美國之間的關係最為貼切。鄧小平心裏清楚,中國與美國是兩個文化完全迥異的國家,這種文化不同的國家關係,就如同是〝兩股道上跑的車〞若要融為一體,那是不可能的。這種在價值觀上根本對立,政治製度上也截然不同的國家,基本上是水火不相容的關係。這就如同民間的那句土話:豬往前拱,雞往後刨,它們之間根本不是一個路數。老鄧非常明白:即然是兩股道上跑的車,即然不是一個路數,那麽中美之間分道揚鑣,就隻是個時間上的早晚問題。
 
由於中共〝一黨專政〞的政治體製〔這是中共的核心利益〕與西方國家〝政黨輪換執政〞的政治體製有著根本的不同,故而中國擁抱西方隻能是權宜之計。搞改革開放老鄧要的是西方投資和先進技術,但他是斷然不會接受西方的民主製度和價值觀的。因此:趁美國還沒有醒過來之前,鄧小平要求全黨上下抓緊一切時機發展經濟。無論是誰,但凡是與經濟發展相背的行為都將不被老鄧允許。92年當鄧小平的發展戰略遇到阻力時:老鄧毫不客氣的就發表了南巡講話,宣布了〝誰不改革、誰就下台〞的嚴厲警告。這麽霸氣的一句話差點把老江頭給嚇個半死。不可否認的是:鄧小平的策略成功了。
 
自然界裏,當相對弱小的動物受到強大對手的攻擊時,弱小的一方往往都會以假死來迷惑敵人。這是叢林法則。是一種惡劣環境下的生存之道。97年鄧小平走後江澤民繼承了鄧小平的衣缽。老江明白鄧小平當年提出的〝韜光養晦,決不當頭〞的用意,它與叢林法則是同樣的道理。對於鄧小平的真實意圖,老江頭是深解其意。他沿襲了鄧小平〝決不當頭〞的政治遺囑。老江玩這手也不軟,有點老鄧的味道。江澤民當家後也提出了自己的名言〝悶聲發大財〞。實際上這也是一種類似的假死行為。隻不過人類社會比動物界更聰明,因而這種行為也就更加的複雜和隱蔽而已。
總而言之:江澤民坐上當家人的座位後,他實行的是繼續擁抱鄧小平的〝改革〞方針,和執行〔決不包括民主〕的政策。為了達到〝悶聲發大財〞的目的,江澤民是別具一格:老江頭不僅在國際上到處飆英語,他還在出訪時獻唱意大利名曲〝我的太陽〞總之是利用一切機會跟西方國家〝套瓷〞,再到後來:老江頭又搞了個〝三個代表〞把克林頓唬弄的一楞楞的。老江都這麽西化了,美國真是沒有理由再懷疑中國會排斥普世價值了,美國人堅定的誤認:繁榮將推動民眾對政治自由的訴求,中國會像台灣一樣,在富裕之後會義無反顧的走向民主化道路。也許是美國人太高看中共了,也許是中共太善於宣傳了。反正事態的發展是讓美國人這種不切實際的期待落空了。
江澤民認為:中國要想〝悶聲發大財〞,僅僅靠美國人給予的〝貿易最惠國〞待遇是不夠的,中國還是得申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那裏麵有錢人多。中共外經貿部的前副部長〔中國入世談判的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曾經說過〝中國在加入世貿之前,就像是一個挑著扁擔在農貿市場外叫賣茭白的小販〞。風吹日曬的不說,城管來了還得挑著扁擔逃跑。雖說當時美國人給予了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但那隻是一個讓中國進入農貿市場的臨時入場卷,而且:這入場券就像咱家的〝政審〞一樣,每年美國人還得來一次年審。
哪能像審犯罪分子似的,讓美國人每年都審著玩一次。不容許!決不容許!!為一勞永逸的解決〝攤位〞問題,國家指派龍永圖專職負責〝入世〞談判。為了加入世貿組織龍永圖再三忽悠美國人,龍永圖向美國人保證:中國肯定會遵守承諾,99年時中國前總理朱鎔基還專門去了一趟美國,搞了一次備受爭議的〝消氣外交〞此時美國的白宮主人更加相信:中國將在經濟繁榮的助推之下實現民主,就這麽著克林頓批準了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申請。毫不誇張的說,入世後的中國如虎添翼。
經濟奇跡從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開始!從那年開始,龍永圖再不用挑著扁擔賣茭白了。此時中國已經在〝世界農貿市場〞上占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一瞬間:美國市場,歐美市場,全部向中國開放,中國迅速找到了眾多的大買主,不僅僅是茭白,土豆、大蘿卜,連同雞鴨魚肉,五穀雜糧,中國都給招呼上了,反正家裏14億人口有的是勞動力。從2001年起中國的經濟翻了9倍,從此開啟了後來人們常說的黃金十年。並在不動聲色的情況下,中國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事實上中共為〝入世〞所做的承諾,幾乎沒有一件是落實承諾的。這就是〝臥薪嚐膽〞的翻版--〝韜光養晦〞。
從鄧小平、到江澤民、再到胡錦濤,都一直是奉行〝韜光養晦〞〝不當頭〞的政策。胡錦濤總書記在任時還一再強調〝和諧社會〞並叮囑全黨〝不折騰〞。胡總除〝不折騰〞外:他每年還派出大批官員去西方考察學習。在向西方國家取經學習的那些年,別說是大陸的精英們相信中國快與西方國家接軌了,連美國人也都快相信了。直到2012年、、、新上任的那位君主不僅隆重舉辦〝紀念馬克思主義大會〞提出了〝不忘初心〞他還對美國人提出了〝太平洋足夠遼闊,容的下中美兩個大國〞甚至〝一尊〞還提出要與美國〝建立新型的大國關係〞這分明是要與世界的老大平分天下。從此:求仁得仁,"悶聲發大財"的時代一去不複返了。從此:中美之間的關係由〝戰略夥伴關係〞轉換到了〝戰略競爭關係〞。一切都是自找的,從此〝和諧社會〞便開始逆轉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