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羽球場的故事(27)

(2018-01-08 09:30:10) 下一個

(故事純屬虛構)

這場比賽惠子和小星合作得相當成功,雖然初次出馬,就贏下了混雙冠軍,兩人相當興奮。小星的男雙也拿到了不錯的名次,他的新搭檔對他也是欣賞讚揚有加,不斷介紹賽場上遇見的其他球友們給小星和惠子。所以這一天下來,他們這兩個新人真的是收獲頗豐。他們興奮之餘,也很感激球友們的熱情,同時很覺欣慰的是以後不愁場上無夥伴了。

這一天的比賽一直進行到近七點鍾。雖然大家都各自帶了一些飲料和能量棒之類的充饑,現在也已是饑腸轆轆了。領取完獲獎者的獎杯獎牌和合過影之後,大家都各自在整理東西準備離開。小星想了一下,就走過去問惠子,“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一起吃晚飯?我想慶祝一下我們初次合作的勝利,也順便感謝一下我的搭檔。打了一整天了,真的好餓啊!”然後就一邊誇張的摸著肚子,一邊裂開了嘴傻笑著。惠子其實也是餓極了的。看著小星真誠又搞笑的模樣,她也忍不住笑了出來,爽快地說:“好啊好啊,我也餓壞了呢!你請客是嗎?”小星馬上不住點頭道:“當然我請了,這個不用說的嘛。嘿嘿。“惠子又調皮了一下:”我可警告你噢,我的胃口好大的,餓極了時能夠吃下一頭大象的呢。所以,你需要有心理準備哦!“小星這下可太高興了:”啊呀,我也是啊,吃相會很難看的啊。本來還擔心呢,看來大家是同道中人,誰也不用擔心誰啦。放開肚子使勁吃就是了!“

兩個年輕人說說笑笑地就背上球袋一起往外走去。不遠處,飛揚本來就陰沉著臉誰也懶得答理,再加上冷眼瞧見這兩人的興奮模樣,心裏更是醋壇子打翻了不知多少瓶。飛揚打這個比賽已經是第5個年頭了。幾乎每年都是兼打女雙和混雙兩個項目的,每年也都能拿到一些不錯的名次。去年更是雙喜臨門,兩個項目都打進了決賽,以一金一銀的收獲圓滿結束的。哪成想今年真是不利,兩個項目上都毫無建樹,女雙好歹還算打進了前4名,也止步於第4名,混雙在小組賽裏就節節敗退,根本沒有打入第二輪的機會。這對她絕對是個非常大的打擊。

在賽前飛揚就感到有些奇怪和不習慣的微妙變化。以前許多相熟的球友們,不管是平時在球館玩或者是在這種比賽場合,都是對她眾星捧月的,稱讚奉承有加。平時打球好多男生圍著她轉,以求合作的機會。一到有比賽報名時間,更是不論男女都爭著拉她做搭檔。她享受慣了這種待遇,心裏也就真的有點把自己當作球場女皇來看待。可是今年的形勢有點突然變化,首先是找搭檔不利,比如去年和她一起打女雙的搭檔,今年就早早地約下別人了,原來是個外球館的年輕女孩。混雙搭檔她就找的更坎坷了。以前的一些熟人傷的傷,走的走,竟然讓她一下子落了空,最後放下架子來自己出口相邀的兩次,居然被拒了兩次,一個是那位高冷男奇諾,另一個是這個球場新人小夥子。這真的讓她氣不打一處來。心裏的失落感很大。飛揚一向是進取卻又驕傲的女人,自覺天賦也很高,所以做什麽都幾乎是順順利利的,哪有這種頻受挫折的時候啊。

今年她也注意到了這個比賽中,有些非常年輕的選手加入,看著都像是在這裏本土長大的孩子,從小都受過比較正規和係統的訓練。當然這個比賽規定是業餘級別的,但這些孩子們從小打著球長大的,雖然沒有進入職業級別的比賽,但基本功是非常的紮實,不像飛揚這些中年球友們,小時候沒有這種機會。到了成年之後都是自己憑著興趣出發,一邊琢磨一邊打一邊學,慢慢進步著,但總是心裏知道其實自己的許多動作或步伐或球路,都是業餘級別的。有許多不正統的地方。可是飛揚自己感覺是有悟性的,協調性也好,所以她自己的進步比旁人要快,同時也一直留意著不斷糾正自己提高自己。這麽多年打下來,也算是老球手了,不會輕易落敗。可是這一天比賽下來,卻看到了包括小星在內的一些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真的是要身手有身手,要技術有技術,要體力有體力。幾番交戰和觀察下來,飛揚突然有種相形見絀的感覺,非常不習慣,非常不願意接受。可是俗話說得好啊:長江後浪推前浪。時間,終究是殘酷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