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新君即位與殺人立威 新君的前身未必是儲君,儲君的未來也未必能成功登基踐位為新君。 事實上,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中,儲君是最危險的

(2018-01-13 11:25:34) 下一個

新君即位與殺人立威

新君的前身未必是儲君,儲君的未來也未必能成功登基踐位為新君。

事實上,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中,儲君是最危險的角色,絕大多數儲君未能熬到登位,便在政敵們陰謀陽謀的圍追堵截下“中道崩殂”了。秦皇的長公子扶蘇,漢武的大太子劉據(衛皇後的兒子戾太子),就是兩個典型的悲劇角色。

那些天上掉下頂皇冠正好砸在頭上的新君,與他們所取代的儲君一樣,同樣是危機四伏的。漢文帝,漢宣帝,在他們即帝位之前,正是因為人命微賤,朝不慮夕的處境,才得以逃過政敵的注意,苟全性命。當皇冠自天而降砸在頭上之際,他們是何等的誠惶誠恐,戰戰憟慄。即位之後,帝位不穩的最初幾年間,身處位高權重,勢力龐大,關係盤根錯節的權臣們的夾縫之中,也是如芒在背,坐不安席。

“寡人不能以先王之臣為臣”,這幾乎代表了所有繼位新君的心聲。

因此,殺人立威,賞人立信,幾乎成了所有繼位新君恐固君位,保全性命的必然選擇。

薑太公的《六韜三略》,還專門將“殺人立威,賞人立信”的固位統權之術升華為理論:

“殺一人而百官震恐,殺之;賞一人而三軍振奮,賞之。故所殺宜貴,所賞宜賤。殺貴,所以立威也;賞賤,所以立信也。”這話的意思就是說,要挑地位高的人來殺,威才立得起來,要挑地位低的人來賞,信才立得起來。

從秦惠王車裂商鞅,秦始皇鴆死呂不韋,秦二世腰斬李斯,到康熙帝誅滅鰲拜,再到今上打虎反腐,中國兩千多年來的幾百位皇帝,去舊迎新之際,差不多都在重演著這種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遊戲。

據電視係列片《走向共和》記載,康有為初見光緒帝,就建議光緒殺兩個一二品大員,以立威變法。可惜光緒沒有這種魄力,所以不但變法失敗,連性命也沒保住。

新君與舊臣的關係,很像老婆的前男友,或者老公的前女友,猜忌和疑慮是很難避免的,敵對關係是很難改變的。因此,聰明的舊臣,趕在先帝駕崩新君登位之前就告老遛號了。古代的範蠡,當今的李嘉誠,都是狗鼻子賊靈的兩位舊臣,而他們都是成功的商人。

與他們比起來,古代的鄧通,現代的儲時鍵,就遲頓愚笨得多。

至於周令郭徐及朝鮮張成澤之流,利令智昏,權迷心竅,都已經改朝換代了猶不覺悟,其滅也不亦宜乎?

 

 

新君即位與殺人立威

新君的前身未必是儲君,儲君的未來也未必能成功登基踐位為新君。

事實上,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中,儲君是最危險的角色,絕大多數儲君未能熬到登位,便在政敵們陰謀陽謀的圍追堵截下“中道崩殂”了。秦皇的長公子扶蘇,漢武的大太子劉據(衛皇後的兒子戾太子),就是兩個典型的悲劇角色。

那些天上掉下頂皇冠正好砸在頭上的新君,與他們所取代的儲君一樣,同樣是危機四伏的。漢文帝,漢宣帝,在他們即帝位之前,正是因為人命微賤,朝不慮夕的處境,才得以逃過政敵的注意,苟全性命。當皇冠自天而降砸在頭上之際,他們是何等的誠惶誠恐,戰戰憟慄。即位之後,帝位不穩的最初幾年間,身處位高權重,勢力龐大,關係盤根錯節的權臣們的夾縫之中,也是如芒在背,坐不安席。

“寡人不能以先王之臣為臣”,這幾乎代表了所有繼位新君的心聲。

因此,殺人立威,賞人立信,幾乎成了所有繼位新君恐固君位,保全性命的必然選擇。

薑太公的《六韜三略》,還專門將“殺人立威,賞人立信”的固位統權之術升華為理論:

“殺一人而百官震恐,殺之;賞一人而三軍振奮,賞之。故所殺宜貴,所賞宜賤。殺貴,所以立威也;賞賤,所以立信也。”這話的意思就是說,要挑地位高的人來殺,威才立得起來,要挑地位低的人來賞,信才立得起來。

從秦二世上臺殺了李斯,到康熙帝上臺誅了鰲拜,再到今上打虎反腐,中國兩千多年來的幾百位皇帝,去舊迎新之際,差不多都在重演著這種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遊戲。

舊臣與新君的關係,很像老婆的前男友,或者老公的前女友,猜忌和疑慮是很難避免的。因此,聰明的舊臣,趕在先帝駕崩新君登位之前就告老遛號了。古代的範蠡,當今的李嘉誠,都是狗鼻子賊靈的兩位舊臣,而他們都是成功的商人。

與他們比起來,古代的鄧通,現代的儲時鍵,就遲頓愚笨得多。

至於周令郭徐及朝鮮張成澤之流,利令智昏,權迷心竅,都已經改朝換代了猶不覺悟,其滅也不亦宜乎?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