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紫的博客

所有土地連在一起, 走上一生隻為擁抱你
正文

你就不要再愛我(30)

(2017-12-23 09:27:21) 下一個

如果隻是為自己著想,隻想要一個女朋友來解除寂寞,當陳晨問他是不是想分手的時候,林朗完全可以否認。可是他沒說話。他的沉默對陳晨來說,相當於默認了。結果就是,在失去了和艾梨複合的可能性之後,他還失去了陳晨。林朗很沮喪,但是安靜下來,他並不後悔和陳晨分手。他沒有愛上她,就不應該再拖著,那樣對她不公平。其實更公平一點,他應該再給她一個交代。他本來想吃完飯給的,可是艾梨和麥芒的出現,打亂了他的計劃。

一連幾天,在苦惱艾梨和麥芒關係的同時,陳晨含淚的雙眼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林朗終於決定給她寫封信,把自己的感想告訴她。寫信比打電話更好。夜深人靜之時,沒有別人的打擾,也不需要和對方現場交流,反而更能理清自己的思路,把意思表達得更清楚。

有些話其實早就應該和你說了。等到現在,是因為我一直並不確定我的心意,總覺得事情會有改變,總覺得也許有一天,我真的會像你希望的那樣,能把心思全部轉移到你的身上。現在看來,很抱歉還是不能達到你的要求。但是,這並不是你的錯,你的要求很正常,每個女人都會這樣希望,一個在愛情中的男人也應該做到這一點。

我承認最開始和你交往,是有你長的像艾梨的這一點點的原因的。她是我的初戀,也是一直以來我唯一愛過的女人,也許就像別人說的,每個人的心裏,對自己所愛的人,多多少少是有一個模型存在的。我對她一見鍾情,就是因為她符合了我青春期以來對女人的想象。而因為你和她長的像,所以剛見到你時,我也自然的被你吸引。我想說的是,你不是她的替代品,相反,你和她一樣,是我喜歡的那一類的女人。

如果在和你交往的過程中,我隻看重你和她相似的地方,那麽我確實是把你當作替代品了。事實上,你和她當然是不同的。不是誰好誰壞的問題,在感情方麵,如果說有好壞,那我可以說,你比她更好,更自律。記得你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嗎?你說:如果你愛上了我,你會愛我到底。你說的對,我可能就是這樣的一根筋。命運的安排,我遇見她在先,愛上她在先,即使她有壞的地方,即使我想放棄她,可是到最後,我發現我仍然是愛她的。這就是愛情的不可控製性吧。你是經曆過愛情的人,相信你會懂。雖然結果不能如我所願的和她複合,但是因此而拖著你不放,對你終究是不公平的,我不能這樣做。我相信,你想要的也是愛情,而不是將就而成的婚姻。

感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心意,對我這樣的有耐心。你是個好女人,如果我先遇見了你,愛上了你,我一定會愛你到底。希望你將來能找到一個愛你的人,我相信一定會有一個人出現,全心全意地愛你,因為你是個值得愛的女人。也希望我們能繼續做朋友,雖然沒有為你擋子彈的機會,但是如果一起出去爬山,遇見了黑熊,我還是可以為你擋上一熊掌的。祝你未來的一切都好,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例如登高負重之類的,盡管開口。

把電子郵件發出去之後,林朗長噓了一口氣。接下來該做些什麽?把艾梨從麥芒的手裏搶回來?想起那天在學校的大廳裏,艾梨用幽幽的口氣說出的那句話,林朗苦笑了。

我的幸福,隻有一個人能給,你是知道的。

他當然知道艾梨的心思,可是他沒想到的是,事情竟然會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演變成今天的樣子。早知今日,當初何必死要麵子,任艾梨低聲下氣地懇求,就是不肯回頭?就算當時心裏確實沒有解開那個結,至少回國之前,或者在國內的時候,和她保持聯係,經常和她聊聊天,至少能了解她在想什麽,也許就能知曉她和麥芒的感情狀態,從而采取相應的措施。一切都發生在他回國的這段時間。兩個月的時間,他心裏的結在慢慢打開,行動上卻疏忽了她,而她竟然真的和麥芒好了。麥芒,多有心計的人,表麵上散散淡淡的,好像無意於艾梨,也許,就是在等著他離開之後再行動。如果他真的喜歡艾梨,會愛她保護她,也就罷了,如果他另有所圖,艾梨怎麽會是他的對手?

要不要和艾梨談一談呢?消沉了好多天,也想了好多天,林朗終於做了決定。不管艾梨是不是鐵了心要和麥芒好,不管艾梨需要不需要,他都要和她談一談。就算艾梨不耐煩,不聽他的話,他也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她。愛情中的女人很容易昏頭,他要提醒她,不能毫無戒心地投入一場戀愛。

開學兩周之後,林朗打電話約艾梨見麵。他要找一個安靜的環境和一段充足的時間,不想中午的時候去吃飯的大廳找她,更不想撞見她和麥芒在一起,他要單獨和艾梨談。

艾梨對林朗的要求有點驚訝,問:又麵談,談什麽?你要結婚了,給我發請柬?

林朗說:到時再說。就掛斷了電話。

約好見麵的地方仍然是他們之前去過的那家Subway,不同的是,這次艾梨沒有買好了吃的等他,倒是林朗等了快十分鍾了,艾梨才慢悠悠的推門而入。而且,她明顯的打扮過了,不僅穿著不像學生似的隨便,還化了妝,塗了口紅。在林朗看來,那口紅的顏色實在有點過於鮮豔。像示威一樣。對了,艾梨的整個人,尤其是她的神態,就是一副滿不在乎,你愛怎樣就怎樣,我想怎樣就怎樣的架勢。也許是猜到了林朗的意圖,準備好了迎戰?

坐下之後,艾梨看了看眼前的食物,笑道:喲,買好了?謝謝啦。......這種感覺不錯哦。” 

林朗問:什麽感覺不錯?

艾梨眼珠不停的轉,打量著他,嘴角上揚,說:被人照顧的感覺唄。哈,久違了。

說著,大大咧咧的咬了一口三明治,問道:說吧,什麽事?

林朗看看艾梨,覺得有點陌生,不太像原來的艾梨。裝的?還是新的戀愛把她變成了這個樣子?好像不太友善,隨時準備和他翻臉似的。為什麽?有了男朋友,就要把前夫踢到八丈遠?不至於吧。不過,管她會怎樣,既然來了,該說的話也不能帶回去。

清清嗓子,林朗問道:之前不是說好了麽,你和麥芒談戀愛,要讓我知道,現在你們倆談了,為什麽不告訴我一聲?

好像早知道他會問這個問題,艾梨連珠炮似地說:你給我機會告訴你了嗎?回去兩個月,你有單獨和我說過話嗎?丫丫和我視頻的時候,你一共和我說過幾句話?你回來的時候,想留你吃頓飯你都不肯,問都沒問我在哪兒上班,過得好不好,我又有什麽必要上趕著告訴你我的事?再說了,你不去忙乎陳晨,管我幹什麽?

林朗被艾梨的一番話嗆得啞口無言。她說得確實沒錯,他想反駁都沒有借口。聽起來她像是有氣,氣自己對她不夠關心。怎麽辦?解釋一下自己在國內的心路曆程?告訴她其實他早已經決定和陳晨分手?有用嗎?有必要嗎?她怎麽也不會因為他有過的想法,就和麥芒分手吧?畢竟自己晚了一步,在把想法變成行動之前,她就已經和麥芒好上了。

林朗說:我不是管你,你想和誰談戀愛是你的自由,我隻是想提醒你,不要輕易相信一個男人,畢竟不是你自己的事,還有丫丫。我是作為孩子的父親為你們著想,沒別的意思。

艾梨反應很快,說: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這個意思之前就和我說過。我不傻,自己知道好壞。你是孩子的父親,我也是孩子的母親,我會保護女兒的。離婚後她一直跟著我,有過任何的差錯嗎?麥芒也是有孩子的人,會對丫丫好的。

如果拿孩子說事,似乎談話到這裏就可以結束了。可是艾梨和麥芒,怎麽會發展得如此迅速?林朗試探著問:你和麥芒,......挺快的啊,這才兩個月的時間,就定下來了?

艾梨笑道:哪有你快?你和陳晨,不是比我們快多了?怎麽樣,什麽時候結婚?我得給你們準備份禮物才行。

林朗說:可能短期內用不著了,我和她分手了。

艾梨一愣,停止了吃東西,問:為什麽?誰提出來的?

林朗聳聳肩:......,她提出來的。不為什麽,就是沒有了......感覺。

艾梨狐疑地問:騙我吧?上次在餐館看見你們時還那麽親密,怎麽可能這麽快就沒感覺了?

林朗說:騙你幹什麽?分了就是分了,有什麽必要撒謊?

艾梨不說話了,愣愣地看著林朗。

林朗說:我倒是有個問題,你在那家餐館打工,為什麽麥芒也在那裏?他是去接你嗎?還是碰巧去那裏吃飯?

艾梨回過神來,說:哦,他......是老板。那家餐館是他和別人合開的。

這回輪到林朗發愣了。愣了一會兒,才問:那你的工作,也是他給的了?

艾梨沒吭聲,點了一下頭。

林朗又問:你在那裏做什麽?

艾梨說:剛開始做服務員,後來我不想幹了,就......改成了會計。

林朗說:你還沒畢業,他就給了你一份會計的工作?

艾梨猶豫了一下,低聲說:是。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林朗突然有自慚形愧的感覺,開始坐立不安了。麥芒有一個餐館,還給了艾梨一份工作,如果他還真心喜歡艾梨,這樣的條件,換做是誰,也會動心的吧。那麽這麽短的時間內就能追到艾梨,也不足為奇了。自己一個窮學生,還對艾梨愛搭不理,麥芒一典型的高富帥,還對艾梨緊追不舍,誰贏誰輸,還不是一目了然?就算之前艾梨對自己還有感情,恐怕至此,也隨風消散了吧?

不過比較起來,如果麥芒是真心的,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艾梨跟著他,也許比跟著自己更活得輕鬆。隻要麥芒是真心的。他會是真心的嗎?他給艾梨提供專業工作的機會,一定是想把她留在身邊。如此看來,他確實是花了心思的。男人肯為女人費心思,一定是認了真。平心而論,麥芒倒不像隻是玩玩而已。可能自己真的多慮了。好吧,既然如此,你林朗就哪兒涼快躲哪裏去好了,還瞎摻合什麽?

林朗幾口吃完了剩下的食物,用餐巾紙擦了擦嘴,說:那好,就這樣吧,祝你們幸福。如果丫丫那裏有需要我的地方,盡管開口。說完就要站起身來。

艾梨沒起身,有點緊張地說:等等,你和陳晨,到底為什麽分手?

林朗笑道:反正不是因為你,行了嗎?

艾梨繼續追問:我沒說是因為我,我就是想知道,到底為什麽?

林朗說:不是告訴你了嗎?沒感覺了。

艾梨說:這個理由太牽強了,都處了這麽長時間了,怎麽會突然沒感覺了?

林朗站起身來,說:行了,走吧,別瞎想了。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不用操心我。

艾梨仍然很疑惑的樣子,但是也站起了身。出了Subway,兩個人一同穿過馬路。艾梨去等公車回家,林朗則回學校。

艾梨往左邊走了,林朗向右前方的腳步越來越慢,終於忍不住折回去,朝艾梨離開的方向望去。微微的秋風。些許的涼意。她穿著黑色修身九分褲,黑色高跟鞋,露出了白白的一截腳踝。一件白色寬鬆上衣,長發用一個白色的發帶鬆散的束了一下。黑白兩色,見麵時張揚的感覺,現在看起來卻有些孤單落寞。那黑白兩色的鮮明和落寞,衝撞著林朗的眼簾,讓他一瞬間,鼻子有些發酸,眼睛有些發熱。一種很熟悉的感覺。林朗想起了去年這個時候的一天,他看到艾梨和一個年輕男人一起走路的情景。今天她是一個人,而他此刻的感覺,卻比那天的感覺更加痛楚。

清晰的痛楚感。對自己喜歡的東西,人們都是有占有的欲望的,所以人們會把好好的花兒摘下來,放在瓶中欣賞,寧肯看著它們一天天的枯萎;把喜歡的物品買回家,閑置或使用;把自己喜歡的人追到手,和他/她每天的在一起。占有的時候,人們的欲望得到滿足,是愉悅的感覺。失去的時候,就是痛苦。失去一個人,也許是所有的失去當中,最痛苦的一種。尤其是還如此渴望她,本來可以擁有她,卻不得不放開手,眼睜睜看著她離去的時候。

如果他告訴她真相,他就是想要和她複合才和陳晨分的手,會怎樣呢?她會和麥芒分手,回到他的身邊嗎?這個想法一出現在林朗的腦海,就像刮起了颶風,突然間變成了非常強烈的衝動,讓他想不管不顧地追上艾梨,拉住她,擁抱她,告訴她自己心裏的話。他望著艾梨的方向。可是,艾梨連頭都沒回。她一直在慢慢地往前走,好像唯一的目標就是那個公車站牌。林朗看著,猶豫著,追和不追的想法在腦海交戰。

突然,艾梨回頭了,還抬起了手,擋在了額頭。她在回頭張望,用手擋住太陽照射到臉上的光線。林朗的心裏一陣狂喜,抬腳就向艾梨的方向走去。剛走了幾步,卻看見一輛公車停在了站牌下,而艾梨也迅速轉過頭,快走了幾步,上了車。

原來她回頭,是看車有沒有來。林朗停下了腳步,呆呆地看著載著艾梨的公車啟動離開。公交車後車窗的超大廣告圖片上,一個金發碧眼明眸皓齒的美女,對他甜甜地笑著,也慢慢遠去。沮喪又一次攫住了林朗,讓他腳步沉重,心情暗淡。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葉紫寒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感恩的日子' 的評論 : 聖誕快樂!謝謝跟讀!
感恩的日子 回複 悄悄話 哈哈,又更新了,太棒了!
謝謝!
聖誕快樂!
葉紫寒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通揚' 的評論 : 謝謝閱讀,聖誕快樂!
通揚 回複 悄悄話 不知結局怎麽樣?期待.....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