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創作的衝動來源於對過去的尊重和對未來的向往。字裏行間無意中表達出你的理念,你對生活,工作,愛情的詮釋。

所有文章均為獅子羔羊原創,版權歸獅子羔羊(CN) 及其筆名擁有者所有。為保護微信公眾平台的【原創】特性,有意轉載者請聯係作
個人資料
正文

靜之若儀(五十八)一波未平

(2018-01-08 15:47:00) 下一個

政府對公私合營的表述是:在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完成沒收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財產之後,在一九五六年,針對民族資本家和私營個體勞動者,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政策和運動。實質上是以政府的名義強製侵占私有財產,壟斷經濟市場,一種缺乏法理與公義的搶劫行為。

 

在上海、廣州等沿海大城市的民族工商業者大多設法將其企業運作遷往原來已經在香港設立的分支,丟在中國大陸被強製公私合營的隻是搬不動的房產物業而己。

 

這商業大逃亡的浪潮把大批成功的工商企業從中國帶入香港,為香港帶來了繁榮,卻對當時大陸中國的國民經濟造成了很大的負麵影響。有名的外遷商號有潘高壽中藥廠、陳李記藥業等。

 

一夜之間,留在大陸的民族工商業者失去了對原來屬於自己的產業的經營管理權。他們在原本屬於自己的產業中成了被改造的對象,在勞動中逐步改造為自食其力的勞動者。稍有不服者如老字號王老吉的後人王寶璋、王寶瑤被冠以反動資本家之名收監入獄,而執掌企業經營權的卻是沒有商業經營經驗,沒有創新動力的公家人

 

更有甚者,原來白紙黑字在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發行的《公私合營暫行條例》明文規定的百分之五年息,二十年為限的條款後來也被當局一筆勾銷。一九六六年九月當局稱按照原定的向資本家支付定息的年限已滿,決定不再支付定息,公私合營的企業就變成了完全社會主義性質的全民所有製企業。有報道稱,按現時的概念,即一夜之間股民股票歸公,房主房產歸公。未經任何法律手續,私營股份產權也被沒收為國有,公私合營企業全部變成了國營企業。

 

這一強盜行徑遭到原工商業主的抗爭。十幾年來,全國有關私股定息或股權的訴訟層出不窮。其法律依據是:既然公家向私股股東支付定息,就說明公家承認私股股東對於合營財產的所有權,那麽私營股份被政府沒收是不合法的,但是包括公檢法在內的各政府部門緊密配合,強力打擊原公商業者的合法訴求。

 

可是,已經大權在手的公家視其親手製作的法律為兒戲,一再以政代法以黨代法,踐踏法治。一九七九年一月,中央出台《黨對民族資產階級政策問題》規定:公私合營時股票股息發放到一九六六年年九月結束,現有資產階級工商業者要求領取在此前應領未領股息是可以的。但國家財政部又在當年下發文件,確定不再清退私股股金。

一九八三年二月,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和商業部聯合發文規定:國家已按年息五厘發給定息,發至一九六六年三季度,公私合營資產(包括核定投資房屋)已屬國家所有,不應退還本人。此後全國發生多例私股定息或股權的訴訟,皆因上述政策文件的原因而敗訴。有學者對這一不應退還政策提出了質疑。既然向私股股東支付定息,就說明公家承認私股股東對於合營財產的所有權。自一九六年九月之後不再支付定息,並不說明一夜之間這些財產收歸國有。

 

許多公私合營後的企業由於經營不善,商業模式死板,在市場中失去了競爭力,最後落得個關停並轉的下場。

 

被公私合營後的王春記由於經營不善,如日落西山。公家一接手就提出要為工農兵服務,不為公子哥兒服務,把古玩字畫業務全停了,隻做筆墨紙硯的生意。後來又以為人民服務為由把文房四寶的生意改為隻做文具。為表示要與以前的王春記劃清界限,建康路的本號被改名為建康路文具用品商店;昇州路上的分店被改為昇州路文具用品商店。王春記作為城南字畫古玩的老字號,從此消失了。壽庭、懷卿白天在人前不動聲色,晚上回到內宅暗暗傷心落淚,縱有千方百計也一籌莫展。

 

五九年,也就是公私合營後的第三年,懷卿積憂成疾,撒手人寰。這對壽庭的打擊是前所未有的。失去太太後的壽庭對一切都失去了興趣,失去了希望。好在耀宗巳經長大成人,他代表王家人與公家有理有節,有進有退地周旋著,照顧著一大家人的衣食住行,還把小弟弟耀洲送去技工學校學習機電工程,以期在王春記之外能有個立身之地。

 

 

五八年冬的一個傍晚,天邊微微泛紅,看樣子一場大雪就要來臨了。已經在電池廠當任會計的靜儀,背著剛剛從幼兒園接回來的二女兒正琅,沿著長樂路回家的方向走著。在離大門兩丈遠的地方看見大女兒正瑛在與一個身穿列寧裝的中年婦女講話。遠遠地看見了媽媽,穿得棉嘟嘟的正瑛向靜儀跑來。一邊跑一邊大聲地說:媽媽,媽媽,夏媽媽找你有事,我告她你應該快回來了……”

 

靜儀放下後背上的正琅,一隻手攙著正琅,一隻手迎著正瑛,微笑著對來人說:夏主任,你好,找我什麽事呀?靜儀記得這夏主任原先也是家庭婦女,因著其丈夫是個複原軍人弄了個街道辦事處主任當了起來。

王靜儀,現在全國人民都在大幹快上建設社會主義,我們都要為建設社會主義添磚加瓦,犧牲小家建設屬於廣大人民群眾的大家。這夏主任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可是靜儀卻整個一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她在說什麽?這些大道理與我何幹,這是要我添什麽磚加什麽瓦。想到這裏,靜儀覺得這事不是一時半會就能解決的,連忙禮貌地對夏主任說:夏主任,這外麵太冷了,先進去坐坐,喝口熱茶驅驅寒。等我先把爐子開了,飯煮上了再來向夏主任學習。

 

說著,靜儀掏出鑰匙,開了門,回頭讓夏主任先進去,然後帶著一對女兒隨後也走進家門。

 

進門後,靜儀把夏主任請到堂屋上首坐下,為她沏了一杯綠茶,囑咐正瑛照看著正琅,心裏七上八下地走進廚房。不知道這夏主任是因何而來,但是靜儀的直覺感覺這是來者不善,拆廟多過拜佛。靜儀一邊淘著米一邊琢磨著該如何應對……

 

文字編輯:Ellen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