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ZT(原創: 沈恩敏Emily) 桂香蟬鳴絲弦和歌-記複旦文工團四十年聚會

(2018-10-31 08:31:00) 下一個

桂香蟬鳴絲弦和歌 (記複旦文工團四十年聚會)

2018-10-22

沈恩敏 Emily 

  十月十八號,近五十名曾經的校友,從世界各地、從十幾個不同的國家,向複旦聚集,共祝恢複高考四十周年,共祝複旦文工團四十周年生日。當年的文工團有民樂團、西樂團、合唱團、舞蹈隊、話劇團組成。當年恢複高考後的77級-81級的學生,如今最大的年齡七十,最小的也已半百。

  自畢業後大家天各一方,特別是出國後,我與文工團所有的同學就沒有再見過麵。感謝微信,終於在今年年中找到了組織。十三個小時的飛行,等我到的時候,正裝晚會已近尾聲。看著紅男綠女、西裝長裙,帥哥美女,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很多人,都是曆經千山萬水不遠萬裏,來到邯鄲路。一晃眼,幾十年過去了,依稀能夠把名字與臉重合起來的真是寥寥可數。

  好在組委會早有準備,第二天,大家穿著師姐設計的有自己頭像、名字、所屬係、所屬團體的T-恤衫,再一次重新認識,握一把手,看一下名字,腦子裏拚命努力地重新記名字。依稀把年少時的麵容與眼前的人匹配起來,漸漸地記憶裏模糊的畫麵越來越清晰,那個小時候的人兒慢慢變得鮮活起來。曾經一起拉過的莫紮特、一起跳過的吉踏巴、一起聚餐時吃過的菜,一件件、一樣樣、一樁樁,全部回到了眼前。

  在校門口拍集體照,在食堂排隊,再吃大排加青菜,重溫當年複旦的夥食。在劇場一天,上午排練,下午走台,無論是舞蹈、還是二重唱、小組唱、民樂合奏,都驚歎當年的童子功沒有白費。得知師兄師姐們因為各自的生活工作不在同一個城市,有網上隔空排練,有各自拜師學藝,到複旦,一邊倒時差,一邊參加排練。幾個小時後,就上台演出了。

  我們為了唱歌時如何的發聲方法最好,聲音是否關閉而討論,我們為了華爾茲的舞步如何更優美而練習,我們為了是否喜歡多明戈的美聲唱法而表態;為了“山楂樹”和聲的和諧我們反複練習;我們說要麽不做,要做就要做到自己的最好。

  老大哥的大江東去字正腔圓、氣勢恢弘;一個個的獨唱、二重唱, 無論唱腔、吐字、音準、節奏還是演繹都確定了本次演出的專業水平;“O Del Mio Dolce Ardor”和“今夜星光燦爛”讓我誤以為自己走進了大歌劇院;All I ask of you 令人心醉; 牡丹亭的依—啊— 成了我們以後集體照的標準配音;輕輕的我來了,在無錫話中得到演繹,那片沒有帶走的雲彩被杭州人留在了複旦;竹板聲在天津快板書中蕩漾;賽馬和二泉映月,兩把胡琴一開拉,震驚全場;揚琴、琵琶、笛子... 民樂團獨領風騷;當年同時被音樂學院和複旦錄取而最終來了複旦讀中文的男低音,當初學弟學妹們眼中的男神,是最後一個被找進微信群的,從北京飛過來,在演出的前一夜決定上台獻唱......

  最搞笑的是大阪城裏大春和喜兒的舞蹈,演大春的核物理係出身的師兄以前是玩樂器的,從來沒有跳過舞,沒想到二三個小時的練習後,晚上演出時大春與喜兒的革命友誼得到升華,喜感十足,笑爆全場,令我對師兄刮目相看。印證了那句話:人的潛力是無窮的,不是你不會,隻是你還不知道自己會罷了。當然話又要說回來,名師出高徒,有高人指點就是不同。

  所有的團員在友誼地久天長聲中載歌載舞,汗流浹背;團座陳小鷹作曲的“大學生圓舞曲”作為最後的壓場,但是不知道什麽原因伴奏錄音放不出,一位師兄急中生智,鋼琴臨時伴奏救場,這份功力與急智令人驚歎!

  在西溪濕地,我們在水榭亭台處留影,吃著夢裏的家鄉菜,聽著耳邊的歡聲笑語,看著烏篷船悠悠遠去,我們不爭立場不談政治,我們隻聊風月隻說音樂。

  師兄們情誼款款地回憶當年複旦南京路,大美女師姐長發飄過的靚麗風景;恨不得做複旦四大美女的護花使者,可憐有心無膽。當年沒有故事發生,這不,如今的芳芳也不是當年的那個小芳了.

  師兄師姐們對當年的普陀山之旅意猶未盡,聊起來滿心都是淚,去的人後悔當年沒有抓住機會,沒有去的人心有不平及遺憾,都說錯過了一次人生重寫的機會。

  大家爆笑連連,喜劇滿場,一不小心就載歌載舞,依-依-啊-啊-,把酒店的小哥小妹們嚇得不輕。最後的晚上,姐妹們婉轉的“我來遲了”在夜深的酒店大廳回蕩,令煒鍋皇弟毛骨悚然;兄弟們的荷爾蒙高亢症,令姐妹們側目噴飯;大家都在說,我飛了N小時回來,我自萬裏之外回來,我連時差都沒有來得及倒過來,現在就這樣結束了?!大有不願回家而要繼續party的勁頭。

  這次參加聚會的團員,據說學理工科專業的比文科的人多,以三分之一以上人數的物理係(包括核物理係)為主打,還有化學係、生物係、數學係,陣容實在強大。相對而言,計算機係、文科類的外文係、新聞係、中文係、國際政治係與曆史、哲學係隻有小貓三兩個。本來一直以為學理工科專業的人應該邏輯思維強大、藝術細胞乏善可陳,沒想到這次,我徹底被大家橫溢的才華所折服。我真心不懂物理、核物理、光學與發聲方法、與和聲有什麽聯係?化學與揚琴有什麽交集?讀莎士比亞的外文係與琵琶是否有些遙遠?......

  憑心而論,三十多年前會一點音樂的、文藝範十足的確實都很不一般。那時候因為讀好數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所以那些文理皆修的才子佳人們大都選擇走遍天下。在師兄師姐麵前,特別在77、78級的曆屆大師兄師姐麵前,我隻能算是個小學妹(Small potato)了。我們嗨得顛三倒四,我們笑得雙鄂酸痛,笑話伴著綠茶,出口入心,回味無窮.

  晚風中夾雜著淡淡的桂花香,隨著腳步的移動,若隱若現;田野裏蟲叫蟬鳴此起彼伏,走在小路上,醉了。

  星期天上午十點多,當大家把行李一個個放進大巴士的時候,握手已經不夠表達自己的感情,大家忍不住地擁抱,姐妹們淚水在眼眶裏打轉,弟兄們的眼睛也紅了。

  老天好像也有些傷感,下起了細雨。看著雨點落在湖麵上泛起的漣漪,一圈又是一圈,由小變大,直到越來越模糊,心裏也有些莫名的失落與無奈。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相見時難別亦難,一抱,就此別過;再抱,感受你的溫度;最後抱一次,你的力度定格在我的記憶深處。不知何日再見。好在今天的世界已經變得很小,即使從此天各一方,身體的距離遠在天涯,心的距離近在咫尺。

  這短暫而美好的六十多個小時,會溫暖著我,鼓勵著我走向天涯。

  感謝團座陳小鷹; 感謝組委會的每一位; 感謝魏師兄的親筆簽名贈書;感謝林師兄師姐的慷慨解囊, 感謝你們每一個人。因為沒有征得你們的許可,所以我沒能把你們的名字在這裏一 一列出。感謝你們的包容和理解,感謝你們的陪伴。

  複旦不老,我們不散! 

Emily 沈恩敏 2018-10-21 杭州回上海途中

晚會邀請函

複旦食堂的大排飯

排練

再抱一次

淚水沾衣衫

魏師兄的親筆簽名贈書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