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拜登兒子的電腦硬盤來源有問題,很可能是栽贓的zt

(2020-10-17 08:10:34) 下一個

6park.com

 


我們不站隊任何政黨, 6park.com

 

不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 6park.com

 

我們隻在乎事實。 6park.com

 

Facts Matter.



編輯:江南



文:紐約華人資訊網主筆 詹涓 6park.com

 

周三,《紐約郵報》刊發了一篇報道,再次暗示拜登父子與烏克蘭能源公司有不當關係。由於證據鏈並不充分,一些媒體開始追蹤這條新聞中涉及的人士和具體郵件內容。目前來看,事件存在大量疑點。 6park.com

 

留園手機端升級,關注朋友動態,快捷瀏覽!

6park.com

 

《紐約郵報》說了什麽? 6park.com

 

先整理一下《紐約郵報》說的這個故事。 6park.com

 

2019年4月,一個人將三台MacBook Pro丟給特拉華州的一家電腦維修店,聲稱它們被水泡了,需要數據恢複服務。維修店的老板“無法確定客戶是亨特·拜登”,但筆記本電腦上有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已故長子博·拜登的基金會貼紙。 6park.com

 

數據是恢複了,但不知為何店家無法聯係到客戶。修理店隨後顯然檢查了這些數據,發現筆記本電腦上有許多電子郵件,其中包括許多有關亨特·拜登與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urisma的交易,此外還有亨特·拜登的私密視頻。 6park.com

 

2019年12月,特拉華州聯邦調查局(FBI)查抄了其中一台筆記本電腦和硬盤。維修店老板又複製了一份硬盤,交給川普的盟友魯迪·朱利安尼。朱利安尼通過川普前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與《紐約郵報》分享了這些數據。《紐約郵報》於10月14日發表了這篇報道,並提供了兩封郵件的圖片,郵件稱亨特·拜登安排他供職的一家烏克蘭能源公司的一名高管與時任副總統的父親會麵。 6park.com

 

在文章發表後,拜登的競選團隊在周三下午對《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表示,他們翻查拜登的日程表後可以確認,沒有安排這樣的會議。 6park.com

 

拜登2015年時的外交政策顧問邁克爾·卡彭特(MichaelCarpenter)說:“副總統在烏克蘭問題上的所有會議,我都全程參與。副總統從未見過這個家夥。事實上,在《紐約郵報》報道之前,我從未聽說過此人。” 6park.com

 

當被要求核實這封郵件是否屬實時,亨特·拜登的律師喬治·梅西雷斯(GeorgeMesires)告訴《華盛頓郵報》:“我們不知道郵件的來源,當然也不能相信魯迪·朱利安尼向《紐約郵報》提供的任何信息,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這次所謂的會麵從未發生過。” 6park.com

 

這個故事有很多問題,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在於引爆的時間點和筆記本電腦移動的軌跡——對於嚴肅媒體來說,這是一個足夠讓人警惕的信號。 6park.com

 

於是,周三下午,包括《每日野獸》(The Daily Beast)記者在內的一群記者采訪了電腦維修店的店主約翰·保羅·麥克·艾薩克(John Paul Mac Isaac)。 6park.com

 

疑點1:店主說法前後不一 6park.com

 

約翰·保羅·麥克·艾薩克住在特拉華州的威爾明頓。周三他接受了多家媒體近一小時的采訪(采訪錄音可點擊此處:https://soundcloud.com/rptrbnd/mac-shop-10-14-cm)。 6park.com

 

6park.com

 

麥克·艾薩克說,由於身體原因(他是法定盲人),他並不能看清是誰丟下了筆記本電腦,但他相信這是亨特·拜登的,因為筆記本上有一張與博·拜登基金會有關的貼紙。奇怪的是,盡管店主說他無法看清來者,但在於2019年4月12日開列的收據上,列明了亨特·拜登的名字、電話與郵件地址。 6park.com

 

6park.com

 

他說,亨特·拜登實際上留下了三台需要修理的筆記本電腦,他把需要修這麽多硬件歸結為拜登的兒子“有錢”。據信是亨特·拜登的人丟下了電腦後,再也沒有回來過。在記者問他是否曾嚐試電話聯係亨特·拜登時,他回答說:“無可奉告。” 6park.com

 

在整個采訪過程中,對於電腦是如何交給執法部門一事,麥克·艾薩克始終沒有給出一致的說法。他也不能確切指出筆記本電腦到達他的電腦修理店和從那裏消失的時間。 6park.com

 

他時而說,他在查看了筆記本電腦中的文件後主動聯係了執法部門,時而又說,實際上是聯邦調查局主動聯係了他。有一會兒,麥克·艾薩克聲稱他給FBI的某個人發了關於那台筆記本電腦的電子郵件。又有一會兒,他聲稱巴爾的摩辦公室的一名特工在他向FBI報告了該設備的存在後聯係了他。 6park.com

 

在FBI據信於2019年12月查抄了其中一台電腦後,他說,不久之後,他們給自己打電話,要求他從技術上協助他們查看受損硬盤上的文件。 6park.com

 

麥克·艾薩克自己也承認,鑒於FBI有自己的技術人員,這個請求讓他覺得有點奇怪。 6park.com

 

麥克·艾薩克表示,他對個人安全感到恐慌,出於自保,在向FBI提交電腦之前,他複製了硬盤,理由是他相信塞思·裏奇(Seth Rich)的論點——這個陰謀論認為,一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工作人員並不是像警方聲稱的那樣是在一場搶劫案中意外被謀殺的,而是被克林頓的盟友所殺害,因為他泄露了委員會的電子郵件。 6park.com

 

“他們可能知道我有複本,因為我一直明確表示不想被謀殺,”他說,“所以我要複製。” 6park.com

 

麥克·艾薩克拒絕回答有關他是否在筆記本電腦被送走之前或在郵報發表該文之前,是否與魯迪·朱利安尼有過聯係的具體問題。當被問及他與朱利安尼的關係時,他回答說:“當你感到害怕而又不知道自己身處的水深時,你就會想找個救生員。” 6park.com

 

他似乎意識到自己說得太多了,接著說:“啊,該死。” 6park.com

 

記者們問:這麽說來,魯迪是你的救生員? 6park.com

 

“無可奉告,”他回答。 6park.com

 

麥克·艾薩克自始至終都顯得很緊張。他好幾次說,他擔心自己和他所愛的人的生命受到威脅。他還表示,彈劾川普總統是一個“騙局”。社交媒體上的帖子顯示,麥克·艾薩克是川普的狂熱支持者,並在2016年大選中投了他的票。 6park.com

 

疑點2:這件事不符合維修店的正常操作 6park.com

 

電腦維修專家表示,這個故事沒有太大意義,首先,維修店老板居然不知道到底是誰寄存了電腦維修,這讓人難以置信。 6park.com

 

“事件鏈中存在很多漏洞,從維修店的角度來看,這些漏洞是不合理的,”維修協會的執行董事蓋伊-戈登-拜恩(Gay Gordon-Byrne)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科技媒體Vice。“在現實世界中,電腦維修店一定需要知道客戶的名字,要不然怎麽收錢呢?設備不會像一個棄嬰一樣在晚上被丟在修道院的台階上。” 6park.com

 

第二,如果客戶丟下電腦就跑,而且再也不回來,電腦維修業正常的操作也不是翻查硬盤當中的數據。 6park.com

 

“從道德和實際操作來講,你不應該碰這些數據,”DIY電子維修公司iFixit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凱爾·維恩斯(Kyle Wiens)說。“清空筆記本,賣掉它,繼續你的生活。對於無主設備來說,店主基本上都是做的。” 6park.com

 

第三,從收費來說,費用也相當不合理。根據《紐約郵報》登出的收據,這家店收了三台水損筆記本,總共隻收了85美元費用。而通常修複Macbook、數據恢複的價格可以參見下圖。 6park.com

 

6park.com

 

維恩斯說,通常情況下,對於水損維修來說,沒有理由對硬盤進行徹底的搜索。鑒於這次維修隻花了85美元,維恩斯懷疑維修人員需要做的就是打開筆記本電腦,把它擦幹,檢查它是否被腐蝕,然後再把它組裝起來。維修人員可能需要啟動筆記本電腦,並快速訪問硬盤驅動器,隻是為了確保設備再次工作,但翻閱客戶的電子郵件和圖片,遠遠超出了必要的範圍。 6park.com

 

疑點3:這件事也不符合亨特·拜登的行事邏輯 6park.com

 

亨特·拜登2018年已經搬去了洛杉磯定居,是什麽又促使他在2019年4月,將三台電腦送到了特拉華州一個似乎隨機找到的電腦店維修呢? 6park.com

 

把一台帶有自己吸食可卡因視頻的筆記本電腦交給維修店來維修,把一個沒有加密、上麵有機密數據的設備交給第三方,這似乎不是一個正常思維的人能做得出來的事情,更不用說是身後有諸多後勤保障人員的副總統之子了。即使真的送修,認為亨特或他的助理或其他任何人不會回來拿起筆記本電腦或支付服務費用的想法也是有點荒唐的。 6park.com

 

筆記本電腦本身沒有加密的,這也很荒謬。從筆記本電腦的序列號來看,這是一台2017年的MacBookPro,可能運行的是Mojave。運行Lion或更高版本的Mac電腦都可以輕鬆啟用內置加密功能。對於任何人來說,提供一台文件沒有密碼或保護的筆記本電腦進行維修是不尋常的,更不用說像亨特·拜登這樣的人了——多年來,人們一直在努力尋找與他在烏克蘭工作有關的馬腳。 6park.com

 

疑點4:外接硬盤日期 6park.com

 

現在關於此事件,《紐約郵報》報道中有幾個關鍵時間點:2019年4月12日,據說是亨特·拜登的人送修了三台水泡電腦。 6park.com

 

12月,FBI獲取了當中一台電腦和硬盤,FBI還提供了下列收據,列明了查抄的筆記本電腦和外接硬盤的序列號。 6park.com

 

6park.com

 

根據西部數據的網站稱,這個硬盤的3年保修期將於2022年4月18日到期。也就是說,它是在2019年4月18日生產的。這晚於傳說中亨特·拜登送修電腦的時間。所以可以肯定,這個硬盤不屬於亨特。 6park.com

 

6park.com

 

那麽硬盤屬於誰,會不會是店家買來用於恢複水損電腦內存數據的呢? 6park.com

 

多名技術專家解釋說,外接硬盤的明確目的就是為了拷貝數據,它不能恢複損壞的固態存儲,比如水損MacBook中的硬盤。所以隻剩下一個可能:送修電腦可以啟動,內部硬盤可以使用,而修理店在拿到電腦幾周後,花80刀買了2TB的Mac版MyPassport,隻是為了複製原電腦上的數據。而數據一旦複製到外接硬盤,就很容易被更改/偽造。 6park.com

 

疑點5:郵件內容 6park.com

 

修理店在2019年4月收到電腦,花了比所收到的維修費還高的費用買了個外接硬盤幫客戶備份後,根據元數據顯示,在約6個月後,2019年9月28日和10月10日,有人訪問了Mail程序,並從舊電子郵件中生成了PDF文件。這就是《紐約郵報》新聞中使用的其中一封郵件。 6park.com

 

6park.com

 

元數據顯示,郵件PDF文件是在2019年9月28日和10月10日生成的。 6park.com

 

而另一封郵件,《紐約郵報》則以圖像文件,而不是PDF文件形式顯示,缺乏標題信息和元數據,這使得人們更加難以分析和驗證文件。對於這封郵件中描述的會麵,拜登競選團隊已經否認。至於為什麽在複製了郵件整整一年後才踢爆,目前朱利安尼並未予以回應。 6park.com

 

6park.com

 

郵報提供的僅有的兩封電子郵件,發信人同人不同名。圖片來自紐約郵報,紅色文字和標注係後期添加,以方便比對。 6park.com

 

在《紐約郵報》提供的兩封電子郵件,發信人是同一個人,但名字拚寫不同。一個名為Vadim,一個是Vadym。這是一個相當常見的俄國男性名,前者是俄羅斯的拚法,後者是烏克蘭的拚法。在這封不小心把自己名字寫錯成“Vadim”的郵件裏,發信人還拚錯了自己公司,也就是Burisma的名稱,但到了最後又改成以“Vadym”落款。 6park.com

 

而在“烏克蘭人”Vadym發的郵件中,同樣存在著烏克蘭語和俄語混用的問題。可以看到,“郵件自iPhone發送”這個iPhone自動生成的簽名檔使用的是俄語“отправленос”,而不是烏克蘭語“В?дправлено з”。 6park.com

 

6park.com

 

郵報提供的其中一封圖片格式電子郵件。圖片來自紐約郵報,紅色文字和標注係後期添加,以方便閱讀。 6park.com

 

再看郵件字體。與右上角的“VP”圖標相比,左邊的文字部分清晰度極高。似乎有什麽地方不對勁,經過進一步檢查,確實如此。經過放大,文件中的文字依然清晰,然而“VP”圖標卻變得非常像素化(見下圖)。 6park.com

 

6park.com

 

這是電子郵件改動的標誌。Gmail的圖標沒有理由和同一文檔的文字分辨率不同,除非圖標或文字是經過了PS修改編輯的。 6park.com

 

更有趣的是,仔細看“VP”圖標,你還會發現它的右側是平的,周圍有一團非常淺的灰色,與文檔的背景不匹配。灰色的背景與圓圈突然變平的地方完全一致。這證明有人用編輯工具把這個低像素的圖標剪了出來,然後粘貼到高像素的新文檔上。 6park.com

 

6park.com

 

可以用自己的郵件客戶端做下試驗,在Gmail和Outlook客戶端裏,圖標都是完美的圓圈,沒有不同的背景,並且圖像的分辨率與文本的分辨率完全匹配。 6park.com

 

6park.com

 

俄羅斯幹預? 6park.com

 

亨特·拜登的海外商業交易,包括他與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urisma的關係,一直是去年共和黨人強烈關注的話題。參議院共和黨人從去年到今年對這一問題進行了反複調查,於今年9月23日發布了一份87頁的報告,總結稱沒有證據表明前副總統拜登在兒子的商業交易上有不當行為,調查人員采訪的所有10名證人均作證說,拜登和其他任何人都沒有因為他的兒子而改變過美國的政策,調查就此告結。 6park.com

 

即使是在《紐約郵報》周三發表的係列文章裏,還有一篇報道引用了一份亨特撰寫的備忘錄,當中顯示,亨特告訴他的商業夥伴,“[喬·拜登]會說什麽,做什麽,不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亨特還表示,他的烏克蘭生意夥伴“需要明確知道,我們不會也不能直接幹預國內政策製定者”——換句話說,他不會也沒法利用他對爸爸的影響力。 6park.com

 

《紐約郵報》的報道也忽略了一些關鍵細節,包括朱利安尼承認與克裏姆林宮盟友安德裏·德爾卡奇(AndriyDerkach)有密切合作。德爾卡奇因散布虛假信息以影響2020年大選而受到美國財政部的製裁。報告中沒有提到,這家受到質疑的天然氣公司最近受到了俄羅斯政府支持的黑客團隊的攻擊,該黑客團隊曾在2016年攻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它沒有提到情報機構最近評估認為,俄羅斯仍在試圖影響美國總統選舉,使川普從中受益。 6park.com

 

《紐約時報》在今年1月報道稱,Burisma公司遭到了一個俄羅斯黑客團隊的攻擊,這個團隊恰恰正是是2016年攻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兩個黑客組織之一。上個月,美國情報分析人士聯係了幾位了解Burisma黑客事件的人士,以獲取更多信息,因為他們發現有傳言稱,被盜的Burisma電子郵件將以“10月驚奇”的形式泄露出去。 6park.com

 

熟悉事件的人士對《紐約時報》,他們的主要擔憂是Burisma的材料將與偽造的材料摻雜在一起泄露,以試圖傷害拜登的候選人形象,在選前製造混亂——俄羅斯黑客在2017年法國大選前曾經玩過這一招,將真實的電子郵件與偽造的電子郵件攪和在一起放出去。 6park.com

 

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安嫩貝格學院駐校安全專家馬克·安賓德(Marc Ambinder)指出,這一連串事件具有俄羅斯提供虛假信息行動的所有特征。 6park.com

 

6park.com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的網絡和虛假信息專家托馬斯·裏德(ThomasRid)也在推特上發布了詳細的分析,並敦促人們負責任地對待這個故事。“這個故事非常可疑,尤其是在政治活動的背景下看待。它有創意,匿名,產生似是而非的可信度。這正是偽造行家會做的那一套虛假信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老上不來 回複 悄悄話 幾十張甚至上百張照片有可能是別人偷拍所為,幾千張照片肯定是自己收藏的。拜登還是退了吧,選上了也是麻煩不斷。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