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誠信實驗,中國墊底,是實驗設計偏差的問題zt

(2019-06-24 09:07:10) 下一個

咱們從整個實驗流程著手,分析一下。

1、選取的誠信檢測方式是失物招領。作為在中美兩國的失物招領處都打雜過的人表示,我國失物招領和某些國家不一樣。

我以前在平山縣附近某紀念館打雜,那邊的失物招領流程是收到失物之後存儲起來,整個失物招領處就是一個大倉庫。除非是特別貴重的東西,否則就是存在那裏直到有人來認領。而且我也說實話,49塊錢、1把鑰匙,連張身份證都沒有,失物招領處也懶得找失主,找到人家沒準兒都懶得回來拿,特別是像我們那種地方來回車費都要幾十塊,況且上班時間玩電腦或者玩手機被領導發現要扣工資。

要是酒店前台那就更不得了了,我在酒店丟了那麽多次東西,大部分都能在酒店前台找到,但要是說主動聯係我,那是一次都沒有(可能因為我不是VIP)。

而且需要注意的是,留的是電子郵件地址,我國很多場所的工作人員不一定會發,也不一定願意發郵件。哪怕留個電話都比電子郵箱效率高。

但是美國這邊就輕鬆多了,我以前在某藝術中心打雜,一天能來幾樣東西就不錯了,一整天就解決這麽幾個問題,我能解決出花樣來。不要講發郵件,我每封郵件還能附上一首小詩。比這個更忙的地方肯定也有,但總的來說,大體上我國的工作人員要忙上不少。

2、交付“失物”的對象是工作人員。依照他們的處理方式來判斷公民誠信,這個選取對象就有問題。

這是統計學上非常忌諱的問題,選取對象和研究對象有偏差。研究公民的誠信,卻隻選取以上五類機構的工作人員作為研究對象,得出的結果並不是所謂公民誠信,而是服務人員的業務水平。

3、從實驗數據上,這個結果實際上已經與所謂誠信研究課題不符。

首先,它的統計方式實際上是主動聯係失主,不講是怎麽聯係。其次,根據他們的實驗結果,有錢的錢包比沒錢的錢包的聯係更多,大額的錢包比小額的錢包聯係更多。那麽,這個數據反映的就不是誠信,而是這個價值的錢包是否值得聯係失主的博弈問題。(這個問題在文章中有部分提及)

 


綜上所述,我認為這篇《Science》在研究方法上的瑕疵比較大,對於我國的基礎情況並不適用,至於研究結果中的中國公民誠信水平問題,我認為缺乏可靠的研究基礎。對於這種從實驗設計角度就不算嚴謹的報告能夠登上國際頂級期刊,我表示很失望。審稿的估計沒有正常中國人,不然這種論文得打回去重做。

這篇報告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連它都能發在頂級期刊上,那麽整個學術領域又有多少這種偏頗的“科學”研究大行其道?又會被多少別有用心的人拿來攻擊我們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