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從源頭消除暴恐zt

(2018-12-30 09:16:48) 下一個

從源頭消除暴恐,央視探訪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央視網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新疆曾發生過數千起暴力恐怖事件,造成大量無辜群眾罹難,數百名公安民警殉職,財產損失無法估算。

但當前,已連續23個月未發生暴力恐怖案件。

我國為防治報空實施的“治本之策”,在新疆依法開展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近來卻屢遭外媒質疑,甚至外交部發言人不得不在各種場合多次回應。

事實上,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就是要從根本上消除滋生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環境和土壤,將暴恐活動消除在未發生之前。近日,央視網節目《東方時空》12月30日就走進新疆和田地區於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向外界展示這個有點“神秘”的地方。

20世紀90年代以來,境內外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暴力恐怖勢力“三股勢力”,在新疆策劃並組織實施了數千起暴力恐怖事件,造成大量無辜群眾罹難,數百名公安民警殉職,財產損失無法估算。

上圖就是過去幾年發生在新疆的部分暴恐事件案發現場監控,盡管我們對個別鏡頭做了技術處理,但依然可以感受到暴恐分子的殘忍與人性的泯滅。警方偵辦發現,這些暴恐事件背後都有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作祟。作為人類文明的公敵、國際社會共同的敵人,打擊恐怖主義和去極端化既是世界性問題,也是世界性難題。

為了破解這個難題,新疆依照有關法律法規,通過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方式,開展了源頭治理的探索。我們帶您走進新疆和田、喀什等地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去看看那裏的學員們有著怎樣的人生經曆和變化。

真實的過往 不堪的噩夢

今年29歲的阿布都賽麥提和妻子,現在是和田地區於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學員。6年前,他在縣城開了一家小飯館,生意開始做的還不錯,可沒過多久就有幾個所謂的“熱心人”打著傳播宗教教義的幌子,盯上了他。

於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阿布都賽麥提:極端思想濃厚的那種人,要求我們吃飯的飯碗要分兩類,要麽就是用一次性飯碗給非穆斯林人吃飯,或者是不給他們飯吃,嚴重到這個份上。他們(極端分子)主要目的就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要分清楚。

在這些自詡為“宗教學者”的指點下,對宗教教義隻知一二的阿布都賽麥提,不僅言聽計從,而且在接下來的幾年裏是越陷越深。

阿布都賽麥提:(飯館)門口可能貼一個“非穆斯林不許進”,然後我的思想再發展下去,再極端下去,比如說某個人不注意我這個字體(提示),進我的飯店我可能會打他,或者是趕他出去,嚴重到不走公路,不坐車,不花錢,不花這個人民幣。

記者:為什麽?

阿布都賽麥提:因為他們的思想就是,國家是"非穆斯林人"管的,也不是"穆斯林國家",所以他們給我們的這些東西我們是不能用的。

針對飯館服務員,阿布都賽麥提還製訂了一個荒謬的“著裝規範”,並且要求他人所思所想必須得與自己保持一致。

阿布都賽麥提:我們統一了一下她們的服飾,就是黑色的長袍。因為當時我們的思想就是這個(極端思想),然後我們聘別人、選別人的時候也要看,符合我們的思想(極端思想)要求,然後就你行,過來。

在極端思想不斷感染滲透下,阿布都賽麥提對當時一係列暴恐事件導致的悲劇,也完全喪失了一個正常人應有的判斷。

阿布都賽麥提:感覺就是他們(暴恐分子)的行為是對的,因為有這樣的說法,比如說被害的警察、幹部,很多人視為這些給國家工作的這些人,也不是真正的“穆斯林”,所以他們被殺是應該的,殺"非穆斯林人"可以進天堂。

回憶起過往種種經曆,阿布都賽麥提為自己能進入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接受培訓感到很慶幸。

阿布都賽麥提:因為這個(極端)思想管人,人的行為就是被思想管的,(被)控製了,他的思想已經感染了。如果不及時把他轉變過來,人的思想,或者是不及時把他治療,那他的後果就是,他的思想控製他的所有行動,他可能會殺人,可能會幹更壞的行動。通過學習法律,國家的政策法規,我意識到如果我繼續那樣走下去,別說是我的未來,我家族的未來,我後代的未來可能就是今天死、明天死、或者是後天死,(家鄉就)變成一個動亂地區了。

跟阿布都賽麥提一樣,受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影響,被教唆、脅迫、引誘參與恐怖活動、極端主義活動,涉嫌犯罪但情節較輕不需要判處刑罰或可以免除刑罰的人員,是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中的主體人群。

於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木塔裏普:當時他給我們說,有條件的話我們把“卡菲爾”(異教徒)們,一定要殺他們,消滅他們。政府給我們蓋的安居房還有馬路都是"非穆斯林"(建的),我們應該不住在那個安居房,應該必須要做禮拜,吉哈德(“聖戰”),還有學經,沒有(不要)去學校。

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艾克達:我爸爸去世那天有人跟我說了,如果你哭了你爸爸會下地獄的,人死了以後,別人哭對他不好,完了以後我就不敢哭,我現在想想也是特別愚昧。

莎車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阿依努爾:我孩子生病的時候我不帶(去)醫院,醫院全部是漢族同誌,他們給我開的藥不能吃,他們是異教徒,我不去醫院。

正如以上學員所說的那樣,記者在南疆采訪中發現,過去由於受宗教極端主義滲透影響,普通民眾就連穿衣化妝這樣再正常不過的自由權益都會受到侵犯。在莎車縣艾力西湖鎮,麥麗亞木2014年6月份開了一家美發店,沒成想,一個月後就被迫關門了。

莎車縣艾力西湖鎮仙女花美發沙龍老板 麥麗亞木:以前我們特別喜歡打扮自己,但那時(前幾年)受宗教極端思想影響的人比較多,他們就會(在生活中)排斥我們。曾經有那麽一次,我在逛巴紮時,一個年齡比較大的男人看見我,說你怎麽不穿得保守一點,你看你現在穿得像什麽。

莎車縣艾力西湖鎮幹部 帕提古麗:當時(2012年)我最前麵來的時候,她們就是穿大衣,穿那些宗教服飾的。她們有些人的老公不讓他們出去打工,有一些野警察(“宗教警察”),野阿訇(非法宗教人員)那些人不讓她們穿時尚的衣服。

事實表明,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是一對孿生的病毒,也正是在這樣一種極端思潮泛濫的背景下,2014年7月28日,麥麗亞木所在的艾力西湖鎮發生了一起嚴重的暴力恐怖襲擊案,造成重大人員傷亡。

喀什地區司法局幹部 阿布都艾尼:宗教極端演變成暴恐活動是必然的,因為宗教極端它往極端走,它就迫使你要幹這種事(暴恐活動),(極端分子)通過他對宗教特別淺薄的認識帶他(群眾)給他講,給他灌輸這種(極端)思想。比如說很簡單的一個例子就是“聖戰殉教進天堂”一套邏輯騙他(群眾),昨天看著很正常,今天就變成暴徒。

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是學校也是“康複中心”

新疆依法開展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目的就是要從根本上消除滋生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的環境和土壤,將暴恐活動消除在未發之前。截至目前,新疆已連續24個月未發生暴力恐怖案件。作為源頭治理的一個載體,學員們有怎樣的收獲呢?

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統一設有教學樓、宿舍樓、食堂、醫務室以及標準化的技能培訓車間和文體設施。在這裏,學員們享有免費食宿和培訓,以增強他們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及職業技能等方麵的能力。學員們從身體到心理的點滴變化,讓他們的親屬也感到很欣慰。

和田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阿力木江:你看我有什麽變化嗎?

和田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阿力木江的母親 古麗尼沙汗:你的臉圓了,身體也壯實了。

阿力木江:就是,改變確實很大。

圖片

阿力木江的媽媽 古麗尼沙汗:一個月以後再見到兒子,他皮膚白了,氣色好多了,腰杆挺直了。之前有點駝背,差點沒認出來,以前他身體挺單薄,現在變得非常高大,差點沒認出來。

在喀什,今年37歲的阿卜杜卡迪爾,回想起以前被人以宗教為名幹涉學習語言文字,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段經曆挺荒誕。

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阿卜杜卡迪爾:比如說,我說漢語的話,我周邊人,特別是那種長輩,宗教人士,他們說這是“卡菲爾”(異教徒)的話。

在培訓中心半年來的學習,讓他提高的不隻是交流能力,眼界也一下拓寬了。

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阿卜杜卡迪爾:比如說新聞媒體啊,看了以後覺得我們的眼光比以前開闊多了。

記者:國家大事也知道了。

阿卜杜卡迪爾:知道了,原來我們根本就不重視,而且也看不懂,聽不懂。

圖片

針對培訓中心學員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普遍較弱,這裏的老師針對不同年齡段、不同水平的學員製訂了一套循序漸進的教學方案。

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教師 西熱阿依:比如從簡單的開始,你叫什麽名字,你家有多少人,最基本的對話交流開始,也加法律知識,把他們宗教極端思想解除掉。

培訓中心學員庫爾班江·阿不力跟同學們說,他結婚以後,受極端思想的影響,不但約束妻子自由,甚實施家庭暴力。

喀什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庫爾班江·阿不力:宗教極端思想方方麵麵都影響我生活每一個階段,我在上班,但是不讓她上班。因為我一直認為女人掙的錢是“阿熱木”(違反“教法”),她帶來的錢是不吉利。然後我就強迫她在家裏做禮拜,我好幾次打過我媳婦。

在和田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開展《刑法》、《國家安全法》、《反恐法》等法律學習的特色做法,除了專業教師隊伍,還讓學員們自己舉案說法,卡森木江就是一名來自學員中的教師。

和田市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助教 卡森木江·黑力力:如果我沒有來參加培訓,我可能繼續被三股勢力和宗教極端思想所蒙騙、所蠱惑,做出危害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的事情。我現在真的不敢想象,走到那一步的情景,我參加培訓太及時了。

如今的卡森木江作為一名優秀的學員助教,每個月有1500多塊錢的工資,現在的他除了正常課程安排,還會經常外出到社區、村裏做法律宣講。

卡森木江·黑力力:我每次到村裏宣講的時候,宣講的時間大約就是10-20分鍾,在這個過程中,我自己設定好,需要有五到六次的掌聲,有掌聲就說明我的宣講能夠打動他們了。

告別陰霾的回歸之路

記者在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采訪過程中,會有一種重回校園生活的感覺,這不僅因為所處的氛圍,還因為在這裏可以感受到以知識和技能改變自我的努力與希望。

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以幫助學員實現就業為方向,開設了服裝製造、食品加工、電子商務等一係列技能培訓課程,對其中有願望有條件的學員進行多技能培訓,確保學員結業後能夠熟練掌握1-2門技能。

圖片

於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艾力江·買賽迪:我這個月拿了2800,我自己留了兩百零花錢,然後2600寄給家裏了。家裏麵是非常感動非常開心的,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我能給他們掙錢,他們都不可思議。

於田縣的艾力江每個月2800元的收入可以保證全家在今年年底前脫貧,而和田縣的阿卜來海提經過三個月的技能培訓,如今也已經成為一家皮鞋廠的技術骨幹。

和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阿卜來海提·阿卜杜合力力:現在我學得差不多,就是中段這一塊來講我什麽都學會了。以後我就變成技術員了,好的話是四千塊、五千塊(收入),我就算過這個,一年下來也是六七萬了。

眼下阿卜來海提還有一個去內地創業的規劃。

阿卜來海提·阿卜杜合力力:拿這個就業技能,在那邊打工也可以,不然那邊掙好錢了,我就在那邊做一個鞋廠,自己當老板。

和田縣職業技能培訓中心皮鞋廠技術員 楊朝江:我們能感受到他們也是一樣,他們的工作努力,所以我就義無反顧地下定決心帶著我們的團隊,把這個事做好,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到和田。

結合脫貧攻堅,當地還在村子裏開辦“衛星工廠”。

於田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工作人員 張明文:(結業)合格回家之後回到家裏麵,他在村裏麵就可以進行就業。

胡瑪古麗作為今年9月份結業的學員之一,現在她就在離家不遠處的一家衛星工廠工作。

圖片

喀什市乃則爾巴格鎮衛星工廠員工 胡瑪古麗·阿不都:這是真的,就像大學一樣,一邊工作一邊學習,還有文化活動,了解新疆曆史,了解我們中華文化。我結業以後發現自己沒學的東西還多著呢,好多東西來不及學習就畢業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有時間(想)去那邊參觀參觀,跟那邊的同學們聊聊天,打打招呼。

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兼顧學員學習、生活、娛樂等多方麵需求。除設有不同項目的室內外體育活動場所,還開辦有繪畫、歌舞、京劇等不同內容的選修班,學員們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來選擇。

上麵是伽師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一台晚會的演出現場,飾演楊貴妃的實際上是個帥氣的小夥子,名叫阿布都拉·阿布都熱依木。

伽師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阿布都拉·阿布都熱依木:大家現在都羨慕我,因為我現在我們文工隊裏麵唱歌唱得最好的一個人,京劇也是唱得最好的一個人。所以我同期的同學們他們都羨慕我,他們現在都喜歡我,真的。

受極端思想影響,阿布都拉就在進入培訓中心之前,還堅持認為唱歌跳舞等一切帶有文娛色彩的活動都是不可接受的行為。

伽師縣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 阿布都拉·阿布都熱依木:我以前的生活是,這樣說吧,我以前的生活就是灰色,沒有顏色,現在多精彩啊,真的,我太喜歡現在的生活狀態。

有過阿布都拉這種經曆的人,占學員絕大多數。現在,曾被他們丟棄的那份美好,正在被重新找回。

喀什市政協副主席 米吉提·買合木提:還要學習我們維吾爾族傳統文化的一些內容,唱歌,跳舞都可以學,他們都非常喜歡。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