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被捕,是美國的超限戰zt

(2018-12-10 09:34:26) 下一個

這個事件發生後,我曾發了一條微博,主張對等報複原則,評論地下一群沒有脊梁骨的軟體動物在罵我是“義和團”——不好意思,我還真當不起義和團三個字,他們,一群沒有多少文化的農民,為了中華民族站起來,為了不當奴隸,獻出了自己的血肉之軀,我曾經花費過人民大量教育經費,也隻是在這裏敲敲鍵盤,怎麽敢比?我現在知道,我的族群裏麵,確實有相當一個比例的“同胞”,是天生的奴隸,他們,以及他們的後代,隻配在血汗工廠裏流汗、流淚,永遠就是一群豬仔。共和國的締造者確實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就是高估了他們,以為他們可以被教育成堯舜,其實根本不可能。我不能再高估他們,我根本就不想跟他們說話,故此,此文隻發給我的專屬會員群的朋友看。

?

?眾所周知,華為在通訊設備(也許消費者隻知道它生產手機)領域,已經獲得了世界領先地位。2017年,華為終於超越了愛立信,成為世界第一的通訊設備製造商。在這個領域,華為有著無數的科技創新和技術專利,是世界5G的領跑者。

簡而言之,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製定的自由市場經濟遊戲規則之下,華為人篳路藍縷,一路走來,終於登頂,這是中國人這四十年艱辛曆程的縮影。從個人說,我們從華為老總任正非的言論看,他非常愛戴(是的,就是這個詞,我沒有用錯,非常準確)美國,也很相信(這一點後來有變化,沒辦法,也是被逼的)美國,這也是絕大多數中國人這四十年的心路曆程。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美國輸不起了。它自己打破了自己製定、標榜的自由市場經濟遊戲規則,耍賴皮了。就在最近幾個月,它要求盟國,澳大利亞、新西蘭、英國、加拿大、德國、日本……禁用華為的設備,不僅不再購買,而且要拆除已經在使用的設備(我看到日本政府已經正式下達通知,要求拆除)。

僅此,已經充分證實了我在幾十年前,我還是一個年輕人的時候的斷言:美國製定並控製的所謂自由市場經濟遊戲規則,是靠不住的,可以在符合自己利益的跟著玩,但時時刻刻要記住它是靠不住的,是虛偽的,不能像那些跪拜西方的人們那樣,把它看成是神聖的。其實,完全靠得住的隻有一個規則,就是叢林規則。華東理工大學研究戰爭史的教授倪樂雄說的很好:暴力規則是一切規則的元規則。

但是,孟晚舟事件的發生,還是超出了我的預料。《超限戰》是中國人寫的,但是,率先使用超限戰手段,而且是使用到原本應該所謂“雙贏”的商場中的,是美國人,西方人。

孟晚舟事件的實質是什麽?

一些人又出來帶節奏了:孟晚舟肯定是犯罪了,如果沒犯罪,那美國法治嚴明,孟晚舟都不應該要求保釋,因為保釋後跑掉會影響到以後不能出國旅行,影響接班,就應該到美國去投案,相信美國的法治,不會冤枉一個好人。這個文章在微信,微博裏傳得正歡呢。

一些人又跳出來說:孟晚舟是雙重國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她是加拿大公民。關於這個問題,中國外交部已經出來辟謠了,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她是中國公民。鑒於這些謠棍至今還在說我現在生活在美國,而我實際上今天剛剛去了位於北京的國家博物館(有照片為證),我當然選擇相信外交部。但是,這也不是真正重要的問題,即使孟晚舟真的是加拿大國籍,又如何?

真正重要的問題是什麽?孟晚舟事件的實質是什麽?

我的一位在軍工部門工作的工程師朋友道出了實質。其實,這件事,就是美國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特別是中國的精英,發出了這樣一個極其清晰的信號:中國任何方麵的成員,無論你的位置有多高,貢獻有多大,做任何決策、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必須考慮誰能夠、誰在保護或威脅他的個人安全。如果麵對美國的綁架,中國都不能對像任正非這樣的人提供保護,那對其他每一個致力於中國利益的個人,提供保護的可能性(意識、能力與意誌)有多大?如果中國不能保護他們,那他們投向美國,效忠美國,難道不是一個經濟人的理性選擇嗎?

即使孟晚舟真的在美國無比“公正”的法院脫了罪,也改變不了這一點,隻要她不是由中國的努力救下的。這就是美國的超限戰。

我完全理解中國政府的難處。我們的硬力量現在很大,但還不是最大的,更重要的是,國內那麽多帶路黨,他們在思想上,輿論上,實際操作上,都有著巨大的影響,實事求是的說,算上這些帶路黨的巨大負麵影響力,中國的真正的博弈力量,就比單純的硬力量小很多很多。

另外,我認為,也有可能,很多退讓,都是要讓大家(中國人,甚至也包括美國人)看清楚,究竟是不是因為《戰狼2》、《厲害了,我的國》,還有所謂的現在中國根本就不存在的“義和團”冒犯了美國,它才扇中國的耳光的。所謂“哀兵必勝”,二戰時,美國也需要一個珍珠港事件才能讓全國凝聚起來。

但是,鑒於我在前麵說的那個軍工部門工程師的觀點,也不能退讓得過分。退讓得過分,隊伍就沒法帶了,這個國家的民心就全散了,能投美國的就全都投美國了。

所以,現在有必要從這四十年來的和諧哲學,稍微向鬥爭哲學轉一轉了。我決沒有說和諧哲學不對,也沒有說向鬥爭哲學轉一轉,就是向那些人嘴裏的“義和團”那樣,不自量力,自殺式衝鋒了。和諧哲學很好,這四十年讓我們賺了不少錢,我們的生活水平確實大大提高了。但是,這個世界是個變動不居的世界,沒有多少東西是永恒不變的。這四十年來,我們在中學教科書裏麵都隻強調和諧哲學,對於幹部隊伍的教育更是純粹的對外和諧哲學。然而,現在的國際形勢,很可能容不得純粹的和諧哲學了。我沒有說完全放棄和諧哲學,但是,必須也重溫一點點鬥爭哲學了。太祖說: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其實,打得一拳開,並非是好戰打人,而是為了免得百拳來,為了和平,為了和諧。忍得一拳來,可以,沒問題,可是,如果你忍得拳拳來,會怎麽樣?一定會是繼而百拳來,你絕不會得到任何和諧。這就是和諧哲學和鬥爭哲學的辯證關係,必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

前麵說了,如果中國不能保護中國人,中國人就會投向美國。在這裏,我要補充一下,真正有能力投向美國的中國人,並不是那麽多。任老板全家倒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他和他的家人投向美國,美國一定會笑納。而我們一般的老百姓不行,我們生於中國,長於中國,我們除了中國,無處可投。我不久前,因為新疆的反恐問題,差一點跟過去多年的老同學翻臉:我說,我跟你們不一樣,我和我的全家都生存在中國,我無處可去。你們之中的大多數,也跟我一樣,對嗎?所以,愛中國,不是愛任何別人,不是愛別的任何組織,而是愛你自己和你的家人,你別無選擇——要不,你就趕緊移民吧!不過要小心張首晟的下場,一個跟諾貝爾物理學獎隻有一步之遙的人(一群中國人又跑出來黑他了,說他也沒有什麽了不起的本事,但是,這個事我信楊振寧的,楊振寧說,他做的工作非常重要,得諾貝爾獎是早晚的事)。你自己琢磨琢磨,你跟張首晟比怎麽樣?我看到,張首晟這件事,對於我認識的很多原來並不怎麽愛國,甚至是逆向種族主義的理工科傑出人士,震動還是相當大的。

我以上的話,都是對不願做奴隸的中國人說的。那些天生的奴隸,他們,以及他們的後代,隻配在血汗工廠裏流汗、流淚,永遠的一群豬仔,我沒有興趣對他們說什麽。我沒有共和國的締造者的菩薩心腸,我認為他們無法被教育成自由人,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一個自由的靈魂——他們其實什麽靈魂都沒有,就是一群豬仔。我不是對他們說的。

我希望我們這些不願做奴隸的中國人,能夠團結起來,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奮勇前行。不要多抱怨,不要一遇挫折就放棄,而是忍辱負重,沉默寡言(但我得多說話,因為這是我的職責),抱團取暖,為了我們自己的偉大複興而工作和戰鬥。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