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央視記者zt

(2016-05-16 07:51:13) 下一個

一個領導一個風格。前任鐵路掌門人屬於那種甩開膀子大膽幹,根本不理會你旁觀者如何指手劃腳的那種類型。在他任上根本就不太鳥媒體,平時就派個發言人對 付。上行下效,那位著名的發言人也對各路媒體非常不感冒。所以一逮到機會,媒體眾誌成城,抓住他一句話大家渲染,弄得他狼狽不堪。現任的掌門人則非常非常 重視媒體宣傳。於是一到春運,便層層下派任務,要求每個單位必須完成宣傳報道任務,指標分解得非常細,國家級,省部級,地市級媒體多少篇,都有明文規定, 春運結束可是要考核的。

 

   春運開始後某天,本人正在忙著,突然接到領導通知,一個小時後某趟臨客就要出發,將有央視記者和某報記者隨車采訪,讓我也跟著去一下。我立即放下手頭的活兒,匆匆趕到客運段,與相關人員碰了麵。同時也見到了某報的C記者。和C略聊了聊,這位已經幹了六年記者,社會經驗尚可。

 

   來到站台上,另一撥領導陪著一群記者在攝像。我見到了將要跟車采訪的央視記者ABA是個奶油小生,B是個姑娘,都非常年輕。說實話,我看他倆第一眼就覺得是菜鳥。開車後略略一盤他倆的底,果不其然,都才二十多歲,A是東北人,畢業後曾在某晚報做過兩年攝影記者,B則是研究生剛剛畢業,還在實習期,尚未和央視簽合同。B其實是個地地道道的“九剝皮”,但滿嘴京片子聽不出半點鄉音,估計是在北方讀了幾年書改了口音。

 

陪同采訪的還有Z書記和L姐。出發前,大領導已經交代過,要我們好生伺候,大力配合。閑聊中Z書記問AB:“你們每月也有任務指標吧?”那意思我聽懂了,潛台詞就是你有報道任務,我們也有報道任務,大家通力合作,彼此互利,共同完成指標。可沒成想B卻一句頂了回來:那任務對於我們可有可無,大不了排名不好看罷了,無所謂。這句話就硬生生地把Z書記後麵想說的話全給堵了回去。

 

快開車了,A向我提出,要求我們打開車窗,他想把身子伸出窗外,用攝像機拍列車運動場景,同時要拍下車身上的方向牌和站牌。我一聽,立即警告他:這麽做非常危險,而且是嚴重違章,為了安全我不能同意你這麽做。A不死心,堅持已見,話裏話外的意思就是我是央視的,我的要求你必須滿足。

 

我倆就這麽僵上了。聽見我們在交涉,列檢師傅過來了,主動應A的請求打開了車窗。我見狀立即離開宿營車,晃到其他車廂裏。A則按自己的想法在列車開動後把身子和攝像機探出了窗外。我事先警告過,當麵拒絕過,你執意要這麽做,我可沒看見,出了事誰也找不到我頭上。

 

由於是臨客,去的時候全車放空。但出行時各項工作都很忙亂。這時候B小姐提出要給她準備熱水,因為她有胃病,不能喝冷的。咱們這趟臨客是綠皮車,剛開車還沒燒水呢,但列車長聽到她的要求,便拿著她自己帶來的暖水壺到餐車,讓餐車師傅放下手頭的活,先幫她燒鍋開水。

 

我們這趟車上午11點始發,餐車一通忙乎,直到下午一點半才招呼我們吃午飯。這頓午飯非常豐盛,清蒸桂魚,清炒四季豆,紅燒牛蛙,青菜心,土雞湯,餐後水果是草黴和西瓜。我嚐第一口菜後就大出意外,對Z書記說:天呀,這是我參加工作這麽多年來,在列車上吃得最好的飯,這菜的手藝不比五星級酒店的差。Z書記得意地笑了:那當然,大領導對這次采訪非常重視,特意囑咐把專運廚師給調來了。

 

我一聽,驚訝不已,乖乖,原來我們沾了AB的光,享受了省部級領導待遇。

 

我們這番話,當然是當著三位記者的麵說的。因為我和C記者已經聊得非常熟了,所以我怕C不信,便小聲告訴他:你起身到餐車裏轉一圈,別吱聲,看看列車員和列車長碗裏的菜是什麽。C依言而行,轉了一圈,看到列車員碗裏隻有青菜、豆芽,大家拿出自帶的辣椒醬和豆腐乳下飯。回來後,C緊緊握住我的手,抖了又抖,一個勁地點頭,啥話也沒說。這樣就已經足夠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不用點得太透。

 

吃完午飯,Z書記和L組和兩位央視記者商量,這趟車去的時候放空,何不趁此機會先行拍一些畫麵,作一些背影采訪?免得回程時人多忙不過來。無論怎麽溝通,AB都非常漫不經心,一句淡淡的“再說吧“就給打發了。弄得Z書記和L姐好生沒趣。

 

第二天淩晨,列車提前到了折返站。剛停下,就忽啦啦上來1600多名旅客。由於車站組織了大量人員引導,因此各個車廂門口秩序井然,隊列都排得不長。這時候A卻大為不滿,認為沒有那種農民工背著大包小包,湧擁而上,擠得水泄不通的場景,拍出的畫麵不好看。可是,旅客是不可能配合你央視的要求,上車落座後再下車,再擠成一堆按你的預案配合你攝像的。所以任憑AB抱怨,我們大家都沒吱聲。

 

這時候,B拿 出一大堆問卷,要求列車工作人員幫助在各車廂分發。按我們的意思,這好辦,讓列車長和列車員披著授帶在車廂裏分發問卷的同時,分發服務旅客便民措施以及網 絡購票指南之類的宣傳品,兩位記者隻管攝像,要是遇到合適的采訪對象,你盡管采訪好了。這樣一節車廂一節車廂地過,效率高,又能一帶兩便地給列車一點鏡 頭,也算幫我們完成宣傳任務。沒想到的是,B堅持已見,要求列車工作人員散到其他車廂幫她分發和回收,她和A則到一輛照明條件最好的車廂自行分發,自行攝像。再說得明白點,那就是你們都是供我驅使的小廝,鏡頭裏隻能有我,你們想要鏡頭那是癡心妄想。

 

無論Z書記和L姐如何溝通,B小姐就是不為所動,最後隻得依她。私下裏,Z書記和L姐非常生氣,覺得這二位太不通世事,上個鏡頭不過是一帶兩便的事,何苦呢?就好象我們要占她多大便宜似的。你就算不樂意,也完全可以圓滑點,要是我們,拍鏡頭照拍,但用不用則另說,到時候用不出就說是編輯給的時間有限,給剪掉了,這不能怪我,這麽處理大家都有麵子。

 

那晚折騰到淩晨三點才收工。第二天早飯,那場麵讓我簡直有點受寵若驚:水晶蝦餃、玉兔包、蔥油餅、小點心,糖蒜頭,各色牛雜,小米粥,肉餅湯擺了滿滿一桌子。我向L姐大發感慨,說是沾了央視大記者的光。L姐扭頭對鄰座的AB說:“我們大領導非常重視,再三叮囑要招待好。”按說但凡通點人情,你都該客氣一下。可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A居然輕蔑地說:“你告訴你們大領導,招待得也不咋地嘛”。

 

聞聽此言,L姐驚訝地下巴都快掉下來了。我立馬在餐桌下踢了她一腳,她回過神來看著我,我衝她搖搖頭,說了句:“別再說了,強鼓不用重錘”。

 

這時候,B開口了,她一開口,簡直沒把我們鬱悶死。她居然問我們:“為什麽這趟車不超員呢?怎麽可能不超員呢?你們要給我解釋清楚!”

 

我的天,你這話咋就那麽二呢?你就巴不得車上超員擠死呀?不超員你反倒難過了?震驚了?你到底安的啥心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