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霧橋(二十八)要挾

(2016-07-01 06:39:15) 下一個

 

 

我走出宿舍樓門,濕熱的空氣立刻像海水湧過來把我包圍。我抬頭看看天,鉛灰色的烏雲遮住了烈日,陽光不再那麽毒辣。在令人窒息的悶熱裏,我立刻滲出一身汗。該不會下雨吧?還是回去拿把傘比較放心。我返回宿舍,找到那把印滿粉色碎花的折疊傘,塞進我隨身背的一個小包裏。

 

我顛簸著高跟鞋來到東四的阿靜酒樓。之所以選擇離北大很遠的東四,是因為駱桓的大姨家住在附近。駱桓說他大姨年紀大了,走遠路不方便。想想馬上就要見到他大姨了,我心裏開始有些緊張。上次我因為緊急送虞斌去醫院耽誤了去他大姨家吃飯,估計他大姨對我已經有了一個壞印象。

 

我看看表,6點過20分。還好,多虧出發得早。上下班高峰期,路上堵得水泄不通,從北大來趟東四,居然用了快兩個半小時!夕陽西下,橘紅色的陽光穿過雲層斜照在酒樓深藍色的窗玻璃上,明晃晃地刺眼。我朝酒樓門口望去,忍不住開心地笑了。駱桓正坐在台階上,低頭凝思。他穿著黑色的西裝褲,白襯衣,還打了一條暗紅色的領帶。一個北大經濟係的高才生,在銀行實習的白領,居然像個外地進城的農民工一樣坐在地上。嗯,真夠體貼的,大概早早就在門口迎接我的到來。我躡手躡腳地走過去,繞到他的身後,輕輕地蒙上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誰?”我滿懷期待他會回答說“我老婆。”

 

他掰開我的手說,“別鬧了,早就看到你了。”

 

“是不是我這條白裙子太顯眼了?”我得意地說。他的眼睛依舊盯著地上看,好像有什麽心事似的。

 

“你今天去銀行上班是不是不順心?”我摸了摸他的頭發說。

 

“沒有,挺好的。我老板說我如果表現好,畢業後可以來正式上班。華夏銀行剛成立,上升的機會很多。”

 

“你要是將來萬一當上行長,我不就成了行長夫人?你看我是不是挺會做夢的?對了我今天早上還夢到。。。”

 

“你夢到什麽了?”

 

“算了不說了。咱們趕緊進去吃吧!人家中午隻吃了二兩米飯,就等這頓呢!”

 

“瞧你這點兒出息。這個酒樓太鬧了,要不我帶你去個安靜的咖啡屋?我有話對你說。”

 

今天晚上不是我們的訂婚宴嗎?難道我記錯了?不會,英語單詞我記不住,訂婚這麽大的事我絕對不會記錯!

 

“你大姨一家人怎麽辦,還有你的朋友們?”我用異常平靜的口吻探問道。

 

“有的沒讓來,有的剛送走。蘭子,咱們找個地方坐下,你聽我解釋好不好?”

 

“已經很清楚了,你什麽都不用再解釋。”我的聲音好像不是從我嘴裏發出的,而是一個配音演員在讀著我心裏的台詞。是的,再清楚不過了。他後悔了,他將來不想和我結婚了。他今天早上來的時候眼裏帶著血絲,應該昨天晚上就開始猶豫了。他應該是在今天才做了最後決定。此時我的思路像偵探一樣清晰,好像悔婚這件事的發生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似的。我的心不是未明湖。因為未明湖是活水。我的心比未明湖平靜,一點波瀾都沒有。因為我的心此時已變成一潭死水,不再有感性的靈動,隻剩下了理性的機械。我不敢相信自己此時會如此冷靜。那年在女生宿舍樓前,因為看到虞斌和方草在一起,我打過虞斌一個耳光,事後我曾十分後悔。對於一個在愛情麵前沒有誠信,出爾反爾的男人,我打他除了髒了我的手,還能怎麽樣?我連恨他都是多餘。

 

“那好吧,我也走了!”說著我的腳步跨下台階。高跟鞋沒踩對地方,我的身體搖晃了一下,差點摔倒。駱桓立刻站起來,把我扶住說,“你不能就這樣走了,你什麽都不讓我說會讓我很難過。難道你不想知道原因嗎?”

 

至於他什麽原因變卦,對我已經不重要了!不管是什麽原因,變了就是變了。就像一個人從此岸到彼岸,不管是遊過去的還是飛過去的,他的結果無非是到了彼岸一樣。他已經變了,我又能挽回什麽呢?我唯一要挽回的就是我的尊嚴,雖然這僅剩的的一點點尊嚴在別人眼裏渺小得如同一顆沙粒,它卻是我作為一名那個時代為數不多的女大學生,一個聰明又漂亮的現代女性的全部。

 

“好吧,你願意說就說吧。”此時的我已精疲力盡,高跟鞋像酷刑一樣折磨著我的雙腳。我裹了裹裙子,幹脆坐到駱桓剛剛坐著的台階上。他跟著坐到我的旁邊,開始了所謂的解釋。

 

“昨天晚上王萍跑來北大找我。她從我的一個朋友那裏得知我和你訂婚的事。她說如果我不和你馬上分手,她就要到係裏告我。”

 

我冷笑了一聲,“告你,她能告你什麽?這都什麽年代了,談戀愛分手都是正常的事。”

 

駱桓低下了頭,把濃密的黑發埋在手掌之間。“她既然敢去告我,自然有能告倒我的把握。”

“你是說你有把柄抓在她的手上?”我突然覺得眼前的駱桓格外的陌生。那天在駱桓宿舍見到王萍的情景浮現在我的眼前。她拉開簾子時滿眼的怒火,還有她倒在地上時的絕望,看來不是裝出來的。

 

“我以前跟你提過我和王萍去十渡玩,回來我就後悔了。可是就在十渡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不該做的事。”

 

“你和她那個了?”我驚異地睜大眼睛,再次回想我今天早上的夢,我對那個一點姿色都沒有的王萍居然心生妒忌。“那又怎樣?她拿什麽證明她不是誣陷你?”

 

“她懷過我的孩子,是我帶她去醫院做了人流,是我作為家屬簽的字!”

 

“天哪!王萍把這件事捅到學校,就等於把她的醜事大白於天下,她自己以後怎麽再嫁人?”

 

“她說她這輩子不打算再嫁人了,她賴上我了!”

 

“就算學校開除了你,你還可以去找工作。你的專業這麽火!現在好多研究生想退學都退下了呢!何況學校也未必真給你什麽處分,這都什麽年代了。”我說。

 

“就算我逃過學校的處分,就算我能找到工作,這輩子事業有成,就算我真的和你結婚。我一輩子都逃脫不了我對王萍的愧疚。也許有的男人傷害了一個女人不在乎,或者給點錢了事,可我受不了這種愧疚感的折磨。我必須對王萍負責。”

 

“負責!你要怎麽對她負責?”

 

“我要等著她先結婚以後,我再考慮自己的婚姻。”駱桓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莫名地讓我真正愛上了他。如果以前我對他的愛隻是出於外表和感官,那麽現在我從心裏開始愛上他。他其實和我一樣,寧可傷害自己也不願意去傷害別人。“讓我陪你一起等。等她結婚了,我們再結怎樣?”

 

“不用了,她先結婚的可能性很小,估計她再也找不到像我這樣條件的。而你不一樣,你隨便都能找到和我差不多的,甚至比我強的。我等她兩年,等我畢業,如果她還嫁不出去,我隻好收留她。”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0)
評論
卜蘭子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zhy0728' 的評論 : 教訓渣男這個東西方文化一致,西方會說,“如果我是女主的爸爸,我會把這男的叫到停車場,說,get away,jerk."。順祝國慶節快樂!
卜蘭子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葉虻' 的評論 : 心理描寫下篇是重頭戲,為此我醞釀了一陣子情緒呢!寫手有時候很像演員。多謝!順祝周末愉快!
葉虻 回複 悄悄話 “就像一個人從此岸到彼岸,不管是遊過去的還是飛過去的,他的結果無非是到了彼岸一樣。”----很到位的心理描寫,蘭子這部小說在心理描寫上較前幾部作品更精致了,
卜蘭子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jun100' 的評論 :駱桓至少勇於承擔錯誤,當然他的這個承擔其實又傷害了“我”。這樣處理是不是更加重了”我“的悲劇性?而駱桓這樣選擇的主要原因是他讓王萍懷過孕而沒有和“我”走到那一步,所以對“我”沒有那麽大的愧疚。小說試圖探索性,愛與責任。多謝!
jun100 回複 悄悄話 即使是那時候,肯這樣想的男孩也不多吧。。。不過他真要是這麽做了,也許過不了幾年就會後悔而死。。。倒未必後悔娶了'王萍'。。有多少曾經的純情少年,以後會變得麵目全非
卜蘭子 回複 悄悄話 多謝菲兒。其實原型的“我”隻說了一句那我也走了,就離開了。以至於多年後駱桓講述這段往事帶著敬佩的心情。高等學府的女生還是不一樣。

我因為用第一人稱,不好跨過我的視野,隻能靠讓二人繼續對話講出整個故事。

小說下部會因為第一人稱的局限增加故事的神秘感,敬請期待。
菲兒天地 回複 悄悄話 多謝蘭子解釋,就是我覺得“我”的立場有點奇怪,似乎她沒有太多的嫉妒,難過,好像她深愛駱桓願意為他做一切。。。。

我隻是憑感覺瞎說而已,你不用真的去改:)
卜蘭子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菲兒。駱桓覺得王萍因為他懷過孕,恐怕沒別的男人要了,那個時代的情況,所以願意做她的備胎。你的疑問很寶貴,我會改得更清楚一些。
菲兒天地 回複 悄悄話 謝謝蘭子更新,確實是個小高潮,可是不明白“我要等。。。”,也不太理解駱的等,也許是那個年代的特產?
卜蘭子 回複 悄悄話 不好意思啊,說了要完篇的,還是寫不完。恐怕還得至少一篇。多謝跟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