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何處繁華笙歌落(34)— 一張火車票

(2021-02-25 10:13:02) 下一個

Cindy拋出去最後一段問話之後,雨辰並沒有直麵回答她的問話,隻是說因為今天的日子很特別,自己的心情隨著傷心跌宕起伏,不是一個糟糕就能說明白的。想自己獨自安靜一會兒,然後便匆匆忙忙的掛斷了電話。

其實Cindy總覺得雨辰好像嘴邊似乎還有什麽話卡在了咽子眼裏,讓他欲言又止,她雖然把要說的話又咽回了肚子裏,隔著一層薄薄的窗戶紙想捅破又不知怎樣捅破。這總使Cindy原有的疑惑又再加深了許多,也使她對雨辰目前的狀態更好加擔心和牽掛起來。

當時北京的形勢確實緊張得讓人揪心,Cindy的一個同學那裏發生了一件事兒,本來按照平時就是一件極不起眼兒的小事兒,可是趕上了疫情的大氣候,現在便釀成了一件公共衛生事件,像公安機關突然發現了一件驚悚震懾的案件一樣。而這個警察不是來自於派出所,而是來自於民間。

當時北京在大形勢是挨家逐戶的閉門躲疫,小形勢嘛是私底下從民間堵截和發現漏網之魚,這網當然是來自於重災之都的武漢。而魚便是重災之都偷跑出來的那五百萬的可疑之魚。

話說北京某小區一個愁眉不展的下午,有一個打掃小區衛生的大媽正在小區的樓道門前低頭拿著掃帚掃地,本來剛剛上班的她正趕上昨晚上又刮了一陣子的斜風,遍地落葉不說又有一些素質低下的人新扔出來了一些雜紙髒物。她一邊低頭打掃一邊沒有好氣的嘟囔著:生了孩子沒有屁眼兒的雜種們,不知道怎麽過日子才算得逍遙。扔下的東西輕的重的不分,連玻璃渣子也敢往下扔。等老娘得了勢,也讓你們嚐嚐這伺候人的滋味。

正在心裏不暢快之際,突然眼睛被什麽東西晃了一下,她隻當又是一張沒用的廢紙,一掃帚掃過去,那紙偏偏不聽她這掃帚的話,就是粘在地上不走。她又硬掃了兩下子,還是紋絲不動。她隻得一邊嘴裏不幹不淨的罵著,一邊低下身子去撿拾,這腰一貓下頭一低下近前一看,原來是一張小小硬質的火車票,成心跟她作對,粘在地上死賴著不走,她瞪圓了眼睛罵道:“不長眼晴的死狗們,用完了還不知讓它歸位。還不當不正的讓它挺屍攔著道兒,找著挨罵。”

隻是這貓腰抬起來的一霎那間,她好像看到了什麽,又連忙把那已經扔到了垃圾桶裏的東西又重新撿拾起了起來,重新拿起斜著眼晴多看了一眼,這一眼一看可不要緊,把她看的眼裏心裏都看得冒開了花。

“偏偏讓我不閑著,費我貓下了腰,原來是讓我睜開眼睛去發現什麽呀,這算撞到了我的槍口上了,不早不晚的就是該著讓我立功請賞去。”

原來是一張標明的有始有終的火車票。火車票上寫的清清楚楚:Z36次由武漢武昌火車站開往北京西站。這哪是一張火車票,分明是一張發現一起特大案件的證據。她手裏攥著這張火車票,心裏盤算開了:這雖然是一張小小的火車票,但問題說明大了,第一是有人從武漢疫情期間偷跑出來了,那就正好應該屬於那五百萬漏網之魚之一,第二終點站和發現地都是在北京,這說明了正好,這第三嘛更重要讓我發現了,撿到了我的手中,說明作案的嫌犯就在這個小區裏,不對!也許應該就在這棟樓裏,也許就在我站的這個門裏藏著呢。這門裏一共住著有十八戶,他也許就是那這十八戶之一。

她越想越高興,越想越覺得手裏拿著的根本就不是什麽火車票,而且一張立功受獎的入門證明。

這張小小的火車票在一片寂寞又緊張的社區裏掀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先是街道居委會都動員起來了,最後又到了派出所。接著就是挨家挨戶的開始盤查起戶口來,他們一般都是采取這樣的動作:敲門要溫柔的,進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屋子裏所有帶氣的都問遍了查遍了才肯了事。終於在三查二查之下,經不起上級領導及廣大群眾的一隻隻火眼金晴的稽查,在一處密不透風的屋子裏發現了目標,這一細問不要緊,目標還不隻一個,嫌犯一共三人,是一家三口,從武漢武昌火車站上車,乘坐高鐵一路向北,在終點站北京西站下車,又經曆了一路顛簸的網約車,使投奔到了親戚這裏。本想投親靠友躲過武漢那個是非之地,沒想到在北京又撞到了槍眼上。

這之後這一棟樓以至整個小區不知道該感謝這位掃帚大媽,還是要唾罵她一頓。反正這件事之後這裏再也不允許居民進出小區大門半步。整個小區整整隔離半個多月才算了事,居民才可以重獲自由。

這件事算是個引子,之後北京開始明裏暗裏糾查起小區裏的往來人口,特別是口音有異的人口來,不說是搞得風聲鶴唳,也該是弄得草木皆兵了。北京城隻要是一聽到有湖北口音的,真是打心眼裏就消停不下來了。

一聽到這這件事之後的Cindy,愁容又多了一層,她不禁為雨辰的眼下處境更擔起憂來,為了緩解自己的擔心,她決定采取主動,開始主動經常與雨辰聯係起來。隻有當每次聽到雨辰的同樣一句早上好之後,她懸在空中的心才箅落下地來。這一天早上起來,一睜眼她便找到了手機,又開始在手機的屏幕上寫下了那幾個熟悉的字跡:

“又是新的一天來到,雨辰 早上好!”

寫完了短信,沒有等到回音,Cindy以為也許他昨晚上沒有睡好,現在還沒有醒來,也不想急著催他,便起身到了洗漱間洗臉刷牙。等洗完了臉刷完了牙,再一看手機還是沒有動靜。她不禁心生起疑惑來,迫於自己原有的擔心,她不想再多想下去,便又發送過去一條短信:

“雨辰 你好嗎?等了好久怎麽不見你的回信?”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蝸牛湖畔' 的評論 : 蝸牛希望見到你的新作,你的小說很有層次感,喜歡!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蝸牛湖畔' 的評論 : 當時真是這樣的,有口音的都立即警惕起來,生怕自己撞見鬼。不堪回首!
蝸牛湖畔 回複 悄悄話 北京真是草木皆兵。希望雨辰沒事,為他擔心。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