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59)—— 嘴巴上的那顆痣

(2018-02-08 21:37:54) 下一個

姐姐緩緩地走近了母親,一手扶著母親的肩膀,另一手拉住了母親冰涼的手,輕輕低下了頭,然後徐徐的把臉貼近到母親的耳邊,舒緩地說道:

“媽 不要著急!把您塵封的記憶,就像我們小時候圍坐在您的身邊聽您講故事一樣的,把它輕輕的喚醒,讓它再重新在大腦中複蘇記取。那個外地口音的……女孩子,她有沒有給你留下一個笑臉,或者一個特別深刻的印象。還有在一個轉身回頭之間,有沒有留下更多的跡象……”

相媽聽了她的話,眉頭鎖得更加的沉重,兩頰向下低垂著,嘴巴似乎也不像以往一樣的輕快敏捷了,她陷入了塵封多年的往事回憶。所以她吐字緩慢而又顯得生疏:

“我記得那天……好像正好是個六月天,天氣還不是那麽的炎熱,由遠及近的她……穿了件紫紅色的化纖夾克,這種顏色的衣服在城市裏早已經成為了過去,再加上她腳下的一雙黑色的燈芯絨布鞋,所以這身打扮使城裏人很快就斷定,這是一個來自於農村的姑娘,所以她不知所措的一連問了幾個人,大家對她都是漠然置之的‘’愛莫能助”。當她茫然無助的來到我麵前的時候,也是頭發向後紮在了一起,樣子顯得有些土氣未脫的樣子,隻是頭發也沒有現在這麽長……模樣呢?也比以前洋氣多了……”

“等一等,大媽 這可是十幾年前的記憶了,我們做任何事情都要負責任,即不能放過一個壞人,更不可以平白無故的冤枉一個好人,請您再仔細的回憶一下!”

那個警察馬上明白了相媽的意思,由於相媽的目標很直接,講話也是即空洞而又直達,所以那個警察不斷的提醒著相媽說話一定要負責和慎重。

相媽仿佛絲毫不受其影響似的,仍然延續著自己的記憶深度前行著:

“我對比了兩三張照片,細細的窺視著她的毎一個動作,當我看到第二張照片的時候,開始有了更多的確定。第一張照片她低著頭好像是要成心躲避走廊裏的監控錄像。就在她低頭的一瞬間,我好像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特別是那深黑色的頭發不偏不歪又是正好遮住了她的半邊臉。似乎那些影像,那些被塵封已久的記憶,又像一根剪不斷的線一樣的,重新湧上了心頭,被再一次的從記憶中勾起來……”

姐夫傾耳注目的聽到此,現在也不再遠處袖手旁觀了,他像打了雞血一樣的來了精神,他深吸了一口氣,把兩隻手重合的攥在了一起,然後捏動著手指頭的每根骨節發出吱吱的作響的聲音,翻動著他那雙肉鼓鼓的一雙小眼睛,緊盯著相媽的臉部,窮追不舍地接著問道:

“這簡直太刺激了!媽 剛才您說什麽來著,當您看到第二張照片的時候,有了更多的確定,究竟是什麽讓您又有了超過第一張照片的肯定呢?接著往下說下去,我們都在屏氣斂息的等待著下文呐!呼吸都快省掉了,您趕緊接著說下去!我們在這裏……”

相媽好像並沒有聽到女婿的話似的,還是沉浸在自己那遙遠的記憶世界裏,她把手抬高了又放下,思維好像也隨著舉起又放下的手跳動和補充著,這時候還沒有等女婿說完,她突然打住了女婿的話:

“當我看到第二張照片的時候,突然看到了她臉頰露出的一顆痣,這顆痣正好長在了鼻子與嘴巴之間的正中,當看到這顆痣的時候,我的神經幾乎快要跳出來了,因為這顆痣是那樣的相似,它又是那樣的特殊和極不尋常,所以這顆痣讓我立刻有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十幾年前的那個女孩,讓我記住的就是她的這顆痣。那時候她的臉堂黝黑顯得有些粗糙,這顆痣正好長在臉上最顯眼的位置上,特別是在那痣的尾端還多出了一根長長的毛。她深黑色的長發幾乎遮住了她的半邊臉頰。不知道是為了遮住那臉堂?還是為了掩蓋住那顆長在正中鼻子下的長毛的痣?”

“老太婆 你說了半天,退一萬步來說,就是和十幾年前是同一個人,那對咱家相男丟孩子有什麽關係,你也別扯得太遠了,讓大家跟著你一起去追一部電視劇,這可不是在拍電影,你再這樣的扯下去,倒把大事給耽誤了!”

相爸越聽越迷糊,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了相媽的話。

另一個正在聚精會神的做著記錄的警察,好像已經步步進入了“佳境”。聽罷相爸的一席話,沉下了臉去,快步走上前去,止住了相爸的打斷。

“大叔 希望您不要打斷大媽的話,請讓她繼續的說下去!它對於我們來說很重要。”

相媽甩了一眼相爸,那眼睛一方麵是責備,一方麵又好像是邀請他也加入進來似的,這回他想不說話都不行了。

“老頭子 你還記得我給你做的第一件衣服,是在哪裏做的嗎?”

“我那件灰色的西服,不是在咱們小區裏做的嗎?那件衣服早穿爛了,還有什麽好談的呢?”

相爸不加思索的回答道。

“你說了這麽多,就隻有一句話不是費話,在咱們小區做的,你知道在小區裏的什麽地方做的嗎?”

“當然是在一個裁縫鋪做的了。”

“你知道那個裁縫鋪在哪裏,十幾年前那可是咱們這小區唯一的裁縫鋪呀……”

“唯一的…… 現在咱小區可不止這一家了,讓我好好想想…… “

相爸相爸苦皺著眉頭,印堂處被擠成了一個倒三角的花紋,忽然他像腦洞大開一樣的,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同時他的臉色又更加的難看了起來:

“老太婆  我想起來了!這可能嗎?如果真是這樣,這也太……可怕了!怪我剛才嘴欠,這……怎麽真像在演一部電影似的,我的雞皮疙瘩都快要岀來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