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46)—— 家宴談國事

(2018-01-21 15:34:35) 下一個

吃飯的時候,相媽把米飯鍋放在了自己的跟前,好方便給大家加飯,相男覺得母親做了半天的飯,已經夠辛苦了,便端起飯鍋來衝著母親說道:

“媽 您是不是一個人竟想吃獨食呀!我這兒兩個人還都沒有著急呢!”便把那飯鍋又端到了自己這裏,然後對著姐姐姐夫那裏說道:“姐 姐夫 今天媽媽做飯,我請你客!你們要敞開了腮幫子盡量吃啊!”

剛說完盡量吃,小盈盈就把她的小飯碗舉過了頭頂,這時還真有認真的人!

“我要吃!”這個孩子也許是繼承了姐姐總是拿第一,事事優秀的基因,所以每當是要爭要搶什麽東西,不管是好壞,總是淹沒不了她的聲音,剛上小班托兒所的時候,總有人逗著她問:

“盈盈 在你們托兒所裏,誰最漂亮呀?”

話音未落,小盈盈便搶先回答了 ,

“我!”

“那誰又最聰明呀?”

“我!”同樣的回應隻相差了幾秒鍾,大人們被逗笑了,雖然是一句小孩子的戲言,但是之後姐姐還是抱過盈盈來,告訴似懂非懂的女兒,表揚自己的話,最好要從別人的嘴裏說出,而不應該總是從自己的嘴巴裏說出,現在這孩子好像把這一切都忘了,又把小碗高舉著,好像要搶飯吃似的。姥姥見狀,連忙說道:

“這孩子吃緊食飯,大了以後一定會長得人高馬大的,”

姥姥這兩句不著邊的話,放在屋子裏聽怎麽聽怎麽不順耳,相媽用一種軟性的口吻連忙更正道:“我們盈盈現在吃的是百家飯,長大以後定是一個追著黃蝶跑的小神童!”

“不管神童不神童的,現在都是一個孩子,反正她長大不當狗熊就行了。” 姐姐也順勢推舟的說著。

姥姥先夾了一塊牛肉放在嘴裏,嘴巴裏倒動了半天,就是咽不下肚子裏,開始一臉不解的說:

“淑英 你這牛肉在哪兒買的?”

“是您牙口不好,還傳挑牛肉吃,牛肉不欺您?欺誰去呀?”

相媽連忙找了兩塊已爛成兩半的雞肉送到了姥姥的碗中,又隨口叨叨著:“放著跟前的嫰豆腐和豬肉片不吃,傳挑難嚼的,一點也不服老!”

姐夫和相爸一邊喝著啤酒,一邊閑聊著當前的形勢,相爸是兩杯酒下肚,開始就當前的形勢發起牢騷來:

“道成(相男姐夫)我真是搞不懂也看不明白,現在許多人都下了崗,連國有企業生存都舉步為艱,國家這是在下的什麽棋盤?讓那些幾十年的大企業都要麵臨關門的境地?”

論起當前的形勢,姐夫呷了一口酒,打著官腔開始發言了:“爸 這當前的經濟形勢是這樣的,,這可是國家正在下了一盤棋呀!從中共十四屆三中全會召開就明確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是同社會主義基本製度結合在一起的。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就是要使市場在國家宏觀調控下對資源配置起基礎性作用。要進一步轉換國有企業經營機製,建立適應市場經濟要求,產權清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管理科學的現代企業製度。”

相媽沒聽完就先撇了撇嘴,隻是挨著麵子不好說什麽,隻是又把那扯完的話題又給拉了回來。

“快吃!吃進肚子裏最實在,咱老百姓看不懂政治,也弄不清楚形勢,隻知道不管誰上台,都不能得罪咱老百姓,否則你上來幹什麽?你坐在那位子不幹人事,還下如回家賣燒餅去呢!”

姐夫聽罷,連忙用筷子堵了堵嘴,示意相媽不要再說下去了。姐姐趕緊順著丈夫的意說道:

“媽 這話您可不能在外邊隨便亂說去,在屋子裏怎麽說都行,在外麵講話您那嘴巴,可得上著點鎖!再者 道成現在做的這份工作,上來可不容易,當家屬的也應該有一份責任,要不然弄不好大家都會跟著一起吃掛落兒的!”

相媽聽罷又撇了撇嘴,她知道連自己的女兒都不護著自己了,知道自己說話又言重了,姑爺那當官的腸子又開始細致了起來,今後當著他的麵說話,自己說話可要當心呀!

姐夫一看丈母娘臉色難看,連忙岔開了話題:“爸  西客站今年一月份已經開始動土了,什麽時候可以峻工呢?”

相爸一看問到了自己的老本行上了,連忙咽下了口中的菜,豎起三個手指說道:“得用三年的時間,預計96年運營。道成 你怎麽也關心起這事來了?”

姐夫心不在焉的哼了兩聲,又覺得該說上兩句,便敷衍了事的說道:“這可是北京的一件大事呀!”

不料這時候相男衝著姐夫的方向說道:“姐夫 你今天吃的可不多呀!還不如姥姥吃的多呐,我猜!這裏的飯菜肯定沒有酒樓裏做的好吃。你說是不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