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43)—— 不平靜的母女倆

(2018-01-16 15:16:44) 下一個

相男聽後姥姥的話,本是齊膝而坐的隔輩人,現在她卻挪到了另一張沙發上,雖然是不言不語的,但是她甘願坐得遠一些,才讓自己的心情略顯平靜些。

姥姥雖然是個近九十歲的老人,但是耳不聾眼不花,身體還很硬朗,看樣子活到一百歲一點不用商量。這會兒她察覺到了孫女的變化,便又當起了牆上那不醒人情世故的掛鍾,眨巴眨巴她那雙皺紋如星羅棋布的眼睛,開始不緊不慢的磕起了桌子上的瓜子,

年輕時的姥姥眼睛裏那容得下半粒沙子,可是年歲不饒人,歲數大了,她逐漸認識到,自己現在是靠著別人的地方是越來越多,倚賴著晚輩的時候也是越來越頻繁了。那張嘴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的,那樣放肆張揚了,便時不時的開始鎖住了那張惹事的嘴巴,但是她卻培養了自己另一項“伎倆”自言自語。聽事兒也是,隨著年事漸高,她開始了選擇性的張開耳朵,愛聽的就多聽兩句,不愛聽的就裝聽不見,省得別人在伺候自己的同時,再讓別人也招惹上一身的氣生,自己耳根清淨,也好搭座橋讓別人過。這種識時務知難而退,又不招惹是非的處世方法,讓她活到了九十歲的高齡,而且至今還沒有大病找上門來。

正在陪著自己女兒玩的姐姐,也觀察到了兩個隔代人之間的不快,便放開了女兒,借口要問一問相男的孕期狀況,讓相男坐在了自己的身旁,這才平息了一場尷尬的場麵。

這時候北京電視台又開始重播87版的【紅樓夢】,今天正好播到了元妃娘娘省親的那一集,姥姥看兩個孫女的正在說著其他的事,沒有人注意到地,便開始一邊嗑著瓜子,一邊自言自語的,開始說給自己聽;

“人家元妃貴為娘娘,還知道一入宮門深似海,心裏裝的全都是娘家人的事兒,一有機會,便回到了娘家省親,說半天還是娘身上掉下來的肉呀!那頭總是回著的,心也總是一半留在了娘家呦!”

相媽這時候正好端上來了一盤剛炸好的蝦片,那香味放在桌子上是香氣四溢,讓相男和姐姐都顧目尋看,但是姥姥這一通不著邊際的自言自語,偏偏送到了她的耳朵裏,便馬上開始回了她的母親。

“人家元妃是賈夫人的心頭肉,從小到大是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人家那是什麽待遇, 那是掌上明珠!這才有了嫁出的閨女一步三回頭,回娘家也不腳軟!”

相媽聽到姥姥這雲裏來,霧裏去的話,知道她的母親在挑自己的理兒,自從結婚嫁到了北京,掐著指頭算也有快三十年了,可是回娘家的次數也能掐著指頭算出來,剛剛結婚的時候,回去的還算頻繁,等自己有了孩子,和相爸又都是雙職工,又要上班,又要帶孩子,回頭想指望著自己的母親能夠幫把手,但是姥姥隻管照看著兒子的兩個娃兒,對於閨女家的孩子,好比外人一般的對待,任憑女兒家裏忙得是腳丫子朝上了天,她也是視而不見的不管不問。心裏還是遵循著那套老理兒,寧看兒媳婦的屁股,也不看姑爺的臉。看著兒子家的孩子就是氣勢,那可是一筆寫不出兩個張家的子祠,那可是理著根兒的正苗,所以姥姥把能幹時候的好時光都奉獻給了兒子,現在她頭腦一熱,反倒坐在了閨女家念起央兒來了,這讓相媽忍受不了,也話裏有話的開始反唇相譏。

“那你弟弟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我就隻有這兩隻手,怎麽能顧上那麽多,”

姥姥聽出來女兒對於自己之前付出的不滿,心裏也是滿肚子的委屈,也不示弱的把話回了過去。

“說半天沒人挑您那些理兒,倒是您時不時的把那些陳倉爛穀子的事兒又抖弄出來,話長話短的都在挑著別人的理兒。我這裏再怎麽不好,也是一個家呀!大的小的都張著一張嘴,等著伺候,少幹一點都不行,總不能讓我撇下這一大家子人,回天津給你們端茶倒水刷鍋洗碗吧!”

姥姥一看女兒要急,立即把聲勢降了下來,連忙解釋道:

“我知道你也有一大家子等著伺候,也都張著嘴等著吃飯,我知道你的難處,這麽多年我可是什麽也沒有說過,這幾十年了,我提過什麽?又挑過你們什麽?”

“您那張嘴說的還少嗎?來不來就是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挑上一大堆毛病,說半截兒留半截兒當誰聽不岀來呐!我要是您,就去找兒子挑理去,他哪裏可不買您的帳!你也知道那才是炒韭菜搭蔥,白搭呐!”

姥姥自知理虧,年輕時受苦出力的都給了兒子,現在養了一堆白眼狼,到了晚年是兒子兒子沒時間,媳婦更不用說,自己擦屎擦尿一點一點伺候大的孫子孫女,是一個也想不起來回家陪陪自己,想起給她也買上幾個桂發祥十八街麻花,或者幾兩石頭門坎的素包子,現在明知是等不來了,卻偏偏跑到女兒家這裏來挑理念央兒,這不是往人家嘴巴裏送話嗎?這才是哪一壺不開單挑哪一壺提吶!

想到此,姥姥又開始裝聽不見的不吱聲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