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因為你闖進了我的鏡頭(57)—— 報應

(2017-10-05 18:03:29) 下一個

姍然盯著對麵的德國女人,此時此刻她仿佛覺得此刻的情景如出一轍與幾天前驚人的相似,她詭事般的感覺自己現在仿佛就像她手中的那個讓它動它就動,讓它不動它就必須得立正的馬戲團的猴子,她仿佛覺得自己又再次陷進了一場夫妻共同導演的圈套,雖然那個男的已經不在了人世,可是這個對於丈夫滿懷深情的妻子,是不是因為餘情未了,所以現在還在利用著自己,這部電視劇還在她手上繼續牽線導演著呢?

那個女人笑了笑,也不回答,卻說了聲;對不起!我去方便一下,便走去了咖啡店裏邊的衛生間。

這不語一走,像一個懸念一樣的,讓這個現在再次處於驚魂未定之中的女人,再一次的感覺到自己的某種不安和難堪,這種不安情緒像是被附體一樣的,讓她又再一次感到被玩弄的羞恥。她腦子裏再一次的肯定著自己的這種感覺,隨著這種感覺的升溫,她的雙腿也不禁有節奏地哆嗦了起來,這樣做的目的,是想讓自己在某種程度上緩解一下此時緊張的情緒。

她看著她那裏空空如也的咖啡杯,又看了看她離去的方向還是像風一樣的無影,她抖動了一下自己放在椅背上的挎包,心想再過五分鍾她若還不回來,自己也就隻得對不起了,自己就要不辭而別了…… 這一走也省了很多事,省得別人把自己當槍使,自己還在傻乎乎的替別人扳動著扳機呢!這種事情隻有一次的教訓就足夠了。

想到這裏,她開始輕鬆地翻動起自己的手機來,看著上麵的時間,心想再等到手機上的分鍾再跳動兩次,自己就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了,她這樣想著,心裏反倒隨意了起來,因為自己馬上就要退出這場驚魂的遊戲,馬上就要擺脫這些該死的陰魂不散的壓力了。想到這裏她的雙腿開始慢慢的停止了緊張的抖動,

你不會是以為我已經跑了,所以你也要不辭而別了?

隨著這聲音,那女人像鬼魂歸來似的,競毫無聲息地站在了姍然的麵前,好像特意挑逗著她已經脆弱不堪的神經似的。有意一語挑破地說道。

隻是這一句讓她點中的不辭而別,讓姍然感到即結舌又難堪,好像已經死去了二百年多的福爾摩斯又神奇再現,她怎麽對於自己眼下的心理狀態清楚得這樣了若指掌。她麵對著這個德國女人咄咄逼人的問話,定了定神,想了片刻,也毫不客氣地把話回了過去,

不是我不辭而別,你知道淺顯為妙的道理吧,如果了解得更加的清楚,隻怕是就會越觸到它的黑暗麵。你願意,可我不願意奉陪!

聽到這裏那女人突然笑了,笑得雖然有些的牽強,但是卻讓人感到笑由心生的自然,

難道我真的有那麽的可怕嗎?好像我怎樣的解釋都讓你感覺到我與我前夫都身處在同一個肮髒的戰壕裏,我怎麽撇也撇不開與他在同一個黑影下的嫌疑,難道我就沒有一點讓自己從枷鎖中掙脫出來的權利嗎?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我還不如不來這裏,還不如不向你吐露這些東西?

姍然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裏出現了藏不住的真誠,那眼神裏似乎還夾雜著一絲絲的委屈。

你說這話確實讓我無話可答,你來這裏的目的,不會就是隻讓我知道事情的真相那麽簡單吧?還是那句話,你為什麽要告訴你這些?

說到這裏,她迎著那女人的頭,咄咄逼人地的架勢,就好像現在必須要從她嘴裏聽到一個子鼠寅卯的結果來,才罷休。

那女人也不急著回答她的話,隻是用雙手撩起來了她一頭金黃色的披肩長發,然後縷在了一起,攥在了她的手心裏,那根根發絲在夕陽餘暉的襯托中,顯得競像豬鬃般的絲絲板板,顯得那樣的不真實可信,她突然莞爾一笑道;

你覺得它佩在我身上漂亮嗎?

也許怕姍然還不盡明白她這話的意思,她又進一步的補充道;

我是說這頭發的顏色與我的臉色相搭配嗎?

姍然不說話了,她心裏開始了沉默,她似乎已經悟到了什麽,隻是沉悶不語著,

她看她不語,也不想再說什幺,仿佛為了證明自己剛才的話的真實性,她開始用右手輕輕地縷著頭皮的發根一點點地把那頭金發全部摘了下來,露出了一張原始的光頭,而那頭假發就像變魔術似的攥在了她的手裏。她粲然一笑的苦語道;

這就是我現在真實的樣子,那頭假發是我出來的行頭,女人出來總是要打扮一下自己,否則的話也是對於別人的一種不尊重。

姍然還是不語,那不語中似乎有愧疚的成分,她開始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著她,那目光又包含了很多的不解。

那德國女人好像此時正在憋屈著自己的情緒,臉上的表情似乎擰巴在了一起,她的眼神中開始釋放出來一種弱女子的委屈和痛苦,讓人感到一陣陣的心涼和憐憫來,

姍然此時不知道說什麽好,嘴巴裏好像有很多話要說,但現在就是不知道挑出來那句話說出口為好,

就這樣倆個女人之間出現了暫時的沉默,時間一分一秒的悄悄地溜走,這種空白讓人感到一絲絲的滲人,好像在這兩個女人的麵前悄然無聲地演奏著一曲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空氣裏彌漫著一種沉默的蒼涼和淒愴。

那女人開始打破了這種沉默,一邊托著自己的假發,一邊用一種嘲諷的語氣說道;

知道有這樣一句話嗎?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這話於我是再恰當不過了!苦難對於我來說更多的不是懲罰,而是一種報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