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60) 任性的規則

(2015-11-10 07:33:42) 下一個

(六十)

 

屋子裏隻剩下了三個人,寡言而又弱勢於曆傑母親的曆傑父親,曆傑和鬱悶而又有些難言的絮文,

 
曆傑看了看絮文不舒暢的表情,好像是某種心靈感應似的,心裏也泛起了一股苦澀,他走到茶幾上給絮文倒了杯水,然後又攬著絮文的肩膀把她送到了沙發上,安頓她坐下之後,曆傑便把帶來的禮物從包裏拿了出來,曆傑的父親看到兒子放在桌子上的酒和鮮花說道;
 
“你們來這裏我們就很高興,自己家人還帶什麽禮物呀,顯得有些的見外了”
 
“這主要是絮文第一次的登門拜訪,這算是我們的一點心意吧……… 曆英現在怎麽樣……生下了第二個孩子後,可算安下心來當全職太太了吧” 
 
為了和絮文剛剛發生的爭執,曆傑隻能把帶來的禮物,算做了共同送給父母的禮物,雖然是沒有征得絮文的點頭,但是他覺得這麽說絮文也不會反對的,
 
曆英是曆傑的妹妹,學法律的她,雖然經過持之不懈的努力,在美國拿到了律師執照,但是苦於生育得過快,兩個孩子挨得太近,所以也隻能暫時放下了自己職業女性的強悍生涯,在家不得不暫時的與鍋碗瓢盆和尿布為伴,曆傑的父母去美國的拜訪,也幫了忙得不亦樂乎的女兒大忙,
 
“她還好,隻是從職場上下來適應到一個家庭主婦的生活,談何容易,搞得一天像上了弦似的緊張,我看曆英現在有一些早期強迫症的症狀,不過她的生活還算充實”
 
曆傑回頭看了看坐在沙發上鬱悶無聊的絮文,想了想走到了客廳的一個櫃子前,打開了抽屜從裏麵取出來了兩本像冊,把它拿到了絮文的眼前,
 
“丫頭 想不想看看你未來的老公是怎樣長成的,這可是頭等的秘密,因為是從穿開檔褲開始的,那時候你還不知道飄在哪裏,那時候這個穿開襠褲的小男孩,還不知道有一個絮文的姑娘,否則的話,嗬嗬 他絕不會穿著如此暴露的”
 
拿起相冊的絮文被他逗笑了,一邊伏下身子去仔細欣賞著每張發黃的照片,一邊也接著曆傑的話茬說道;
 
“小的時候就那麽的“性感”, 一看就是一個“根正苗紅”的好後生,現在我總算可以如此輕而易舉地抓個現行了”
 
看來絮文的情緒略微好了一些,  已經慢慢地走出了剛才的鬱悶,心情也好了許多……
 
這時候廚房裏的鍋碗瓢勺交響曲已經基本上告了一個段落,穿著大廚圍裙的雯雯邁著搖曳生姿的玉步端過來了幾盤涼菜放在了擺在客廳中央的大桌上……
 
“曆傑哥,阿姨讓我問你們有沒有忌口的東西”
 
從廚房走出來的雯雯突然把身段放柔,麵帶微笑地換了一種口吻,好像是突然調整了一下策略,試圖低眉主動討好曆傑。
 
曆傑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絮文,希望聽一聽此時懷孕中的女人的意見,
 
絮文衝他擺了擺手,意思是隻是一頓飯,我怎麽都行,一切隨大家,其實剛剛擺上來的涼菜瞬間飄過來的香油味夾雜著醋蒜的雜嗆刺激味道,已經讓絮文早上剛剛淡忘的惡心又重新提到了嗓子眼……
 
“告訴我母親這隻是簡單的一次聚會,不必搞得過於隆重繁瑣,我們也是剛剛吃過,特別是絮文也沒有多少胃口”
 
雯雯看著心儀的男人對待另一個女人如此關切的態度,眼裏不禁生出幾分忌火來,她的眼睛在絮文處駐足了幾秒鍾長,但還是按耐了下來……
 
曆傑的母親不愧為一個精明能幹的女人,在學校裏的時候是巾幗不讓須眉,而在家裏又是一把巧捷萬端秀外惠中的女人,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張羅了一大桌子的菜……
 
曆傑的父親來自於潮州,所以平時家裏的菜肴也都大多以潮州菜為主,今天的菜肴主要有金銀蒜醃蝦姑,脯燜黑鱔魚,潮汕丸子湯,潮州魚蛋粉,鹵水鵝片,潮州粉粿等等,
 
看著一大桌子菜都上齊了,曆傑的媽媽也招呼大家都坐了上來,特意讓雯雯挨著自己坐下,待大家都坐定了,她撿了一塊黑鱔魚的肉先夾給了雯雯,口中還念念有詞地說道;
 
“小傑 今天絮文和雯雯都是咱們家的客人,絮文就由你來“照顧”,我這邊先給雯雯夾第一筷子啦”
 
正坐在那裏不知所措的雯雯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急忙把自己麵前的空盤中舉得高高的湊到了曆傑母親的麵前,好像特意讓絮文看看,她在這個家裏在曆傑父母麵前的地位,然後用眼晴瞄了絮文一眼,嘴巴上也是話中有話地尖酸冷嘲道;
 
“阿姨您不用太客氣了,我自己夾就行了,您做得這一桌子好菜,真是讓我胃口大開,我這個人也好養活,即沒有拖家又沒有帶口,回家餓了吃什麽什麽香,今天也正好是聞著香味才來的,知道阿姨做了一手地道正宗的潮州菜”
 
絮文咽了口唾沫,胸口處積累得滿滿的,但是麵對圍坐在旁邊的曆傑父母, 她的伶牙俐齒發作不起來,她的聰明善辯都被她按壓在了委屈難言的心中……
 
曆傑這時候用一種生厭的眼神看了看正在洋洋得意的女人一眼,正要說話,不料雯雯的聲音又從對麵響了起來;
 
“小時候記憶中隻有一次曆傑哥跟我們玩,這個遊戲是找白馬,別的女孩找了一圈,卻找到了公園裏的白馬動物模型,而我哪裏也沒有去,看到別的女孩放開腳丫瘋跑著奔向公園,我卻走上前去抱住了曆傑哥的腰,然後告訴那些跑回來已經精疲力盡的同伴們,我比你們都先都快地找到了白馬,在她們疑惑不解的時候,我又加了“王子”兩個字,她們才算明白了過來,那時候記憶中的那個少年。仿佛伸出手來就可以擁抱整個世界似的,隻是幾十年的光景說閃過就閃過,人生也變得麵目全非的顛倒過來,有時候讓我覺得它真像一部手中的電腦,說死機就死機,沒一點商量”
 
聽到了這些話的曆傑,終於有機會按著她話茬反擊了;
 
“幾十年的光陰的確能夠改變一個人的世界,我想死機的電腦原因其實也很簡單,或許是你按錯了一個鍵盤,或許你的鼠標瞄上了一個錯誤的目標…… 任性總應該有一個正當的理由,那就是隻有當另一方在乎你的時候,它才開始成立或者說有效,否則的話那就好像是在進行著一場不知天高地厚的癡人說夢的遊戲,可歎她甚至連遊戲的規則都沒有讀懂看清,就有些自以為是地占據了不屬於她的領地,還來責怪別人不配合也不解她的風情”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labo88' 的評論 : 謝謝labo88跟讀!我想曆傑已經為絮文做了有力的還擊:)
labo88 回複 悄悄話 good. 又不是嫁給他媽。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