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58) 禮品之爭

(2015-11-08 00:28:30) 下一個

(五十八)

 

走近曆傑轎車的絮文帶著歉疚的心情輕輕地敲響了車窗,曆傑迅速地睜開了微閉的雙眼,連忙把鎖住車門的按鍵打開,又斜著身子把旁邊的車門伸手打開,讓絮文從副駕的位置上上了車,

 
他一邊等待著絮文坐定係好了安全帶,一邊舒展了兩下自己小憩之後的身子,臉上雖然還滯留著一些疲倦,但是看了看已經坐定了的身邊人,臉上愜意的微笑也是掩蓋不住的從裏到外散發著……
 
“對不起…… 曆傑,我遲到了”
 
坐定了之後的絮文,頭轉向曆傑,用充滿歉意的口吻深情地說道;還沒有等對方回答,她臉上又掠過一絲絲愛憐的神態嗔怪地衝著正在給她調試座椅的曆傑說道;
 
“傻瓜,就在這裏儍等著呀,為什麽不 call 我一下,或者給我發去一個信息,告訴我你已經到了呢”
 
給絮文調好了座位回來,一邊準備著發動汽車的男人,一邊帶著詼諧幽默的表情笑言道;
 
“那不是把瞌睡蟲的美夢給攪醒了嗎…… 那可是一大一小兩個瞌睡蟲的美夢呀,幸好你還沒長翅膀,反正也飛不了,我在這裏也正好補補覺” 
 
貧逗了兩句之後,他又連忙轉過頭來衝著身邊的女人關懷地問道;
 
“怎麽樣……現在能夠吃點東西了嗎,稍微好點了嗎……”
 
“我早上並不是睡過頭了,隻是我家小人兒舍不得我走,所以又陪著他玩了一會兒,是玩過了頭,忘記了時間,正好也忘記了還有一個大帥哥還在門外傻等著呢”
 
絮文沒有回答曆傑剛才的問話,還在解釋著為什麽遲到的原因,
 
“現在本官已經恕你無罪了,就不要再忙著“贖罪”了,再念叨下去,肚子裏的小朋友也該跟著你一起“歉疚”了,還是想想怎麽能夠讓(他)(她)也開心起來的事情吧”
 
一說到肚子裏的孩子,絮文忍不住又抱怨和訴苦了起來,
 
“早上起來一口沒動桌子上的炒肝和包子,曆傑我真的一點胃口都沒有,特別是早晨,所幸今天早上沒有過多的惡心反應,你猜我們家郝姐以為我什麽呢,竟然以為我在刻意的達標減肥呢”
 
“實情你還沒有告訴家裏嗎……”
 
“等找到一個適當的機會再開口說,好像我父親已經悟出了點什麽”
 
“絮文 我想今天在一起也把結婚的事情也一並定下來,雖然我還沒有把你懷孕的事告訴他們,就是想把這些事攢在一起,今天一起給他們一個不大不小的驚喜”
 
絮文看了一眼正在聚精會神開車的曆傑,若有所思的把要說的話又咽了回去……
 
曆傑的父母家居住在北四環的亞運村,十多年前亞運村剛開始開發,富有商業頭腦的曆傑媽媽,馬上把手裏積攢下來的錢全部湊上,又向銀行貸了一部分款,在亞運村最好的地段,買下了一座四室兩廳兩衛的複式公寓,現在這幢房子的市值已經超過了千萬,
 
老兩口現在已經退休,又因為女兒在美國定居的原因,所以他們也過起了半年在國內半年在國外的候鳥式養老的生活……
 
周末北京的交通路況,居然還是不限號,但卻總是出奇的暢通和順達,特別是早上,這主要得意於上班族把補覺的任務都挪到了周末的第一天早上來完成的原故,街道上的車流密集也驟然的減少。
 
曆傑的車很快就開進了亞運村,幾分鍾之後便已經開到了父母居住的那幢樓的樓下,
 
停好了車的曆傑,從駕駛座位上走下來,急性跑到了副駕駛的車前給已經解開了安全帶的絮文打開了門,絮文看著忙前跑後的曆傑,不禁有些心疼地奚言道;
 
“現在我肚子裏的還沒有顯形呢,就得到某人這樣的無微不至的特殊照顧,隻怕十個月還沒有過完,就已經忙死你了,你也不要太嬌慣著我了,否則十個月下來我已經從一個職場上拚博的女人變成了一個赤裸裸的生活白癡了,就連今後過馬路都不能單獨完成了,都得讓你領著過了”
 
“那你就閉上眼睛拽好了我的衣角,後麵跟著兩個小朋友也拉著你的衣角,之後的這一切都交給孩子他爹來完成就行了,如果愛一個人,那就徹徹底底讓她“欠”你一輩子,有一天如果我們都老得不行了,她還能不離不棄地守住我身邊,然後笑著看著我臉上的溝溝壑壑”
 
絮文的眼睛充滿著潤色,可是嘴巴上還是不依不撓的調侃著;
 
“厲害呀!劉大主任……不知道楊白勞到什麽時候才能還清黃世仁的那一鬥高粱錢……”
 
正要再貧逗下去,曆傑把剛從車裏拿出來的兩包東西遞到了她的手上,
 
“絮文,這個是我早已經準備好的禮物,由你拿著交到他們(曆傑父母)的手中,你隻需說這是你送給他們的就行了”
 
接過了兩包東西的絮文,打開了看,原來是一瓶被譽為“舊時王謝堂前燕”的國酒茅台和一大束精致包裝的禮品鮮花,
 
看過這兩包禮物的絮文,雖然為之溫暖而感動,但臉上卻感到一陣陣的發燙,神情也瞬間變得嚴肅了起來,她收起了剛剛調侃留在臉上僅存的笑絲,把這兩包東西又原封不動地交了回去,
 
“曆傑 我也準備了禮物,你的禮物還是由你來送出,我的禮物雖然沒有你的體麵貴重,可是那也是我一片心意,對於兩位老人的一片孝心,鮮花的部分你可以加進我的名字,因為怪我考慮不周全,忘記了買束鮮花做為第一次的見麵禮,其它的部分也需要你尊重我一下,尊重我的誠心和我的意願”
 
這一點是曆傑沒有想到的,原來他隻是考慮到絮文帶著一個吃奶的孩子和又要養家賺錢的重任,所以在任何需要用錢的場合,曆傑總是習慣地沒有把旁邊的女人考慮在內,從心裏他也願意為自己心愛的女人做一些事情,所以這次為了讓自己的未婚妻更加有麵子來麵對第一次見麵的父母,他特意為絮文先準備下了禮物,沒想卻惹來了絮文的不開心,
 
曆傑看了看表,又看了看絮文嚴肅下來的神色,為了使眼前的孕婦不再繼續生氣下去,他也隻能做了妥協,他上前勾了勾絮文的小鼻子,向絮文的耳邊輕聲地說道;
 
“好了,小丫頭,從現在開始一切都聽你的,我現在暫且先隱身下去,做一回你形影相隨的影子,一切的決定都是你說了算,嗬嗬 隻要讓肚子裏的我兒子高興了就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