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44)真相的背後

(2015-10-21 11:13:56) 下一個

(四十四)

 

等待著那中年女人回答的絮文和郝姐,懷著一個共同的心思,就是想弄清楚這錢究竟怎麽到那女人之手的,雖然知道家裏的男人在男女之情上是個憨包,但是父親為什麽一直保持著緘默呢?又為什麽一直低著頭心事重重的呢?

 
那女人看著父親低著頭不語,屁股也像坐了針氈,來回來去地晃動著,她急於想在大家的注目下證明自己的顏色不是黑色帶惡的,便開始了冗長的講述;
 
“我在河北廊坊哪裏買了一個房子,雖然是一次性付清了錢,但是為了湊齊這筆資金,我也向朋友借了錢,而且是個十萬塊的大數字,跟你爸爸交往之後,我們也共同去到那裏看過,那幢房子確實存在,隻是我也向你父親說了實情,把這十萬塊錢的事情告訴了他,他聽後就說,如果可以走到結婚的地步,可以把這筆資金幫我還給朋友,所以這筆資金是從一隻手轉到了另一隻手,它都沒有經過我的手”
 
了解父親的絮文,馬上聽出了一些破綻,隨即帶著疑惑的表情問道;
 
“你的朋友,你好有福氣,能夠交到出手這麽闊綽的朋友,如果真有其人,希望也把你這個慷慨解囊的朋友介紹給大家,我們也希望有幸認識一下”
 
一直緘默的父親喃喃地從嘴巴裏蹦出來幾個字
 
“說是她前男友”
 
“原來你用激將法逼迫老頭就範,這手段也太高明了,天山童姥外表正太,內心卻有三百六十五道裂痕,每道裂痕上書春夏秋冬四字,“滄桑”到妖,世故圓滑到看不出來”
 
一直生氣聽著的郝姐,也終於沉不住氣了,
 
“怎麽就高明了,我是有代價的,他是用這十萬塊錢想讓我跟前男友斷絕關係,那麽我就可以完全屬於他一個人了”
 
那女人還在理直氣壯地陳述著自己的理由,好像在撇清自己主動跟這筆巨額掛鉤的嫌疑,一臉的零碎皺紋後麵,忘記了自己已經是徐娘半老之人,還在字裏行間品味著她的魅力風騷,一張四方大臉被漲得通紅,不知道是由於過於激動,而且剛才痛飲的酒力已發作,
 
“你也太卑鄙了,明明是你先勾引在先,原來你那時候的身子還不太幹淨,就左一個電話右一個電話的,原來你正在腳踏著兩隻船,屁股還不知道該往哪邊坐呢,你便開始晃動著你那張抹滿了粉未的老臉,一聲聲大哥長大哥短地叫著,叫得讓人春心蕩漾,叫得讓人手心發燙的,原來你利用了兩個為你癡情而又憨包的男人,運氣不錯呀,目的都達到了,我是有代價的,還真是蠻委屈的,完全屬於了一個男人了,還蠻貞節悲情的,隻是婊子之作玩到了你這個份上,難道還指望著讓我們給你立一個牌坊嗎?”
 
郝姐一串辛辣揭底刺激的話,讓這個女人臉上受不住了,
 
“我不跟你過話,也閉上你那張欠扁的臭嘴,你的資格好像欠了一點,夠不上跟我講話, 我隻跟這家裏的人說話,等你屁股坐正了再說話”
 
“她怎麽沒有這個資格呀,我們就是一家人”
 
絮文覺得這個女人的視力眼,幾次讓郝姐難以忍受,連自己都受不了了。所以她覺得有必要挺身為郝姐說話了。
 
絮文的心裏惦記著更大更危險的事情,聽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她也看了看父親的眼神和表情,沉默不語的男人,在一副窘態中,在這一雙皺紋密布的老眼後,作為女兒的絮文分明讀到了絲絲的後悔,縷縷的遺憾,而且她還感覺到父親的嘴唇顫巍巍的,想說的話好像就含在了嗓子裏,偏偏嘴就張不開講不出來……
 
絮文知道父親是個極要麵子的人,上中學的時侯,有次跟父親正好在百貨商場相遇,詫異的她不知道為什麽從來不愛光顧服裝櫃台的父親,為什麽在此逗留如此長的時間,正在和同學逛商場的她,走到了父親身邊一打聽,才知道父親光顧這裏是因為尿急,隻是找了近二十分鍾了,在佑大的百貨商場還沒有找到廁所,年小的她差笑出聲了,納悶為什麽父親不張開嘴巴問一問,隻需三分鍾就能夠搞定的事情,可是父親憋著尿卻足足用眼晴尋覓了二十分鍾長還沒有解決,原來父親的好麵子,讓他張不開找廁所的嘴,當然伶俐嘴快的她很快就幫上了父親的忙,而這個影像也成為了她揮之不去的記憶。
 
現在仿佛十幾年前的事情又在重複著同樣的詬結,似乎需要拐彎的地方,父親的腳步卻又總是邁不過去,滿臉的滄桑皺紋後麵,還仍然抹不開麵子這道門坎……
 
絮文決定替父親打開這扇緊閉的大門,不為了其它,隻為了父親從牙縫中擠攢下來的血汗辛苦錢不白白的付之東流,隻為了不讓某些人輕而易舉的在老實人麵前得逞,隻為了父親那沉默不語表情後麵的無奈和無助……
 
了解父親的絮文從父親點點滴滴的表情中,從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口吻中,也讀出了這段黃昏戀的壽命,它根本不會維持太久的……
 
她悄悄地走到了自己的房間,從打印機旁抽出了幾張正式的公文紙,然後又從抽屜裏取出了一杆筆,然後又回到了客廳,又重新坐下來對著那個女人示出友好地說道;
 
“現在我父親也在場,整個故事的來朧去脈我們也都聽明白了,錢款即然你也說了交付了房款,張阿姨 我想請您在這裏寫下一張借條,有了這張借條我也會清楚,這筆資金的去向,你也知道對於拿退休死工資的我父親來說,這筆資金已經相等於他晚年的全部養老保險,他再也沒有能力掙出如此多的錢了,這筆資金幾乎也算是我們家的箱底錢了,對此我希望能夠得到您的理解和體諒”
 
那女人本來拘著外頭的麵子還堆著一絲笑容的臉,聽到這裏突然把臉沉了下來,眼睛裏也滲出了冷峻的表情,一張臉剛剛溫柔的樣子,已經瞬間走光蕩然無存了……
 
“寫借條,我是不會寫的,如果偏讓我寫,我隻能寫上一張你父親某年某月某日自願贈送給我的錢款,其餘更多的東西,對不起我不會寫,也寫不出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謝謝labo88!嗬嗬 沒有刑事案件成分,也沒有人報案,也許警察是不可能摻和的。
labo88 回複 悄悄話 叫警察。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