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40)哭聲解圍

(2015-10-16 13:54:15) 下一個

(四十)

 

絮文咄咄逼人地講完,眼神也跟長了根線似的直視著父親,她希望從父親嘴裏聽到斬釘截鐵的回答,那麽維係在她和父親之間的親情信任還會像小人兒流在自己臉上和身上的口水一樣,從來都是熟悉為一體的,因為也間接地屬於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絮文…… 你先別著急,這筆錢是到期了,你工作忙又帶孩子,這我都是知道的,但是你忘了我並沒有忘記,隻是……”
 
父親的眼神有些躲閃,前兩句還在據理有憑,隻是到了最後又像是短了舌頭似的,把下麵沒有說的話又咽了回去,
 
“那麽就是說,這張存折並沒有丟,也沒有被盜,隻是您先行一步的已經取走了,那為什麽不早告訴我呀,這可不是您一慣的作風”
 
“啊……這……是因為……”
 
父親有些語不達句的表達,讓絮文剛剛有些放下的擔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她隱隱約約感覺到這筆款的去向,好像有些父親講不明白的隱晦,似乎後麵還有一雙眼睛,而這雙眼睛也許是他後麵的指揮者和直接受益人,而他好像現在已經成為了暫時的木偶,受製於後麵的牽線人……
 
其實作為女兒她並不擔心這筆錢被父親消費掉,那怕是全部,辛苦了多半輩子,也應該在消費水平上有些奢侈的作為了,另外這筆錢也畢竟是父親半輩子辛苦積攢,順理成章地也應該受用於他的晚年,可是如果不是這樣,不是像她想像的那樣呢……
 
她看著父親有些閃爍其詞的眼神,後脖頸子感到一陣陣的冒冷氣……
 
“爸爸……那個存折還在您手上嗎? 如果您已經取出來了,那麽如此之多的錢款,您不會一下子都取出來,把它存放在家裏吧……如果沒有存放在家裏麵,那麽我想知道……它們現在到底在哪裏呢……”
 
“這………這……… 我也隻是用了其中的一部分,剩下的部分加上利息我又重新存入了銀行”
 
這一聲長長的的這……讓她倍感到這筆資金的去向“不安全”,似乎隱藏著難言之隱的秘密,
 
“一部分是多少……是五萬……十萬……還是更多或者更少……”
 
絮文不得不打破沙鍋問到底,逼問到準確的數字為止,
 
“十萬”
 
沒有想到父親的這一句回答,很幹脆利落,沒有再是吊著半水捅上不來的勁頭,
 
“是不是您最近買了股票,還是您在北京遠郊買了一個房子,付了一筆首付,還是有其他的什麽投資呀,這麽大的事,怎麽事先沒聽您念叨過呀”
 
絮文的語氣還是沒有鬆開,隻是放緩了一些,因為她不想讓父親太為難了,
 
“你就別問了,反正這筆錢沒丟也沒被盜,就是我用了”
 
顯然這種窮追不舍的場合,讓父親的承受能力受到了嚴重的考驗,他這時候有些不耐煩地想盡快結束這場尷尬的局麵……
 
絮文沒有想到老實好脾氣的父親倒先是不耐煩了,語氣中讓絮文感到陣陣的難以消化的驚訝和委屈,一時間有些不自在的沉默不語氣氛籠罩在這間十平米不到的小屋子裏,屋子裏立刻彌漫著一種緊張待發的局勢,
 
此時眼睛咕嚕咕嚕地轉悠在姥爺和母親之間的小人兒,也是半天沒有咿呀咿呀的吭聲,小家夥不知道此時在想些什麽,兩個大人竟一時忘記了他的存在,
 
現在這種敏感的氣氛似乎傳染給了他,小人兒首先做出了本能的反應,他突然張開了一張小嘴大哭了起來,隻是幹哭,眼睛裏並沒有眼淚……好像是被嚇哭了,又好像小人兒在不自覺間虛張聲勢著什麽……他的一隻小手溜到了母親的脖子後麵,拽住了母親的一縷長發,隨著哭泣聲不住地上下拉扯著……讓絮文感到腦後的陣陣疼痛和心中的隱隱難過,一種莫名其妙的委屈也襲上了她的心頭……
 
哭聲把郝姐也招引了過來,看著父女倆蹦著個臉不說話的神態,雖然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但是在這個家裏呆得不是一天二天的女人也多少猜出了個所以然來,其實從心裏來講,她是不願意這兩個天天低頭不見抬頭見,不是親人卻又勝似親人的左右人之間發生什麽不暢,她更不願意看到孩子的哭鬧聲被突然的當成了空氣似的掠過……
 
她一邊用圍在身上的圍裙擦著兩隻手,一邊順勢接過了哭鬧中的孩子,
 
“看看誰招惹了我們的小可憐了,我們的小可憐屬馬蜂的,誰也惹不得……”
 
看著皓皓打住了嘴,雖然是哭聲止住了,但是一張小嘴還是往兩邊咧叱著,好像有隨時再哭的勢頭,
 
“別以為我們是拿著青磚當玉石 , 不懂裝懂,我們心裏跟明鏡似的,我們的眼神並不比你們大人差”
 
雖衝著皓皓說的話,但是話裏話外是說給小人以外的兩個大人聽的, 這話的話外音好像是說;這大正月還沒有過去,晚上又要請客,你們倆這先鬧的是那一出呢……
 
絮文的父親有些感激似的望了望郝姐,好像是在感謝她於僵局之中解了圍,又好像是感激她在嘻笑當中化解了一場即將發生的爭吵……此時郝姐的到來讓他感到了一種淡淡的溫暖,這種溫暖好像是已經淡卻久違了多時,是在一種被迫的情況下,遺忘中斷了很長的時間,他隱約的感覺到它實際上離自己很近,近到自己已經沒有了感覺,仿佛融進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也許就在身體中的某個角落,隻是已被自己忽略,而它隻有當自己遇到了問題之時和感受到困境之際,才會讓自己感覺到它存在的力度和情感上的低頭依賴……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