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你是我今生等待的傳說(33)無法逃避的碰撞

(2015-10-08 06:29:54) 下一個
(三十三)
 
曆傑的情緒看來已經被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徹底地攪亂了,他語氣十分的頹喪,眼角上一直留有淚痕與他與不斷上升的吸煙速度,在房間裏形成了一些籠罩在陽光下飄逸的煙霧和一種窒息的氛圍
 
此時的他低沉著腦袋,房間裏暫時出現了沉默的空白,絮文連忙走到了窗戶前,輕輕地打開了房間中最顯眼處的兩扇窗戶,新鮮的空氣跟著寒冷的風就像是在門外已經等候駐足多時一般,立即迫不及迫地闖進了煙霧籠罩的房間中,
 
“謝謝你!及時地打開了窗戶,今天真的很對不起,讓你成為了二手煙的受害者”
 
被涼風吹回到現實的曆傑,似乎也已經意識到了什麽,對絮文及時開窗通風的動作表示了謝意。也感到了深深的歉意,
 
打開了窗戶的女人,又重新坐回了剛才的地方,她似乎對今天自己充當的角色並不滿意,好像有一些堵在心口的委屈讓她感覺很是不舒服。
 
“你們曾經的海誓山盟,時光的流逝並沒有褪去它的顏色,真羨慕那個女孩子,雖然她巳經離開了多年,你們也早已經天各一方,但是還有一個人時刻把對她的悠悠思念還保存完好地存放在心底……
 
她說這番話的語氣顯然有一些酸氣……
 
“也許我很傻……沒有人像我一樣,在沒有她的日子裏,遠離她的地方,還在獨自夢想著地老天荒。還在獨飲著這份淒美的孤獨,與其說是與寂寞對話,還不如說是不願意承認她已經離開”
 
不明所以然的男人還在繼續著自己的沒有過去的一往情深。
 
也許是這句話讓此時酸氣的女人更加的感到不舒服,她站起了身來,
 
“許多事情的開始都如同眾多夢幻般的童話一樣,美麗璀璨而又濃情蜜意,充滿著纏綿愛戀,貫穿著悱惻的情感,可惜最後還是避免不了悲劇的收尾,當然你們的故事是有一些的特殊和獨到,她離去的方式是顯得過於常情般的潸然淚下而讓你魂牽夢縈,我也深深地感動你二十多年深埋在心底的感情,隻可惜那個女孩也已經化作青煙離開人世間早已二十年有餘,現在站在你麵前的人並不是那個女孩,是另外一個女人,是一個叫絮文的,又有著跟她完全不同經曆不同思想的女人,隻可惜我不能成為你的初戀情人,我也很遺憾不能取代於她。取代她所承載的你的全部青春,和那份難以忘懷的情感,即使我希望自己能夠這樣做……那也隻能是錯過了你激情歲月的另一個女人,我們隻是外表上的相像而己,僅此而已”
 
突然冒出來的話,讓曆傑抬起頭來看著這個熟悉的女人,有些陌生的眼神看著她,
 
“其實我也知道這世界上,相逢相處隻是一種緣份的交融,而感情。也隻能是倆個人共處的感覺和認知,能夠存放在心底的,隻是那段抹不去的記憶而已……而在我這裏,又因為斯人已去,一切的過往,也變成了能夠經得起歲月敲打的經典,也無奈地成為了能夠受得住時光考驗的永恒……”
 
曆傑試圖把自己的已經走遠卻又難忘的過往,用一種很客觀和公正的角度對麵前的女人解釋著,語氣中似乎有些妥協和讓步的味道,
 
“也許這世界的每一秒都在下一秒中成為過去被遺忘,那些忘不掉的過去,終究也是再也回不去的過去,再也回不去的地方,恕我直言,現在這段往事已經慢慢地成為你我之間難以逾越的距離,它也悄無聲息地成為了橫截在你我兩個鮮活生命之間冰冷的絆腳石”
 
曆傑的眼神看著絮文的嚴肅的臉頰上,遲疑了一下,手中燃燒的煙此時在空中無限地畫著曲線,他低頭看了看,就勢連忙掐斷了。
 
“我承認見到你的第一眼是從跟她有關,雖然這對你有些的不公,我也不否認我是個有故事的人,心中盛滿了也許還沒有卸下的過往傷痕,但是萬幸我還有自己獨立和思考和判斷的能力,可以辨識出那些是可以捧在手上的鮮花,那些又是不能觸碰的毒草……雖然這種“一見鍾情”的方式有些的天方夜譚,但是也不得不承認它總歸也是我們互為好感的開始吧”
 
窗外的風和寒冷還在源源不斷地順著敞開的窗戶輸送到了房間裏,兩個互相爭辨中的人,全然沒有察覺到屋子裏麵已經是冰冷瑟瑟了,這時候順著窗戶飛進來的一隻小飛蟲在屋子裏的陽光下跌跌撞撞地飛來飛去,終於落腳在了那輛陳舊的自行車上,絮文的眼神也跟著落到了那輛臥室裏的自行車上,她指著它隨即又問道對麵的男人,
 
“現在我也終於明白了這輛車的來曆和它所承載的曆史了,見到它也就仿佛見到了那個人,也許思緒甚至身體也可以回到了從前那些浪漫纏綿的曰子,即使這些已經過去了二十年……”
 
絮文看著麵前的男人,突然加重了語氣,
 
你………還是在瘋狂地自我麻痹地折磨著自己,你想沒有想過,如果這樣再繼續下去的話,它也會無可避免的間接地傷害到了你身邊的人,我不想做某某人的第二,也不想在某個人的光環籠罩下過著自己陰影般的生活……”
 
“折磨……陰影……如果說折磨,隻能說是命運的安排和磨難,我們沒有資格選擇命運,隻能被動地接受或者承受。就像我是我們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父母一樣,如果說陰影也隻能說是你自己設定的一個框框,而這個框框是沒有人能夠強加給你的”
 
聽完了曆傑這番話,絮文做出了出乎意外的反應,她沒有接過曆傑剛才的話,而是默然而又沮喪的急切地穿好了衣服,就在她準備換鞋的時候,感覺到身後的一隻溫暖的大手牢牢地抓住了她的胳膊,
 
“當我已經不能離開你的時候,你卻準備離開我……”
 
他的眼睛裏閃爍著絲絲縷縷的紅線和點滴滲出了的濕潤……
 
“的確我曾經刻骨銘心地愛過,也曾經不可選擇的曆經過滄海的深淵,可是現在你闖進了我的生活,使我的生活又重見了明媚的陽光,我仿佛又回到了從前的日子,又似乎找回了從前激情的時光,我曾想把以前沒有機會給予的溫情,已經擱淺了多年的溫柔全部重新奉獻,可是卻看到無可奈何地排斥在了她的世界之外。甚至不允許參觀或者知曉一下我的過去……即使是傷感那也是我逃避不了的情感曆史,我真想用全世界來換取一張通往那人世界的入場券,卻不知道,這也許隻是我的一種奢望而己,也許還是一廂情願的自作多情而已……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