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21)

(2015-02-04 03:56:08) 下一個

 

 

 

“當我聽到了她這番話後,我很驚訝,她會用這種辦法挽留我,看著她額頭不斷地冒汗,我可以想象,她現在不但心情不好,而且還很焦急,我的內心產生了強大的衝擊,一種內疚和自責襲上了心頭。

‘你……怎麽能跟著我一起走呢?你還有這邊的孩子要照顧,而且他現在在重病中,需要你的陪伴和照顧,我……”

‘如果沒有這個孩子,如果他不生病,我願意做你形影不離的影子,但是現在我是一個血癌孩子的母親,也許他現在在以分秒計算著生命,不管是出於慈悲,還是舍於良心,我請求你留下,我需要你!因為我愛你……’

她的目光充滿了懇求,讓人生憐,就像一隻需要保護依偎在你身邊的羔羊一樣,需要一個堅強臂膀的嗬護。

’我真的如此重要嗎?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找這裏的一個中國人,他們也許會幫助你更多,我作為一個外國人畢竟在這裏的能力有限,達不到你需要的程度的。‘

我還在為自己離開尋找站得住腳的理由和開脫,當然我的理由此時顯得如此的蒼白和牽強,甚至連自己的聲音也變得更加的細弱。

’你低估了你的作用和能量,你現在應該是我的精神支柱,自從這個孩子生病以來,我的周圍不是苦海無邊,就是荊棘一片,現在我的麵前終於出現了一盞明燈,這盞燈照亮了我前麵的黯然。給我增添了無窮的力量,而這盞明燈隻有你莫屬了,它可以相伴我黯然神傷的日子,它給了我精疲力盡的身體一雙翅膀,讓我可以振作起來。而一個女人原因更加的簡單,孤單的在這個冷雨夜行走了這麽久,她要的很簡單,隻是一個安全的臂彎,可以讓她靠一輩子,就巳夠了,而你的臂彎此時就是我心靈的避風港。‘

我承認她有非凡的語言表達能力,我雖然有些被感動,但是我還是猶豫地看看她,又看了看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機票,

‘可是我巳是訂好了機票……我的意思是你已經有了孩子,按說思考的成熟程度會更加完善和智慧,難道你真的準備跟一個文化背景及生活習慣完全不同的外國人共度一生嗎?’

其實現在我的話已經顯得越來越蒼白無力了,我還在有些牽強附會地說服著她,可是自己的嗓子眼被塞滿了雞毛一樣的力不從心了。

‘愛在這裏生了根,如果要想移走,你隻能移走了它的枝幹,根莖卻永遠也移不走拔不淨了,因為撥淨了,心就已經被掏空和枯萎了……‘

她就像一個天生的演員,身體內存的所有東西,隻要是需要,隨時可以馬上調動出來,用到極致。包括情感充沛時的外泄物眼淚,她的眼淚此時又充盈了她的眼眶,閃爍著亮晶晶的瑩光。

“我對你的感覺是前所未有的,它左右著我每天的思緒,甚至每一次呼吸,心被占據,卻苦無依,是你讓我著了迷,為你而心有獨鍾。”

“我承認我對你是有感覺的,我的身體讓我留下,而我的大腦讓我思考著離開,也許這種選擇對兩個人都有好處。”

看著麵前表情將要崩潰的女人,我的話就像屬於我的日耳曼烙印一樣,太直白和脆梗,但我必須還是得實話實說……

她先是怔了一下,但是腳步卻慢慢地走近我,並把手勾在了我的脖子上,耐心地語氣放緩了又緩,

“我們相遇,不管是出於什麽樣的血統,也不管是遠隔千山萬水,這是一種緣份,為了這個緣份,我願意為你而改變,你知道嗎?愛一個人,卻不能與之長相廝守,這才是一種痛苦;而更苦的是,是不能左右的你不願意看到的結局,這更是一種純粹的折磨和懲罰,我隻求此刻能夠擁有你,並豈求上蒼保佑讓我們可以此生永遠在一起!‘

我承認這時候的我己經慢慢地被她征服了,我感到手心開始冒汗,全身的熱血已經湧到了我脆弱的心頭,以至占據了我的整個身心。

基本要陳述的理由我都已講窮了,也許隻有一個字來解釋眼前她的眼淚和我被感動的熱血,那就是愛了,為了這個神聖崇高的感情,年輕的我無可救藥又義無反顧地投降了……

我決定還是按原定計劃回去,這已經是我在中國停留的一年十個月有餘,我要回去見見母親,處理一下我的事情,但是我會馬上回來,為了在這裏等待我的女人,為了我們之間共同所擁有的爰情,以及我們將共同擁有的未來。

當我把這個決定告訴給她的時候,她興奮得像個小孩子,欣喜若狂不知所措,在我的臉上親了又親,歪著腦袋對我說;‘那我現在就是你的未婚妻了,這麽說你不會反對吧?’

我已經改變了我的原定計劃,已經使我們的關係更進了一步,相信終究會走到那一天那一刻的,我看著她興奮地點點頭……

匆忙趕回德國的我,見了母親隻有一麵而已,便開始辦理我計劃中的事情,這個計劃是從我們認定關係之後產生的……

自從我的外祖母三年前去世後,她獨居的大房子進行了拍賣,其中我繼承了四分之一的遺產,雖然是四分之一的份額,但是她的房子位居於法蘭克福市中心的位置,所以從四分之一的拍賣中我也得到了近六萬歐元的現金,我把它們全部支取了出來,然後存在一張旅行支票上,打算帶到中國去,為我們今後的日子做準備,雖然我沒有告訴她,是想直接帶給她一份意想不到的驚喜和意外,也想為我們今後在一起的日子增添一些必要的保障,更重要的是為了她尚在病中的兒子。”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