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 (36) 不能承受的難堪

(2015-02-25 08:48:25) 下一個
   
         
   
克勞斯的這句話一出,坐在他旁邊的這個女人僅有的尚存的已經快低到穀底的心裏防線一下子崩潰了,她睜大了還有些許淚痕的眼睛,幾乎是顫抖的聲音重新問道,也好讓自己還沒有完全相信的印象定位再次得到確認,

“請你再重新告訴我一遍行嗎”

這次她不知為什麽沒有加進去每每都掛在嘴邊的克勞斯,

“絮文,我不是故意的,可是已經發生了,雖然我在這之前千百次地在心裏不承認自己會發展到如此地步,但是……所發生的一切卻好像是讓我感覺等待了幾十年”

“你等待了幾十年都在等待這樣一個結果嗎,去爰一個男人,去等待一個跟你同性的男人嗎”

“你這樣的理解是有些錯怪我了,我曾經也曾深深地爰著你,不知你是否還記得,結婚伊始,你曾經問過我,為什麽要結婚……為什麽娶你……我當時發自內心地告訴過你,隻能有一個理由讓我走進婚姻的殿堂,那就是因為愛,除了這個理由,任何其他的雜念的東西,都不能夠逼迫左右我這樣去做的”

這個回答讓絮文多少還找回了一些臉麵,其實在中國從聽到克勞斯“跑步”這個不可置信 滑稽可笑的理由開始,敏感的她在心裏已經設身處地地做好了幾種最壞的打算,但是唯一沒有想進去的就是與一個陌生男人的情感競爭,同性戀,這個詞對於她來說,還有些陌生和遙遠,雖然在醫院工作多年,見識過各種各樣的人,現在的社會也趨於越來越開放,但是在中國同性戀這個字眼,還處於一個比較保守的局麵和難堪的境地,社會的開放程度還沒有把它包括進去,雖然有越來越多的同性戀人,但是立於這個社會的需要還處於封住嘴巴 緘口不言,所以同性戀這個詞在絮文的觀念裏還處於跟自己不沾邊挨不著的狀態,現在突然離自己如此之近,並且來得如此出其不意,讓她始料不及 措不及防……

“你不覺得你這有些自相矛盾嗎,為了愛我而走進了婚姻的這座圍城,但是又在為了某一時刻卻又等待了幾十年的光陰……

“我隻能告訴你我曾經深愛過你,曾幾何時我甚至願意為了你而付出自己的一切,後來由於我們無休止的拌嘴鬥舌 盎盂相擊,讓我疲憊不堪,實不相瞞我曾經一度懷疑是否該不該這麽草率地走入這個大家都所向往的神聖殿堂……

“你還一度懷疑,我已經是追悔莫及了,我放著北京的醫生不做,跑到這裏當上這土得掉渣又寒磣不已,而又偏偏沒有社一點社會地位的家庭主婦,我不知道又為了誰做出了如此多的犧牲呢”

克勞斯像是沒有聽到絮文的這一番牢騷,又接著剛才的話說道,

“但是自從遇到了他,帶給我的感撼是前所未有和史無前例的,它就像是在寒冬中款款而來的一股濃濃愜意的暖流,又像是久旱幹涸的田野等待中終於降下的第一次甘露春雨,又像是……”

“行了!行了!別再往下你的又像是了”

聽到此時的絮文臉上再也掛不住了,鬱怒地打斷了克勞斯忘情的講述,

“現在我也可以多少理解了你當初為什麽反對要孩子,還有讓我想起來,結婚伊始,你欲言又止的妹妹,許多事情我不願意探個究竟,給了你充分的保留隱私的緘默權,現在我終於猜到了,你們斷絕關係的原因一定是跟你現在正在做的有著不可分割的關聯,你們家人為什麽都有著同樣的‘’Hobby‘’呢?

“並不是像你想像的一樣,雖然我隱瞞了我妹妹同性戀的這一事實,是因為剛剛結婚我羞於讓你知道我們家的許多難以啟齒的事情,並且我堅信自己不會重蹈她的覆轍,從初中的第一次初戀開始,我約會的對象始終是女生,並且這之後一直都在跟女人做爰和交往,我從未懷疑過自己的性取向……至於要孩子的問題,我隻是說再等兩年,等待我們之間確信可以共同承擔新成員加入的義務和責任了,從一開始我並沒有逃避這個問題”

聽到克勞斯詳細而又充滿善意的解釋,絮文暫時無話可言了,

與此同時她迅速地調整了一下坐式,下意識地披上了放在床旁邊的厚睡衣,調整過來的思維讓她過渡到了,現在和自己同床而息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而不再是自己最親密的爰人了。他們雖然近在咫尺,但是現在她卻覺得他們之間就像是中間隔了一條寬闊無際的大河,這條河上有許多川流不息的船隻和人流,河上的所有的人都近過於近在眼前的他……

雖然情感上是不想再聽下去了,可是作為最重要的當事人,現在殼在了中不中上不上的不知情的位置,這當然不是她的作派,她一定要知道得完全,知道與她爭奪和誘惑丈夫的人究竟是怎麽樣的一個人……

“現在我的思緒慢慢地穩定了下來,我確信我現在可以承受你將告訴我的一個“動人心弦”的故事,我想知道這一切是怎麽發生的……這個讓你銷魂的男人究竟是誰……”

克勞斯帶著猶豫的神態看了看妻子的肚子,

“這一切對你真的那麽重要嗎?我擔心會刺激到……”

沒想到這句話刺激到了絮文已經剛剛調適好一些的神經,她不禁開始聲嘶力竭地大聲地質問克勞斯,

“我麵前的人曾經是我最親密的人,他可以在我身懷著七個月的身孕,背著我去做這樣事情,我還有什麽不好放下呢,克勞斯 現在我們已經是朋友關係了,因為有孩子連著,我們可以做一個關係比較近的朋友,對於一個親近的朋友你又有什麽不可以推心置腹的呢”

克勞斯看著絮文堅定的眼神,感到不說實情對於眼前的人也塘塞不過去,索性穿上了衣服,到廚房取了一杯威士忌酒,坐在了離妻子很遠的床尾,開始講述他的那段“扣人心弦”又有些難以啟齒的經曆……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wyh63 回複 悄悄話 也許是絮文的強勢,不管不顧的脾氣,造成了這些,但也不對啊,可以離婚呀,也不至於同性戀呀
wyh63 回複 悄悄話 解釋不通
wyh63 回複 悄悄話 我也是這麽覺得,從來沒有這種想法,而且這麽大歲數突然變成同性戀,可是不同
skigirlsanjose 回複 悄悄話 同性戀並不家族遺傳,或受別人影響,也不像傳染病那樣得上,太突然。雙性戀的人可能隨著年齡增長或由於某種事情突發,轉成同性戀。可以一直是異性戀的人突然會變成同性戀,實在太奇怪。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