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29)

(2015-02-14 13:08:43) 下一個

 

早晨起來還在睡懶覺的絮文突然被一陣電話鈴聲驚醒,她嘴裏念叨著;又是誰呢?是不是克勞斯又忘了什麽東西,現在想起來,打電話來交待一下……

最近一段時間,不知是由於工作的壓力加大,還是因為麵臨著即將成為父親的角色的沉重,隨著絮文孕期的增加,克勞斯的生活記憶能力卻在慢慢地減退,經常無緣無故地好像遺忘了什麽東西,又打電話回來詢問,所以這個時間電話聲響起來,絮文以為又是丈夫打回來的,

拿起電話的絮文聽到聽筒的那邊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絮文,對不起!不好意思!把一個懷孕的孕婦吵醒了,最近怎麽樣了?肚子又漸大了吧,哈哈 真羨慕你早孕沒有反應,不像我那時候,把膽汁都要吐出來了”

也許是剛起來,大腦還沒有馬上進入狀態,也許是睡意還沒有完全驅散,握著電話的絮文,皺著眉頭不禁對著話筒的那邊問道;

“你是誰?能不能先報一報大名”

“呦!
文你可真是貴人好忘事呀,前兩個星期前才從你們家裏出來,你做的那一口香的韮菜餡的餃子,現在還時不時饞蟲從肚子裏冒出,哈哈 想不起來我了,我可是天天都在想著你哪”

從她說話的語氣和矯作的聲音,絮文這才弄清楚電話那邊是誰,

“你太客氣了,嘴上這麽給我留情麵,你是第一個誇我做飯做得香的人,那天也真是讓你們大家多少嘴頭子受委屈了,你們都是能幹的烹飪能手,誰露出來兩手,都遠遠地超過我,不像我過去天天吃食堂,現在是趕著鴨子上架了,硬撐著上陣,水平有限……

說了半天客套的話,絮文開始步入正題,因為她知道寒喧的話對於她來說隻是個開場白,

“你找我有事嗎”

絮文猜到這個上海女人她肯定有事,否則的話,她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

“瞧瞧你說的,沒事我就不能打個電話,問候你一下,聊聊家常,聯絡一下咱姐倆之間的感情,難不成偏得有事才找你,顯得我多勢力和外道”

絮文知道她是無事不登門,隻是現在還沒有觸碰到電話的主題……

接下來她竟不知道該怎樣應答,電話裏竟出現了一段時間的空白……

最後還是這個上海女人打破了空場,

“哎……要說有事也沒事,要說沒事也有點事,絮文如果有人關於我詳情進一步的詢問,你就說不太清楚好嗎”

“我當是什麽事呢,誰會從我這裏打聽你呢,我初來咋到的,認識的這裏的中國人有限,人家要是打聽也輪不上排到我這呢”

絮文有些奇怪,她大早上起來打過電話競是因為這點小事,

“反正最好是沒人打擾你,如果要是打擾了也替我“擋”一下,拜托了”

放下了上海女人的電話,一頭霧水的絮文,仔細地回想這個電話的來頭和意味……我夠不上她最好的朋友,為什麽她要跟我傳遞這個信息呢,我跟她認識的朋友有交集的又能有誰呢,那天來的幾個朋友中,還有誰呢? 猛然間她想起了西蒙,想起她那天的嬌媚矯揉和要走了西蒙診所的電話……

晚上克勞斯回到了家裏,神色顯得格外的凝重和緊張……

由於最近德國受歐債加重的進一步影響,經濟很不景氣,特別是銀行係統,為了節省開支,他所在的銀行準備大幅度地裁剪雇員,雖然身為部門經理的克勞斯的位置並不受到威脅,但是減員後的銀行部門,並不增加新的成員,這就意味著本來已經超負荷的工作量,將要更加的繁重和責任的進一步加大……

看著長聲短聲歎氣的克勞斯,絮文安慰了丈夫兩句,也知道再好的安慰再美的話語也扭轉和解決什麽實際的問題,在不景氣的大形勢下小人物又能做得了什麽呢,隻能由著他在歎息之後,在酒精中找到平衡……

由於惦記著白天發生的事情,她躲到了書房,打開了電腦,找到了西蒙的郵箱地址,隨即給西蒙發去了一份郵件,

“西蒙 你好!最近怎麽樣?那天分開後一直沒有你的消息,不知道最近工作和其他的事情是否一切
順利嗎?

希望能夠得到你的回複;)”

沒有想到,西蒙競很快地回複了絮文的郵件,第二天早上打開電腦的絮文,讀著西蒙發過來的郵件,讀著讀著她陷入了一種深度的困惑和惶恐不安中……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