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 (20)

(2015-02-02 16:22:58) 下一個

“當她撲到我的懷裏的時候,我的雙手也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我們四目相對像一股電擊一樣的熱流擁進了血液,直擊到心房。當我們欲火中燒的身體慢慢靠近的時候,仿佛已經是兩堆久旱之幹柴,恰逢甘霖,又好像是偏偏糟遇到了一股濃烈的火焰,她把朱唇湊到了我的嘴邊等待著,我低下頭去先吻了她……

當我的嘴觸到了她的口中,她等待多時的嘴巴一下子鎖住了我的舌尖,緊接著用她的胳膊勾住了我的腦袋,然後把她的舌頭全部伸進了我的嘴裏……

第一次與神秘的東方古國的美女親吻,且如此近距離地接觸,我的心熱血沸騰,血液已經湧擠到了我的嗓子眼,讓我感覺自己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看來我低估了這個我麵前的東方女人了,她就像是個接吻專家,又像是一個情場高手。她知道怎樣牢牢地把你的舌頭扣在她的嘴中,就像此時的我們的欲火在她的掌控之中一樣的嫻熟……

我們在月亮剛剛升上枝頭的夜晚,在夜晚的清風徐徐中,足足臉對臉地忘情纏綿了近半個鍾頭,她突然停住了手,問我住在哪裏?

在成都還沒有過過夜的我,隻能實情相告,她告訴我附近有一家飯店性比價很高,而且特別適合像我們這些孤身的旅行者,

兩個在欲火中等待的男女很快地就辦好了入住酒店的手續,當我拿到了房間的鑰匙,我們走在樓層的走廊中,她的手已經迫不及待地插進了我的褲子裏,我也聽之任之,並且享受在其中。

其實相比平庸的接觸撫摸,我更喜歡這種火辣而又有挑逗意味的動作和煽情………

整個一夜你也猜到了該是怎樣的巫雲楚雨和鸞顛風倒了……又怎能用一個高潮迭起而一言以概之……

早晨起來當窗簾上剛剛透出了淡淡的亮白色,夏季清新的早風順著虛俺的窗戶輕拂地吹了進來,我看著躺在我臂彎中的她,一縷秀發遮住了她的半邊臉,還在熟悉的她偶爾間發出的夢囈,讓人聯想到嬰兒在繈褓之中的熟睡……

看到已經時候不早了,我輕輕地晃醒了她,提醒她已經是太陽高照的上午了,她已經有將近一天的時間沒有見到自己的孩子,不知道她口中那個被病魔折磨的男孩身體怎麽樣了?

一種結合也意味著一種責任,在我的強烈要求下,她帶著我走進了一家兒童醫院,因為是無菌病房,我們被擋在了玻璃的外麵,看到有一個小男孩躺在床上,手上和鼻子上被插滿了管子,她帶著痛苦的表情向裏邊不停地招著手,那個痛苦的小男孩也不住地朝玻璃外張望著……

看到此情此景,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情緒的她,不禁撲倒在了我的肩頭,眼睛裏充滿了晶瑩的珠子和不停的抽泣聲……

我們就是這樣每夭往返於醫院和酒店,雖然我們的XA頻率,還像沒有退去的潮水一般之月夜花朝……但是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卻感到兩個人變成了三個人。總是感到有一張臉參與了進來,他時而盯著我們,時而痛苦地呻吟不停,我被這種錯覺煎熬著折磨著……

我當時剛剛大學畢業還很年輕,從心裏還沒有抱以結婚的打算,特別是還沒有完全接受好和一個遠在東方的女人走進婚姻共守一輩子的打算,坦白地說當時的我是過於考慮自我了,

我打算放棄這段沒有前途的感情,打定了主意的我,瞞著她打好了回程的機票,留下了所有剩餘的人民幣,放在了桌子上,準備當麵交給她並向她告別……

當我一邊收拾著自己的行李,一邊思索著如何把這個不悅的消息告訴她的時候,她突然從外邊風塵仆仆地走了進來,馬上發現了我己經整理得差不多的行囊,她一句話也不說,在賓館的房間裏開始踱來踱去,神情中顯得恍惚間的不安,這個女人聰明就聰明在她不光是用自己身子留住男人,而且她還會用自己的聰慧扣下自己中意的男人,

她突然從後麵叫住我平靜地說: ’西蒙 你真的準備離開嗎?我看你已經整理得差不多了,但是……‘

我回過頭來,看到她的臉上掛著淚花,我被自己給她造成的這一切感到手足無措,呆呆地站在那裏看著她痛苦的表情,等待著她的訓斥和哭鬧……

但是她沒有這樣去做,而是突然揚起頭來衝著我問道;

‘我剛剛看了看你的行李箱似乎還像少了一件東西,還有一件重要的東西被你遺忘了,你還沒有打進去。你再仔細想想。’

她加重了口吻,讓我相信,我確實遺忘了什麽東西,我開始四處環顧,究竟有那件東西被忘了,還沒有打進我的行囊……

“不要找了,在這裏……”

看著我四處尋找,她突然止住了我,用嚴肅的口吻衝我喊道;

我放眼望去,她的腳下沒有任何東西,更沒有我什麽遺忘的東西在哪裏?

“在這裏……這裏…… 你遺忘的沒有被打進去的東西在這裏,這件東西就是我!”

她用手指著自己,然後充滿淚光的眼睛直直地對視著還在措鍔之中的我,

‘你忘了把我打進去,如果真要離開,那麽我一定要跟你一起走,那怕是行到天涯,步到海角,有你的地方就有我,有我的地方也會有你,讓我們永遠在一起,你同意嗎?”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