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住青春不鬆手 :))

隻要永懷美麗幻想,青春將永不散場
正文

我家美如畫,我愛我家

(2019-10-28 12:51:51) 下一個

一說到家,大家眼前肯定立馬出現有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家。其實,作為上班族的你我他還有一個家,一個重要的家,那就是我們工作的地方。

一年多前剛來這裏時,看見大樓裏的棕櫚樹花台,開心死了。那天看見J nice正在給一個花台澆水,一打聽才知道花台是由大樓裏的工作人員負責,我馬上對她說我也想負責一個花台,而且就想負責她的花台旁邊的那個沒有被看護好的花台,想跟她比賽。

J'nice 把我的想法告訴了負責花台管理的秘書,很快就接到秘書的電郵說現在正式由我接手那個花台。看來是原主人早就不想幹了,一聽有人主動提出要看管它們,馬上拱手相讓。

真正接手後才發現不是想像的那麽簡單。花台需要至少每月澆兩次水,每次至少11加侖。有什麽該澆水的時候那幾天工作特忙,就感覺它是個負擔,回國休假也不得不請J’Nice 幫忙照看。 。

這是我接手時花台的樣子。

最初地每個花台都有兩顆棕櫚樹。慢慢地,一個接一個的花台的棕櫚樹死掉一顆顆,我這個花台上的棕櫚樹是最後一個死掉的(我來時已經死了,我 來後個月死死樹才被移走。),現在每個花台隻有一顆棕櫚樹了。

 

不過,讓我開心的是花台裏的pothos 現在是枝葉茂盛,鬱鬱蔥蔥。

而且,我的花園(台)我作主。在不改變主旋律(palm tree and pothos)的前提下,我家大樹的分枝也在這裏安家落戶,健康成長了。但是,喂水就能鬱鬱蔥蔥,花開不斷的長壽花在這裏卻命運多舛。在我家裏健健康康,到這裏卻病病哎哎的,試了幾次都這樣,很無解。

對了,就我的花台裏的棕櫚樹是斜著長的,花台裏的pothos 也調皮地喜歡攀爬。 。 。

 

準備進家了 :)

 

那天看見J’Nice 在修枝,將過多的枝剪掉扔了。我覺得好可惜,就挑了幾根漂亮的拿回來,爬到桌上將pothos 掛上後一下子感覺眼前光線變暗,幽幽靜靜,在枝葉之間仿佛還隱隱約約看見了小橋,流水,木柵欄。 。 。

 

以前那兩小盆因為沒有陽光長得一點都不健康,給我哥了,他老婆喜歡養花種草。這是去年從我家大樹分出來的。

小老鼠仿佛來到了熱帶雨林,開心快樂每一天 :)

瓶子裏的Yucca 和花台裏的都是一年多前把我家大樹(我家大樹的前世今生)肢解後的枝,插水裏的明顯沒有土裏的長得好。

 

有木有感覺“你若盛開,蝴蝶自來” : )))

 

蝴蝶亂飛:)

 

那天Patrick 的生日,大家在辦公室一邊吃老板買的蛋糕,一邊閑聊。猛地一抬眼,看見對麵秘書的留言(以前從來沒有注意那是一個小黑板 :),我嘴一咧自個樂了起來:“有主意啦!”


匆匆忙忙吃完蛋糕後,老板和同事還在吃,還在聊。我一邊聽,一邊忙碌起來準備給第二天就休假結束回來上班的J'Nice 一個驚喜:去她的桌上拿了幾張不同顏色的留言帖,做了幾個小蝴蝶,貼上,並寫上留言(正好第二天回來上班),拍照。吃完聊完後,同事Rosa 馬上過來說蝴蝶好cute ,要我給她做一隻。我答應一有時間就給她做。第二天給了她幾個,她很開心,我也開心。

第二天回來上班的J’Nice 笑著說她以為是有三小孩子(兩個女兒)的Sijana 做的,可這個女孩分明是一個Chinese girl 啊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5)
評論
博主已隱藏評論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