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住青春不鬆手 :))

隻要永懷美麗幻想,青春將永不散場
正文

一個愛做白日夢的女孩,女人

(2019-09-23 08:06:28) 下一個

我不是一個愛做夢的人,但卻愛做白日夢。印象最深的兩個白日夢,一個大概是在讀初中的時候吧? !那時候特別喜歡看小時,常常控製不住自己,上課時也偷偷地看。看的小說裏有描寫解放前受地主老財剝削的窮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沒吃沒穿,每次看得心發緊發痛,心想如果我把吃的東西放在書裏(描寫窮苦日子的那兩頁書之間,或者堆在翻開的書頁上),他們能夠吃到就好了。

另外一個是出國前幾年開始的,持續了20多年,直到幾年前才停止的白日夢。不過,這個白日夢好像有望實現 :)

那時候盡管交通沒有現在這樣擁堵,不嚴重的塞車還是時有出現,坐在公共汽車上的我就想:如果能夠坐在一個小飛車上就好了(記得夢中的小飛車有點像三輪車,但能飛起來),嗖,一下就到了目的地。來美後遇到塞車,就想:如果我的車能夠飛起來該多好多多神氣啊……

兩年前在微信裏看到了公共汽車“飛”起來的未來暢想小視頻。心想:原來有人和我做著同樣的白日夢。不過,視頻裏公共汽車不是真的飛起來了,而是它的底盤有兩個可以伸縮的金屬柱子,遇到塞車時柱子伸出將公共汽車升起來,見縫插針地繼續快速前行,過了塞車的地方後柱子收回到底盤。

 

也就那麽巧,昨天看中國達人秀時,看到另一個人的飛車夢。不同的是他一直在追夢的路上,而我隻是做做夢而已。

 

又是一個秋

 

小區裏一家待售房屋前人行道旁樹上結的“果子”,果子體大如足球(它的長經至少和足球直徑一樣長,甚至可能更長一些。),狀如水滴。

 

盜花賊遠遠地冷眼觀看我在那玩,當我準備走近它時,它如往常一樣,“蹭”地一下跑沒了。

 

第一次注意到蒲公英花開兩季,隻是在秋天裏隻有稀稀拉拉的幾朵花。

 

被我嫌棄(當年之所以嫌棄它是因為以前種在前麵,陽光太足,花色總是很快就變得像是有點烤焦的褐色,很不好看。),“扔”到deck下,煙囪下,樹林裏的紅景天肆意地蔓延,並在秋風裏怒放,深得蜜蜂的青睞。

 

這隻蜻蜓很識相,大概知道我是園主,很配合,任由我拍。

 

後來還和我玩上了。先是跑到我拿手機的右手上呆著,後來跑到左手左臂,即使我轉動身體,也絲毫不驚擾它,好像很享受和我一起享受秋日的陽光。

 

今年夏天從後院弄來的紅景天不僅在水裏活了,還將開花了。

 

讓curcuma ginger花成為永恒

 

買時一盆花裏有六株小玫瑰,平均分成兩盆,下麵那盆分出來的隻活了一株,那株小的是將近一個月前插的枝,貌似活了,已經開始發新芽了。

 

兩個月了,這盆從種子發起來的富士蘋果樹才這麽一點點大。和旁邊的木槿花比, 簡直就是巨人旁邊的小不點兒。

 

昨天寫此配文時,看著火紅而又嬌豔欲滴的絕色木槿花,以為它的基因被改寫了,於是寫下了這樣一段文字:以前花開兩天就掉了,這次進入第三天了,依然嬌豔動人。

今早一下樓就看見巨大的花朵兒已經合在一起躺在地毯上,它們始於火紅豔麗,終於火紅豔麗,隻將自己最美的芳華展示給世人,又何嚐不是一種幸福,一種幸運,一種美好。

 

下班回到家,新的木槿花已經開盛,熾熱的火紅是那麽的感染人,吸引人,忍不住掐一張。

 

 

 

餘生不長,隻想跟相處舒服的人在一起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博主已隱藏評論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