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我搜點東西,無意中看到這個。

(2019-10-03 17:38:15) 下一個

就是一個問題問:住在北京二環內有優越感嗎?什麽體驗?

很多人回答。然後這個回答很讓人感動,不要以為一說北京人就是千萬富豪,底層北京人不少。我自己都接觸過一些。海外的人把北京人都想象成拿著幾萬月薪的,真扯。領著2,3000工資的也大有人在。看完了這個覺得自己很lucky,沒啥資格抱怨什麽了。嗬嗬。

知乎日報收錄

優越感?我在16歲以後每天都想逃離這裏。

先上個位置

在上圖中被西單、金融街、皇城根包圍的“小醬坊胡同“就是我家。

然鵝,我既同錢沒關係,也同時尚(西單可以算是幾十年前的北京的宇宙的中心吧)沒關係,更同皇家沒關係。

我就是生活在這些光輝地名夾縫中的一個“胡同。串。子”。

目前還是平房,平房一點也不好。夏天特別特別潮濕,濕得我渾身上下起大泡。冬天的話又很冷,陰冷陰冷的坐不住。我家裏條件不算好,家裏就這一個住處,奶奶留下的,是公房,意思就是隻有租住權利,不能買賣,也不能倒租。住平房的至少51%家裏還是沒有獨立的衛生間,需要上公共廁所,晚上就用“尿盆”,早起端著一盆尿倒去公共衛生間。

我家是在我生孩子那年2016才裝修的,也就是2016剛有的自己家的廁所。我直到上高中的時候還在用尿盆,現在想起來覺得有點戲虐,當時卻覺得這是自己最大的恥辱。

說倒尿盆,想起我爸了。我爸一生很失敗,隻除了三件事,一是給我起了個有點好聽的名字;二是不反對並支持我花錢上課外班;另一個就是給我們家倒了幾十年的尿盆。

我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沒了工作,在大人們的各種交談中隱約知道大概因為幾件事情:照顧我生病的爺爺奶奶;照顧年小的我;脾氣怪異不合群跟工友們合不到一起。後來我爸零星修了一小段時間自行車,就在胡同口擺攤兒,然後認識了些不三不四的人;掙了點錢,就天天回家罵我媽,或者喝點酒衝著那些“朋友”嚷些:女人就得打!然後一個酒瓶子就甩過去了。

“我他。媽給你。丫掙錢!臭。傻。。X!“這是當時的口頭禪,那時候我就兩三歲。後來幹了不到一年,我爸就不出去了,再後來就基本與社會脫節,再沒有工作過。我爸是我在25歲前的第二大恥辱。

因此,我媽根本不靠他養;事實上是我媽養了這個家大半輩子,她是個絕對勤勞的婦女X。但她就是離不開這個房子。從小到大各種幹架後,我聽到最多的就是“我要不是為了這個房子,我早跟他離了”。從小說到大,直到讀了研究生,我終於忍不住了哭著跟我媽說,“離吧媽,咱們出去租房子住,苦一點沒關係,開心就行”

但我媽說,“我一輩子都守了,現在走,冤啊“。

我從小學就想讓他們離婚,從前我一直一直都以為是房子困住了我媽,或者是因為我,我媽才不走。後來我知道了,是她自己困住了自己。

我媽從小對我的期望就是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受人尊敬;嫁一個有“好”工作的男人,組成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然而命運連這點願望都沒有為她實現。為什麽這麽迫切的“穩定”和“受人尊敬“呢?很簡單啊!因為她的工作恰恰沒有這兩點。

98年全國下崗浪潮,我媽本來在義利食品廠做檢驗員,然後突然就迎來了要麵臨跟著廠子遷走和買斷的選擇。廠子遷到西紅門,當時是一個感覺遙不可及的地方(雖然現在從我們家做地鐵四號線半個小時就到了),於是我媽買斷了。

買斷之後,我媽一直主要做的工作是市場訪問員,就是那種你走在路上突然有人問你“來來來小夥子幫阿姨答個問卷給你個禮品”的阿姨。這個工作一點也不好,因為基本不存在調查,大部分都是領了卷子在家不停圈圈畫畫,找點熟人留些聯係方式。我媽的二十年就獻給了這些圈圈,和別人的冷眼以及惡語拒絕。在25歲以前,我媽的工作也是我的恥辱,而我又了解我媽對我以及這個家的付出,所以我是為了這個恥辱,而更感到恥辱的。

但再怎麽說,掙這個錢也比在廠子裏掙死工資多點,加上我媽又特別勤勞,所以收入維持溫飽,偶爾有些結餘。而這些結餘,都砸在了我的身上。

從小到大我就是泡在各種興趣班、補習班裏的。我是胡同孩子群裏的另類,當大家都在外麵瘋跑的時候,我不是在家裏做數學題,就是在家裏寫書法。我媽說我跟他們不一樣,我要好好念書,改變命運。在對我的培養上,我要感謝我那糊塗的老爸的沒有阻撓。

在我還小的那個時候,大多數胡同裏的叔叔阿姨們根本不舍得花錢給孩子上課外班,他們的錢要麽打了牌,要麽小心翼翼存起來了罷。而我那有點“混蛋”的爸,不上牌桌,錢也舍得給我花,即使作為一個社會人和一個丈夫他多麽失敗,在對待我的真心上,我是懂的。

我五歲上過小提琴課,一節課就要小兩百塊錢,當時的兩百塊錢是真的兩百塊錢,去超市能買三個人都拎不過來那麽多的東西。(現在200塊你恨不得去個7-11都不夠花了……)我媽說,發了錢第一件事就是交學費,這錢還沒捂熱呢。我們家的錢就是這麽被我都造了的。我上了初三(2007年)家裏才有的空調。

從小到大,老媽把她人生所有的快樂和希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所以直到上大學的時候,我偶爾還會在宿舍床上深夜痛哭,覺得辜負了我媽,覺得對不起我媽,覺得自己很罪惡,“要不是因為我,大概我媽不會這麽辛苦吧……”。這個包袱時刻壓迫著我。

說到我,從小就是我爸媽的驕傲。其實我根本就是很一般很一般,但他們就覺得我光芒萬丈了,因為比他們倆強。我一路求學之路還算順利,考上大學,不算好,也不算太差;後來考上了研究生。在研究生的第一個學期,我爸媽還在不斷打架,我越來越少回家了。其實從高中開始我就不停在抗拒自己的家。

我的高中是一所真挺不錯的學校,身邊的同學也都很優秀,就是在高中時期,我知道了人和人的差距:有的同學可以花二十萬進來而不用中考;有的人天天上課睡覺也可以考第一名;有的人鑰匙串上掛的是lv,用的手機是蘋果1代……而我,是一個家裏吃低保,老爸沒工作,老媽天天被人嗬斥,全家上廁所還用尿盆的人……我媽為了我能和同學們“玩”到一起去,拚了命的供我。那時我知道了,如果你用自己吐了血掙來的錢去喝一杯咖啡,然後還發現咖啡是苦的,你會罵“傻。B才會花那麽多錢喝咖啡“;而你如果真的有錢,咖啡對你來說就跟自來水的價值沒什麽區別……(所以前段時間爆出來家長開法拉利去學校被t出群的時候,我就特想說你們這些家長就不要用自己的日常來揣測別人的日常了好吧)(那時候真的覺得去咖啡店喝咖啡是非非非非非常貴的!)

在高中我知道了自己真的窮。我也知道了其實還住在我們那裏的,也基本都是窮人。於是,我拚命想撕掉自己身上“住胡同“這個標簽。從高中開始,我就特別排斥說“北京話”了,我要求自己說標準的普通話。我討厭那些痞裏痞氣的男男女女,我討厭玩世不恭的態度,我討厭那些京罵,我甚至討厭公眾場合大聲說話,那聲音就像充斥在胡同裏的喧囂。我討厭的這些有點莫名其妙,但我就執拗地覺得我對這些的討厭,能使我遠離那個令我沮喪的家。

後來我上了大學,住了學校,回家的時間越來愈少。在大學期間我還算珍惜時光,讀了一些書,去了一些地方,視野和心態逐漸好了起來。基本上家裏帶來的自卑越來越少,唯獨在談戀愛上,我還是擺脫不了因為家庭產生的自卑感。我真的喜歡過一些男孩子,但我覺得他們條件太好了,我和他們在一起壓力太大了,我感覺每一刻我都呼吸不上來,於是我連爭取都不願意了。

在大四的時候談了一個男朋友,不過在考研之後就分手了。原因很多很多,不合適當然是直接原因,但在分手之後,有一次他說他實在忍不住了要跟我說:

“其實我還是很喜歡你的,跟你提分手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查過你們家,吃過低保,我接受不了。我也去你們家胡同看過,我真的害怕我們結婚以後我就要生活在那樣的地方了。“

說真的我哭笑不得,但我同時也知道了,其實絕大部分人還是很現實的。我沒有權利去要求什麽,接受就好。

然後就讀研一了。剛入研究生的那幾個月,我很痛苦。我會深夜睡不著直到淩晨五六點;我不願意和同學們同行同止,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我會走在路上突然失聲痛哭不可抑製;我會自己把自己咬出血;我會在任何地方突然就睡著了……我以為我隻是很孤獨。

於是我不停認識新的男人。好像我要從這些陌生的麵孔中獲得慰藉。見過很多人,絕大部分連名字都不記得了,有的隻留下一些他們嘴裏的故事。然後我遇到了我的前夫,我好像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我迅速被他迷住了,每天就躺在他的出租屋的地上睜著眼睛等他回來,同他在一起似乎就是我整個生命需要做的事情了。就這樣在地上躺了一段時間,我覺得這樣不是辦法,必須要結婚;於是我哭著喊著讓他娶了我。後來我又覺得不是辦法,我哭著喊著要生孩子。我覺得不生孩子,我的生活就完蛋了,我就完了。

於是在我24歲本命年的時候,我有了我的娃。那時候,我和他沒有車,沒有房子,沒有存款,沒有工作,甚至我都沒有一個好身體(產後大出血1200cc差點就要推回手術室摘子宮了)。什麽都沒有,但我天真的滿懷信心,以為我的生活可以過下去了,然鵝就在這個時候,我爸開始出現精神分裂的症狀。

後來呢,一下發生了很多事。我爸嚴重的精神分裂確診並住院;我娃燙傷;我確診了重度雙相情感障礙,我每天都要哭上一兩個小時並時常有自殺的想法;我堅持放棄做一名體製內的老師導致我媽極其失落……然後,我離婚了。因為在婚內我們開了淘寶店,並且有一定收入,這個淘寶店被估值之後給我了,而我給了他三萬。是我跟我高中同學借的錢。

說到這裏,你可能會覺得我慘透了,而我則會告訴你:我的人生迎來了一個新的開始。

當時的我有10萬的外債,有一個住院的老爸,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娃,還有一身的病。離婚的那段時間也是我決定退出原創業團隊的時候,背負著罵名,算計著自己的明天。那時的我突然明白了(做了幾次心理谘詢),我媽媽的痛苦並不是因為我;而我也並沒有做錯什麽,我需要自己選擇自己的人生,就算之前錯了,也不是我的錯,是我病了(在研一那短時間應該就是第一次雙向發作)。

從去年9月份離婚到現在,我的病基本沒有太多症狀了,控製的很好;我和我媽帶著娃出來租房子住了,離開了天天張家長李家短的胡同,那個房子就讓它空著吧,畢竟是我爸媽一輩子的寄托了;我的再次創業進行還算順利,喝咖啡在我看來已經不是個奢侈的事情了,我也能每個月給我媽5K生活費並負擔其他一切大的支出了;而最讓我感到幸福的還是我有了個非常可愛的娃,我們三個組成了非常幸福的家。雖然我的工作不穩定,不是我媽對我一直的期望,但她最終還是承認了:我是個很棒的人,我不應該按照她的想法活著,她真的很為我驕傲。

生活越來越好,我憑自己的知識和勤奮掙了在我這個年齡絕大部分人掙不到的錢;白手起家,創業撐了兩年,還挺穩定也不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我已經真的很為自己驕傲了。我特別崇拜自己的在於,我在那些黑暗的想跳樓的日子裏挺了過來,而這些經曆真正的化作了我內心的力量,讓我在這裏把自己曾經感到羞恥的東西說了出來,原生家庭的已經不能再給我帶來什麽負麵的情緒了。

錢就快還完了,我很感謝我的“富人”朋友,真的如果不是這10萬塊錢,我可能離不了婚,還整日糾結在痛苦的婚姻中(前夫家裏還是挺有錢的,固安N套房,然鵝他自己極其不負責任也沒出息,每個月隻給1000塊錢撫養費還不願意給)。

還有呢,我想說很感謝我的娃。我曾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麵有這樣的想法:生育是人類最大的惡。因為我始終覺得我並沒有想來到這個世界,為什麽你們這麽自私生下了我,而讓我承受那麽多痛苦。直到我懷了孩子,才突然悔悟這是大自然規律的恩賜,我們要做的就是接受它,並盡力不要辜負這樣一份重大又美好的責任。而後來,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也是娃成了我堅持下去的最堅定的信念:我絕不是為她而活,但我一定要對她負責。這是我生而為人的責任:絕對不是因為她是我的孩子而怎麽怎麽樣,而是我是她的母親所以我真的需要堅強。她給了我戰鬥的勇氣。

敲了這麽多字,碎碎念了這麽久,不知道能有幾個人看到。人生而不平等,同樣是二環裏,有人含著金鑰匙,有人就是端著尿盆出來的。人的命數有時候不服是不行的,比如寫在我爸這邊基因裏的東西就是精神疾病,從我奶奶,到我大爺,到我姑姑,到我爸,最後到我。我也曾想過無數遍為什麽是我,但最後也隻能欣然接受了,好吧,就是我了。但無論怎麽樣,生活總還會給你一次洗牌的機會,就看你能不能奮勇抓住了。

這個二環裏的房子是我那沒出息的爸爸一輩子的靠山,是我媽一輩子的魔咒,而它於我,是讓我體會到了很多人沒有的酸甜苦辣,成就了此刻的我。那至今都還在掉的牆皮,希望就永遠留在我的記憶裏了。

--更新一下,這裏是分割線

11.3

其實文章確實轉折有點快—對於從壞到好的這段沒太說。一是感覺其實沒什麽值得提的,二是那天寫的時候已經確實非常晚了...

在這裏稍作補充吧~

很感謝大家的點讚和評論,這次很意外沒有一個鍵盤俠,都是很溫暖的評論。從去年三月份開始,我就能感受到很明顯的身體方麵物理性問題了。比如經常性頭痛,睡不著,困得眼睛睜不開但仍然睡不著。比如會突然呼吸不上來,頭上冒汗,然後感覺有千斤頂壓在頭上。還會哭,不斷哭。還有就是對接觸人特別抵觸。最明顯的就是我會短暫失憶,有幾次上完課回家我媽問我怎麽回去的,我竟然大腦一片空白。

然後我覺得我好像有點問題了...於是去安定看了一下。做了一些檢查,說是焦慮症,還有在診斷書上給我寫了“雙相情感障礙?”。然後開了藥讓我去按時吃。

拿到診斷書的我好像鬆了一口氣,貌似在告訴自己:ok最近我有點病了,絕對不是我意誌脆弱。

可好笑的是,我不能接受自己吃精神類藥物,我覺得我隻是太忙了太累了,不用吃藥的,自己會好的。

但是事實是我錯了。錯在兩點:沒去問醫生“雙相情感障礙”是什麽;還有就是我居然妄想可以靠自己的調整戰勝病魔。

繼而從去年三月到七月份,我就一直在這種渾渾噩噩的狀態中掙紮;同時雙向的病征越來越明顯:有時候失落得不行,讓我以為自己有了抑鬱症,但沒維持多久,我就又high了,覺得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感覺自己可以一直工作並且腦子裏全是好想法!有時候我會整夜整夜不睡覺,新的想法好像奔騰的馬在我腦子裏不斷“嘎達嘎達嘎噠”玩命奔跑”。雙向就是這樣有迷惑性,在你自己以為自己病了的時候又突然整個人亢奮起來。

然後在七月份一次跟前夫激烈的爭吵中,我氣得跑出去找朋友哭訴。整整哭了五個小時,上氣不接下氣。然後,他建議我去做一些心理谘詢。

插一句!!!雖然他的這個建議可以說拯救了我!!!!但是!!!!你妹的他叫我去的主要原因竟然是他覺得心理谘詢師都是騙子!聊會天就收那麽多錢!他想讓我實戰一下看看到底怎麽“騙”錢的!!!你妹啊!!

然餓~憑借我聰慧的大腦,我跟谘詢師聊聊天還真的開竅了...確實隻是聊聊天...而且基本90%時間都是我在說...

跟我聊的第一個重點就是她要我再去認真複查一遍,她說聽我描述肯定是雙向沒跑,不過要再去醫院確診,並且!!!!務必一定按!時!吃!藥!不要妄想自己能自愈!當檢查診斷出是病的時候就意味著你必須靠借外力來控製了!而且她說我這個應該屬於重度了...給我印象最深的是跟我說了一句“雙向發展成妄想精神分裂的有挺多的,你不控製很有可能就會像你爸爸一樣了”然後聽了這句話我就突然特別害怕!於是下午屁滾尿流又去安定了...

然後我從谘詢中得到的第二點就是很多問題真的不是我的問題...比如最大的心結解開了就是我媽受的苦並不是我的責任,我完全沒有必要去按照她的想法去生活!(她對於我找一個穩定工作是極其有執念的...我跟她說我決定自己做事情的時候她都快崩潰了...但我真的是那種寧折不彎的,我也試過去工作,坐在辦公室明明沒事還不能做自己的事情那種感覺...好吧還不如殺了我)

當然家長很多時候的想法和建議是有一定合理性的,但我媽最大的問題就是她忽略了我跟她完全是兩種人。她是那種畏手畏腳很怕出了自己的窩就會更差的那種人,而我是真的很拚往前衝如果現在不好我堅信改變能帶來更好的那種。還有就是對所謂“穩定”的理解。我一直強調穩定一定不是絕對的,除非你能一手遮天(中國就一個人吧?)否則不可能存在絕對的穩定!穩定的一定是自己的能力,隻有自己的能力才是別人搶不走的(其實這也是我媽從小教育我的,然餓到具體問題上她就扒蝦了)。可我媽就是偏要把她一生的悲催歸結為“我沒有一個穩定的好(受人尊敬)的工作”。我知道這是她的局限。

總之我想通了,沒有誰應該對誰的人生負責任,負責任的都是自己(當然極端事情排外)。我媽媽的一生絕對不是我的原因,不是我牽絆住了她;我媽自身的局限才是最大的問題。想通這點對我來說如釋重負。不知道有沒有人能理解,就是你一直覺得一個最愛你的人和你最愛的人的悲慘命運是因為自己...那種負罪感深厚且沉重。

相通這點的我好似開了掛...然後我就知道了我一定要走自己堅定對的路,因為!除了我媽大家都很支持我!(所以那種外人都覺得你很棒支持你但你最親近的人不斷阻撓你的那種感覺...真的很孤獨很差)

還有從谘詢裏獲得的就是我想明白了我和我的前夫不合適,他也是我痛苦的來源。我之前太沒有自我了,會委曲求全,但我又真的不是那種都無所謂的人,所以不滿和怨恨其實慢慢在心裏積壓...總之真的不合適。

綜上所述!我離了婚,繼續堅定創業,還有就是按時吃藥。

當然剛離婚的那時候還是很低落很低落的。那時候也是我決定退出前創業團隊自己單飛的時候,所有矛頭都指向我然後還說我賣慘賣人設...OK好吧就算我賣了,但你們誰有我慘...我爸妄想型精神分裂,自己也有精神病然後還要養娃養爸媽(爸媽基本沒存款,一共兩個人退休金就兩千多。然後前夫給的生活費就1000,其他都是我需要負擔)

於是那段時間(基本從離婚9月開始到今年兩三月份)每天晚上都要蒙在被子裏哭上一兩個小時,聲嘶力竭然後哭累了就睡了。我不斷想我怎麽辦啊,然後一遍遍告訴自己熬過去就好了熬過去就好了。

真的沒有別的辦法。絕對沒有。在我這種可以說已經沒有絲毫外界可以支持並且全家還都靠我的情況下,我真的隻能熬下去了。

然後我就真的熬過來了。不論你們再想聽多少天花亂墜的方法,我都隻能告訴你就靠自己生熬。然後看看老爸老媽看看娃,哭完了擦幹淨繼續工作。

我覺得我還真的是很耐cao的那種了。我覺得生活讓我激流勇進,我覺得並不是說我的經曆多麽棒,而真的是我自己棒棒的!

當時很難熬的時候無數次想為什麽就連一個最普通的生活也不能給我,我不想做一個優秀的人了,讓我做一條鹹魚。但現實是,我就不是一條做鹹魚的命,我不可能停止奮鬥的。這也是寫在我命裏的東西。

當然我不求最後奮鬥的多好,我隻希望在我這代,脫離貧困,比上一代好就行了。

最後還想說一句,看到有評論在說感謝苦難啊,苦難變成了財富啊...我想說還是那句老話,如果可能我希望這個世界沒有苦難,該感謝的不是苦難,苦難也從來不是財富;該感謝的是同苦難鬥爭的自己,那不屈不撓的精神才是我們的財富。

-----------再再再次分割------------

11.22

被推上知乎日報開心到夜裏睡不著,因此還有點補充吧。

一,這篇文章寫出來,我想表達的不是我窮,而我在文中說的所謂我知道我窮,前麵還有一句是,到了高中,而前文提到到了高中我看到了人和人的差距,因此這個窮我隻和我看到的那些不窮的人比的。我走過一些地方,見過一些真正的窮人,我知道絕對意義上的窮是什麽樣的,但我說的我自己窮並不是這個意義層麵的。

二,關於到底自己是端著瓷尿盆還是金尿盆出來的,這都不重要。就算我們家碰巧拆遷了,突然暴發了,我仍堅信我爸和我媽的生活是悲劇,金錢改變不了他們的性格和看世界的方式。

三,給我帶來痛苦的並不是貧窮本身,而是一種在外極力掩蓋貧窮的倒置感和在內覺得對不起母親的一種負罪感。是當你看到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時候的無力感。

四,再次強調,人和人比起來是無止境的。真的不想再聽到說什麽“你最起碼也是大城市的不像我這個八十線bulabulabula”。說實話這種想法就是你通向幸福最大的阻礙。每個人的生活環境都不同,能通過努力比上一代強一點,比昨天的自己強一點就夠了。如果總是在比,你咋不去比思聰啊?那你活著還有意思嗎?

五,再再次強調,哪裏都有幸福,也處處都有不幸。不要看見有人在帝都因為拆遷暴發了,就人人都爆發了。一是暴發不等於幸福,有可能還沾染一身吃喝嫖賭;二是有人暴發不等於全部暴發。這跟看見一隻綿羊是黑的就說所有綿羊是黑的有啥區別?

六,關於文中所提前男友,我覺得人家想法完全正常,而且所謂怕住在胡同了隻是一種生活方式的表達,不想因為和我結合拉低自己生活質量而已。我們要知道這個世界不是所有人都要嫁給/娶了愛情的;也不是所有人都勇敢,我們也沒必要去要求。與其去想別人怎麽有這樣的想法,不如去想想怎麽能讓自己獨當一麵成為別人的避風港。

七,關於錢,我並沒有說我掙到了這個年齡別人掙不到的錢,我隻是說掙到了絕大多數同齡人沒有掙到的。比如我大概月薪二三四五萬左右,可以這麽說吧?而且我就這麽一說,你就這麽一聽,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具體掙了多少,你又何必這麽在意。

八,關於文中所寫的真實性,我隻想說:曆史從來沒有真相,隻殘存一個道理。這個道理就是,哪裏都有幸福,也處處存在不幸。想幸福,就要靠自己的爭取和努力,以及不斷開拓自己看待世界的視野,爭取到更和平的心境。

九,上文有個錯字,戲謔,不是戲虐。感謝各位網友。祝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