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談談國內的醫患關係

(2014-03-07 13:03:54) 下一個
最近我老媽住院動了個手術。經常給他們打電話,聽他們講些見聞。父母退休有些年了,經濟上寬裕,身體不錯,平時遊山玩水,和社會有點脫節了。我有時回國看他們,講講國內怎麽不好,我老爸還老大不高興。這回住院了,對現實看了些,老爸昨天在電話裏說現在社會不公是太厲害了。哎,小民又有什麽辦法。

先說說我媽的手術,母親說進去那天護士盤問她半天,反複問是否有錢支付,後來知道母親是什麽單位,有醫保,才放心。病房不分男女,我大吃一驚,在家壇問他們說國內確實不分,因為陪護的家屬男女都有,分了白分。媽媽說同房病人本市的就她一人,多數是下麵縣市的,從這可以看出醫療資源極其不平衡,一線城市房價怎麽可能下來。中國護士很不容易,非常同情她們。但是也不是不敬業的理由。我母親術後倒流管就是把那些什麽血啊,組織排出的一個管連著一個袋子,快滿了,老媽和我家親戚找了護士數次,要求更換,護士都說沒關係,很慢的,昨天就這麽滿。結果晚上滿了,倒流,傷口馬上紅腫感染了,把主治醫生氣得直罵。我不太明白,這要不就是懶,要不就是要省錢,可病人付錢的。所以說不清楚。看這幾天廣州潮州那邊壓著醫生遊街的,隻能說是醫患關係就是社會的縮影,冰凍三遲,非一日之寒。和新疆問題一樣是個全輸的局麵。詳細的就不討論了。

媽媽說住了回院,才體會到社會底層的人多麽可憐。母親病房裏有位下麵縣來的農民大嬸。好像是腰長了個什麽,去年就來過,醫生建議馬上動手術,但龐大的醫藥費她付不起。她有這裏一些人大力歌頌的農民醫保,但隻能付20%,所以大嬸就回家了。在家裏蹲了一年,痛的受不了,就又來了,但醫生說不能動手術了,隻能保守療法,基本就是等死了。

最近國內同學大病的不少。一個腦溢血的,這位還是富豪啊,照樣滿世界找學醫的同學介紹名醫。另外一位就是我在這說過的早年請我吃飯埋單時上廁所的成功同學,高血壓高的要住醫院。才知道去年見他說提早退休,因為身體原因是事實。聯想到我一位因為公司上市,發了大財但心髒出問題,不得不退休的同學,不禁要問這值得嗎?美國也很多創業的,沒見身體這麽差的。老爸說在國內住院,認不認識人是天壤之別。我挺慶幸我生活在美國,不用為家人生病求爺爺告奶奶。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Tingtingyuli 回複 悄悄話 你寫的就是中國醫院的現實,我聽到的看到的比這還糟。雖然說人生病沒有貧富之分,可是在中國一般人都生不起病,不同階層人去的醫院有差別,住的病房有差別,醫生護士也有差別。有錢人生病都不敢不托關係、不找熟人,沒錢的人還能怎樣。病人不爽,醫護人員也不爽。我也是慶幸自己不必在那裏求醫受罪。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