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拚到老

在字句裏看過去現在和未來
個人資料
chunfengfeng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天若有情天亦老(106)

(2018-01-07 13:30:52) 下一個

  天香出來的時候,汗青已經給兩個來吃飯的客人倒好茶水,開好飯菜單據,並收好飯菜錢。“姐姐,他們要了一份紅燒牛肉,一份紅扒羊舌,一份砂鍋羊頭,還有一份單爆羊腰子,對了主食兩大碗嫩肉米飯,一共一塊大洋三十個銅板,姐姐你把錢收好了!”天香見汗青辦事這樣可靠,非常滿意,更是吃驚不已地說:“汗青,都是吃完飯才收飯錢,看來這兩位是外地人,跟你一樣,從來沒來吃過飯。汗青,姐姐這就把菜單交給青雲去。你吃完了?”汗青搖搖頭說:“酒喝完了,但是飯還沒有吃完。姐姐,青雲做的菜很好吃!”天香嬌嗔道:“是姐姐做的,你來,姐姐就親自下廚好不好。你再去喝幾口酒,姐姐為你做一道清宮皇家清真菜好不好?”汗青看著天香春風滿麵,身姿翩躚,搖搖頭笑道:“姐姐,汗青已經吃飽了,等下次吧!姐姐快去照顧顧客要緊!”見天香進去了,汗青悵然若失地想,會是一道什麽皇家清真珍饈呢?滿族皇家的口味,據記載也是一般,不過姐姐這片心思怎麽可以輕易就拒絕了呢,唉真是太輕率了,現在反悔已經來不及了,算了,隻有等下回了。

 “姨媽,您真的不跟我們上十裏香去了?”栗雯接過天香手中的韁繩,有點遺憾地問道,“您不去呀,我爹爹的心就留在草堂酒店,姨媽您幫著照看好了哦!”天香白了栗雯一眼,拉著她說:“淨知道瞎說,你娘知道你這樣愛耍嘴皮子呀,非撕爛你這張長滿伶牙俐齒的巧嘴不可!一路照應好你爹爹,知道嗎?回來的時候,上姨媽酒店來吃飯,陪姨媽住一宿,我們娘女好好聊聊天。一晃你都這麽大了,多少話兒姨媽得問問你,好不好?”天香叮囑完栗雯,見栗雯點頭答應,轉身對木納的兒子說:“青雲,把那壇綠蟻給你姨夫放在吊馬袋裏,放好了沒有?”見兒子在身後嗯了一聲,又見兒子被栗雯拉到一旁說話,天香才放心。天香來到汗青的馬旁,低著頭說:“汗青,有空來看姐姐,知道嗎?姐姐知道你是一個宅心仁厚之人,天香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村婦,但是今天能遇見你和栗雯,姐姐心裏真的很高興。但是你是一個大忙人,也不知道下次姐姐何時能……能夠見到你,汗青——!”說完天香伏在馬身上,低聲哭泣起來。這匹馬很通人性,見天香伏在自己身上,又見主人就在跟前,立刻停下來,身子一動不動。

  汗青轉頭看了看,發現女兒和青雲在離自己不遠處,正跟青雲聊得正歡,就悄悄來到天香身邊,雙手摟住她的腰身,慢慢讓天香麵對著自己,見她一點點地抬起頭來,一臉淚水,像太湖湖麵波光灩灩、煙雨濛濛,讓汗青心如一葉扁舟,心神一下子漂浮不定,失聲地喊道:“姐姐,汗青回程再來叨擾姐姐!”天香淚眼看汗青,一臉深情,情不自禁地輕呼:“汗青,姐姐等你來,不要失約知道嗎?”汗青在栗雯拉了半天衣袖才回過神來,鬆開手中的天香,回頭看著女兒,尷尬地問道:“你表弟呢?”栗雯不悅地瞪著汗青,半天說不出話來。

  汗青坐上馬,回頭看了好幾次,天香依然站在遠處,向自己揮手,不知道是在呼喚自己回去,還是在向自己揮別,汗青心事重重地跟在女兒身後,糊裏糊塗進了十裏香,一下子發現這個村子非常大,房舍掩映在大大小小的果園之間,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梨樹。不同樹齡的梨樹風姿百態,柔情萬種,在寒風中,輕輕地搖曳枝幹,仿佛在歡迎這對父女來十裏香省親。等汗青抬起頭來時,發現自己進了一座果園,周圍一個人都沒有,女兒的身影好像突然從自己身邊消失一般。汗青牽引著韁繩,轉了一周,在梨樹枝條和枝幹的空隙之間張望,沒有看見女兒,又喊了幾聲,除了寒風刮麵,一點聲音都沒有。“這可怎麽辦?女兒呀,你怎麽把爹爹丟了,一個人跑回家去,怎麽可以啊?”汗青心裏很緊張,翻身下馬,慢慢沿著來時的小路往回走,卻怎麽也找到不到一條路,好像自己被誰扔到一座無邊無際的果園裏一樣。汗青抬起頭,見天色灰蒙蒙的,地上積雪被一塊塊黑色的泥土點綴,又試圖尋找一條人行道,卻無論怎樣來回尋找,地上都沒有一條清晰完整的道路。汗青覺得臉上被雪花不停地舔舐著,抬起頭一看,不知何時,天又下起雪來。“這下怎麽辦?女兒找不到我,我又出不了果園,要不就在這棵大梨樹下躲一躲吧!”

  汗青把馬匹的韁繩係好,讓馬就靠在樹幹旁,見樹幹周圍積雪下,有不少幹草,知道是果樹主人鋪在樹下護根的,也顧不上這些,扯出幾大把,扔到馬跟前,見這匹馬口還挺刁,聞了聞,根本就不吃。汗青見狀,搖搖頭自言自語地說:“看你餓極了是吃還是不吃!”汗青的雙腳一直站在雪裏,慢慢覺得很冷,就從吊馬袋裏,取出今天宜人姐姐裝好的酒罐,汗青搖了搖,整整一滿罐玉淵金樽,讓汗青心中有了一點安慰,拔開木塞,正想捧起來喝一口,就聽見身後有人說話:“這位壯士,在果園的雪地裏,冒著風雪,痛飲金樽,真是太有興致了!”汗青一聽好像遇到救星,頓時心花怒放,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將激動不已的心跳慢慢平複下來,等自己心平氣和了,才神情自然地轉過身去,見眼前一位女子,穿戴典雅,甚至可以用古色古香來表達:一身石青色絲棉長裙幾乎飄逸在積雪上,月白色綢麵半身窄肩掐腰薄襖外,披了一件銅綠褐色條紋的圍脖。一頭青絲綰結得婉轉圓潤,釵笄穿插錯落有致,青絲散辮自然,飄落悠閑。一朵宮錦牡丹花,斜插在青絲纏繞盤旋得雍容爾雅的發髻上,顯得儀態萬千,婀娜多姿。一隻雪膚瓊肌做的手,珠圓玉潤地舉著一把油紙紅傘,如天女降臨,悠悠地搖擺著姍姍淩波步、款款蓮花履來到汗青和馬匹的跟前,一雙杏仁眼,兩道西施眉,目光熠熠、秋水漾漾地注視著汗青,嫣然笑道,“老身能否與君同飲,也沾點豪放氣概,抵禦風寒,安定迷失方向的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汗青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來,覺得這位女子,初看上去像一位二八少女,端詳之後,卻是一位氣質迷人、風情萬種的半老徐娘。一舉一動,香風多姿;一笑一顰,丹唇含情。腮動初雪,鼻依瓊瑤,一口玉齒傍笑靨;氣吐幽蘭,神傳電光,渾身國色是天香。

  汗青取出一塊毛皮鋪在雪地上,又一一取出裝在木盒裏的酒菜,擺在雪地上,汗青起身,抬頭一看,見對方收取了紅傘,笑吟吟地看著滿地的菜盒和酒罐,慢慢地搓揉著雙手。汗青把酒罐遞給對方,同時語帶笑意地說:“這位大姐,你先來,我去把菜盒打開,看看都有一些什麽菜下酒?”來人很豪爽地接過酒罐,淺淺地喝了一口,就覺得剛入口很涼,在口裏含了一會兒,慢慢咽下去,才覺出來辣辣的刺激,忍不住捂住嘴巴,蹲下身來,把酒罐交給汗青,聲音有點沙啞地說:“酒勁很大,可不可以吃幾口菜?”汗青正好開完菜盒,夾起一個珍珠羊肉丸子,慢慢送到女子口中。“菜冷了,味道就變了是吧大姐?”汗青見女子微微張開檀口,一卷香舌未曾伸出,一口白牙整齊悅目。汗青輕輕地把羊肉丸子塞進女子口中,一直注視著她慢慢地咀嚼,讓汗青不解的是,女子皮膚光潔,絲毫看不到皺紋,膚色紅潤,就是唇角蠕動,也很優雅賢淑,看得汗青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遇到一個仙女下凡:渾身成熟風韻的氣度,滿麵青春年華的容貌,竟然這樣完美地出現在一個女人身上。

 “還要,還有嗎?”汗青聽對方聲調柔婉地要求,尷尬地訕笑道:“多著呢!姐姐想不想嚐嚐別的菜,譬如如意冬筍,也是有‘金身白玉’之美譽的地方名菜,尤其來自毛竹嶺的冬筍,更是三地河山的特產名吃,姐姐要不要嚐嚐?”女子嫣然笑道:“你很注重吃喝是吧?不過山珍海味都是玉饌珍饈的絕好原材料,但是這珍珠羊肉丸子,雖然曆經冰天雪地的一番雪培冰琢,還是不脫酥軟鮮美的口感和滋味。這是金十街大酒店栗祺大師傅的手藝,宋遼晉三地河山無人做得出這種珍珠羊肉丸子。”汗青聽完,暗暗吃驚,不知道眼前這位仙子到底是誰,一邊夾起一個丸子送到女子口中,一邊探究地問道:“姐姐也是迷路之人,還是瑤池紫府的紅塵眷戀的仙子?”聽完汗青的問話,對方隻是專心地品味,又接過汗青手中的酒罐,淺淺地吸吮了一口樽,直到心滿意足,女子才注視著汗青說:“也是迷路人,壯士可是紅塵亂世的導遊,還是驚濤駭浪的弄潮兒?”汗青接過女子手中的酒罐,仰脖喝了一口,等酒漸漸在口中溫和了,才慢慢咽下,感受金波玉夜在食道裏經過和火辣的感覺,正想說話,想不到對方像削蔥根的玉指捏著一個珍珠丸子,遞到汗青嘴邊說:“嚐嚐吧,品嚐佳肴,如同品茶,要靜心專心然後才能頓悟。來,姐姐喂你,看看你能不能體會我剛才的感覺?”汗青注視著對方,見她秋水脈脈、聽她嬌喘微微、嗅她蘭麝幽幽,不由自主地張開口,在她的汗青眸子裏,無法集中心神,等咽下之後,女子莞爾問道:“如何呀,壯士?”汗青如夢初醒地“啊”地一聲,尷尬地說道:“就如姐姐品出的感覺,很不錯,真是名廚的精品、高手的傑作!”想不到對方冷冷地譏笑道:“你吃的根本不是珍珠丸子,而是一塊羊肉而已。此珍珠雖然不是彼珍珠,如何不凡如何與眾不同呢壯士?你動心了是嗎?當姐姐的手指在你的唇舌上掠過,你的心就伏在姐姐的指尖?”汗青頓時麵紅耳赤,低頭喃喃囁嚅道:“姐姐……姐姐……姐姐所言不虛!姐姐如何知道在下心不在焉呢?”女子燕語鶯聲地輕聲笑起來,卻楚楚動人地嬌嗔道:“十指連心呀,英雄誌短、兒女情長的李汗青!”

  汗青嚇得退了好幾步,直到靠在馬身上,才停住步伐,非常意外地問道:“姐姐怎麽認識在下?汗青從來沒有來過十裏香村子,隻有一個女兒與十裏香有關,她也不知道在哪裏?你不是也迷路了嗎?難道你是……你是栗雯的……的……”汗青驚喜不已,但是因為天寒地凍,又冷又緊張,人結結巴巴說不完整一句話。“爹爹——!”栗雯一下子閃身出現在汗青跟前,取過他手上的酒罐,蹲在地上塞緊木塞,才來到汗青跟前,見他一臉驚喜和憐愛,就嬌嬈地說:“都是娘的主意,女兒也不忍心這樣折騰爹爹喲,不要怪女兒好不好?”汗青一把把女兒拉進懷裏,當初的緊張和害怕,以為非得在果園過夜,現在女兒從天而降,真是喜出望外,好不快活,忍不住緊緊摟住女兒,淚流滿麵。聽到爹爹輕聲地喜極而泣,栗雯就從汗青懷裏掙脫出來,一邊幫爹爹擦拭淚水,一邊抱怨著身邊的母親道:“娘,人家跟您說不要這樣嚇唬爹爹吧!他這個人,最容易轉向,膽子又小,碰到一點點難題就灰心喪氣,要不是來的時候帶了酒菜,爹爹一定會對著雪花嚎啕大哭,是不是爹爹?”

  汗青在雪地停留時間長,隻覺得兩腳麻木,全身顫抖不已,就對女兒說道:“寶貝,她……她就是你的親生母親嗎?”栗雯輕輕地躺進汗青的懷抱,嬌聲柔語地說:“生下來,女兒那麽小,哪裏知道誰是女兒的親生母親呀?”汗青啞然失笑摟了摟女兒的腰身說:“說的有理。你娘是不是叫百裏嬌,字美滴是嗎?”栗雯抬起頭不解地問:“爹爹是怎麽知道的?女兒沒有跟您提及過我娘的事情呀?”

  美滴見女兒跟汗青亦女亦妾,覺得正符合自己心願,就來到這對父女身邊說:“雯兒,進屋吧!你爹爹都快被凍壞了,娘讓你沏的茶是不是正好,煮的酒正香醇呢?還有一道道佳肴,色香味是不是奪人胃口誘人津涎呢?”栗雯聲音清脆地答道:“都正好!爹爹,讓女兒幫你收拾一下,您跟著娘進屋吧!”

  汗青迷惑不解,難道美滴的住宅就在附近,當時怎麽看不見任何房舍呢?汗青見美滴在等自己,就欣然來到她身邊,好奇地問道:“姐姐,此去貴府還有多遠。”美滴聲音嬌柔輕曼地說:“就在附近,百十步而已。汗青,果園梨樹是按照八卦陣勢種植的,繞來繞去,容易讓人暈頭轉向。初來乍到,不易走出迷局。一旦了解,就輕車熟路而隨心所欲了,萬事萬物都是如此。”說著話汗青就來到一座庭院前,一座原木搭建的門樓上掛著兩盞大紅燈籠,在風雪中落了一層薄薄的積雪,輕輕地搖晃著,在擦黑的昏暗中,使門廊顯得亮堂和溫暖。美滴拉開大門,進到院落,有抄手遊廊,一座鵝卵石搭建的影壁,拚湊出一幅山水煙波浩蕩的意境,讓汗青久久流連,不願離去,直到女兒都進來,才被拉著經過一塊花圃,雖然綠葉凋零植株猶存,卻也是亭亭玉立、分布獨具匠心。一側卻是一座小亭,半邊座椅,周圍一溪綠水已冰結斷流。溪上一架小橋,兩邊畫欄,小巧玲瓏,令人駐足不前。

 “走吧,女兒都等不及了!”美滴拉了拉沉浸在觀賞之中的汗青,低聲嗔怪道,“剛剛把積雪清除完,又飄雪花。看來天一下子又得冷下去!汗青,吃完酒姐姐陪你觀賞好嗎?你們父女一路喝了不少冷風,進屋好好暖和緩過勁來,才不會傷身體,走吧!”汗青被美滴拉著手,就一直沒有放下,汗青覺得姐姐的手,膩滑如織錦柔細勝棉絮。“爹爹,娘又不是三歲女孩,還要這樣牽著手幹什麽?”栗雯安頓好娘和爹坐下,一邊給爹娘斟酒,一邊嗔怪道。汗青進了廳堂,見廳堂縱深不長,橫向卻廣。廳堂裏,炭火旺盛,空氣中流動著濃鬱的菊花芬芳,水壺嘴吐露著熱氣,堂中溫暖和濕潤,使得汗青一下子站著不動,合上雙眼,調整氣息,深深地吐納,讓肺腑和經絡中的氣息,恢複陰陽協調狀態。栗雯在汗青耳邊說:“爹爹,娘在笑話您呢!來,女兒幫您倒好熱水,擦拭一下,就吃酒好了!”汗青慢慢張開雙眼,見女兒美滋滋地看著自己,就隨女兒來到熱水旁,慢慢地享受熱水溺愛肌膚、溫暖蕩漾心海的舒適和欣慰。

  聽到女兒的抱怨,知道自己無法控製對女兒母親的喜愛,就滿臉羞愧地說:“寶貝,爹爹再也不敢這樣放肆,一定做一個女兒喜愛的好爹爹如何?”栗雯見爹娘酒杯已滿,沒有搭理爹爹的保證,看了看母親,見娘滿眼都是喜悅;又看了看爹爹,發現爹爹目光溫暖,又有點膽怯和羞愧,栗雯心裏暗暗地發笑,一點也不相信爹爹會成為一個女兒心目中的模範長輩,但是因為是自己的親娘,所以沒有放在心上,隻是起身舉起酒杯說道:“爹爹,母親,今天事出有因,來到十裏香。見母親安然無恙,隻是想念女兒,所以栗雯也是喜出望外。此時此刻,一家人團聚在一起,有母親精心準備的美酒佳肴、沉香旺火,季節雖然時處嚴冬,內心卻是身臨春天。栗雯因為誤入爹爹的賊船,穿越驚濤駭浪,一直無法登岸,回到十裏香,看望芬芳怡人的母親;卻在冰天雪地、大雪紛飛的時節,冰蹄雪樹似等閑,風刀寒劍更不顧。望香而歸心似箭,念慈而憂心如焚。坦途似薄冰,家鄉也深淵。一入梨園,冰消雪化,多少忡忡憂心,都作昨日黃花,不盡洋洋喜氣,已籠今宵酒香。母親,女兒不孝今日孝;爹爹,爹爹不乖此時乖。讓女兒共敬爹娘一杯酒,祝爹爹新年新軍事業順暢,祝母親新春芳顏驚豔長存,幹!”說完栗雯見爹爹毫不猶豫仰頭喝完一滿杯王家綠蟻,娘隻是淺淺度嚐了一口,覺得不錯,又喝了一小口。栗雯才小心翼翼地嚐了嚐,沒覺得好喝到哪裏去。

  汗青見女兒坐下,立刻夾菜想去除口中酒的不適感,就遞給女兒一杯茶水,關切地說道:“喝口茶更好些寶貝!”美滴一直注視著汗青和女兒的互動,見汗青發自內心地嬌寵、溺愛和嬌慣女兒,讓自己雖然擔心女兒被寵壞了,但是在情感上,感覺很溫暖和舒服。又見汗青對女兒這樣細心和照顧,就插話道:“雯兒,我們娘女都不善喝,不過娘倒是比你稍好些。雯兒,你可以茶代酒陪你爹爹慢慢喝,娘呢,倒是可以喝一兩盞。汗青,來,吃菜。這些菜都是左鄰右舍送的,聽說栗雯要來,還有可能連她的幹爹也會同行,送了不少山珍野味。姐姐我也不是一個好廚娘,不合口處,請你這位過慣錦衣玉食的大人物,多多諒解!”

  汗青一邊聽著美滴嬌言妙語,一邊幫她夾菜,接著又替女兒夾菜,幫女兒剔骨拆肉,忙得顧不上喝酒。美滴就移身坐到汗青旁邊,幫汗青舉起酒杯,喂他喝了一口,同時嗔怪道:“雯兒自己有手有腳,不必如此嬌慣她!”汗青喝了一口酒,接著又吃了美滴夾的冬菇爆野豬肉,非常奇怪,肉非常細嫩可口。汗青一邊咀嚼一邊笑嗬嗬地說:“女兒已經習慣我這樣幫著她吃飯,連睡覺不哄她,她常常睡不踏實。古語說呀,女兒要富養。雯兒跟隨我走南闖北,曆盡艱辛,我隻有這樣寵愛她,心裏才覺得對得起姐姐對她的養育之恩,也不負女兒對她爹爹的信任之心。”

  栗雯一邊喜滋滋地吃著,同時感受著爹爹對自己的溺愛和關照,聽見爹爹這麽說,心裏非常激動,一下子拉住爹爹的手,親自給爹爹喂了一塊山羊肉,還不忘奚落母親道:“娘,爹爹他最愛吃牛蹄筋。下次,讓我天香姨媽送一些牛蹄筋來,細火燉熟煮透,用牛肉湯喂幹,味道、口感和半透明的色澤,給人一種圓滿和得意的感受,吃完更是令人容顏嫵媚、肌膚嬌嫩,是吧爹爹?您雖然年過半百,但是麵容看上去猶處壯年,是不是經常吃牛蹄筋的緣故啊爹爹?”汗青點點頭,笑眯眯地說:“駐顏之術,你母親更有心得,是吧姐姐?”

  美滴低著頭,正吃著汗青幫自己夾的臘味山兔肉,一邊用一塊小麵巾擦拭著嬌豔欲滴的紅唇,一邊慢慢咀嚼著,雙眼含笑蛾眉舒展地看著汗青,讓汗青癡癡地欣賞著姐姐,如一幅美女圖仙子畫,令人賞心悅目,惹得吃不上爹爹拆去骨頭錦雞肉的栗雯開始抱怨:“爹爹,母親都已年過半百,早不是徐娘風韻,您怎麽還這樣讓女兒失望嘛?”美滴正好咽下口裏的兔肉,撲哧一笑,指著女兒的花容月貌說:“哪有女兒這樣貶低母親的?你爹爹喝完酒吃完飯,為娘還得領著他在院落轉轉,看看你跟弟弟長大的家園,是不是讓你爹爹滿意?你呢,正好幫你爹爹和你自己燒兩鍋熱水,泡泡澡,散散寒氣,自然神清氣爽、經舒絡暢、血旺脈通,百病不侵、毒邪不沾。雯兒,娘看啊,你爹爹酒也喝得差不多,幫我們盛兩碗飯,吃完了,酒席也就可以撤了!”

  汗青點頭讚同,同時對女兒露出欣賞和感激的笑容和神情,不忘誇讚道:“寶貝,真是爹娘的好女兒!燒完熱水寶貝你先洗浴,留一些熱水給爹爹就行!”說完汗青轉頭問美滴:“姐姐要不要泡泡熱水?你也在戶外停留時間不短,也……”栗雯一聽就不耐煩地說:“娘是不是早就沐浴過了?爹爹,不要為娘操心了!”說完離桌盛飯去了。美滴樂嗬嗬地笑道:“你看吧,女兒被你嬌寵溺愛得沒大沒小,跟她老娘都是這種口氣,你這個做爹的,真是讓姐姐不放心。你們今天是不是在天香的‘茅草酒店’吃過飯?”汗青點點頭說:“姐姐,我跟栗雯碰巧在酒店附近尋找吃喝,就進了天香姐姐的酒家,吃了一頓飯。”美滴淺淺地笑了幾聲,不無譏諷地說:“天香的父親視她為掌上明珠,更是大力支持賈司令,結果是賠了夫人折了兵,最終鬥不過北伐軍裏的新軍,也就是你李汗青一直效忠的新軍。連女兒也在為新軍效忠奔忙,汗青,這股子北伐力量,看來是要坐天下了是嗎汗青?”汗青默默地點頭,沒有吭聲,而是起身接過女兒手中的飯碗,一碗放在美滴跟前桌上,一碗放在女兒麵前,自己才坐下。栗雯笑嘻嘻地說:“爹爹,女兒已經吃過米飯了!爹爹是不是還要喝酒,難道爹爹害怕娘,喝酒壯膽不成?”

  美滴把剛扒進口中的飯,一下子噴了出來,濺得汗青滿嘴滿臉,連眼睛眉毛和頭發上都是,惹得栗雯大聲笑話起來,一邊嗔怪母親,一邊就要給汗青清除身上的飯粒,扒拉到地上。汗青及時止住女兒的小手說:“寶貝,等爹爹自己來。每一粒糧食得之不易,不能浪費。”汗青邊說,邊把身上臉上的飯粒撿拾放進口中吃了起來,讓栗雯大喊受不了:“爹爹,都是娘的口水您都吃得下?”美滴被女兒說得放下手中的飯碗說:“小時候,你還少吃了娘的口水?每一勺米糊都是經過娘的口試溫調溫,才送到你的口中。如今你大了,就惡心娘的口水,你讓娘是高興你長大了,還是生氣你不懂事呢?”栗雯低著頭說:“娘,是女兒不對,不過爹爹小時候也沒有吃過您的口水呀!要吃,也得讓女兒吃母親的噴飯,而不是爹爹來吃對不對?”

  汗青一邊吃一邊聽母女倆鬥嘴,等女兒說完,汗青緊接著對栗雯說道:“你娘口裏的飯也是飯,如果像仙女散花似地落在女兒身上,就該女兒來吃;落在爹爹身上,爹爹也就責無旁貸。你娘是家中最美最心靈手巧的仙子,因為有你母親,所以這個宅院才能稱為家。母親不但是生命的主體,而且是生命的意義。人類因為母親才讓生命充滿歡樂、滿足和依靠。母親是人類心靈最好的慰藉,讓生命感受溫暖和希望。母親是偉大的,因此是純潔的。你娘是一個母親,她的音容笑貌是兒女心目中最完美的感受和記憶。能夠吃到母親帶著口水的養育,是每一個兒女最難忘的記憶和最永久的感激。是這樣嗎,寶貝!”栗雯慢慢地垂首點頭,不敢看著汗青和娘的注視,擔心自己眼中的淚水,會分散內心的感激和歉意。

  美滴想不到汗青很善於抓住機會教育女兒,感激地看了汗青一眼,見他會意地笑著,美滴內心一下子喜歡這個渾身彌漫神秘充滿魅力激發女人遐想的男人。雖然自己一直守寡,心如止水,但是今天一見這位女兒的幹爹,剛開始覺得女兒能做他的妾,也是女兒不錯的歸宿。現在覺得女兒隻是他的女兒,他這樣嬌寵溺愛女兒,完完全全是一個慣壞兒女的父親,眼中充滿的都是關心,而不是欲望和占有,而他對自己呢?好奇、留意、尊重、讚美,接下來呢慢慢著深情染欲望嗎?我是怎麽了,希望他喜歡自己,因為什麽,讓自己精心裝扮、費心款待。為了給他留下一個好印象,更盡心地關照女兒?他是自己見過的最寵愛女兒的父親。讓他疼愛自己一夜,留給自己一生的回憶?唉,不知道,順其自然吧!

  出了廳堂,來到一棵石榴樹前,美滴問道:“汗青,你喜歡吃石榴嗎?”汗青未置可否地說:“石榴花嬌豔無比,果實倒是平常稀疏。姐姐有沒有一件石榴裙?”美滴嫣然笑道:“還真有一件,正是石榴花紅染成的霞影紗紅裙,是不是想讓姐姐穿給你看看?”汗青喜出望外地說:“好是好,大冷天怎麽受得了?”美滴隻是低頭吃吃地笑個不停,沒有再作回答。來到欄橋上,汗青見溝渠蜿蜒出了院落,好奇地問道:“姐姐,這一溪清水從哪裏而來,又向哪裏流去?”美滴見汗青緊緊地擠靠著自己的身側,就轉頭看了看汗青,汗青也不由自主地轉頭注視著美滴,見她隻是默默地看著自己,讓汗青內心激動不已,深情地呼喚:“姐姐,你把女兒和兒子養大成人,真是太不容易。跟汗青回晉城,讓弟弟好好侍候你好嗎?”說完汗青忍不住抱住美滴,摟進懷裏,跟美滴耳鬢廝磨起來。

  汗青被美滴身上的馨香迷幻得如癡如醉,就轉過臉跟姐姐紅唇相對,熱切吻了起來。汗青發現姐姐香舌如遊龍走蛇,滑油無比、嬉戲自在,跟自己在一起,如同時脫衣暢遊在清澈見底的山澗裏春水中,自由自在、揮灑自如。更像七月初七那夜,兩人在鵲橋,拋開裙襖衣裳的束縛,雙雙縱身跳進流水平緩的銀河,傲遊九天闖蕩無垠。讓歡笑灑滿穹宇,變成一顆顆亮晶晶的星星,無論是棄水登上天岸還是夢醒流落人間,仰望天空,依然歡笑曆曆在目、歌聲點點閃亮。美滴終於忍受不了汗青如野草一樣的長勢、雨後春筍一樣的強悍,掙脫開汗青如追影隨的叮咬吸吮,嬌喘籲籲香汗淋漓地抱怨道:“虧你還是女兒的爹爹,就這樣欺負她的親娘?等姐姐在你女兒跟前告一狀,看你以後還如何心安理得地做一個父親?”

  汗青不屈不饒地說:“姐姐,汗青想要姐姐,就在半邊亭裏、畫欄橋上,綠水西邊、石榴裙下,如癡如醉地要了姐姐,好嗎?”美滴拉著汗青的手,感受他寬厚溫暖柔軟的手掌和保護,輕輕地搖著頭,淡淡地散發著奇香異芳,氣息如蘭迪說:“女兒就在燈光裏,我們卻躲閃在雪地風寒中苟且,姐姐做不到。等女兒在睡夢中,姐姐再與你做一番計較。汗青,姐姐已經守寡十幾年,一直守身如玉,未曾被任何其他男人近身、玷汙。汗青,因為你救了女兒和兒子,姐姐一度想讓你納栗雯為妾,也一了姐姐對你欠下的人情。今天見你滿眼滿心隻是一個父親對女兒的關愛之情,知道你不會納她為妾,隻是讓栗雯做一個你喜歡的李家小姐,讓栗雯今後一生有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也讓姐姐心生虧欠,隻好答應你的色心淫欲。”

  汗青拉姐姐入懷,一邊摟著姐姐的腰身一邊抱怨:“姐姐,汗青隻是喜歡姐姐的冰清玉潔、大度隨意,更是喜歡姐姐為了延續栗家的血脈香火,頑強地與生命之艱辛搏擊而不屈服。姐姐利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實現內心的理想達到預設的目標,完成人生難於完成的艱巨任務,是汗青永遠敬佩和仰慕的楷模和典範。姐姐,一個柔弱女子,生命卻如此頑強,讓汗青感慨、驚歎和崇拜。無論姐姐今晚是不是穿戴輕煙羅、霞影紗做的石榴裙,汗青永遠都匍匐在姐姐裙邊足下,侍候姐姐,讓姐姐享受一生付出一世心血應得的報答。姐姐,汗青偉大的姐姐,感激姐姐養育一個完美無缺的女兒感謝姐姐哺育一個英俊傑出的兒子。”美滴被汗青的深情激動得芳心亂顫、欲望日升,情不自禁地喃喃私語嘮叨夢囈:“汗青,汗青,你有女兒還不夠,還要她娘也隨了你的心願。姐姐一旦毀了玉身堅守,以後你如何滿足姐姐的禍水滔滔、紅患蕩蕩?”汗青正想安慰懷裏的姐姐心上的嬌娘欲中的仙子,就聽見身邊女兒的譏笑聲突起:“爹爹,娘,熱水燒好了,女兒沐浴完了,你們磨磨嘰嘰何時了,女兒也不想管,隻是別浪費了一鍋幹淨的熱水,哼——!”

  美滴從來沒有被女兒見過自己被一個異性摟抱著,一下子羞愧得無地自容,用力脫身離開汗青的摟抱,轉身就往廳堂跑去。汗青這次比任何一次反應都要快,伸手就夠著姐姐的披風長袍,重新摟住姐姐的腰身說:“不要去管女兒的冷嘲熱諷,等一下汗青幫姐姐沐浴純潔姐姐的玉體瓊身,泛濫一江春水,讓我們乘風破浪,直達巫山,行雲布雨,撕扯夜幕,叫醒黎明,給明天一個光明的天地,好不好,神女峰的主人,陽台下的雲霞?”美滴還是無法一下子跟上汗青的激情揚帆、欲望泛舟,猶猶豫豫地抬起頭來,含情脈脈地說:“汗青,告訴姐姐,今宵之後,還來不來與姐姐行巫山之會、雲雨之歡?如果不,何必因為一次,讓女兒覺得她娘守得住十幾年如一日的十裏香之身寡,卻過不去你李汗青一朝一夕的十裏屯之誘惑?”

  汗青不由自主地點點頭,若有所思地說:“姐姐,女兒在我身邊,會跟著女兒時常回十裏香探親,因此時常來侍候姐姐,慰藉姐姐親人不在身邊的冷清和孤寂。更會接姐姐出十裏香,周遊三地河山,汗青陪伴左右,盡心侍候姐姐的需要和滿足姐姐的心願。姐姐,這樣安排是否符合姐姐的要求?”美滴滿意地點頭笑道:“汗青,你不會騙姐姐吧?告訴姐姐,你身邊共有多少女人,像姐姐這樣被你哄騙而不及時醒悟?汗青,姐姐對你的多情耳聞如同對你的善良了解得一樣多。不過姐姐願意相信你一次,今宵讓你的欲望得到滿足,也讓姐姐回到年輕時的幸福時光,汗青你做得到嗎?”汗青“嗯”了一聲,正要彎身抱起美滴,馬上感覺身後站著一個人,讓汗青暗暗吃驚,知道此人功夫在自己之上,難道是棲霞嫗來了,她怎麽會知道我今天到十裏香?汗青一下子緊張起來,不知道如何是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chunfengfeng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有點武打的場麵,但大部分都是中國近代曆史的一個縮影。
多倫多橄欖樹 回複 悄悄話 寫得很像一部武俠片!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