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我和Lance (七)

(2011-09-07 23:19:16) 下一個






(七)

這是狼用的最聰明的戰術。因為如果你的肩被拍了一下,人的正常反應是馬上回頭看。而狼就在你回頭的那一刹那,可以準確而輕易的將你斷喉致死! 

可狼王錯了!起碼它對眼前的這個女人的判斷是絕對的失誤!因為它想象不到,它所有對我發起進攻的可能性,早已在我的腦海裏,演習過無數次了。任何可能出現狀況,對我都不新鮮,因為我了解它。此時我知道,我得用這把匕首來招呼它。

速度,我們都需要速度!我反握匕首,刀尖向後,並沒有回頭,而是在彎腰的同時,把匕首刺向後方,刺向狼王腹部。與此同時我又側了一點身子,將匕首向上挑了起來,同時倒後兩步,以達到刀深的力度。我沉著冷靜,完全憑感覺去一招致命。因為我知道,如果失敗,前麵的母狼再衝上來助陣,我便會腹背受敵,很難求生。我必須成功!我的兩隻眼睛片刻沒有離開過前麵的母狼,我盯死她!

從狼王的慘叫聲中,我感覺到它傷的不輕。從力度上,也能感覺到匕首刺進的深度不淺。我雖背對著狼王,可它噴出的血已賤到了我的眼前。我的手和刀柄頓時都被粘粘的、濃濃的、熱乎乎的血包裹著。刺到狼王的哪個部位我不清楚,也沒回頭,我隻等待著前麵那隻母狼的進攻。我盯死她。我不否認,我當時眼神是相當的凶殘!

母狼很冷靜,沒有進攻的勢態。我們對視著。。。直到我身後狼王急促的呼吸和慘叫聲基本都停了下來,母狼才作出了決定。但這決定完全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她不慌不忙的走了,走向了叢林中。。。


 

望著她的背影,我很困惑。因為我不清楚,是不是因為她身上有傷,不能向我快速進攻才選擇了離開,還是別的什麽?但從她那陰沉而冷靜的背影之中,我看得出,她有必勝者的姿態。看來她絕對有足夠的把握和信心,對我實行下一步計劃。她昂著頭,望著遠方,視死如歸的邁著傲慢的步伐消失了。但我知道,她決不會就這麽輕易的丟了同伴,她一定會和我決一死戰!她會用同樣的血腥回報給我,那一定是更加慘烈的!

此時我斷定,身後的狼王,應該是爬不起來了。

是的,狼王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

我收了匕首,拾起了槍,從容而冷血的走到狼王麵前,把槍頂在了它的頭上,低沉而冷冷的說:“去死吧!” 隨即扣動了扳機。。。

狼王的眼神裏,沒有畏懼,沒有哀求,它平靜而深沉的凝望著我。。。它,的確是當之無愧的狼王!

槍聲猶然在耳,便傳來了母狼和幼狼那撕心裂肺的嚎叫。這悲嚎,讓我想起了Lance,想起了大衛,想起了我的小凱文。。。這不僅僅是母狼的哀嚎,它帶著蘊藏和壓抑在我心底已久的悲痛,爆發了出來。我的心被這嚎叫聲撕的粉碎。



瞬間我冷血的野蠻殺戮就被這好覺睡吞沒得蕩然無存。我的血液開始凝固,雙腿開始發抖,心在流血。刺到狼王胸口上的一刀,更像是紮在我心上。想著狼王死時的眼神,我開始有些畏懼了。

我剛背好槍,準備離開,更可拍的一幕在我眼前出現了。就在我抬起眼簾,望向遠方的一刹那,我完全被震撼和驚呆了。真是難以置信,它讓我魂飛天外。我命休矣! 我知道,這回,天,也救不了我了!(待續)

 作者:張帆(加拿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