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俄羅斯之行 (二) - 莫斯科1 - 躲雨天

(2016-06-24 20:09:44) 下一個

終於等到了出行的那一天了。

我們的飛機是經過法蘭克福到達莫斯科Domodedovo機場,總共飛行11個小時。  該機場為莫斯科排名第二的三大機場之一, 一年客流量約3000萬人.

一出海關,頓時就被很多人纏繞著要我們坐他的車。我都不理睬,很快逃過那批人。  當時我腦子想的是如何在機場找到Uber車,送我們去酒店。 可是打開app,並沒看到機場附近有Uber。 先從ATM取了10000盧布(1美元=65盧布)。 然後隻好重新走回那堆人中間,企圖找一個既便宜、又靠譜的人能拉我們去酒店。  一開始看到的開價都是8000盧布,後來又降到6000,直到3500。 我最後找了個看上去挺誠懇的一個掛著manager牌子的人,還了個3000,刷卡,對方開了發票注明酒店目的地,我才放心。  那個manager向我們解釋說,從機場到酒店有68公裏,需要1個小時。  那個人最後帶我們去了樓外麵,叫住了一個司機。 隨後我們看見那個司機好像塞給了他一些錢。

總之一下飛機感覺並不是很好,發覺到了一個不可測的國家。  有些亂像(多人拉住我們坐他們的車; 車價的彈性竟然那麽多;經理拿回扣)好像有點像中國。

到酒店check-in已經晚上10點,總體感覺還不錯,服務人員很專業,英語也好。 我們的酒店上能看到不錯的景。

酒店附近有條著名的arbat步行街,我們餓著肚子企圖到那裏找吃的,但已經11點多,多數飯店都關門了,好像隻有麥當勞開著, 也無意吃那裏的東西。 最後我們在24-hr的超市買了點食物。感覺還算安全,因為街上沒有閑散人員。

(酒店看外麵)

(酒店對麵是外交部)

第二天下雨,加上我們睡得實在爬不起來,所以我們砍掉了原先去一個flea market的計劃,在中午過後直接乘地鐵去紅場(2站路)。地鐵票很便宜,650盧布,可以乘20次地鐵,相當於50美分一次,而且兩個人可以share用。  

因為第二天6月12日是俄國獨立紀念日,所以整個城市都沉浸在節日氣氛,路邊的表演也很多。  

我們到了紅場稍微看了看,就開始下大雨。沒有辦法,隻好買張門票到附近的聖瓦西裏主教座堂(St. Basil's Cathedral)躲躲。  

 

(中間是State Historical Museum ; 右邊是 Kazan Cathedral)

(與"名人"拍照,500盧布一個。有列寧、斯大林、沙皇、普京)

 

(中間是聖瓦西裏主教座堂;右邊是克裏姆林宮)

(克裏姆林宮前的列寧墓地)


(進聖瓦西裏主教座堂前,每個人都要把包打開。後來發覺去幾乎所有聚集的公共場所都有安檢門,查包)

(克裏姆林宮)
(紅場的臨時舞台,人們正在排練,第二天獨立日要演出)(朱可夫像,下麵人正在唱著紅歌)

大約一個小時,還是下個不停,於是到隔壁的一個叫GUM的shopping mall,底下是這個mall的照片,該mall有三列這樣的規模。

等雨稍微小點,我們又回到紅場,可是沒多久,又是大雨,我們隻好又躲到另外一個mall。

(吃一塊salmon pizza,一碗素菜湯要差不多$7,與美國也接軌了)

實在沒地方去了,我們最後找了個Uber車去了一個很有名的white rabbit 飯店(whiterabbitmoscow.ru)。 城裏Uber車倒是很好叫。  第一次乘,5公裏,180盧布(差不多3美元),很便宜。

那個飯店很高級,服務超好,不光是勤換盤子,連桌布都換了3次。 餐巾紙擦過一次,服務員經過就隨時拿走。(其實後來發覺很多其它的飯店服務都類似,除了不換桌布以外。)  裏麵的女性服務員、客人,個個是美女,而且穿著漂亮。反正因為下雨,哪裏也去不了,我們整晚一直就待在裏麵,享受著美食、欣賞著美景和美女。

晚飯過後,又步行去了基輔車站,轉了轉,最後回家。  

(中間的舊樓是基輔車站)

俄羅斯的車站名字很有意思,它是以終點站命名的。  如果去基輔方向,就去基輔車站。 去聖彼得堡,就去列寧格勒(聖彼得堡的原名)車站。  如果從莫斯科乘到聖彼得堡,在聖彼得堡的車站名字就叫莫斯科車站。

總之第一天的行程很大程度受了天氣的影響,在mall躲了太多的時間,沒看什麽景點。但一天下來,總體感覺不錯,還是一個很modern的社會。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avki 回複 悄悄話 那話是對2代說的
greatwall2013 回複 悄悄話 莫斯科大學外麵看非常氣派,需要ID才可進入。五月中旬到六月初,坐火車海參崴到莫斯科,天氣異常晴朗,平均氣溫20-30攝氏度。
薩蘭烏2 回複 悄悄話 列寧山的莫斯科大學很氣派,隨便進。五十年代中國很多優秀的人才在那裏學習,毛澤東的“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就是在這所大學接見眾多留學生時說的。這些人後來成為了各行各業的領軍人物,應該去那裏看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