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雲中來客 (5)

(2011-12-29 14:22:52) 下一個

這位大小姐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卻愛打扮前衛,愛出風頭,是所謂的名媛,和凝書是截然不同的類型,卻和凝書是閨蜜,無話不談。

凝書一開門見了她,兩人不約而同地興奮擁抱尖叫,啟浩忙跑出來以為出了什麽事。

你還是那麽蟄蟄喝喝的,不過是我來了,快叫人打掃出個好房間來我住!”

她說罷就老實不客氣地登堂入室,後麵兩個人跟著搬進成套的箱子。

“鑫鑫大小姐,您這是搬家呢,還是名包係列展示會,還是。。。”啟浩駭笑。

“別廢話,我忙得很,一會兒才輪到你,凝凝,上你房間,現在!”

兩人關在房間好久,啟浩叫來了飯菜都快涼了,剛要去砸門,兩人才下來,凝書眼睛似有些紅。

“你們這行為可讓人有些誤會。。。”啟浩笑道。

“喲,廖啟浩也學壞了!聽說某人還被個女人打得象豬頭,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是我說的!”凝書吃一驚,馬上撇清。

“等你說,黃瓜菜都涼了! 我自有我的線人,我什麽不知道!”鑫鑫伏案大嚼。

啟浩無奈地苦笑搖頭,這大小姐來了,別想消停了!

飯後,兩個女孩子又到露台的玻璃房偶偶細語,好像怕他聽見似的。

凝書自鑫鑫來之後一部分好像又關閉掉了。

 

“你對凝凝說了什麽?”啟浩抓住鑫鑫拖到樓上工作室審問。

“和你沒關係,別這麽敏感,你那些事兒也不算事兒,害怕什麽?”

“你別混淆視聽,你們之間有秘密,別以為我看不出來!”

“女孩子之間當然有秘密,男人打聽什麽!”

“你們愛有什麽秘密我才不感興趣,隻是凝凝從你來了就不對勁,你敢對她怎樣我可饒不了你!”

“喲,我知道你愛你的凝凝妹妹,你對她講啊,幹嘛藏著掖著的!又在外麵找女人泄欲,你們這些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你,你小聲點兒!。。。從凝凝來了之後隻有那一次擦槍走火,也並不是我主動。。。你敢告訴她一個字!”

“你也太低估你凝凝妹妹的智商了吧,還用我告訴?你省省吧!你的大名在外,誰也不是聾子。再次聲明,我們的事和你無關,我和凝凝吃奶時就認識,什麽感情,我怎麽會傷害凝凝呢,虧你想得出!你不相信,我也不 care!”

鑫鑫說罷仰首走出房間甩上門,啟浩對她是無奈何。

鑫鑫大小姐來了,當然要去血拚,向啟浩打聽了,就拉了凝書,奔了West Hastings街的那幾家店。凝書隨啟浩來過幾次,店員已認識,趕忙讓座,倒香檳獻殷勤,凝書說喝茶,馬上又送上細潤瓷器盛的香茗,可絕對不是袋裝茶。鑫鑫仰頭喝口香檳,翹起大腿,說我怎麽在溫哥華栽了,美國歐洲可都是先認出我!凝書笑。

兩人選了衣服,就又那麽坐著翹著腳試鞋,幾個店員趴在地下伺候,五色繽紛的鞋子散了一地。

“這個超難看,OMG,這個真cute!凝凝你看!。。。”鑫鑫嘴不閑著。

“凝凝,我還是那句話,你想開點,別叫我大老遠白跑一趟!”一會兒鑫鑫開始說全中文。

凝書看著新上腳的鞋子,不語。

“凝書,真巧,你也在!”

這時一個高大帥氣的洋人男士走過來,身後兩個保鏢似的漢子,守在一邊。

“你好,Julian!”凝書笑,鑫鑫看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暗暗捅一下凝書。

“噢,這是我好友鑫鑫,剛到溫哥華!”

“你好, 很高興見到你!歡迎你來溫哥華!” Julian笑道。

鑫鑫伸出玉手,嫵媚一笑,Julian很紳士地欠身握握她的手。

“我來為母親選生日禮物,看到兩位美麗女士試鞋子,有說有笑地真高興,不介意我加入吧?”

“當然不!”鑫鑫笑。

他聞言就在他們旁邊一個單人沙發裏坐下。

店員還不停給她們穿上各種漂亮的鞋子,又一邊讚歎。

“這鞋子真漂亮!”Julian看著凝書的腳。

凝書很少在男人麵前試穿鞋子,當然除了親密的男人和店員,覺得很不自在,就說,就要這雙和那雙紫色的吧。鑫鑫也選了鞋子,店員們忙說好,拿去包了,剩下他們三個。

“凝書,下周末我家在遊艇上給母親開生日派對,純私人性質的,不知你有沒有空?” Julian說。

凝書遲疑。

“也請 Terrence 和這位鑫鑫小姐一起來!

鑫鑫又暗暗捅捅凝書。

“感謝你的邀請,我要問Terrence一下他有沒有別的安排,可以晚些回複嗎?”

“當然了!真希望你們能來。”

這時店員拿來一個信用卡交給Julian說,

“對不起,廖先生已事先吩咐兩位小姐買的東西都記他的帳。”

原來Julian早將信用卡交給店裏要為他們付賬。

 “謝謝你,Julian,你真周到。” 凝書隻好笑道。

“永遠比不上華裔男士周到,我還苦學了一陣,還是慢了一步!”Julian笑。

 

“你真會搭架子,不過是個party,去了又不會少一塊肉!人又那麽 hotwow,溫哥華真是帥哥多啊, talldarkhandsome,快趕上巴黎和意大利了!”鑫鑫出了店鋪到了街上抗議。

“你知道什麽狀況,別在那盲目發騷!”

“管它什麽狀況,先上了再說,人生苦短!”鑫鑫更來勁了。

“那是。。。”凝書在她耳邊低語。

Whaaaaaaaaataat?  不帶開玩笑的,有這麽hot的。。。。”

shihhhh。。。。。信不信由你,這個party可不是好去的。”

“怪不得他說是純私人性質的。你們怎麽認識的?“

“我是隨哥哥參加幾次慈善活動遇見的。”

 “那也不是完全不要考慮,雖然政客麻煩一點。”

“我沒興趣,你發燒你去吧。”

“他是對----有企圖,凝凝格格,已經很明顯了!我是想去嚐嚐其他溫哥華的帥哥們!到了這,人生地不熟,悶死了!”

“你到了溫哥華,別口無遮攔的,這的民風內斂,不比歐美。”

“切!”鑫鑫揚起俏麗的小臉。

 

“廖啟浩,憑著你還孝敬我,給你通個風,有人向你叫板了!”鑫鑫回了家,趁凝書回房休息,就跑到啟浩的工作房。

“誰,叫什麽板?”啟浩眼睛還盯著電腦屏幕。

“要搶你的凝凝妹妹啊!真是大帥哥一個,還是什麽官居要位,還是什麽政治世家,還是什麽富N代,。。。。。”

 “我當是誰,凝凝不會對政客有興趣的!”啟浩笑。

“沒興趣可會變成有興趣啊!這麽hot,又深邃眼神攻勢,又紳士派攻勢,說不定凝凝妹妹也會擦槍走火呢。。。”

“凝凝在哪?”啟浩站起來。

“喲,真急了?妹妹累了,回房睡了,你好好想想我的話!”

鑫鑫說完一笑,就揚頭出了房間。

 

晚上啟浩帶兩位大小姐去吃飯,餐廳幾乎在水上,海港,Stanley Park 做陪襯,景色優美。凝書穿件白裙子,兩個寬肩帶,長發鬆鬆地梳成一個辮子垂在胸前,嬌俏可人。鑫鑫是深v的黑短裙,短發不時掃著精致的臉龐。啟浩看著她兩個,體味到了什麽是秀色可餐。鑫鑫也是飽了眼福。

“本來以為來了溫哥華,是到了北極小鎮,wow,這麽漂亮,又盛產帥哥,我可是要多住一陣了!”

“你別忘了我的 house rule,犯一條自動消失。”

“什麽 house rule?” 凝書奇怪。

“一個大男人,婆婆媽媽的!什麽不許帶男人回家過夜,請陌生客人到家要事先申請,杜絕娛樂圈人士,等等等等,比我媽管的還嚴!凝凝,我為了你,容易嗎!非憋出病來不可!”

“你為了凝凝來幹什麽?“啟浩目光銳利。

兩個女孩子對望一下,低頭吃飯。正好有服務生來添酒水,啟浩不便追問。

“哥哥,今天遇到Julian,他請我們去他母親生日party。”一會兒凝書說。

鑫鑫意味深長地看一眼啟浩。

“你答應了?”啟浩望著凝書。

“還沒有,我不想去。你陪鑫鑫去吧,就說我病了。”

鑫鑫馬上滿臉笑意。

“為什麽,一起去!我一個人搞不定鑫鑫大小姐,再冒出一個女人揍我,她看了還不爽死!”

“女人揍你有什麽,這次再躥出個娘娘腔的男人揍你,那才叫精彩呢!”

這個鑫鑫,三個年輕人笑得都驚動了旁邊正襟危坐的加拿大紳士淑女。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