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寫龍談

兵者,國之大事也;兵者,凶器也,聖人不得已而用之。
個人資料
ych2000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俄版“王成”是個樸實農村娃

(2016-04-05 22:11:20) 下一個

俄版“王成”:亞曆山大·普羅霍連科(Alexander Prokhorenko)

俄版“王成”:亞曆山大·普羅霍連科(Alexander Prokhorenko)

俄羅斯版“王成”是個樸實農村娃,犧牲時妻子卡佳有孕在身

[軍網] 敘利亞政府軍在俄軍的協助之下,於日前成功收複戰略重鎮巴爾米拉古城。在這場殊死的要點爭奪戰中,一名普通俄軍特種兵書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據俄軍駐敘赫梅明空軍基地新聞處證實,俄軍一名特種兵3月初在敘利亞巴爾米拉古城近郊獨自執行空襲目標引導任務時,遭到IS武裝分子圍困,在生死存亡之際,他果斷通過無線電召喚俄空中戰機對自己開火,與包圍他的IS武裝分子同歸於盡。英雄無國界,這名特種兵的戰場壯舉贏得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讚譽:英國《每日鏡報》稱他是現代版的特種兵“蘭博”(編注:電影《第一滴血》中的男主人公,孤膽英雄),麵對一群IS極端分子時表現出了勇敢赴死的大無畏精神,而中國的網民則讚其為俄羅斯版的“王成”,那一聲“向我開炮”喊出了一名真軍人的氣質與風範。

那麽,這位俄版“王成”究竟何許人也?俄《共青團真理報》近日探明,其真名叫亞曆山大·普羅霍連科,今年才25歲,中尉軍銜。該報記者還對普羅霍連科的家鄉和生前好友進行了采訪,從而勾勒出這位戰場英雄的成長之路。

普羅霍連科身材單薄瘦削,外表上很難把他與《第一滴血》中那個魁梧彪悍的蘭博“相提並論”。他臉上總掛著微笑,喜歡在社交網絡上曬自己在俄武裝力量防空學院(駐斯摩棱斯克)就讀時的照片。照片中的他總是一身戎裝,很幸福很滿足的樣子。

“他的家族中很多人行伍出身,他一直也夢想當兵服役,”普羅霍連科的生前好友、大學同學亞曆山德拉介紹說,“他是個樸實的農村娃。當兵之初我們就成了要好的朋友。最後一次見他是在(去年)12月。”

去年12月,也正是普羅霍連科赴敘利亞執行任務之前不久。臨行前,他連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都沒有告訴,這也可以理解:軍事機密豈可對外泄露。

戈羅德基村距離奧倫堡市130公裏。普羅霍連科生於斯,長於斯。記者很快找到他家的房子。普羅霍連科的父親亞曆山大是個拖拉機手,母親納塔莉婭是村幹部。普羅霍連科的死訊10天前才傳到村裏。

“我們3月19日才得知消息,”村民們回憶說:“俄國防部派代表來到村裏,告知所發生的一切,並按照軍隊慣例,感謝父母培養出了這麽優秀的兒子。”

記者到訪的時候,普羅霍連科家正舉行追悼會。逝者的黑框相片擺放在小長桌上,旁邊立著一尊東正教聖像。母親納塔莉婭一直在哭泣。

“對不起,我已經沒力氣說了,”父親亞曆山大伸出手來向記者問好,“我們也不知道,兒子是怎麽死的。他們告訴我們說,他是在執行戰鬥任務中犧牲的。”

至於遺體何時運回家鄉,家人何時能夠與遺體告別,尚不得知。普羅霍連科的父母也在焦急的等待當中。

“他是大夥兒的靠山”

普羅霍連科的母校也在熱議這位出色的校友。這位當年優等生的照片至今仍懸掛在榮譽榜上。

“誰也說不太清楚薩沙(編注:普羅霍連科的小名)究竟在哪裏服役,隻聽說是在機密部隊裏,”戈羅德基村中學教務主任納塔莉婭·梅什科娃說,“他中學畢業時榮獲銀質獎章,上學時在各類競賽中拔得頭籌,為學校集體榮譽立下汗馬功勞。他是個在艱難時刻無所畏懼的人,是大夥兒的靠山。”

普羅霍連科的朋友們對他的印象也非常好。“他是個非常開朗的人,熱愛生活,一年半前結的婚——當時我們出席了他和卡佳的婚禮。婚禮上還播放了一段視頻,薩沙在視頻中說,他是最幸福的人,自己所有的願望都成真了,”普羅霍連科的班主任彼得·魯西諾夫說,“想當兵,結果成軍官了。想成家,邂逅到了卡佳。”

普羅霍連科飛赴敘利亞之時,卡佳已經在孕育他們的愛情結晶。不過,具體去哪兒執行任務,普羅霍連科沒有告訴他的愛妻,他不想讓她為此擔驚受怕。

“卡佳一直盼著薩沙能夠在新生兒出世之前回來, ”朋友們說,“還是沒有等到。。。”

我們希望能夠以他的名字命名我們的學校,”老師納傑日達說,“這是真正的壯舉,我們將會講給我們的學生聽。不是每個人都能有引導炮火轟炸自己的勇氣。

薩沙和妻子卡佳。

普羅霍連科和妻子葉卡捷琳娜。

圖片來源:俄羅斯衛星網、每日郵報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