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寫龍談

兵者,國之大事也;兵者,凶器也,聖人不得已而用之。
個人資料
ych2000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空軍少將縱論朝鮮半島危機

(2016-02-29 22:44:45) 下一個

空軍少將喬良縱論朝鮮半島危機

[紫荊網] 今年以來,朝鮮先後進行了核試驗、發射衛星等挑戰行為,由此引發多國嚴重關切,然而這隻是此輪半島緊張局勢升級的開端。美國隨後派遣戰略轟炸機飛赴韓國、發動核潛艇參加韓美聯合軍演、甚至計劃在韓部署“薩德”反導彈係統,美國這一係列“秀肌肉”行動給本已緊張敏感的半島局勢再添不穩定砝碼。朝核危機究竟如何解困?半島局勢何去何從?圍繞當前朝核危機,本刊記者日前獨家專訪了著名軍事理論家、解放軍空軍少將、國防大學教授喬良。

金正恩一意孤行實為延續政權

對於美國就朝核問題做出的這一係列舉動,造成目前朝鮮半島局勢緊張,喬良認為,這實際上是美國故意製造出的一種緊張局勢,美國表麵上是真正衝著朝鮮去的,但其實是與美國想在目前全球糟糕的經濟形勢下脫困有很大關係。

喬良分析稱,從去年年底美聯儲勉強加息到現在,美國的經濟狀況並未好於預期,2015年四季度GDP增長已經跌到1%以下,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令全球尤其是一些熱點地區處於一種緊張狀態,當然就與美國經濟的自救直接相關。如果世界其他地方仍然有與美國爭奪資本的較強能力,那美國的經濟就很難恢複。美國隻能讓其他地方的經濟狀況不如美國好,這樣美國的經濟才會好起來。所以現在全球經濟的緊張氛圍,是美國人刻意製造或保持的緊張,其意圖無非還是跟歐洲、跟中國、跟全球其他地區爭奪資本。

有趣的是,喬良認為,半島局勢看似緊張得甚至讓人懷疑這是朝鮮和美國之間的默契配合,上演的一出雙簧。實際上金正恩是不會和美國配合的,但客觀效果卻等於是在配合美國,製造緊張局勢,爭奪全球資本。

的確,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上台後,全然不顧其他國家所慮,不惜成為眾矢之的,接連進行核試驗。如此一意孤行,又是作何考慮呢?對此,喬良判斷,這和朝鮮政權的性質有關。金正恩要想讓自己的政權延續下去,完全靠自身的能力來保障是做不到的,所以他亟需得到周邊國家特別是大國的安全保證。隻有大家不去折騰他,他的政權才能夠延續;如果老有人想折騰他,他的政權就難以維係。

美國不會真正對朝動武

美國已經真刀真槍地在朝鮮半島亮出了武器,這是否意味著美國真的準備在朝鮮動武了?喬良對此肯定地表示,基本沒有這種可能性。喬良認為,美國在朝鮮動不動武,並不取決於美國的態度,而是取決於中國和俄羅斯的態度,即朝鮮身後的這兩個大鄰國同不同意美國動武。因為這不是在靠近美國的區域打仗,而是在中俄附近打仗,美國即使對朝實施外科手術式打擊,如果真把朝鮮寧邊的核設施摧毀,它產生的麻煩不是對美國,而是帶給中國和俄羅斯的,所以中俄怎麽可能輕易地同意?

喬良注意到,俄羅斯在朝鮮半島問題上已經很長時間沒發聲了,這又是為什麽呢?喬良指出,在這個問題上,俄羅斯不想和美國叫板。因為俄羅斯在其它地方同美國叫板叫得太狠,給俄國內帶來的經濟壓力非常大,所以俄羅斯總算找到了一個同自身利益不那麽切實相關的地方,給美國放點水,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當然,俄羅斯也不會同意美國在朝鮮動武,但俄羅斯在烏克蘭問題、敘利亞問題上,已經用一支肩膀扛著美國,所以俄希望在朝鮮問題上把另一支肩膀交由中國來扛。如此一來,壓力就轉移到中國這邊。至於中國是不是同意對朝動武,從中方最近的公開表態來看,是反對的。

朝鮮必須改變對待中國的態度

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近期就朝鮮試核射星表態,認為朝方連續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要為其行為付出代價。在解讀這句話時,喬良表示,朝鮮應付出的代價是指它要受到某種程度的製裁,而且這個製裁要比此前聯合國給出的製裁更嚴厲。

喬良坦言,在朝核問題上,中國唯一能發揮的作用就是促談。他進一步分析道,在朝鮮問題上,實際真正能發揮解鎖作用的是美國。因為半島和平的鑰匙捏在美國手裏,而不是捏在其他國家包括朝鮮手上,更不是在中國手上。對此,喬良指出,中國在過去半個世紀裏,對朝鮮能發揮的作用就是無償援助,使朝鮮能因為需要這些援助,而不得不在行事時對中國的顏麵有所顧忌。按說中國提供了援助,就應提出或附加相應的條件,但過去中國幾乎一點條件都不對朝鮮提,現在有時我們會附帶提些要求了,但這種作用都很有限。為什麽說主要的作用在美國呢?就在於美國同不同意給予朝鮮安全保證。如果美國死活不同意給予朝鮮安全保證,美國手裏的這張牌遲遲不肯甩出,那麽這個問題就解決不了。隻要朝鮮拿不到安全保證,它就會繼續折騰。朝鮮想要的安全保證必須是幾個大國同時給,光是中國和俄羅斯給還不夠,所以美國必須參與進來。如果不能,朝鮮肯定會繼續擁核,這樣的話,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就會持續下去。

基於朝鮮半島的僵化局勢,中朝關係又將怎樣發展?喬良認為,中朝關係走到最後,取決於朝鮮的態度。因為朝鮮無法改變中國,中國也不想改變朝鮮,但是朝鮮對待中國的態度必須改變。“你不能總是拿著我的東西、吃著我的東西,還老來折騰我,讓我不快,這肯定是不行的。”喬良稱,中國並不想主動地去改變朝鮮什麽,朝鮮的製度選擇也是朝鮮自己的事,但是中國絕不會容忍朝鮮現在對待中國的態度。

朝鮮是美國手中一塊難以愈合的“潰瘍麵”

雖然現在國際社會都在談論美國會不會用軍事手段來解決問題,但喬良斷言,朝鮮半島局勢最後隻能這麽拖下去。至於拖到什麽時候,喬良表示,得拖到朝鮮半島對於美國再不重要,或是美國對於世界不再重要的那一天,否則就會一直拖下去。歸根結底,是因為美國為了保障自身的發展和安全一直在使用一個很獨特的手法,就是讓世界的某些地區保持一定的“潰瘍麵”,這個“傷口”平時可以不流血,結痂的被疤掩蓋著,當美國需要哪個地方出現緊張局勢時,它就把那塊疤揭掉,讓血重新流出來就行了,而朝鮮正是美國捏在手裏的一塊“潰瘍麵”。

喬良解釋說,美國在世界上已經有幾處由它掌控的“潰瘍麵”,它可以隨時揭開“傷疤”,令其隨時“出血”。隻要一“出血”,這個地區的形勢就緊張,美國的選擇餘地就變得很大,“要麽我選擇介入,要麽我選擇把爛攤子留給你”,美國就變得遊刃有餘了。我們可以看到,世界上有幾個地區一直處於“潰瘍”狀態,比如中東地區的巴以衝突就是美國經常使用的“潰瘍麵”,以及台灣海峽,現在美國又在南海和烏克蘭製造新的“潰瘍麵”。“這都是美國的一種慣用手法,隻有讓別人緊張,我才安全。”

回到朝鮮半島這塊“潰瘍麵”,喬良稱,由於過去三十年間,中國和美國在大部分時間裏關係比較平和,所以朝鮮半島局勢一直沒有升級。現在中國和美國的關係開始轉向緊張之後,朝鮮半島問題也隨之升級。所以朝鮮半島問題表麵上是朝鮮在折騰,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但背後是中美關係博弈的體現。如果中美關係像上世紀80、90年代那樣好的話,朝鮮半島就不成問題,現在中美關係緊張,朝鮮半島問題就出來了,這就說明美國人要重新拿朝鮮半島”。

所以喬良據此認為,朝鮮問題短時間內無法解決,因為美國實際上並不希望朝鮮半島問題得到解決,更不希望韓朝真正統一。因為朝鮮半島一旦真正統一,美國就沒有在韓駐軍的必要和理由了,美國在該地區就沒有了影響力,隨之也就將失去整個遠東、失去整個東北亞。因此美國當然不希望朝鮮問題太早解決,半島盡快統一。因此,以朝擁核為借口,美國肯定不可能同意給朝鮮以安全保證。試想一下,美國給了安全保證,朝鮮不折騰了,這個地方不就太平無事了嗎?太平無事的話,美國還有什麽理由在這裏介入呢?朝鮮一旦太平無事,韓國人的情緒也會跟著上來,要求美國不能繼續在韓國駐軍。如果韓國成功地驅趕走了美軍,日本人也會起來反對美軍在日本駐紮。這樣美國不就真正從東北亞退出了嗎?如果美國真的不顧一切打掉了朝鮮的金家政權,最後由韓國整個統一北朝鮮,對美國並無好處,所以美國根本不會讓朝鮮問題就此解決。這也是美不會輕易對朝鮮動武的真正原因。而如果有萬分之一的可能,美對朝動武,那一定是它需要通過軍事打擊使朝鮮陷入內亂,然後使東北亞各國卷入朝鮮內戰,讓它漁利,但這種可能性極小。

美國的“盾”守不住中國的“矛”

美韓兩國宣布計劃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彈係統,表麵上看是針對朝核威脅,但實際上“薩德”反導係統的覆蓋範圍遠遠超出了半島的防衛需求,會直接損害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大陸腹地其他國家的安全利益。因此,“薩德”也可能使原本升溫的中韓關係驟冷,韓國總統樸瑾惠甚至對中國的態度感到失望。夾在中美這兩個大國間的韓國,該如何選擇呢?

喬良對此分析道,朝核問題持續下去的話,韓國沒有別的選擇,隻能更加靠向美國。更加靠近美國,就要答應美國的條件,比如“薩德”係統在韓國的部署等等。而這樣又令中國遭受到美國的軍事威脅,所以中國肯定會反對。喬良指出,美國以朝核問題為由,在韓國部署“薩德”係統,引起中國的不滿和反對,這背後還有一個更深的背景,即如果“薩德”係統在韓國部署,由於中國的強烈異議最後或將導致中韓自貿區方案被擱淺或泡湯。

據喬良介紹,上一次美國人利用從天安號事件、延坪島炮擊到釣魚島爭端,就已經非常成功地瓦解了中日韓東北亞自貿區建設,由於日本不參加東北亞自貿區,中國和韓國隻好搞雙邊自貿區。現在美國利用朝鮮局勢“部署”薩德係統,又有可能把中韓自貿區給攪黃了。所以韓國一方,包括樸瑾惠對於部署“薩德”是非常猶豫的。

喬良稱,對於今天的韓國來講,究竟是安全重要還是發展重要?按理說,安全的發展才最好,但如果不能兩全其美的話,肯定要選擇保全其中一項。目前韓國沒有麵臨亡國之災,北朝鮮對韓國的威脅遠遠沒到這個程度,所以韓國幹嘛要為了選擇安全而放棄發展呢?韓國今天的經濟離開了中國獨自發展是不可想象的。

如若“薩德”真的在韓國成功部署,喬良直言,中國也不必緊張,“薩德”係統並沒有什麽了不起。就像美國賣武器給台灣,能解決台灣的安全需求嗎?在韓國部署“薩德”係統,若美國有一天在中國周邊動武的話,就真正能夠讓美國的航母得到有效的保障嗎?對此其實美國人心裏並沒數。

喬良指出,從軍事角度而言,今天世界正處於一個矛勝於盾的時代。美國的盾守不住中國的矛。因為美國的盾,包括它的NMD、TMD係統,到今天為止都隻是一個說得好、做得差的係統。美國的盾並不真強,所以即使美國把“薩德”係統部署在中國門口,要防住中國的矛實際上是做不到的,或者是很難做到的。既然做不到還做,喬良笑稱美國其實就是在幹“瞎子點燈白費蠟”的事,隻不過想通過此舉給對方造成一種很強的心理暗示、甚至心理陰影,讓對方以為自己的東西不行了而自廢武功。

喬良表示,矛和盾的關係、導彈和反導的關係,從來都是攻擊的一方不要求彈無虛發,而防守的一方卻要求萬無一失,所以從攻防的原理上,“薩德”係統就不是一套很理想的東西,美國想用這樣一種方式來防範中國,思路根本不對。

(文/本刊記者 魏東升 馮琳 原文刊載香港《紫荊》雜誌2016年3月號)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