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說著天就亮了

傷懷日,寂寥時,試遣愚衷
正文

民國疑案 - 洋樓與公寓(23)

(2017-12-21 14:21:30) 下一個

是你登的尋人啟示?” 古雲良非常詫異。

“她走了以後, 我等了兩個星期。 我一直以為她會想辦法帶信給我, 讓我知道她在哪裏, 可是一直都沒有消息。 我非常擔心她, 害怕她出什麽事。 就去登了這個尋人啟示, 至今也沒有收到什麽消息。” 小玉麵露擔心。

“ 你是用趙鳴鳳登的啟示, 為什麽不用曾燕來這個名字?”

“ 做舞女的都不會用自己的本名, 曾燕來是她當舞女的名字。如果用這個名字我怕我舅舅舅媽他們看到, 我一直猜趙鳴鳳就是她的本名, 希望她看到後能想到是我在找她。”

古雲良夾克的內衣袋裏就有那對殉情男女的照片, 他想拿出來給小玉看一下, 又害怕刺激到小姑娘, 於是轉移話題說:“她既然在碧玉皇宮當舞女, 你舅舅舅媽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裏嗎?”

“這樣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有的舞女覺得錢掙夠了, 想回老家找個清白的人家嫁了, 自己走了, 不和這裏的人再聯係, 免得將來婆家發現自己以前是做舞女的。”

“如果是這樣, 那些自己不告而別的舞女, 你舅舅舅媽也不去找她們嗎?”

“哪裏找得過來, 舞女今天在這裏做, 明天哪裏做, 各自都有打算, 哪裏的客人多, 分錢多, 她們就去哪裏。她們是每天結賬的, 我舅舅舅媽隻要收了當天的錢, 不管她們明天來不來。 除非生意特別好的那幾個, 熟客生意都是她們的, 舅舅舅媽兩個就隻對她們很巴結。”

“這位曾燕來的生意好嗎?” 古雲良對這個上海灘獨有的女性世界感到好奇。

“不算太好, 她長得是數一數二得漂亮, 可是對客人不隨和, 客人是來買開心的, 用我舅媽的話來說就是, 人家花錢不是來看你擺臉子的。”

“她為什麽這麽傲氣呢?既然做舞女不想多掙錢麽?”

“我一直覺得她和其他的舞女不太一樣, 她也沒有和我說過她以前是做什麽的。她的英文很好, 我們這裏和租界很近, 來的一半以上是洋人, 這裏的小姐都會說一點英文, 都是做生意學來的, 她們不認識英文字的。 可是她卻能說能寫, 還說以後要教我。”

“就這點和她們不一樣?”

“還有很多, 我說不太清楚, 她很挑客人, 又不太存錢, 我和她說將來怎麽辦, 她說過一天是一天, 哪裏知道什麽將來。”

“她離開這裏以前有沒有什麽和平時不一樣的地方?”

“也沒有什麽不一樣, 就是帶我去吃了幾次高級西餐, 我從來沒有去過這樣的地方, 為了帶我去這些地方, 她又給我買了兩套衣服。”

“她待你真好。”

“她是難得的好人, 做舞女的人, 心都很冷, 隻認錢的。她不是。”

“你舅舅舅媽待你好嗎?”

“以前小, 不懂事又幫不上忙, 沒有少吃他們的打罵。 現在他們看我能派上用場, 也待我好一點。”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水粉畫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zhige' 的評論 : 聖誕快樂,謝謝鼓勵。
zhige 回複 悄悄話 期待下一集。謝謝!
水粉畫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上海毛毛' 的評論 : 謝謝你的閱讀, 也祝你佳節愉快。
上海毛毛 回複 悄悄話 喜歡你文筆。聖誕快樂。
登錄後才可評論.